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正在找工作的大四学子们---带着笑又挂着泪

    我在这里发表此文并没有其他的用意,只是想把我上班2年以来的一些事情告诉给大家,如果能引起大家的一些思考,那就是最好的了。

我是2002年毕业的本科生。我出生在长江边上的一座公认的国家级特大城市,在那里一直上学上到18岁高中毕业。然而,也许是上天安排吧,我高考的分数高不成低不就的,最后调配到了河南郑州的一所大学。虽说也是本科,但却是一所超一般的学校,专业也是现在快滥掉的会计学。最要命的是,那是一所工科为主院校,会计学在那里是很不受重视的专业,专业烘托的氛围很差,学起来常常有一种孤独感,因为周围的讲座啊、相关辅导课程啊什么的,几乎没有和这个专业相关的。大学所在的城市郑州,可能有些人知道,是一个大杂烩一样的城市,繁荣有余,底蕴不足,就像她盛产的烩面一样,庞杂却又具体说不出什么味道,总之觉得和我家比差了很多。我在郑州上大学时,就不时的想,我怎么就到了这样一个城市,这样一所大学,又读了这样一个专业???除了说这是命运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合适的解释。

好在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人眼中听话的孩子,懂得什么时候都应该好好的读书。所以尽管对这个城市、这个学校、这个专业心里头总憋着一口气,但还是踏踏实实的在校园中学习着。现在回忆起来,我的大学时光真是让父母省了不少心,天天就是老老实实上课看书泡图书馆,课外的活动很少参加,因为骨子老是觉得这些事情费精力,一个月300元的生活费,也过的滋滋润润的。毕业后看到听到好些当下大学生们的“精彩”生活,不仅大为惊叹,竟有一种觉得自己落后于时代的感觉了。

呵呵,罗嗦了这么久,该转到正题了,那就是我短短的上班生涯的一些点滴和体验。

到了2002年毕业时,我已经决定不回家乡了,因为骨子里对她太熟悉了,已激不起我的热情了;还有就是家庭的原因,全家都在家乡,我又是我这一辈中最小的,从小就是被长辈级人物层层保护宠爱,大学毕业后再回去,他们就又会不由自主的对我关照有加,那何时才能自己独立?

在学校组织的一场招聘会上,我遇到了一家全国很有知名度的食品公司(为了避嫌,公司名字就不说了吧),这家公司也是那次招聘会上的抢手货,我随着人群也去排队等递简历。也许是我运气好,轮到我时,那家公司的人力资源的一把手处理了什么事情又回到了招聘点,坐下的时候顺手也接了我的简历细细的看了起来。接着他又问了些问题,我一一回答后,他可能比较满意,最后说,希望我半月后,到他们公司去看一下,有了直观认识后希望能考虑一下签约的事情。我当时也有点意外,我没想到这么顺利,那家公司可是整场招聘会的当红炸子鸡啊,我的专业又不是这所学校的热门专业。当我离开招聘点时,看到身后长长的队伍,不禁舒了一口气:我比他们还好,我至少还没有那么困难。

半个月后,我去了那家公司看了一趟,看了后,我反而犹豫了。那家公司位于山东省的一座海滨小城,很干净整齐,但也很明显的,经济还不够发达。由于那家公司是食品单位,对原材料的需求量很大,因此为了方便运输,公司建在一个码头旁边,当装满原料的货船靠港时,立即就可以通过气垫机传送到原料仓中,这样就省了不少的运费。那个码头离市区很远,足有三十公里,坐车到市区要在一些破车上颠簸四五十分钟才能到。公司所在地真可说是荒凉啊,我去的时候正值隆冬,寒风凛冽、满目枯黄,入夜后静得可怕,只能偶尔听到海水潮起潮落的声音,我怀疑那里荒凉得可以有野狼出没。那个公司的职工结婚了的,都不愿意住在那里,全在市区买了房子,上下班班车接送。

在那里我与公司的财务总监谈了话,他当时就决定要我,直接把我推荐给总裁见面,当然也很顺利。吃午饭的时候,在学校和我谈话的人力资源的一把手笑呵呵的对我说:“恭喜你,这么顺利,什么时候签约吧。”我当时想到这个公司实在是偏僻了点,交通不便、周围经济氛围又不好,公司虽然效益非常好,当地地位也很高,全国知名度也不错,给出的薪水也可以。但这些因素还是不得不考虑的,因此当时我便说,我再考虑一下。

我回到郑州后,这件事情始终在考虑。打电话回家,家里面没意见;问周围的老师同学,都说好。当时周围的同学找工作都找疯了,因为学校不太有名,专业又一般,因此他们在找工作的时候碰壁的几率也很大。相比较起来,我算是情况最好的一个了,因为除了那家公司外,还有好几家表示愿意和我深谈,也是天天电话不断的。在这一点上我也觉得奇怪,因为我的大学成绩在专业里并不是很出众,课余活动也不爱参与,照理说是再平凡不过的大学毕业生了。面试时候的什么“技巧”的东西与其他人也没有大的不同,要说不同,我回答面试问题时就说大实话,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直接说出来,说这方面我还要继续学习。一般情况下,和你面试的主考都会露出善意的微笑。因为每个公司中负责人事招聘的人物都是“人精”,什么人肚子里什么货他们很短时间就能揣度出来,因此毕业生面试时大可不必夸夸其谈,或者答非所问、避而不答什么的,面试的主考都有底的:刚刚毕业的学生,能懂多少?适应能力和人品素质才是最重要的。

这些东西我当时并没有什么意识,直到后来到了那家公司后,我问那位财务总监:为什么问了我几个问题就决定要我,他便说,他第一次见面就觉得我很实在,有什么话就原原本本的说,不会的东西也不避讳,做工作最重要的就是塌实、实在,有什么不会的,以后可以在工作中再学,哪有生下来什么都会的?但人品、习惯却很难再学了。我这时才想起毕业找工作时我那些焦头烂额的同学们,天天就考虑什么面试着装技巧、谈话技巧、怎样让自己谈吐得体、肢体语言修养等等,感觉反而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

我最终还是在众多有意向的公司中,选择了这家位于山东沿海的食品公司,我那时还是放不下这家公司良好的效益和全国的知名度,尽管那么偏僻,周围经济氛围也差,但我认为,只要公司不错就行了,效益好,我也能从中多学一点东西。


就这样,我推掉了其他的单位,2002年7月,我提着一个箱子孤身到了这座山东沿海小城,进入这家公司的财务部工作。

没有经过培训,在经过短暂的适应期之后,就分给我了工作任务。当时那家公司缺人很严重,因为公司业务膨胀得很快,又有两个人辞了职走了。我到的时候,正好还有一个大哥级的人物要去分公司当财务经理,他原来手上一摊活正要转给其他人,又苦于没有合适的人,这时我和另外一个毕业生到了财务部。最终,安排了我去接这位大哥的工作,另外一人跟着资金主管跑银行。看起来我的安排算不错的了,但是压力却很大,因为那位大哥他的工作是什么??是成本核算和报表,做会计的都知道,这是企业会计中的最核心的部分了,现在要转给我这个刚刚毕业的学生做,他在经过很短的交代之后就去分公司了,留下我一人发愁。还好,原来做这一块的人提了总部的副经理,他还可以指导一下我,不然,我真不知道如何下手了。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出报表的时间,是2002年10月,公司的整套报表全部交给我编制和发布了。在这个月前,我几乎天天加班到10点钟以后,对着复杂的报表系统绞尽脑汁,那位副经理给了我一套2001年他编制的报表,叫我参考着重新编制一套,然后把编制公式作成电子表格发给他。我当时就觉得好难啊,因为报表编制是在凭证基础之上的,而我当时还没有真正的做过凭证,只能一笔一笔把凭证看明白以后,才能从凭证中一笔一笔取数,汇总到报表,还不能机械的汇总,里面有很多技巧在里面,而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

于是就只能加班加点了,因为上班的时候凭证都看不过来,哪还有编制报表的时间。就这样,我就在3个月之后编制出了正式由我计算制作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等等,财务总监审核我送给他的报表的时候,一脸的惊讶,好好的夸奖了我一通。我当时就觉得还行,至少说付出的辛苦有人认同了。

2002年十一放假,我只休息了一天,因为每月初要结帐,我刚来,还处于学习阶段,加班是肯定的了。晚上安排了我6天到营业厅值夜班,记销售发货手工帐,每晚到12点;我从10月1号一直值班到10月6号,7号晚上好歹没有再安排我到营业厅值班了。就是这样,我白天8点到我的办公室去结帐、编报表,晚上就到营业厅值班到12点,等我回到宿舍收拾好上床睡觉时,一般都凌晨1点了,第二天继续,精力就有那么好。我记得那时正是韩国釜山亚运会开得火热的时候,不过我一点比赛都没有看到,老是加班值班,况且我也没有电视机可看,业余生活一片空白。

在工作中,我逐渐发觉我和周围的同事不一样了。首先是饮食方面的,他们大多是本地人,鲁南喜欢是那种玉米糊糊作成的煎饼,把它当作一种主食,这种煎饼薄薄的、金黄色,看起来挺招人爱的。实际上硬得很,入口要使劲嚼才咽得下去。因此当地人他们吃的时候,习惯上都在煎饼上糊一层酱,最好还会裹上几根生大葱,然后放进嘴很有滋味的吃着。我是南方人,从小就是吃大米饭长大的,叫我一下子吃这些东西当主食,我怎么吃得下去!而公司食堂的米饭做得少之又少,下班后稍微晚一点去就没有米饭了,只有那些我看着都害怕的煎饼,还有就是大白馒头,这时我就只能买馒头了,虽然一千个不乐意,也没有办法。

那家公司沿海而建,风沙很重,海风又凛冽,因此长期在这里生活的人一个个全是乌黑的脸,粗大的毛孔,微红的眼睛,灰色调的衣服。而我这样一个在南方湿润空气下生长起来的人,来到那里注定了就与他们不一样。我刚来时没怎么注意,时间一久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总有一些师奶级的人想办法凑到你旁边,问你这个衣服不错,哪里买的,是不是很贵啊,你这条裤子和鞋子哪里买的啊,看上去还很有档次的,我那个小孩也该学学你,收拾的妥妥贴贴地.....怎么怎么的,真的让我这个男孩子哭笑不得,我真想直截了当的告诉她们,我这些东西都是我随便看了一眼觉得合适就买下的,这些东西都不超过150元,因此都是些大路货!还有一些年纪和我相差不大的男的,就过来请教我怎么引起女孩子注意,说谁谁女孩子又对我分外照顾了我,叫我传授经验什么什么的,我听了除了苦笑之外,还能做什么呢??只能无语。他们与我就象两个世界的人。

我起先并没有太在意这些,认为只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完做好就是了,因为到2002年底的时候,领导渐渐给我加量,我已经成了整个财务部工作量最大的一个人了。平时我总是忙的时候多,也顾不得这些。直到后来,我才逐渐体会到,我真的是学生气太浓了,把一切事物也想得太简单了。他们那帮子人都是当地人,那家公司又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名牌企业,自然是各色人等都想往里挤了。财务部的人个个也就来头甚猛,其中有一个人绰号就是“黑老二”,意思就是整个市里都是数得着的红黑两道通吃的人物,但即使是他,平时在财务部里也是尽量显得客气,可想而知整个财务部占主流的当地员工的背景和关系网了!

我是外地过来的学生,没有任何关系网络可以使用;也住在距离市区30公里远的单职工宿舍楼,他们都买了房住在市区,平时他们窜门拜访什么的我也不可能做到,这样又少了很多交流来往的机会,也就由得他们平时在背后里不知道怎么往来说话了。我刚来时分给我较重工作的原因,除了那位大哥级即将赴分公司任财务经理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原来那帮人都油了,做成本帐和报表时爱玩猫腻,需要提一个新人操刀把前后帐务不按照惯性思维重新整理一番,而恰恰这时,我来报到了,接下了这一摊。在我努力适应并且比原来做得更好时,自然的就会引起原来做过这一块的人的不满。而我那时就有那么单纯,认为只要我把工作做好了,领导自然会欣赏你,殊不知他们那帮人回到家后,随便窜窜门,闲聊几句,就能把领导对我的印象来个365度大转弯:都是老部下了,不听他们的莫非还听你这个新兵的??而我,住在30公里以外的地方,又有什么办法??

到2002年底的时候,我的任务又来了:公司搞成本细化,要求把每个成本项目涉及到每个部门的具体人,并且要求明确责任,制订出详细可行的考核和执行制度出来,财务总监指定要我起草初稿。这可是忙坏我了,每个部门都要制订具体可行的制度,那是多庞杂的一项工程!那段时间我也记不清在办公室加了多少个班,都是12点以后收工,第二天8点开工,星期六、星期天照常,制度就是反反复复的改、审核、再修改,计算、再计算,不知道浪费了多少打印纸。我记得是2003年1月的一天,我加班到凌晨快3点了,总算基本做完了。出门后才知道那个冷啊!!1月的山东天气,虽没有下雪,但那个风啊,足有8级那么大,冷得像刀子一样,刮到脸上生生的疼。我本来想跑回宿舍的,可是加了这么久的班,整个人都是飘的,根本跑不动,只能迎着风摇摇晃晃往宿舍里走。进了宿舍楼,第一次发觉宿舍楼好空旷,只有我一个人的脚步声在楼层间回荡。我住四楼,走到三楼时候,不知道谁在楼梯口洒了一盆水,此时早就结成冰了。我那时正处于梦游状态,也没注意,一脚踩下去,脚下一滑,一屁股就在做在地上,楼层间出现了这声响的回音。我坐在地上,瞌睡猛的醒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从心底里蔓延上来,就在这凌晨3点的外乡,仿佛世界就我一个人,没有人知道我的努力、我的寂寞,在这周围没人吃米饭的地方、没人说普通话的地方!!我的眼眶在那时就感觉潮湿了,但是努力控制着没有让眼泪流下来。现在虽然过去快2年了,但是那晚的感觉,我现在都觉得刻骨铭心!

那时公司还要换报表系统,又是我来做,也是加班加得个天翻地覆的,现在回想起来,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总之,我挺过来了,虽然心里的郁闷无从发泄,虽然有时真的很想家。但我都认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即使是错了、偏了,也只能怪自己,就当是人生路上的一次尝试吧。春节我请假回家,由于路途实在太远,我回来时还不得不借钱坐的飞机。在家时,我把我的情况和想法向父母说了一下,父母也支持我的想法,认为再不开心也应该再咬咬牙坚持一下,因为毕竟我才刚刚毕业,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再者虽然这家公司的管理和经营很有问题,但是效益确实是无可非议的好,我又接触了一些财务核心的东西,感觉业务上已经有一个提升了,但还需要更多的学习,那时看这家公司,还能给我这方面的机会。

2002年就这么过去了,总结这上班的头半年,就是一个字:累!因为有一半的时间在加班、忙工作;但仅仅是身体累我完全接受,只是那些纷繁的人际关系、始终不能融合的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让我觉得心很累!

2003年春节后,工作渐渐从年末的异常忙碌转入正轨,我也在逐渐努力习惯这里满目苍凉的环境、下班后无处可去的生活方式,但是心底的不适应和寂寞依然,这时书便是我最好的伙伴了,好在我从学校带了几本书过来,这时也只能看书了。这时,办公室有人给我介绍女朋友了,呵呵,可能是看我慢慢老了吧。我去看了两次,再也提不起兴趣,那里当地的女孩子情况实在是不敢恭维。皮肤又黑又粗之外,还有超黄牙齿(因为那个地方水不好),看起来就倒胃口,开口说话就是一口本地话,再结合她们的外型,真怀疑他们是不是海边撒鱼网的渔家女。还有天冷后,那里的女孩子喜欢穿那种颜色很灰很厚的羽绒服,穿上后臃肿得不行,就像我和同学在电话里说的一样:走起路来就像摇摇摆摆的大灰熊!一点女孩子应有的审美标准都没有。

于是还是老老实实的上班吧,在这偏僻的山东沿海小港口边。2003年春节上班后,我的工作量好歹算平稳了下来。可是好景不常,银行帐和现金帐先后出现了问题,于是又抽调我去对这两个烂帐,加班加点的对好之后,我松了一口气,却没有看见领导们有什么欣喜的表示。我这时思想好歹没有那么简单了,开始前后联想一些细节,几个好友也对我有所暗示,我才体会到我越把这些烂帐做好,就越弄不好财务部的关系,因为这些烂帐原来都是他们做的,现在我再一笔一笔检查、调整,那他们的脸往哪里搁,到头来还是他们到领导身边由他们说了,那还有什么对我有利的话呢??

想到这里,我身上开始发冷了:我是想尽一切办法把活干好,而他们却是想尽一切办法和领导拉好关系,我和他们的出发点就不一样,他们怎能容得下我??而我要和他们搞好关系,就必须和他们一样闭起一只眼来做帐,我又不能卖了自己的良心。在学校时就听说社会险恶,这回算是领教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由于工作方式太较真了,忽略了很多可能会更好的处理关系的地方。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直脾气,经常是为了确定一个数据,我可以来来回回跑几趟,催得那个人不耐烦;再不配合者我会直接打电话到他们经理那里,要求他来指定责任人来处理,搞得那一帮子人老大不高兴。我这种工作方式,于准确性方面看并无错误,但却颠覆了他们惯有的工作方式和成果,当然会引起他们的不满,而我一个外地过来的学生,无权无势,哪里能和他们那些关系盘根错节的人比试。因此对我不利的话渐渐多了起来。


再加上我是南方人,南北方的差异是很明显的,这样连同我的工作方式和工作态度,我一些生活上的习惯也成了他们议论的话题,什么清高啊,只吃米饭啊;装酷啊,不穿羽绒服啊.....等等等等;这些话传到领导耳朵里,我就成了不能吃苦、不合群的一个人了。这时,即使我有话要说,领导又会听吗??那段时间真是郁闷到了顶点,闷气积到肚子里可能都快成结石了!!

到了2003年7、8月份,新的毕业生和我去年一样来报到了。看着他们那一张张意气风发的面孔,我从心里面泛出一股苍凉感,感觉到我的上进心正在这家公司错综复杂的关系网里磨得快没有了,而我才毕业1年啊!我那时便下定决心,过年后,我一定要辞职,人可以穷一点,但是上进心一定要有,这里只能消磨我的上进心,因为这家公司,或者说这整个小城市,讲的都是阿谀奉承,业务上的钻研在那里根本没有出路。

我记得领导曾经找我谈话时就说过:“你不错了,过几年找个媳妇、成个家、生个孩子,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多好啊!”我当时就倒吸一口气:这就是他们认为的我最好的出路!!这样消磨意志的地方还能呆多久????我一直以为只要企业效益好,城市差一点不要紧,如今看来一个城市的经济氛围和人文素质如果都不高的话,这个城市所在的企业的员工素质又会好到什么地方去????!!!!!这样的城市、这样的公司,长期干下去,还有什么前途,还是学到一些业务后,赶快辞职吧!!!

03年毕业的学生经过短暂培训后,在财务部又熟悉、学习了一段时间,我把我手上的一些工作交给了其中的几个人。领导另外安排我专门负责销售往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明升暗降了。也许对于领导来说,我的利用价值已经完了,应该再换人了;而我的“工作作风”又和周围的人那么不协调,即使工作效果再好,也自有人在领导面前吹冷风的,因此我的这次工作变动,也是再正常不过了。不过我也想得开,我虽然毕业才1年多,但成本、报表、银行、费用、现金都做过了,但还没有做过销售和往来。因此,我想,把这块做熟以后,我就应该辞职了!

从2003年7、8月到2003年底,我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工作着,新分配的工作不用怎么动大脑,只要细心就够了,比起2002年的暗无天日,确实好了很多。但是心中的郁闷和难受,并不是这些就得以缓解,反而越积越多,似乎到了火山快喷发的边缘。

2004年春节我回到家,当我看着变化巨大的家乡,也是越来越繁华的家乡时,不禁想起了我上班所在地的满目苍凉,特别是入冬后,放眼看去,只有黄土、黄土、黄土,还有就是黄土环绕的一小湾海水,还有就是下班后除了宿舍无处可去的无奈.....这时,我突然觉得,我这是为了什么??当初拒绝家人在家乡已经安排好的工作单位,选择了那里。是为了多了解一下社会吗?为了多自立一点吗??是为了多学习学习业务吗???那我现在基本上都有所提高了,意味着到了我春节返回公司后就提出辞职的时间了。

我在家里选择了一个适当的时间和父母说了这个事情,父母很不理解,因为他们一直认为那个公司挺好的,只不过偏了点而已。当我把发生在我身上的这1年多的事情慢慢的告诉他们时,只说到一半,母亲的眼泪就下来了。我看着一阵心疼,我这才体会到,我在外面这么久,父母在家里是多么牵挂啊!我看见母亲的眼泪,也就再也说不下去了。我觉得我不应该再让父母操心了,因为现在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为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而我的父母,在我毕业时充分尊重了我的意见,而我这时再向他们诉说这些,又算什么呢??我确实不应该再让父母担心了。而母亲见我沉默,便说道:我们理解你,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的父母,再次尊重了他们的儿子的选择。也许他们也知道,他们是劝不回他们这倔强的儿子的。

返回公司后,我平静的坚持了一个月,并到网上的各大人才网发布我的应聘简历,由于经手的业务比较多,有一定的工作经验了,人又年轻,因此我发出去的简历很快就有了回音。并且数量不少,单位都还不错。其间财务经理找我谈话,说决定给我加薪,提我为主管级的薪水,但由于还太年轻,职位暂时不提。我明白他这是在安抚我了,但我也明白,我对这家公司的失望和内心的郁闷并不是加薪所能够弥补的,因此我只从嘴里说出两个字:谢谢。

到了2004年3月,我从几家网上给我回音的公司中选择了福建厦门的一家大型外资企业,约好面试时间后,我利用星期天2天时间,再请了3天假,坐了20多个小时的长途汽车,跨越了山东、安徽、江苏、浙江、福建5省市后,到了厦门。因为简历做得不浮夸,也确实做过一些比较核心的东西,因此面试的问题我非常顺利的解答了,由于我路途遥远,我特地要求复试一并进行(因为那家公司的复试一般在初试后的一星期),结果也是非常顺利。复试我的那位老总拍拍我的肩问:“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我说:“希望把我的户口和档案关系从山东转到厦门。”老总笑着说:“没问题!回去辞职吧,尽快到这来报到。”

这样我又坐车返回山东,一星期后,我提出了辞职。似乎都在领导们的意料之中,他们问我为什么提出辞职,我说:“原因都在我,你们不要问了,让我走得潇洒一点。”我善良的认为:人应该顾全大局,不要因为自己不开心就在辞职前大放不满,这样会影响财务部的凝聚力。我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人,直到人都辞职了还在替原来那家公司考虑!!尽管自己很不开心!!!可是那些人呢?他们领这个情吗?

就在我收拾好办公室的物品,正式离开原来那家食品公司后的第二天。我在财务部关系最好的一个人打电话过来,说财务经理早上上班就召集全体财务部员工开会,会上的主要内容就是骂我,说我素质低,春节回来就辞职;又说早就看出来我不是好东西,走了无所谓,反正不心疼;还说想学我走的没关系,要走就走,像我这样的他出去一招就是一大把!......

我听着电话,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说我没有素质,那你作为一个财务经理,这些话都说得出口,你又有什么素质?!朋友在电话那边无不责怪的问到:“你到底在他和你谈话的时候说了些什么?他怎么在你走了后还这么骂你?”我就在电话里面把实际情况和他说了,说我把辞职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怕不满发泄多了影响财务部凝聚力等等......我的话还没有说玩,朋友就在电话里面训斥起我来:“你真是心好到比菩萨还好了!你以为你把责任全部都揽到自己身上他们就领情吗?告诉你,现在你被财务经理这么一骂,所有的人都以为你是因为素质低被开除的!你就应该在走之前大骂一顿,让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你在财务部干的是什么活、受的是什么待遇,然后昂首挺胸的走出公司大门,证明是你炒了公司!你呀!!心肠怎么就这么好,你看你现在搞得!.......”

我走那天,我只提了个箱子,只有那个朋友过来送我,经过了辞职后大骂我那件事情以后,对这家食品公司彻底失望,他们才是真正低素质的一群人!不值得我去留念什么。朋友把我送上火车,我看到他眼里泪光在闪动,我和他的关系真的很好,财务部里面我也只和他真正谈得拢。其实现在他的处境也不好,只是他没有找到合适的单位,还在这里应付着。在火车开动前:我们握了一下手,他对我说:“好好把握,从头再来吧,就当这里是个梦!但是不要再那么善良了!”我说谢谢后问他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他笑笑说道:“以后会见面吗,山东和福建太远了,这一点上,我倒是很佩服你,走就走得远远的。”

我记得那列火车几乎都是在晚间开的,路上的灯光像倒着跑似的陆续向后退去,我就坐在车窗旁数着流去的灯光。车厢很空,没有几个人,山东3月的天气还是很寒冷,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冷清的感觉,我就这样数着灯光:1、2、3、4......合着火车轰隆的节拍,还有那车厢里昏黄摇曳的灯光,就这么数着数着.....突然间我落下泪来,心中堵着的那口气似乎也找到了突破口,随着泪水一涌而出。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就控制不住,我从小就性格倔强,自己认定的事情别人很难再改变我的决定,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因为委屈哭过,数得过来的几次掉眼泪也是小时侯不听话被父母打得受不了。但是就在那节火车上,我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

因为我想起2002年7月我也是提着现在这个箱子,放弃家乡的繁华,一个人来到山东这个偏远的食品公司;我想起了我在食品公司财务部挑灯夜战,连续几星期不停,只为能把工作做好;我想起我为了吃到大米饭,上食堂像打仗冲锋,而周围都是嘲讽的眼神;我想起下班后我独坐宿舍无处可去,因为出了宿舍楼就是农村;我还想起我做的凭证帐本、起草的成本管理制度、编制的报表,都还放在那里,被人继续使用,没有感谢;我想起我辞职后财务经理没有道理的谩骂;我想起了这是我走上社会的第一份工作,我用了全部的心,换来的却是这些......想着想着,泪水就不住的流下来。火车在轰隆的开着,窗外的灯光一个一个走过,走廊依稀的人影,冰冷的空气,都仿佛是在接纳我的泪水。

我这时候想起刘德华的那首《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原来认为这首歌太肉麻了一点,可直到自己哭的时候,才体会到这首歌写得多么的好啊!我也明白我不应该哭,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可是我心中的委屈,除了在这没有人看到的特定时候哭出来以外,还能向谁说啊?

我坐了两天的火车,到了厦门,到新公司报了到。从山东到福建,2000公里路程,跨越了小半个中国,我用1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如今的生活和工作,虽然也没有特别惊心动魄的地方,但周围全是优秀的个体,竞争的是业务能力和个人素质,不再是勾心斗角争和领导间的良好关系;还有至少是天天不为吃不到大米饭发愁了;新公司也有点大型外资企业的样子,管理和经营上有很多可取的地方,厦门的经济氛围也不错,总之心情比以前好多了。通过我的第一份工作,我也明白了很多事情,至少以后不会在为工作的事情流泪了,因为现在我的人生轨迹和职业道路已经不可否认的在往上走了,我不会再为初次工作的不如意而叹息咒骂甚至流泪,那还是不成熟的表现;人,还是应该舍弃一些回忆的。那次流泪也算是我人生路上一个时期的完结吧!以后的路,我该笑着去坚强面对了。

我的大学前后的职场故事,在这里就该结束了,唠叨这么久,不知道大家累了没有?其实我的故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相信很多情节是很多人都经历过的。现在写出来给大家分享,就是希望能带给大家一些思考,这就足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