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之战》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中...)

迷途之战  正文
第一章 神格与魔性

黑夜还没有完全消散,天空中依稀还有几点不愿褪去的星光,在这黑暗与光明交接的时刻,这座城市看起来是那样的寂静。我缓缓从念力场中醒来,寂寞啊,在这万籁俱静的时刻,就算欣赏着美丽的夜景,也依然甩不开那种深入骨髓的寂寞。

我是一个孤儿,我叫李星寒。我的养父叫李正心,养母叫魏娟。我的养父母对我很不错,唯一遗憾的是他们都是考古学家,一年到头没几天陪我,总是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的,我十四岁以前他们还尽量回家陪我,十四岁以后一年见不到他们人影是常事,虽然电话通得很频繁,但那种寂寞的感觉已经在我心底扎下了根。

我走到浴室洗了个冷水澡,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知道,虽然我的面容白皙,英俊得带上几分秀气,身材也不错,一米七九的身高。而且由于长年修习念力和古武学,我的身体和气质都给人一种健康阳光的感觉。然而事实上,如果需要的话,我会用尽一切手段来达到我的目的,佛挡杀佛,神阻杀神!

人之初,性本善。如果要问我是什么原因才养成我现在的性格,我想那罪魁祸首一定是我师傅了,那个叫萧破浪的老变态!

师傅他在我小的时候就逼着我阅读有关历史的资料。他说什么五千年来最宝贵的就是这些古人的经验,每朝每代的他都要我看,还必须有自己的心得,然后再和我演练。就是他扮演某某,我再扮演历史上他的对手。

最近有一次,师傅他扮演秦侩,我扮演岳飞。我作为防守方,首先提出派兵去岳家庄接回岳母和其他的所有亲戚,然后派亲兵假扮金国的游骑,屠杀掉去京城的路上设置的最少二十个驿站的兵丁,然后慌报朝廷是金人游骑袭扰,再把自己的亲兵派去接管驿站。如果朝廷有什么旨意和信使来的话,我可以早早得到情报,做好准备,来者不管是谁,一律派遣假扮的游骑通通杀掉。

然后和金人密谈,商讨互不干涉条约,让金国的部队从另一个方向发起攻击,让朝廷没有空闲来对付我。最后把自己的亲兵派去看军营的大门,谨防携带圣旨便服来访的官员,嘱咐亲兵对自称微服的官员一律暗中迎进军营,再暗中杀掉。

如果条件许可,当地的知府是能杀就杀,但至少要把自己的人安排去衙门里当差,这样,断掉了那些听到风声不敢到军营宣旨,而投奔知府衙门的信使的最后一条路。

师傅对我的评价很高!!恶毒:冒充游骑杀掉无辜的驿站兵丁和官员信使。无耻:和敌人媾和。狡猾:事先把自己的亲人都接来,没有后顾之忧。卑鄙:居然想杀和自己一向配合默契的知府。

我对师傅的话不屑一顾:“除了这么做,你做什么能让岳飞活下去?”

其实我原来不是这么无情的。我崇拜英雄,岳飞,杨业,文天祥,袁崇焕等等许多都是我喜欢的大人物,可是长大了慢慢发现,几乎所有的英雄都是被奸贼害死的!这让我迷惑不已,是不是一定要被人害死才能成为英雄?

在我迷惑的时候师傅帮了我很大的忙,他告诉我想看清历史就要在超越历史的角度去分析去观察,不要自己用英雄和奸贼的轮廓去囚固自己,比如说岳飞和秦侩,不妨就把他们之间的纠葛看做俩个棋手的对垒,棋盘上没有正义与邪恶,只分妙着与败子。这么样,才能看清他们的得与失。

我还是不服,人怎么能不分好坏呢?师傅听到我的质问就问我,:“有兄弟三人,为争夺遗产,老二杀掉了老大和老三,独享了家业。这个老二是不是坏人?”

我点头称是,然后师傅又问了我一句:“你认为唐太宗李世民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膛目结舌,无言以对。师傅很凝重的说道:“人虽然必须要分好坏,但手段是不分好坏的,只分有用无用。如果岳飞在精忠报国的前提下,手段比秦侩还要毒辣狡猾,结局就不会那么凄凉了。李世民要是象岳飞这样优柔寡断,就绝不会有大唐的开元盛世。”我默然。

后来我看了一本叫《神剑传说》的书,书上的简介深深打动了我。“神…魔…都是‘人’定义的…… 但是,神也有魔性,魔亦有神格!说穿了全都侨耍?做大事的人,包装的漂亮的,是神!不刻意雕饰的,就是魔!看完这段话我思考了很久很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