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生,把你的勇气拿出来 
(时间比较宝贵的朋友,可以只看黑体字部分)

 1997年,我被沈阳黄金学院录取,也恰好是学校被东北工学院“吃”了的时候。但东北工学院(即现在得的东北大学)对我这个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怎样安排也没有个明确的目标,当时人心惶惶,老师们好些不能安心工作,加之1992年到2003年,这是地质行业的低谷。到1997年我上学时,正是低谷中的低谷——大批的地质人员专业、下岗。也许是国家需要,也许是温总理也是地质行业出来的,所以现在地质行业开始好转。

说这个的意思是:

      可能你现在学的专业冷,但总有回暖的时期。在校学习的朋友,不要因为专业不好就不好好学。

     2000年11月,我也开始要找工作了。当时,我班上11人(共26人)在准备考研,大概有6、7个同学坚定的等着黄金武警部队到我们学校要人,每年黄金部队都要从我这个专业要好些同学(结果他们都得偿所愿),我也想去黄金部队,不过
     1、因为英语四级没过,底气不足;
     2、我也不知道黄金部队要几个人,还是自己底气不足;
     3、我害怕到了黄经部队后,35岁熬不到营级,到时候要转业,还是底气不足;
     4、我本性中懦弱的成分很大,属于“关键时候掉链子”的那种。
      我只想找到工作,好为父母分担忧愁(家里我读大学,妹妹读中专,欠了近2万的债了吧)。我想:800一月,我能省下500来给家里(实际上每月只能剩300),用三年时间,我能把父母的担子卸了,我再考研去(我在班上年龄最小,有年龄的优势的)——我把自己“卖”到了邯郸,开始了自己的工作——这是2001年的7月份。
     
反思一下这个时候我的失误:信念不坚定,没有坚持。

1、关于黄金部队:我的那些同学学习比我强的只有一个,他们去了,而我没去成,是我自卑加不敢尝试导致的;我的同学,他们现在都很滋润。
      现在回想起来,只有一个感觉:当时坚持一下就过去了——可惜当时我没有坚持(主要也是不信念坚定,不相信自己)——所以,现在,我顶不住时,就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一下就好,不管有没有结果。——结果出乎意料,我总能等到好结果。
2、到了学校的招聘会,我轻易把自己卖了,我的一个同学比我幸运——他比我坚定(我们称之为固执)——他现在一年大概十几万吧——在学校,我的成绩比他强多了。至少我拿过优秀学生奖学金,做了四年班干部。

      但信念是否坚定与我在学校的表现没有必然的联系。

如果换成是现在的我:
1:铁了心等着黄金部队要人。
       35岁的事,谁说得准,我考虑那么远作甚么?
2:学校招聘会,决不贱卖自己。
       反正,还有大四下半期可以找工作,慢慢来,急什么——我好些同学在这个期间都找到了好工作。


     2001年7月毕业,到了单位,我工作态度好,特好学,当然不可避免的,在年轻人中也比较能干;和同事相处也好——我尊重每个人的劳动(单位的任何人),要找麻烦,只找一个人——总经理的,找总经理的麻烦——是我觉得单位哪方面不好,希望公司能做得好些,希望单位更兴旺,可不是为了别的。以三个月为周期,要和经理大战一场,我也以每半年的速度写了三回辞职信。因为这样,大家愿意和我说话,遇事也肯帮我,经理也能理解。否则,一个外来的小青年,算哪根葱呢?(直到一年以后的2004年5月,当我回这个单位办理档案关系时,财务科长还传话:“其实经理挺想你回来,而且,现在公司也越来越好”之类,其他的同事也不少表达此意。2004年年末,单位的副总单干了,还打电话邀请我。)
    18个月以后的2002年腊月底,因为和领导吵烦了,领导说我“理想主义”,我拍了领导的桌子,我准备第三次写辞职信了——这次,不管你批不批,从我递交辞职起,满一个月,我就走人。快过年了,领导很兴奋,也给大家发了些福利,请大家喝了喝酒,唱了唱歌,大家心情很好,我想,今年没几天了,也不败你的兴,明年过完年,我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碰运气去了。
      截止此时,我18个月才才给了父母4000。碰上姐姐大病,一抵销,父母的负担依旧——难道父母送我上大学就为了这点出息吗?
     2003年正月二十,我回到单位,给经理递交了辞职信,我想,加上我报销的路费,我有400块钱,够一个月的路费和南方的路费吧(嘿嘿,我把自己高中毕业证也带来了——自己丢人就丢人,总该给学校、给大学生这个名词留点面子吧,如果不成,我用高中毕业证干体力活吧)。

    呵呵,年轻人好学,能干是分内的事情,但要和同事多交流,这样就会少有人打你的小报告,或者,会有人给你说好话,至少是公正话;和领导交流,让他感觉到年轻人的锐气!!(即使和他大吵大闹),他也会对你刮目相看,但对同事可不能这样。 

    2003年4月到6月失业,心理调整,这是比较痛苦的日子。
    非典前夕(2003年4月中旬), 现实把我逼到了绝路上——我在单位等了40多天,徘徊了40多天,在网上寻找工作单位没有结果,身上花得只有10块钱!!——此时,单位一同事给我一个信息,说一个建筑工地上要测量人员,我学过测量,有理论,但实践太少,我想,先得活着,去试试吧。——去掉路费,我囊空如洗——幸好工地管饭,我不抽烟,没酒瘾,过了一个月后才支了300块。
     早上5:30起床吃饭,6:00到工地,中午12:00点吃饭,下午2:00上班,晚上天黑收工,每周还要值一次夜班——和民工住一起,我总是最后一个起床的,我真的很疲倦,很疲倦。我的心开始下沉,下沉……
     这时,我遇到了一个施工员,挺好的老头,他开导我:大学生,以后是做经理、大老板的呀,逗我开心, 亦给了一个忠告:一招鲜,吃遍天!——我的心开朗起来,我想,我要再去开始自己的专业。
     干了40多天后,到了6月初,非典也管的不严了,出个远门也不用隔离了,我从工地上拿了1000(还有800至今没到手)。我找到了潍坊的那个私营公司。
     这是我最苦的日子,也是我最受益的日子。我想,我从这里开始长大。
     有了这一段,我能吃任何的苦,我比以前要坚强,心理更豁达。

反思一下:

这时和大四在学校找工作是是有区别的:
1、我先得养活自己,放下那些架子先谋生。或者称之为”骑驴找马“。
2、一定要学会自我鼓励: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中人。所有的命运,都再一念之间。
3、一定要给自己的人生定好位,准备自己做老板就自己做老板。


     2003年7月1日,跑到了山东潍坊那个私人单位。 
     这回还是发挥所有优点,但不和领导大吵了,有意见提写书面材料。但年底,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冲突——老板要裁一好友,公司上上下下都到老板那儿讲情,没有结果。为了朋友,两肋插插刀吧——费了好几个晚上,想用什么办法才能打动老板,改变主意呢?
     我写了两份文字:一是我提了提对公司以后发展的看法(我平时喜欢看报纸杂志,收集行业信息);二是提了提不开除这名员工对公司的利弊,这是老板应该关心的问题。(晚上老板也来加班,而且也不象白天有人打扰)把东西交给老板,看完后,老板说:“你不要忘了,你和他(指那个要被开除的朋友)是同级别(呵呵,指我还在公司的最底层)。……”内容主要是:别的在单位有身份有地位的同事都找过我了,我都没答应,你凭什么要我改变主意?? 
     我则清楚:一、开除他的利弊我所想到的都告诉你了,可能其间还有你没有想到的(公司内外的关系比较复杂);二、我是为公司考虑,非是个人私利。——这可以保证我无论成功与否,都不会让他对我的道德人品发生怀疑。 
     我要坚持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就必须拿出勇气来,就必须坚持——我说:“我是为了他而来”(言下之意,我想要个答复)(别的不应多说),几分钟后,他告诉我:你先回去吧,我考虑一下。 
    结果是:过了三、四天,那个伙计回来了(已经不上班半个月了吧)。我想,这也许是老板部分考虑了我的建议吧。 
      不过,很不好意思,04年7月份我还是和老板发生重大分歧,闪人了。(尽管老板之前允诺我去负责公司的一个市场,并准备由我负责在那里盖个办公楼,还要副总经理请我吃中饭在中间调和)。——对他是有点愧疚,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现在在郑州,混的也还可以,领导还是把我做人看的。


顺便提一下:即使现在和我在一起的小年青不乏名牌大学毕业的。但在本科中,我是佼佼者!!

总结一下:
1、做人,要有勇气,要坚持自己想要坚持的,要有血气、锐气!!——这是获得同事尊重、尤其是领导赏识的前提;
2、做人,要有一个原则:如果不能夸奖人家,就不要提人家的不足(尤其是背后)——这是好人缘的前提。
3、年轻人做错了事会有人原谅,不会的问题一定问同事、问前辈。——因为你年轻,经验不足才是正常情况。
4、即使明天离职,今天还是要做好本职工作。这是职业道德最基础的东西,即使所得和所付出不成比例。 ——你会因此而获得尊重——你虽然是个打工仔,但你是个人,别人也会因此把你当人看,而不是奴隶或乞讨工作者。 


最后:

1、即使你的腿在哆嗦,舌头在打颤,也麻烦你,“装一装硬汉好不好,又不会死人”,尤其是现在的或未来的领导面前!!
2、如果你意志不够“坚定”,那么,你还可以选择“坚持”,末班车总是姗姗迟来!!
3、如果你告诉我:“可是我还没找到工作呢。”
     我也会告诉你:“我还失业过好几个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