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冥獸師 第一章 倒楣的家夥 转自鲜网

richzhu 收藏 1 371
导读:[转帖]冥獸師 第一章 倒楣的家夥 转自鲜网

東方易顯然沒預料到事情會進展地這麼順利,他不由暗自懷疑某人曾對他的警告。

憑借一張從某人那順手“借”來的一枚徽章,他順利進入了別人做夢都不能進的幻夢學府,那是一所專門培養冥獸師的學校。每天早上從夢中醒來,摸到口袋裏那枚徽章,他都會很開心地想起某人那張被氣得像極了猴屁股的臉。

不過跟其他人不同的是,他除了第一天去報到之外,其余的半年時間他都沒再去過學府,請假說自己生病的他半年時間都在自己租的那間公寓裏研究冥獸的曆史,那是他從小就有的心願,也是某人趁他心靈還幼稚之時強加給他的意願。

令人奇怪的是,這個月東方易呆在公寓的時間明顯比以往少了一半以上,原因呢?只有每天在苦笑的他才知道。

這天,由於他查點東西,他決定暫時從研究了好幾天的關於王之冥獸的書本中脫離出來,到外面躲避一下,因為按照他的計算,某人現在應該正在往他的方向趕來,那對他而言,就是一場無法預計的災難。

可當他剛打開他住所的門,就看到距離門的不遠處,有一輛法拉第跑車停在那,五六個人正圍在車旁,不知在討論什麼,而一個打扮時尚的女孩站在車邊,聽著那幾個人的話,但臉色卻很著急,不時從車頭走到車尾,又從車尾走到車頭。

東方易也沒注意他們,等到他們身邊的時候偶然聽到他們的對話才明白他們發生了什麼事。原來女孩的車子開到這裏突然熄了火,而那幾個男的自告奮勇說自己是修車技師級人物,但愣瞧了半天也沒瞧出是哪出了毛病,現在討論該用什麼辦法先把開動再說,好歹不能讓身旁這個美女失望。

他忍不住笑了起來,真是男人本性啊!不過當他聽到那幾個男的想出的辦法時,頓時被他們的奇思妙想所震撼,那實在太有新意了。

“我看這車的毛病可能是發動機壞了,現在的外國車質量就是不保證,還是用自行車代步好!”

“唉,你現在說用自行車有什麼用的,現在重要的是這位小姐的車發動不起來了。我看這樣吧,不如用找兩只馬系冥獸拉著車跑吧,不然找其他冥獸也行!”

“嗯!這個主意不錯,但我的冥獸是鳥系的,你的呢?”

“我的是虎系的,我想應該可以充當一回。”

東方易聽了直想罵人,那可是極少數人才能擁有的珍貴冥獸,不是隨便去寵物市場能買到的阿貓阿狗,他諷刺般地說了句無聊就想走開,這群人為了討好美女還真什麼都做得出來,真是頂著色字做案的狼啊!

“你給我站住,你剛才說什麼?”

“你叫我嗎?”東方易聽到身後傳來一聲怒喝,他停下來,轉過身,然後他看到那個女孩朝他怒氣沖沖走了過來,而她身後那幾頭狼輕蔑地朝他笑,臉上滿是不屑。

女孩的長相真的很美,他懷疑她簡直就是從畫冊中走出的仙女,除了某位他一直躲避的人外,他還真找不出能跟這個女孩相比較的人了。

不過就此時的他來講,再有殺傷力的仙女也起不了作用,說損點他現在就是太監,美女只能勾起他的心而不能同時帶動某方面。

女孩走到他面前,質問道:“你剛才說誰無聊?”
“當然是說你們,有誰會用珍貴的冥獸去充當一匹馬的角色,虧你們還都是冥獸師,真是一點常識都沒有。”東方易可是一點情面都不留。

女孩一臉不爽,沈聲道:“我們愛怎樣使用冥獸那是我們的事,還用不著你來管吧,你要是有那麼大的能耐你來修啊!”

“我來修?”

“知道難了吧,一看你就知道連車都沒開過,趁早走開,不然本姑娘對你不客氣!”

東方易笑笑,上前一步,推開女孩,徑直走到車前,拉起車頭蓋,查看裏面的元件,幾分鍾後,只聽發動機的聲音又起了來,車被修好了。

“不就是會修車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就是,他可能只是個修車的技工,哪能跟我們冥獸師比!”那幾個蠢蠢欲動一副嫉妒臉的家夥顯然不滿車被這樣一個無視美女存在的人修車,紛紛將火力集中到他身上。

“你們要是行的話就好好找家修車公司學學怎麼樣修車,這車只是有枚螺絲松動導致打不著火而已,我說什麼你們該懂了吧!”東方易對這些家夥可更不會留情面了。

“等等,別走,你是幻夢學府的學生?你是冥獸師?”女孩眼尖,瞧出東方易身上的穿戴著的衣服是屬於幻夢學府的。

“他是冥獸師?”那幾個男的露出疑惑的眼神,他們可沒從東方易身上感覺到半點的冥力。

東方易在剛點下頭的那一剎那,他看到女孩眼中冒出的寒光,直覺告訴他很危險,必須離開這裏。

果然,女孩劍眉一揚,怒聲道:“取出你的冥獸,我要跟你決鬥!”

決鬥?東方易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他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至於要這個才第一次見面的女孩這麼氣勢洶洶要跟跟他玩命?他歎口氣轉身欲走,女孩卻以先行一步攔在他面前。

此時女孩強大的冥力已經遍布全身,氣氛極為緊張,再看她全身冒著耀眼的光芒,顯然她的冥獸就要出現了。

東方易一愣,這個女孩的實力竟已到了三級冥獸師,這在二十歲的冥獸師來說已經是非常強了,不過比鬥,他搖了搖頭,在這裏還不引起眾人圍觀,他還不想成為動物園供人觀賞的寵物之一。

“喂喂,你瘋了嗎?在這裏使用冥獸是學校嚴令禁止的啊!”

“那我們到裏面去!”女孩指了指不遠處的幻夢學府,她一點也不想放過,照她的脾氣是絕對不會罷休。

無奈,東方易只能說道:“我可沒有冥獸,怎麼跟你打,等學校分配給我一只再說吧!”

“你會沒有冥獸?”

“當然沒有,不信你去學校裏隨便找個人問問,或者找校長查也可以,我這裏有電話,要不要?”東方依作勢要掏電話本。

這時,他的眼睛突然睜得滾圓,心髒以每秒千次的極度高速跳動,在眾人驚奇的目光中以獵豹般的速度消失在他們視線中。

無恥,決鬥竟然逃走!那幾個男的不屑道。不過幾秒後,他們馬上為東方易行為感到慶幸,因為一個凶蠻霸道的聲音在耳中如霹靂般響起。緊接著一個人影東方易逃走的另一個方向飛速而來,到了公寓門前,一腳就將那扇門踹開。

“那小子呢...又給他跑掉?”

※ ※ ※ ※ ※

“他......”女孩氣得嘟起了嘴,煞是可愛,此時她眼中除了那個逃跑的家夥外再沒其他人了,她竟沒想到有人敢拒絕決鬥。她用力跺了跺腳後鑽進了停在路邊的法拉第跑車。

現在的女孩都這麼富有嗎?那幾個男的看那輛跑車起碼價值數百萬。不過幾秒後他們認定女孩不僅富有,而且很富有。因為他們看見跑車在路上接連撞飛幾個垃圾桶後,女孩氣急敗壞地下車朝車門狠命踢了幾腳,他們已經不替女孩的駕駛技術擔心,反倒是那輛跑車,他們擔心它今後的命運會是怎樣的淒慘。

他們歎了口氣,好歹他們才出了這麼出力,雖然是無用力,但也不至於連一聲謝謝都沒用吧!
半個小時後,當東方易半年來首次出現在幻夢學府的校園裏,他才發現自己這麼長的時間竟然漏掉了一個風景這麼好的地方,實在太可惜了。

他看看表,發現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是該回去的時候了,他轉過身子,卻被身後的景象嚇得幾乎要逃跑。

他一直躲避的人竟站在前面,而且看他的眼神怎麼就那麼像一個屠夫看待宰的豬。

※ ※ ※ ※ ※

人有時會刻意去躲避一些人,其實不是因為害怕或恐懼,而是這些人太過麻煩,倒黴的東方易就遇到了這些人的其中一個。

准確地說那是一個外表非常可愛乖巧的女孩,一個讓人見了就愛不釋手的女孩,她穿著一套運動休閑裝,一副慵懶的打扮,一看就知道才起床沒多久。可即使是這樣的打扮,依然會有人為之大呼可愛美麗。

這些人簡直就是傻瓜,這都是假象,他們根本就沒看到她的本質!東方易心底這樣一千遍一萬遍地說著,他根本不會去對一個跟他去動物園遊玩時將他推進蛇窟的毒蛇婦說她很可愛,也不會對一個在他看書時,將一只蠍系冰冥獸放進他衣內並且信誓旦旦說冥獸沒毒的陰險女說她很美麗。

總之一句話,她很可怕,有多遠就跑多遠。順帶一提,她叫飛夢。

飛夢走上前挽著東方易的胳膊,柔聲道:“東方哥哥,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哦!”

東方易趕緊掙脫她的手,她這樣的語氣一般說明會有事發生,不過他還是裝作很意外的口氣問道:“是嗎?你打個電話來就是了,我會在家等你的!”

飛夢用很懷疑的眼神盯著他好幾分鍾,確定他眼珠沒在閃之後,笑道:“東方哥哥,你猜我剛才在你的公寓前遇到誰了?”
“誰啊?”
“是龍曉雯哦,她可是被稱為冥獸師貴族學校的聖天學府裏的學生,聽說已經是三級冥獸師了,被稱為冥獸師的明日之星哦!”

“哦......”

“什麼哦嘛!你都沒在聽我說話,不理你個,我要走了,別拉我!”

“求之不得!”

“東方哥哥,你真是個絕情的人!”飛夢臉帶犁花,淚光已在眼眶中打滾。

“好好好,饒了我吧,說出你的目的!”雖然感到身上起一陣陣的雞皮疙瘩,但他最看不得女孩這樣,無奈下只能點頭答應。

“還是東方哥哥最可愛了,下午陪我去聖天學府!”轉眼間飛夢已是一臉笑意,“翻”臉比翻書還快。

“不去!”

“是嗎...”

東方易仿佛看到眼前出現血星點點。
一哭二鬧三上吊!通常是女人制服男人的不二法門,要是這樣還沒用,只能說明這樣的男人不是個純粹的男人。

今天,東方易再一次證明了他是個男人,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男人。雖然某些地方的功能還有待考證,不過就精神而言,他算是了!

飛夢只用了“一哭”和“二鬧”就成功征服了東方易的身體,使其答應陪她去聖天學府,至於“三上吊”,她認為東方易還沒資格享用,因為其脆弱的男人自尊已經在前面兩種方法中徹底被她踩在腳下蹂躪得一敗塗地。

東方易也只能再委屈自己一次,來到聖天學府後才得知飛夢是帶他來看望她在聖天當冥獸師講師的母親,當那個雍容華貴的婦人用一種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看著他,而一旁的飛夢則羞紅了臉時,他趕緊找個借口以最快的速度逃出了她們的魔爪。

雖然已在這個城市呆了半年有余,但他卻從未來過這個有“城中之城”稱呼的冥獸師天堂。除了在公寓研究占去大量時間外,他覺得這裏的冥獸師都比較狂妄,動不動就找人比試。在校園裏逛了半小時,他至少看見五起因狂妄而起的冥獸大戰。

走過的地方越來越多,東方易就越覺得這裏的奢華,不愧是貴族學校,連校園內飛過的鳥和草叢中不時閃現的獸影竟也是冥獸,東方易腦中不自覺出現一個念頭:要是每天來這裏掃蕩抓些冥獸出去,是不是會成億萬富翁?

突然,一陣喧鬧的呼喊吸引了他,在不遠處的空地上,一大群人聚在一起不知在做什麼。

東方易好奇,於是走到人群外一問才知道,原來是一個男生追求一個女生,被拒絕後還死纏著女生,結果女生火起,硬逼著男生跟她決鬥。

原來又是一場比鬥!東方易本想走開,卻被場中的兩只冥獸吸引住了。

一只是龍系火焰冥獸,擁有著龍的外貌,但身上卻多了一層烈火組成的外殼,盤旋在女生的身上,熊熊的火焰下女生的臉被照得通紅而模糊,猛然爆發的氣勢讓周圍的人大呼難受。而另外一只是龍系水冥獸,同樣擁有龍的外貌但龍身卻是鋪滿一層水紋般的藍色外殼,在男生的身體上對著眾人張牙舞爪。

東方易驚訝地叫出了聲,他竟然見到兩只被稱為王之冥獸的龍系冥獸,不過也隨之笑了起來,雖然同樣屬於龍系,但兩者的屬性卻是相生相克的,要想分出勝負只有靠冥獸師的修為。看目前的形勢,不知道是不是理虧,男生的氣勢一直被女生壓制著,照這樣看來,女生贏定了。

既然勝負已沒懸念,他想擠出人群去找聖天的藏書館,可剛一邁步,卻發現身邊一個人沒有,都已躲到一邊去了。

周圍空氣的灼熱讓他起了疑心,慌忙轉頭,可已來不及了,只見一個巨大的火球朝男生飛來,而男生不堪火球的威力被擊倒,可火球並沒因此消散,而是照著原來的路線朝他飛來。

“轟”的一聲,幾乎有東方易人那麼大的火球硬生生擊中他,強大的爆炸蕩起一陣陣強勁的旋風,旁觀的人幾乎都站立不住了,揚起的塵土漫天飛灑,誰也沒看清被煙塵包圍的那個倒黴蛋到底怎麼樣了。

女生見狀也被嚇了一跳,趕緊收起冥獸,緊張地望著即將散去的塵土,她可不希望看到一具被炸得支離破碎的屍體躺在地上。這時四周已經有人開始打電話叫救護車了,那個被擊倒的男生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逃離不見了蹤影,算起來他也算是肇事者之一。

“老天啊,保佑他沒事吧,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女生暗自祈禱,她已開始恨起那個沒事追她的男生,於是惡毒的詛咒聲也從她嘴裏傳了出來。

“咳...咳...”當塵土散去,眾人先是聽到咳嗽的聲音,然後奇跡般地看到東方易站在原地捂著嘴,一點傷都沒有。

女生瞪大了眼,在塵土散去的一瞬間,她仿佛看到東方易的身上有詭異的光芒一閃既逝。

“喂,那個火球是你打出的嗎?”

女生還在想事,當東方易走到她面前問起話才猛然醒悟過來,她非常艱難地點點頭,她很不想承認是她,但非常可惜的是,這裏使用火焰系冥獸的只有她。

“是...是我打出的。呵呵,既然你沒事,大家扯平!”

東方易大手一伸將她攔了下來,這樣就讓她這個差點將他焚屍的家夥離開,那也太對不起他“堅強”的自尊心了。

“你到底想怎麼樣嘛?”女生莫名地感到不安,眼前這個看起來瘦弱的男子竟能在她全力施為下還能毫發無傷,開什麼玩笑,她的冥獸可不是吃草長大的!

“你叫什麼?”

“冷傲雪...不對,你問這個做什麼?”女生臉一紅,她竟然毫無防備就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剎那,她感到全完了,直覺讓她感到面前這個可惡的家夥一定是想去告狀,她可不想因為這樣的事而被通報批評。瞬間,她想到一千種可以以最快最狠的辦法打倒這個家夥,然後馬上逃走找人做不在場證明。

“不要妄想攻擊我,沒用的,我只是要你請我吃頓飯,然後帶我在這裏逛一圈,這事就算了了。”

“啊?”冷傲雪驚訝於對方竟能看透她的意圖,但又對如此輕微的懲罰感到吃驚。

在眾人驚呆的目光中,東方易和冷傲雪離開了這裏。突然,有人發出了一聲悲鳴:那小子竟然這麼輕易就能和冷大美人共餐,還是冷美人請他,高明那!眾人這才明白過來,不禁暗歎剛才不該躲開,即使重傷也值得。同時每個男生也在詛咒那個幸運的家夥走路拌倒,吃飯噎著。

遠處,某人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秋天到了嗎?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