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想入铁骑,从进铁血的那天起就想了,可是想归想,人家不收呀。后来听说要经常盖盖铁骑的楼,让铁骑里的人考查一下。于是从此偶一见铁骑楼就狂盖,不管有没有工钱。你想,偶一超级水王,通常盖的都是一千层,二千层以上的高楼。区区水区一个五百层的小楼,怎么会放在偶眼里。偶屈尊降贵,盖了一栋又一栋的铁骑楼,转眼铁骑的楼都开到一千多栋了,可是铁骑还是不肯收偶,给出的说法是,铁骑现在人满为患,只要是人才的,铁骑才肯收。按偶的理解,人才一般分有贝之才和无贝之才两种的。对偶一小学毕业,在家种地多年,刚刚学会上Internet的人来说,想成为一个无贝之才,看来是不可能了。至于有贝之才,还是有希望的,于是偶筹集资金,杀入股市,每天跟鸭子勾心斗角,鸭口夺食,总算是小有成就,现在虽然称不上是股市大鹅,也算是小鹅了。可铁骑还是不肯要偶。

       据内部某一消息灵通人士透露,铁骑的钩子跟鸭子内外勾结,狼狈为奸,在股市里挖了一个又一个坑,已经暗中坑了不少股民的钱,现在铁骑根本不缺钱,偶那点小钱,铁骑根本不放在眼里。唔唔,偶入铁骑的路怎么这么曲折呀。怎么办,看来,只能换个方法,走走上层路线,找铁血的高层想想办法,人总是有弱点的吧,你喜欢钱,偶就按月交保护费。你喜欢色,偶就送几个PLMM。可一打听,偶真是欲哭无泪呀,原来那个破钩居然是铁骑的高官呀。想偶刚入水区的时候,经常看见一群水民在疯狂的踩钩子,偶一纯洁,善良的人,以为众人都踩的,一定是一大坏蛋,于是偶也跟着上去踩了几脚,没想到,踩上瘾了,从此一见钩子偶就想踩几脚。这下得罪了钩子,怎么会有偶的好果子吃噢。如果钩子是个小人不计大人过的人(嘿嘿)也成呀,可他偏偏是一个口蜜腹剑,牙龇必报的人。

      看来偶今生想入铁骑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最近听到一个好消息,那个破钩色胆包天,居然在夜总会胡作非为,胡天胡地,最后被夜总会的保安一顿海扁,受了重伤,住进了医院。哈哈,祸不单行,居然落到了BT医院那个蒙古大夫手里,在那个蒙古大夫有意无意的手术中,由钩子叔叔变成了钩子婶婶。现在,据说钩子正在铁骑的密室里,修炼《葵花宝典》。就等着修成神功,出关之日必将在水区掀起一片血雨腥风。到时水区危矣,铁血危矣。我佛慈悲,偶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偶决定,担负起历史的使命,率领水区的众水民和铁骑里面还有点良心的正义之士,里应外合,内外勾结,将钩子彻底打倒。逼其退位让贤(这个贤,就是偶了哈),自废武功,关入尼姑庵,从此清灯古佛,与我佛为伴。哈哈,自此以后,偶就是水区的大英雄了,受万众敬仰,万民朝拜,名垂青史,流芳百世.(嘿嘿,这段历史那个史官敢乱写,偶就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