爱情的暗疮

1

2001年的夏天,相恋六年的男友在黄昏的楼下

等我。他穿得那么郑重,我以为他要带我去吃西餐。殊不知,他是向我摊牌。他喜欢上了单位里的一位新人,他用四个字解释那一场爱情,“一见钟情”。如此不留情面,一下子刺伤了我,以及我自视为长城一样稳固恒久的爱情。

转身的刹那,男友好意提醒我一句,“好好收拾自己,别老泡在工作上,女孩子青春无多。”我的脸上顿时像被人掴了一掌。那个女子,定是美貌如花柔情似水。

手机响的时候,我正在走呀走呀,茫然地看行人匆匆。

我拿出手机来。是乔撞到枪口上。这个人是我的上司,男性,三十,大我五岁。我们是很投契的工作伙伴,一样对工作有着无比热情。

他问我第二天开会所需材料是否准备齐全。“不要烦我。”狮子一样地咆哮声后,我骂了一句三字经。

当时酣畅淋漓,事后才醒悟到闯祸。再淳厚善良的男人都不能容忍女人撒野,更何况他是我上司,除了公事与我毫无瓜葛。他不欠我一角一分一厘的人情。

第二天我去上班,心里不是不忐忑。乔看我眼神如常。正想着炮弹该在后头,果然打开电脑就见到乔的一封mail在等我。

短短的只是一句话,“苏玟,向前看,你那么年轻。”心微微漾了一下,有一些暖意到了心尖。不知他从哪儿看出我失恋。

乔并没有因我无理骂他而给我难堪。半个月时间,那种沮丧,就像是一条大象腿沉沉地压住我,体重竟然在绝望中滋生了几斤。

很多时候,乔只是默默地看我一眼,什么话都不说。分派我的工作显然也少了很多。

直到某一天,临下班时,看到乔的一封信,“晚上去兰草亭吃饭,有没有时间?”

隔着玻璃窗,我对这个微笑的男人点头。想着,真有几分歉疚呀,不管怎样,要解释一下给他听。

2

兰草亭,晚八点。没想到他似乎一切都了然,对我磕磕绊绊的解释只是摆摆手,小而化之。

乔的安慰方式是最笨的现身说法。这个不善言谈的男人,第一次说及他的家庭。一同在办公室呆了两年,我竟然不知道他遭遇哀伤。

他的婚姻持续了三年,以妻子自杀而告终,他的妻子患有抑郁症。“对不起。”“我怠慢了她,她是个敏感细腻的女人。”乔的语气里有微微的感伤。“其实,生活就是由一个又一个小河段组成,这个河段如果两岸荒凉,顶多你走快些,或者不幸你成了暗河。可是不要紧,很快就过去,因为你自己就是水。水是要永远往前流的。”

乔继续解释说,妻子自杀之后,他想了很多。也曾痛苦失落。后来换了一份工作,心情就慢慢地变了。“所以,看到你那样子,想对你说,不要不开心。”

我抬头,看他淡定从容的微笑。在被打击得丢盔弃甲的时候,就那样走进了他温暖的眼神。

从此生活翻开下一页,我和他的故事开始了。

我们白天一起工作,晚上有时在一起过。时间充裕的话,乔也会在厨房里鼓捣东西给我吃。乔的厨艺很差,可是我不在乎。工作加上爱情,不是不快乐。

这个大我五岁的男人,我愈来愈感觉到一股安全的力量。半年后,我们找了一个星期二去登记。星期二,是我的幸运日。

与好友青青见面吃饭,我拿钱包里的照片给她看,她好奇,“为什么喜欢上他?”

我笑吟吟对答,“他告诉我要往前看。”所以,我往前看,就看到他了。青青便笑,“一定是个乐观的男人。以后,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暗疮了。”暗疮,是我和青青对二手男人的分析判断。先前婚姻不会没有痕迹,幸福也好苦恼也罢,总会有后遗症。此谓爱情的暗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