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捕  第一卷 尚未睁开的眼睛
第一章 古怪的和尚

第一卷 内容简介: 时间对大多数人来说,也许是一条直线,但对于有着神秘前世的石军而言,却只不过是一个循环不息的圆圈……

大二学生石军,在他十八岁生日那天,由于一个不经意地巧合,阴差阳错地遇到了一个亡魂和两个自称来自冥界的使者,随后一系列的怪事接踵而至,而他也在逼不得已的状况之下莫名其妙地当上了冥界的冥捕,并以搜捕游离于人界的鬼魂为目标,展开了奇特的冒险历程。

在命运巨手的推动之下,他原本平静的生活从此画上了句号……

第一章 古怪的和尚

星期日,修罗山顶,佛光寺。

这是一座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古老寺院,据说曾经是多位得道高僧的清修以及坐化之所,更不知是什么原因,被传说得无比灵验,有求必应。由此香火鼎盛,被修葺得金碧辉煌,加上依山而建,配合着修罗山的壮观秀丽的风景,此寺更成为当地游客一大必去的景观。

石军好不容易,避开了大群前来寺中参拜的善男信女和游客,兜兜转转,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窜,直到闯进一个小小月亮门,进入一个清雅幽静的小小院落,四顾无人,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树下的石头的凳上,呆呆地发楞。

他觉得自己今天就像一个傻子,被耍得团团转不说,还吐不出半点苦水来,因为这个耍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说白了,谁让他“义气深重”,鬼使神差答应胡海陪他进行所谓的“泡妞大计”——那个胡海也是,泡妞就泡妞吧,干吗还答应女方拉扯上一大帮子跟屁虫,那个陈雅根本就没有诚意嘛,哪个人真正约会的时候喜欢三姑四婆的一大群灯泡在一边闪闪发亮?分明是在耍人嘛!——偏偏胡海是他最好的哥儿们,平时一副五大三粗,器宇轩昂的模样,这回听他嬉皮笑脸地说尽了好话,石军实在狠不下心……

结果果然不出石军之所料,那班花陈雅一路上就顾着和一帮子女生叽叽喳喳,根本就不搭理胡海,偏偏胡海甘之如饴,鞍前马后地伺候着,毫无怨言,真是百炼钢都变成绕指柔了……恶心!

冷眼旁观的石军实在看得气闷,早就萌生“撤退”的念头,偏偏刚才在正殿的时候,他正想抽个空子悄悄和胡海说打算先走,那个娇滴滴的陈雅就把胡海拉过去上香了,胡海被一声“娇唤”就支使得神魂颠倒,哪里还顾得上大男人的尊严,竟然对着那过去自己斥为泥塑木雕的东西顶礼膜拜。堂堂大男人做此小妇人行径,简直令人齿冷!

是可忍孰不可忍,石军看得气闷,招呼也懒得打了,趁人不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 * * * * * * *

刚走出大殿,正在暗自庆幸之际,一群婆婆妈妈手捧大把或红或黄之檀香,携香风臭气、嘈杂喧哗迎面而至,刺激得石军一连打了十几个喷嚏,鼻炎几乎当即发作,真是何苦来由。

女人!石军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小声咕哝着。

他并不是不理解胡海,但是却不知为什么本能地不喜欢那个陈雅——美则美矣,毫无灵魂,整天努着嘴扮高傲,像个病西施似的歪着,不苟言笑,好像很正经似的,也没见她把时间用在学习上,还不是整天和身边的狂蜂浪蝶们应酬,不过是比来者不拒稍微高明一点的欲拒还迎罢了。

可惜个人想法不同,即便这样的景色也自有人爱看。听说追求她的男生为数不少呢,这不,胡大海就是其中的一把痴心情长剑……

何苦来哉,早知道还不如把心一横,严词拒绝胡海的软磨硬泡,在网吧里悠闲一天该是何等逍遥,何等快意啊。至少比现在百无聊赖,没头苍蝇似的东游西逛好……

脑袋里胡思乱想,脚步却兀自迈个不停,转眼来到一个清净偏僻得小院。

几排平房门窗虚掩,院子里整整齐齐铺着青石方砖,几株高大的槐树遮阴蔽日,把小院遮蔽得一片阴凉,开得正盛的槐花静静地散发出幽香,不禁令人很快心绪宁静。

相比之下,这里和外面的喧闹拥挤简直是两个世界。

“撸獠畔窀龊蜕忻砺铮蚋詹拍茄趾搴宓南笫裁囱樱坎皇撬捣鹈拍饲逍拗芈穑康衷谀母鏊略豪锊皇俏奘辈豢痰娜死慈送娌幻靼渍馊汉蜕械降仔薜氖鞘裁矗 笔蝗嘧疟亲樱炖锕具孀拧?p> * * * * * * * *

“阿弥托佛,施主有礼了!”

蓦地,一把洪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结结实实把石军吓了一跳——正在诋毁和尚庙哪,不会这么巧听见了吧?还是一不留神胡乱闯入了什么佛门禁地之类的?!心里想着,石军迅速转过身,嘴里笑嘻嘻道:“大师有礼!大师有礼!”

转身一看,不由一愣——这哪里像是个和尚,绿林好汉差不多,更别提刚才石军脑中闪过的一副白眉银须,得道高僧的道骨仙风模样了。

但见眼前此僧,身高马大,膀阔腰圆,两条厉眉斜斜入鬓,一双环眼炯炯有神。如果换上盔甲,那就是百万军中取敌首级如无物的猛将,换上一身短打,那就是倒把垂杨柳的鲁智深。所不同的是,彼鲁智深虽名智深,实际却不过一莽汉,但此僧虽貌似鲁钝,一双眼睛却深不可测,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不好意思,不小心走进来的,”石军笑笑,试探着问:“请问这里是不是什么……呃……佛门禁地什么的?”他也当真敢问,其实心里也没数,不过看那个和尚神情平静,不像大为恼怒,气急败坏的样子,于是大着胆子胡诌。

“呵呵,小施主真有趣,”和尚眼神中掠过一丝激动之色,但瞬即微微一笑,合十道:“佛门虽是方外之地,但却处处正大光明,无处不可以示人,又何来禁地呢?”

真滑稽!石军不知怎地,忽然闪过一丝荒诞的念头:如果佛门无禁地,却为何“闲人止步”的牌子处处可见呢?但这和尚话里有话,又似乎另有深意——眼前这和尚年龄不大,也就三十来岁,说起话来却是老气横秋,半文半白,莫不是在和尚庙里关得太久,已经不通世故了?

石军不觉有些好笑,但也不反驳,只是开玩笑的学足了和尚的口气问道:“原来如此。不才敢问师父法号?”

“贫僧姓释,法号禅真。”和尚缓缓踱到槐树下的石凳前坐下,伸手示意,请石军也落座。

* * * * * * * *

原本石军打算讲两句话就走,从小到大,他小子都是神鬼不敬——到不是他的胆子有多大,主要还是不相信,所以认为无稽。这还是他头一次与和尚交谈,尽管有那么一点点好奇,但却不足以好奇到支撑他留下来与之长谈。但看这和尚的架势,竟然似乎要同他好好聊聊的样子,一时之间,他也有点拿不定主意。

难道这和尚闷得久了,想和人侃上一番?尽管知道不太可能,出于礼貌还是应该先听听和尚打算说些什么,于是石军客气一番后也随即落座。

身后响起一阵轻微细碎的脚步声,一个眉清目秀的小沙弥从月亮门走进院子,在二人面前站定,轻轻地放下两杯茶,然后一言不发的退了出去。

如同置身一部正在拍摄的戏,那种荒诞无论的感觉再次袭来。这和尚显然在庙里身分不低,而且那奉茶执礼的小沙弥几近神速的出现也说明了这和尚对二人的相遇早了然于胸,这可真是怪事!

* * * * * * * *

石军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但片刻之后随即释然——反正他抱定一条,无所求,无所谓,无所惧。或许一切都是不过是偶然而已,即便不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从和尚示意石军坐下,到小沙弥奉茶,石军脸上一直笑眯眯地不动声色,但是他毕竟年轻,眼神中流露出的些微迟疑,迷惑不解以及随后的坦然,无不一一落入和尚的眼睛,禅真看在眼里,安然一笑。

“呃……禅真师父,”石军挠挠头皮,“刚才你说自己是姓……是?怎么出家人也有姓的吗?”

禅真一怔,随即答道:“哦,施主有所不知,此释乃释迦牟尼之释,出家僧人莫不以此为姓,不知施主如何称呼?”

“我?”石军犹豫了一下,不知要不要告诉他,或者编一个名字出来糊弄一下,但随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叫石军。”

何必呢?怎么说也只是萍水相逢,相信今后也不会见面,没有说谎的必要。

“嗯,石军这个名字,倒也算得上堂堂正正,施主面呈异相,似是有缘之人,贫僧一见之下,心中十分欢喜,因此冒昧留施主多谈几句,还请施主勿要见怪。”

“有缘之人?”难不成最近和尚庙人手不够,因此个个都落力四处游说大伙儿加入?没这么搞笑吧?这和尚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声音洪亮,一副豪爽汉子的模样,但明明是初次见面,偏偏一进门就死盯着自己,表情暧昧,似乎有点热情得过分,莫非……

石军心中忐忑,再加上惦记起胡海,便对和尚的话也没听进去,心不在焉地“嗯啊”了两声,脑子里转着念头,想找个借口溜走。

找个什么理由好呢?他心里胡思乱想,却顺手把身边的茶几上的茶杯端了起来。

茶杯端到嘴边,忽然一琢磨,不对啊,万一里面加了点蒙汗药呢?转念一想,更不对了——无缘无故,人家害我干什么呀?是不是有一点小人之心了?

正犹豫之间,一抬眼,正和禅真含笑注视的目光碰个正着,忽然老脸发烫,为自己刚才诸般龌龊念头感到脸红,下意识的端起茶猛喝了一口,却不留神被呛住了,咳个半死。

* * * * * * * *

石军不禁对自己今天的表现大为恼火。他虽然算不上英明神武,特立独行,但什么时候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过?更让他尴尬的是,那和尚禅真,似乎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看见,但自己这些念头似乎全都落入他的眼睛。

不由暗忖自己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得太多,一见到和尚道士之流,就情不自禁往那世外高人处琢磨呢?想着想着站起身来:“禅真师父,我的同学还在等我,恐怕我得告辞了……呃,认识你我很高兴。”甩了一句外交辞令。

禅真和尚也起身施礼:“如此,贫僧便不再相留了,只是施主临别之际,贫僧尚有一言相赠。”

“果然没那么简单,”石军心中暗想,“接下来不会说我骨骼精奇,最适合剃头出家当和尚吧……”

“请切记,今岁乃施主人生之转折,是非皆因强出头,如遇异事,请一定三思后行,切勿莽撞行事。”禅真似有隐衷,犹豫片刻,谆谆告诫道。

“哦?哦!高深!”石军听得一头雾水,但也不想多问,点点头转身离开。

在即将跨出月亮门,离开小院的那一刻,石军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那禅真和尚依旧站在原地,却是闭目合十。只见他高大的身躯犹如渊停岳峙,宽大的僧袍无风自动,别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气势,忍不住在心里喝采了一声:“好个和尚!”为自己刚才乱动的诸般念头暗暗涌上一丝惭愧。

* * * * * * * *

出了小院,东转西转,四处寻找了半天,也没有看见胡海一行人,而寺院里原本闹哄哄的人群也散了,几近冷清,石军自觉无趣,也不想再逗留,于是自行下山,赶车回家。

到家已是中午十分,老妈这几天出差还没回来,于是好好洗了个澡,饭也不想吃了,倒在床上就蒙头大睡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