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三国(修)  第一集
1.01

「搞什么!趁火打劫啊?」一个男子专注的看着计算机屏幕,夸张的大声叫着,原因无它,他正在玩的「KOEI三国志IV」,已经玩到三分天下的情况;从公元189年(中平六年)玩起,玩到现在的公元200年(建安四年),费尽心血的玩起三国三分天下的戏码。

这个男人叫盛和,时年二十八岁,从十三岁起接触「三国志II」开始,到今天十五年了;刚接触这种回合式战略游戏时,盛和与其它人一样,所想的无非就是统一天下,如何以最完美的姿态统一天下、如何以最快的速度统一天下。

渐渐的玩到后来,盛和开始改变玩法,从「统一战争」变成「制衡游戏」;印象中,盛和最自豪的一次、是整整花了一个多月,从公元192年玩起、到公元213年,整个游戏地图上共有十一个君主,每个君主的地盘都是相当平均的三到四个城池,而盛和所扮演的主角占据其中六城。

这次,盛和则是存心让「史实」上的三国割据再度出现于自己的游戏地图上;为此,盛和特地选了孙坚当主角,七早八早就打下江东的扬州全境和荆州的一部份,接着便开始了自己的计划,先远远的想尽办法把刘备赶进益州去,给钱给粮的去让他发展兵力,好让刘备对刘焉兄展开「益州统一战争」,当然、只是游戏,想来刘大耳应该是打的心安理得、不至于心有愧疚才是。

还要随时注意曹操的动向,也是给粮给钱,要是有人太猛、还得自己先出兵消耗一下猛人的兵马,再鼓励曹操出兵去吃了他。南方就一个「孙老虎」,没有别的割据势力(先不谈史实,游戏地图上是这样子的),益州也就一个刘备和刘焉,事情都好办。唯独曹操,西边要面对董卓、马腾两人,东边更是对手一大堆,什么袁术、袁绍、陶谦、刘岱、公孙瓒,为了完成心目中所预想的计划,盛和在游戏中花了不少精神。

现在的情况是,盛和好不容易把徐州陶谦的兵马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曹操也听话的从兖州出兵要来打下邳和小沛,袁术兄却突然从寿春出兵小沛;曹操的兵马还在半路上,袁术的兵马已经打进了小沛城,等到盛和注意到时,已经来不及了;故此,盛和才大骂「趁火打劫」。

这么多年来,游戏公司对于这个作品,越做越精致,盛和对于这个游戏的忠诚度也越来越高,因特网发达了之后,人和人之间的接触出现了一种全新的方法,信息的交流亦然;盛和本身便是一个三国类网站的站长,拥有会员数百人,众人对于三国的一切都有着自己的一套说法、看法,就连对其中的争议性武将也是议论纷纷。

游戏玩成这样,盛和正在稍稍的郁闷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盛和这才想到:「上班时间到了。」认命的把计算机存盘后关机,起身的浴室去简单的梳洗一下,准备到公司去上班了。正在换装的盛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边打着领带边走回计算机前去打开计算机,来到一个网站上、准备下载一个别人上传的计算机存盘。随手溜览了一下别人对这个存档的意见,却尽看到一些「根本没办法下载!」、「骗人的东西」、「恶搞不是这样子的,有点诚意行不行?」之类莫明所以的回贴;想了想,盛和还是按下了同意,开始下载,接着转身回去套上自己的西装外套,拿起钥匙、手机、皮包,就出门了。

随着盛和关上门所发出的声响,计算机也出现了一些异变、下载的速度从原来的0.1 K byte,突然变成184 k byte;而这时的盛和也踩上了自己的摩托车,往学校的方向骑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脑袋有点晕沉沉的,好多刻意不想记的事,又一样一样的浮现出来。

人说,念大学的必修三大学分是:「爱情、社团、学业」,在盛和这一代的人,所受的教育无非是「念高中别谈恋爱,会影响功课!等到考上了大学,爱怎么样都没人管了」,有时回想起来,盛和甚至不知道,从今天的眼光看起来,当年自己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可能会同意的!」一个相貌颇为富态的中年男子在大声的说道,仔细一看,此人两鬓略为霜白,眼驳挠阄参埔蚕嗟泵飨裕Э粗滤坪踔挥兴氖唷⒆邢缚慈从窒裎迨啵巳苏笊乃底牛骸改懵枋腔峒剖Γ沂锹墒Γ愀缡呛娇展镜姆尚谢Γ忝门苋パ裁椿ㄊ搅锉褪O履悖业氖挛袼⒛懵璧氖挛袼悴唤印⑺樱俊苟倭艘幌拢纸幼潘担骸负煤玫模狄罾罚陕铩⒄旄淮蠖阉廊斯峭坊煸谝黄穑闶怯胁』故怯旭俊故⒑桶簿膊挥铮贸聊醋龀鑫奚目挂椋慌员咭桓鲎诺闹心旮救嗽蚴侨白拍侵心昴凶铀档溃骸感『⒆佑行『⒆拥氖澜纾愫伪啬兀俊?p> 听到这话,那中年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的说:「你是怎么当人家母亲的,读那种东西会有前途嘛?」正要接着开口,冷不防的却听到那中年女子说道:「当年我们在学校交往的时候,我要没记错的话,你爸是行政院下法务部的常务次长吧?他好像也希望你在毕业之后从政,怎么你后来考上律师之后,跑去开了个律师事务所啊?」一句话就把那中年男子的气焰给浇息了,支支吾吾的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那中年女子转身对着跪着的盛和说:「先起来吧,我有事跟你商量。」

闻言,盛和温驯的站起身来,静听其母的意见。那中年女子沉思了半天后说:「这样吧,我们商量一下,你考虑看看。」清了清嗓子,那中年女子继续说道:「你要读历史,我不反对、、、」中年男子一听到这话就急了,正要开口说话,却见到中年女子所做的「稍安勿燥」的手势,于是也按捺了自己一下,耳边又听到自己的老婆在说:「但是你这四年内,必须在会计或是法律这两个当中选一个当做辅系,将来你有能耐,你可以念历史硕士、甚至是历史博士,但你必须做出承诺,日后等你的历史学到一个段落,你必需回头、从会计或法律两者挑一个念研究所读硕士。」

静了一下,中年女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又继续说道:「咱们家的家境还算过得去,因此供你念书这件事还不成问题。所以,做为你的母亲,我很愿意让你去做你想做的事;但做为一个儿子,你也必需想办法去让父母亲开心。」顿了一下,对着盛和问道:「你觉得呢?」

盛和听到自己母亲说的话,也觉得这事如果能这样解决,未尝不是个办法,因此毫无异议的说道:「这个可以,我能同意。」闻言,盛和的妈妈又开口说:「那么,我必须和你做出几个协议;第一,你喜欢读历史,但我们不希望你读历史,所以,我们不会在乎你的学业成绩,但我们要求,你念的另一个辅系的成绩必须是处于『不难看』的程度,我不希望我们满足了你的希望,你却用『马马虎虎』来应付我们的希望;第二,为处罚你不接受你父亲的安排,因此你的学费、由我和你父亲全权负担,但是你的生活费,你要自己想办法,我们两人不负任何责任,可以吗?」盛和想了半天,又点了点头说道:「我同意,任何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选择和坚持付出代价,你们很早就教过我了,这两条我没意见。」

盛和的母亲欣慰的笑了一下说道:「那么,你获得了我的支持,我负责说服你的父亲。」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现在,你先出去吧。我和你父亲有事想商量。」闻言,盛和站起身来,轻轻的对自己的母亲说了声:「谢谢。」转身走出了客厅,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盛和的父亲这时已经是急不可耐了,听到盛和的房门关上,迫不及待的说:「你疯了啊?一主修、一辅修,还要自己找工作养自己,然后念完想念的再回头念我们要求的。一来一往之下,他念完书不都三十几了?」

盛和的母亲笑了一笑说:「小孩子想干嘛,就让他去干嘛。只要他心甘情愿就好;先退一步说,受不了了,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照我们的路走,一个是走他想走的路,人生是他的,你我干涉太多没意思;再退一步说,为了自己的理想,付出对等的代价,不也是挺合理的?三十多岁又怎么样,你考上律师执照、完成实习资格,不也是将近四十岁?我考会计师执照又考了多少年?你这二儿子天生有一股狠劲;说不定啊,他还会比我所想象的、要提早完成我们之间的约定也说不定。那时了不起三十五上下,这中间想结婚就结婚,难道你跟我在这件事上会袖手旁观?」

顿了一下,盛和的母亲又接着说:「就当做我们俩个在爬山吧,我们两个从山脚往上爬,爬到半山腰,生下这三个,固然我们会说起当年我们从山脚爬上来的辛酸,但是你能要求他回到山脚下去重爬吗?不能吧!在山腰上,他爱往那里爬、就往那里爬,都是他的选择,不是吗?」

说到这里,盛和的母亲神秘的一笑,又说道:「好比恋爱,爱上了就是爱上了,除非他自己清醒,你觉得靠你说,他会醒吗?如果会的话,当年你就不是娶我,而是娶了那个行政院副院长的小孙女了!!」听到这话飘出来的醋意,中年男子登时慌了手脚,满脸通红的说:「好好的讲小孩子的事,你扯到以前的老账本干什么?」盛和的母亲说:「对啊,你当年不也是个小孩子?」顿了一下又说:「我是会计师,翻陈年老账,可是我的本行。」

夫妻两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打情骂俏,像是回到了二十多年前交往的那个时光;听不下去的盛和这才真的转身走开,盛和的母亲眼角余光瞄到他的背影,无声的一笑,拉着他先生到外面去吃一顿「烛光之宴、爱的晚餐」,至于吃完之后干嘛,那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你一个读者,管太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