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帝国 第六部 日落富士山 第十一章

notabl 收藏 3 286
导读:战火帝国 第六部 日落富士山 第十一章

第六部 日落富士山 第十一章

作者:灭日屠美

    被明海军全体上下关注的南云舰队的主官这个时候却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境。事情的原由很简单,那就是南云舰队的举动激怒了美利坚人,甚至尼米兹的部分幕僚人员把弗莱彻舰队的惨败也归罪于南云舰队的不遵守约定,因而对于协助南云舰队的事情是张口就拒绝,后来在高层的压力下才勉强同意继续协助南云舰队,不过在提供信息的量和速度上就是不那么爽快就是了,最重要的就是,美利坚人并没有把袁焱鸿的第十一特遣舰队已经出现在珊瑚海并参加了刚刚结束的那场海战的情报通报给南云。这些事情都是刚才远在日本的山本五十六通过跨越太平洋的无线电波通知南云的。

    很明显的是,原先所说的孤军奋战还只是狭义上的意思:在海上只有南云舰队独自战斗了。现在,这个孤军奋战的意思就变成了广义上的了:不仅是海上的作战,连后勤和情报上的支持都不能得到保证了。任谁都知道,远道而来的南云舰队如果没有美利坚舰队的协同,他们还能继续作战,可要是连后勤补给和情报支援都无法保证的话,那南云舰队是肯定无法作战的。

    山本虽然没有明说,但电报中未尽之意已经跃然纸上了:不能战了,那后面怎么办你南云看着办吧。

    怎么办?现在全舰队都知道他们即将要和明军主力舰队进行决战了,士气极度高涨,这个时候跟他们说:仗不打了,我们要回日本了……老天呐,天知道这话会让舰队产生什么样的反应。另外,没有了美利坚人的后勤支持,舰队是根本就不可能返回日本的。虽然也不能说美利坚人就不会再提供后勤和情报支援了,可很明显的是如果他不寻找明军打上他妈的一仗,美利坚人是肯定不会为他舰队的返航提供燃油补给的。再说了,他还是很想和已经受到打击的明军舰队决一死战的。只是,刚刚经历了一场从海战中惨胜的明军舰队,现在应该是要返回基地了吧?

    犹豫再三,南云还是拿不定主意,他不得不把参谋长草鹿和首席参谋源田都叫过来,将事情的大概告诉他们并询问他们的意见。

    草鹿长长吐了一口气,他根本就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糟糕,一时之间,他也想不出应该怎么办。源田则只是看了南云一眼,就默不作声地低下头去,也没有说什么。

    南云明白源田看自己那一眼的意思:当初劝你不要搞什么坐山观虎斗的,现在出问题了不是?南云心里一阵恼怒:他妈的,现在你还责怪我?有些恼羞成怒的南云故意不去看源田,眼睛盯着自己的参谋长草鹿,问他道:“草鹿君,你有什么意见?”

    草鹿心里一阵大骂:当初是你决定要那么做的,现在却来问我应该怎么办!他也不想想,要不是他在一边怂恿,南云能这么痛快就作出那样的决定吗?草鹿心里这么想,嘴上当然不敢这么说。他踌躇了一会之后,说道:“要是明军的第二十一特混舰队真的返回了瓜达尔卡纳尔岛,那我们短期内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与明军决战的……”

    “这不就跟没说一样吗!”南云心里一阵大怒,“都什么时候了还尽说废话!”表面上却点了点头,然后问草鹿道:“那草鹿君你对未来几天明军的动向有什么判断?”

    草鹿精神突然一振,笑了笑,对南云说道:“司令官阁下,下官认为,虽然邱海波的第二十一特混舰队赢得了对美利坚弗莱彻舰队的海战,但其自身的损失也是相当大的,两艘航母战沉,相应的舰载机损失应该很大,至少在短期内这个舰队是没有太大的作战能力了。这样一来,第二次珊瑚海海战胜利的明军由于自身伤亡过重的缘故是仍旧是无法取得珊瑚海的制海权,而正赶来所罗门群岛增援的袁焱鸿的第十一特遣舰队肯定会被命令在第二十一特混舰队恢复战斗力之前控制住珊瑚海,以便明军继续保持对新喀里多尼亚的攻势。因此,下官建议,我们把这个袁焱鸿作为打击目标,一战消灭这个在西太平洋地区对我们威胁最大的明军舰队!”

    源田用讶异的目光看着草鹿,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的确,这是一个很好的构思。源田一直都承认草鹿参谋长是有与其地位相当的能力的,但还是没想到草鹿的眼光会这么准。刚才草鹿所说的之前源田在和黑田少佐的私下交流中两人也有过类似的想法,但因为某些缘故并没有被源田作为正式的提案上报南云。

    草鹿扫了一眼有些惊讶的源田,不由得意地笑了笑,走到海图板前,指着珊瑚海东南,转身对南云说道:“司令官阁下,如果袁焱鸿想要控制住珊瑚海并继续保持对新喀里多尼亚的攻势的话,那他的舰队距离新喀里多尼亚不能远,以便能出动舰载机攻击岛上的美利坚军事目标,也不能近,防止岸基海防力量的突袭。所以,明第十一特遣舰队的活动范围就一定会被限制在这里——”

    “啪”的一声,一根细长木棍的一端被点到了海图板上新喀里多尼亚岛以北、当特尔卡斯托礁脉以东的海域。手拿木棍的草鹿神气活现地看着南云和源田,特别是看着源田的时候,眼睛中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源田知道,草鹿一直以来都把自己看作是对他威胁最大的人,以其为人,事事针对自己根本就是不足为奇的。虽然自己并不归属草鹿管辖,但毕竟他是自己名义上的上司,无论如何都要给他留一些面子。不过,草鹿一直这么不留情面地相逼,不适当反击一下实在是说不过去。虽然以自己的位置不太好说话,因为南云知道自己与草鹿之间的矛盾,自己反驳了怕会令南云以为是在攻击草鹿,但换了其他人来说就不同了……源田笑了笑,乘南云没有注意的时候对站在一边的黑田使了个颜色,示意黑田出面反驳草鹿。

    对于自己手下两大智囊之间的明争暗斗,看似昏庸的南云对此却是一目了然。自从几百年前的应仁之乱以来,下克上一直就是居上位者心头的大患,但有上位者就有下位者,而且上位者不能事事躬亲,必须经由下位者去办事,因而让下位者拥有了权柄,下克上也就有了事实上的基础。有聪明的上位者从日本西边的那个大国中学到了权力制衡之术,并将这种制衡之术应用到自己部下的身上,有效地克制了下克上发生的可能性。南云在自己的舰队中设立两个权限有些互相矛盾的幕僚群,并不时看似无意地挑拨双方的关系,其真实原因就是为了建立一个有利于自己的权力均衡。在“突袭”舟山之前,南云更亲近源田一些,但等他发现了源田在舰队事务上拥有了越来越大的发言权,甚至逐渐威胁到自己对舰队的控制权之后,南云立即把被自己冷落许久的舰队参谋长草鹿捧起来,制衡打压源田,让舰队中形成了新的均势。两派幕僚之间的争斗,南云不是不知道,可只要不过分,他是不会去管的。

    现在,草鹿明显是要挑起两派之间的争论,不过这个争论有利于他南云对目前形势的掌握和未来舰队行动的决断,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管了。

    “下官对草鹿参谋长的论断有不同意见!”得到源田暗示的黑田重治少佐站出来,对三位长官敬了个礼之后大声说道。

    “草鹿参谋长的论断是建立在明军没有知晓我舰队已经南下的基础之上的。可问题就在于如果我舰队没有来到这南太平洋,袁焱鸿的第十一特遣舰队也不会千里迢迢来这珊瑚海,毕竟他这个舰队建立的目的就是要对抗我们舰队的。这也就是说,明军已经得到了我舰队南下的确切消息。在菲尼克斯群岛附近监视我舰队的不明国籍的潜艇,当时我们一直以为是美利坚人,现在想来恐怕更有可能是明军的潜艇。既然明军已经知晓了我舰队出现在南太平洋地区,他们怎么可能还放心大胆地继续对新喀里多尼亚展开攻击呢?”黑田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所说的话对草鹿有足够的敬意,但语气却截然相反。黑田说完之后还桀骜不逊地盯了草鹿一眼,一付“我就是要草鹿你好看”的样子。

    草鹿虽然气恼这个小参谋居然敢如此挑战自己的权威,却无法对其作出什么惩罚,因为这个参谋是源田的,而且他言辞上也没有什么可以挑剔之处。何况对于草鹿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驳倒这个小参谋——虽然看起来双方的身份有些不相称,但如果不驳倒这个小参谋,恐怕自己在南云心目中的地位会受到不小的影响。这个小参谋所说的都是正理,草鹿看着这位姓黑田的参谋,心里却在构思、组织自己的言辞。

    “黑田参谋所说的的确是正理,明军不可能不知道我舰队已经南下的消息。不过,正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敢说这是我们与袁焱鸿的第十一特遣舰队决战的好机会!”草鹿先是附和了一下黑田,然后突然一个转折,语出惊人哦说出了一个让包括南云在内的众人都感到吃惊的论断。

    “袁焱鸿和邱海波都是明国海军这两年才崛起的新人,能在强大的明国海军众多的中层军官中脱颖而出,各自成为主力舰队的指挥官,没有一点真本事是不可能的。邱海波的能力,相信那个倒霉的弗莱彻已经亲自为我们印证了。至于袁焱鸿的能力如何,恐怕黑田参谋是印象深刻吧。”草鹿笑着看了黑田一眼,语气上很平常,可眼中却满是讥讽。

    “袁焱鸿和邱海波两人才智出众,明国海军总头目陈绍宽和刘步蟾更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既然知道了我舰队已经南下,肯定会猜测到我们南下的目的。而且,我估计他们很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消灭我舰队的好机会——集中邱海波袁焱鸿两舰队的实力,明军在珊瑚海上的兵力已经超过了我军,他们没有这种打算才会让人感到奇怪。不过,弗莱彻舰队提前与邱海波舰队交战,虽然弗莱彻遭到了惨败,却也给我们留下了机会,损失了两条航母的邱海波舰队至少在两周内是无法出动作战了,即便是能作战,他对袁焱鸿舰队提供的支援也是有限的,还在我们舰队能控制的范围之内。”

    “参谋长阁下,您既然认为明军已经猜测到我军的目的,那袁焱鸿的第十一特遣舰队怎么还可能继续单独前往攻击新喀里多尼亚呢?明军应该知道,袁焱鸿的舰队是无法单独与我们对抗的。”黑田有些不服气。

    “年轻人,这就是经验的问题啊。明国首相毛泽东现在的地位很不稳固,其主要原因就是明军在各条战线上进展皆不顺利,甚至有个别战线还岌岌可危。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也为了鼓舞国民的士气,毛泽东需要一场大的胜利,就象攻占新喀里多尼亚岛这样的大胜利。明国内的政治形势迫使明军舰队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必须和我们进行决战了。即便袁焱鸿的舰队不出现在新喀里多尼亚附近,只要我们稍微暴露一点行踪,那急于寻找我们决战的明军就会象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扑过来。即便邱海波舰队也插上一手,可这只不过是为我们创造在短时间内歼灭更多敌人的机会。”草鹿笑着说道。

    “另外——”草鹿看了南云一眼,语气突然一转,说道:“我们也是不得不战的。马里亚纳群岛攻略作战失利,虽然责任在近藤身上,可我们舰队被明军从塞班附近引开也是难辞其咎。上次山本司令长官没怎么责怪我们,可他毕竟已经对我们有些不满了,如果这次南下作战还没有取得什么战果,那也许回去之后我们舰队就会面对山本长官的处分了。这样一来,大家的面子上应该都不会感觉怎么好看的吧?”草鹿的最后一句话隐隐含有威胁的意思在内。不过也难怪草鹿会这么想,军人本来就是追求战功和荣誉的,要是失去了荣誉,那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比死还难过。在这里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好象日本军队只在乎其在自己内部的名声,至于在外面是否做出附和军人身份或者是有辱军人荣誉的事情,它们并不怎么在乎,甚至还热衷于此——杀戮平民、强奸妇女、抢劫财物。虽然战争年代世界各国军队的军纪都不怎么样,但象日本人这样无耻的倒还不多见,算来算去大概也只有位于大明帝国北方的俄罗斯军队能勉强与之“媲美”了——二十多年前俄罗斯军队在大明三北(笔者按:通常所说的三北是指东北、漠北、西北这三北)地区犯下的罪行也是罄竹难书。

    黑田呆呆地看着草鹿,的确,这些都是他没有考虑到地,也是他根本就不可能想到的:明军的作战是要受到其国内的政治形势的影响。如果是换了其它人,如源田,甚至是南云,黑田都不会这么震惊,但这个他一直没怎么放在眼里的草鹿参谋长,就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了。也许正象是草鹿所说的那样,限于经验的缘故,黑田只会从纯军事方面考虑问题。联想到既然被自己忽视的草鹿都有如此出众的才能,那站在一边如同木偶般的南云司令长官是不是也深藏不露呢?黑田不由地偷偷审视起这位不久前还被自己猛烈批判的机动部队指挥官来。

    不同于初来乍到的黑田,作为与草鹿工事多年的源田是早就知道这个喜好阿谀奉承的参谋长看起来似乎没有多大本事,可实际上他能在全日本海军众多少将中脱颖而出担任联合舰队机动部队的参谋长,这本身就说明了他的能力。而且,能和自己争斗这么长的时间而不落下风,说明了草鹿的能力决不低于自己。现在的问题就在于:草鹿到底是不是还隐藏了多少能力没有表现出来。

    南云低着头,眼睛盯着海图,右手的手指在海图板上轻轻地敲着,听上去还挺有节奏感的。还算是新人的黑田以为南云是在考虑是否要与明军决战,可熟悉南云的源田和草鹿却都知道南云这个时候所考虑的问题:不是要否作战的问题,而是如何与明军决战!

    如同明军一样,南云也有不得不与明军进行决战的理由,所以是否要战根本就不用考虑,真正要思量思量的是应该把决战的战场设在什么地方,安排在什么时间决战。换了平时,参战一方在战前就能确定决战的场所——虽然只是大概的,但这等事情却也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但目前在南云它们看来,就有了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事先就知道决战的大概地点和时间,自然是会在战斗中占了先机。南云没想到,先前掩饰的舰队行踪,现在居然还换来这等好事。不过,这是一把双刃剑,一不小心就会伤及自己——暴露舰队的行踪有可能会引来明军先发制人的攻击,到时候也许会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甚至连老本都有可能陪进去。故意暴露舰队行踪以引诱明军前往自己预定海域进行决战,胜利的诱惑和失败的风险都是同样巨大啊!故意暴露舰队行踪,然后再摆脱敌人的监视,这需要精度很高的舰队运作程序,南云对这个没有多少信心,但是,又不能就这么放弃。另外,瓜达尔卡纳尔岛上的那些陆基飞机对舰队也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敲击海图板的频率渐渐缓了下来,到最后几乎停顿住了。旁人没有注意这个,草鹿和源田的心头却都是一紧:司令长官已经作出决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