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毛当令箭-----新斑马之恶搞篇[原创](申精)

    “ffg197137,经过一周时间的政治考察,发现你确有恶搞和反恶搞的特殊能力,现特招你为恶搞区锄奸队成员,限你半个小时内前来总部报到,到时关门大吉,特此!”落款:以锄奸为己任。
“我的奶奶啊!大人物耶”我的脑海里立刻呈现出一幅高大的英雄形象:一对英雄目,勾鼻子,招风耳,大咧的嘴巴,满脸的横肉,身高象铁塔,在老虎面前一站,准保是武松......
我诚惶诚恐地回了复“报告老大,我立刻就到”
......哎呀!我还没有问恶搞总部在哪呢?
那边不愧是领导,回复过来“恶搞总部在铁血水街3388号便屎......”
我不禁捂住了嘴:便是是便屎,领导大概小学二年级水平;
“老大,我从来未见过你,如何联系?”
“我手上拿着一束玫瑰花,火红火红的那种,带有几张叶子,暗语是......”
各位!请原谅,暗语可不能泄露,这是犯军规的,“好的,我马上就去......”
虽然,没有去过铁血水街,但现在的交通何等的便利,出门都没招手,一辆恶搞群公司的的士已经停在了门口:“一口价,50个金币......”
抢钱了,50个金币?!不过事情紧急,算了,就当潇洒一回了;
不一会,就来到了水街3388号门前......
哗!好一座阴森森的大宅,门上贴着对联:灌、灌、灌、灌水无罪;搞、搞、搞、恶搞有理;横批:美丽心情。
......门口无人!?我刚想闯入......
哎呀!如电击一般,门上竟然装了电网?
“你还无权限,擅闯必死!”一个娇滴滴的语音报号在耳边响起“欢迎再试,欢迎再试!”
“呸!还试呢?没差点电晕了”我狠瞪了一眼......
“兄弟再骂,关你100年!”一个鬼魅般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我吓了一大跳,扭头一看:一个小老头,一身破烂,贼亮的眼睛,脏兮兮的,一股臭味,直熏鼻子,仿佛洪七公再世,“关你什么事?臭要......的”话没说完,我脸色大变:一束火红玫瑰......
“老人家!教训得好,教训得好......我可找到你了”我讪讪地说;
我刚想伸手去握,......啊!暗语没说
“你的玫瑰象火儿”我说道,嘿嘿!貌似洪七公的老丐手拿一束玫瑰,真滑稽得紧.......我差点没笑出来
“我的玫瑰值几金”
“你的玫瑰值137金”
“我的玫瑰要金子”
“玫瑰赠英雄”
“只赠有钱人!”
我的妈呀!这是那门的暗语啊!就金子和钱......
突然,那老头大喝一声“青龙盖地虎”
我一愣,赶忙答到“宝塔震河妖”
“嗯!对上了,就是你小子”那老者站了起来
“同志!我终于盼到你了’我伸出了手......
“别客套了,以后叫我锄奸老大,我们走吧......”
只见那锄奸老大,伸手虚晃几下,哗!门竟然开了;我心中一阵狂喜,终于要看到铁血恶搞总部的庐山真面目了,我抬腿就走......
“哗啦!哗啦!...”突然,竟有七八盆水泼了过来,并伴随着一阵阵刺耳的尖叫声; 寒风刺骨,竟搞这恶作剧?!我正要发作,锄奸老大拍拍了我的肩膀“小兄弟,忍着点,这是本部的恶规,凡加入本部,必须得过灌水关才可通行!会习惯的。”
“哦!是吗?......这水还真干净”我舔了舔流入嘴巴的水,哆嗦地说“真甜!再多灌点水,多好!”
“好个屁!上次我刚来时,那可是尿水”
“啊!.......”我差点没吐了出来
“锄奸老兄,又招了个新的马仔了?欢迎欢迎!”
“哎!这说话的不是刚才载我来的司机吗?哼!竟敲了我50个金币,这天杀的!”我心想......
“去吧!那边都是好兄弟!认识认识也好,不过要小心了,他们可都是恶搞的主......”说完,锄奸老大和那个鬼司机一边闲聊去了......
“恶搞?我也在行,怕他们作甚!”我终于鼓足了勇气,走了过去......不一会,竟也混熟了......
“听说老弟也是很上路的好手哦!让俺搞搞如何”一个狼一般模样的家伙走上前来,贼溜溜地对我上下扫描着;
“你洗白PP了吗?若有兴趣,我倒愿意为你献出童贞”我反击起来也不见得逊色......
...“哈哈!...色狼碰到色鬼了......”大家一阵狂笑
.......
“高山到!”一阵‘--威--武--’......
一个混身是羽毛的尖嘴家伙走了出来,手象鬼爪......
高山之鹰?果然人如其名,样子简直就是一只鹰,他可是好大的头头哦!所以大家很快就静了下来
“咳!听说来了一位新兄弟,是哪一位混混啊!还不上来见我?”高山之鹰发了话;
“刚来大人物就接见了,好荣幸啊!”大家一阵羡慕,议论纷纷......
我不禁挺起了胸,耻高气昂地走上前去
高山之鹰果然大人物,有大家风范,他竟然主动伸出手来,“来来,咱们碰碰手!”
我刚一伸手,突然脑海想起没进门时锄奸老大的交待:小心,听说鹰有禽流感,千万别和他握手,否则回来会传染给大家的......我不由得把手缩了回来......
”怎么?不给面子?与你握手是八辈子的福气,给脸不要脸吗?到底怎么回事?啊!”那鹰一声怒喝,鹰毛直竖,两眼露出凶光,好不吓人
我腿一软,差点没瘫了下来,喃喃地说“我...我...我老大说你有禽流感......”
“大胆锄奸!你小子快滚过来,竟敢乱造谣,背后说我坏话!?怎么解释?”
只见锄奸老大满目的怨气,直瞪着我,仿佛说:待会让你好看;他慢吞吞地挪到那鹰的面前:“报告鹰大,别听那小子瞎说,那小子听错,我是说那鸭子有禽流感而已,可...可没说您呢.呵呵,小的哪敢!”
“哦!那是说我吗?!找打......”只见一个凶汉挽起衣袖走了过来
.......
“打他!扁他!......”
接下来,一片混乱,我只知道,我迷迷糊糊地被人抛出了总部大门,出来时,还没见锄奸老大呢,我好害怕,一阵狂奔,径回家去了......
半夜,终于听到了锄奸老大的消息:“小子哎!快来办公室见我,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可是有名的魔头啊!我虽然怕得要命,但还是不敢怠慢.......一会儿,我终于见到了锄奸老大:一身脏服更是破烂了,脸上还贴满了铁血BT医院的狗皮膏药,一只眼变成了熊猫,这模样很是滑稽,“嘻嘻!”我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啪!啪啪!”......
“还笑!都是你小子惹的祸”
我脸上顿时起了几道红印,火辣辣地疼,“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我说到
“幸亏我有神功护体,懂得几招猫爪功夫......哼!你小子倒溜得快!”
“报告老大,不是溜,而是被抛了出来的!”
“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明天拿几百个金币来,给我摆一桌,向我赔点罪就行了,要不是那老鹰说你还有可造之材,看我不打死你!”
乖乖!几百金币?那可是我的全部积蓄啊!可是......“谢谢老大不怪之罪,那一桌嘛......我请就是”,我心痛极了,直想哭55......
“喏!拿去!”只见老大从怀里掏出了一根鹰毛,伸了过来......
“拿来干嘛?”我一头的雾水
“干嘛!?你小子还不谢我?我可是好不容易在他发威的时候趁乱拔下来的,别人想求都求不到呢!那抠门老鹰平时可不轻易送人的,你可别小看了这根杂毛,有它,你才能获得身份,才有权限,才可以耀武扬威哦!还不快谢我?”
“那不是拿鹰毛当令箭吗?”我嘀咕了一句
“就是!它可是令牌哦!凭它可以自由出入平时你连想都不敢想的地方,碰到不顺眼的,一扬鹰毛,唰唰!他们自然滚蛋!懂吗?比如敢在我们地盘上惹事的,鹰毛一扇,准保会比兔子跑得还快.....哈哈!见你还可爱,才送你的,便宜了你小子!哼!”
原来如此,我接了过来,谢别过老大.......回家一试,果然是爽!我好不欢喜,那晚,让我扇得不亦乐乎,不知什么时候,我竟捏着鹰毛睡着了,梦中:我成为一名锄奸战士,手拿鹰毛,威风懔懔,好不得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