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雷 霆 江 湖

why741208 收藏 30 799
导读:[转帖]雷 霆 江 湖

  石青玉与沈瑶琴手携着手,向房门行去,招凹名大兄撤防,一同到房中来!  更以传音之术向沈瑶琴道:  “快运气通穴,检查背部经脉穴道有无不适之感,防人之心不可无!下次不准要人搂着抱着!你还嫩得很,除非是我的母亲和姐姐。才准你不必抗拒!”  沈瑶琴感动得真想扑在他怀里温存一番,最后只得压制着情感,用力捏了他的手—下,像是说:  “小妹记下了。”  其实,薛红绸到是没生歹心,真情流露,确是感激他们夫妻两人的才智!仁厚无私!  四名大兄鱼贯进入书房!  石青玉道:  “本府新获得一种内功心法,注解得是否正砌尚未得知,须有人行功试验,你们哪位愿意行功试法!”  四人同声应道:  “愿意!”  由十三号大兄先试!  石青玉念出一连串穴道名称,真气由丹田升起,顺流向各穴道冲去。  十三号大兄脚下站稳,凝神致志,气随声转,只一会工夫便将各穴道贯通,待石青玉停口,体内真气已流转—周天,行功完毕。  石青玉问道:  “体内感觉如何?”  十三号大兄道:  “穴脉流畅无窒确难行之象,尤其当真气会聚内腑向手脚四肢流注之时,冲力特强,流注头部神智清明,属下只由丹田中提出原有的一成功力通穴冲脉,内腑此时蕴育成一股雄壮之气。”  石青玉合目沉思,暗自将真气迅速的按穴道流程贯事运转一周,才开目点首道:  “这心法不是一种纯内功,而是一种类似某种威猛掌力的提功发掌聚力心诀!在发掌之前,迅快行功一周,你预计使用本身几成内功,得事先聚备!  这种心诀,好比发射弩弓之压力机璜,本身内力好比箭镞,由丹田起气快速的将指定好了的各穴串连,由拳掌指足等处,发出便能伤敌!”  各人一齐点头受教!  石青玉道:  “现在我再念一巡,由内腑简便的直通右手的一组穴道,串连着念出,念毕立即发掌,以试功效如何。”  由内腑转有臂,总共三十几处穴道!  十三号大兄由丹田提出两成真力,通穴过掌,提掌一招“推窗望月”劲力由掌心传出!“啦!”的一声,有如打鼓,劲力发至庭院中一丈多远的一株老柏树干上,打得树干晃动摆摇,如遭狂风地震袭击!此屋地基也在震动!  薛红绸母子震得张口结舌,内心狂喜,暗道厉害!  石青玉点首道:  “似传说中的‘天雷掌’心诀!掌发雷鸣!刚好与“雷霆刀”对垒,份属堂兄弟!正是上苍赐予我们来行道江湖!为天执法,消灭邪恶。”  四名大兄右手提着刀柄哄声唱道:  “石城开石府,雷霆震江湖,  天雷执天法,名扬万里路。”  薛东海一生在女人堆里长大,哪曾见过此等豪雄伟壮的场面,立即激起他潜伏已久之男性气息,挺胸仰首忘情的道:  “壮哉斯言!石府天威,名扬万里,小弟愿附尾相随连骑海角,足迹天涯!”  石青玉点首望向他道:  “薛家的乳虎幼狮。刚才所传之心法妙诀,你都理解了么!现在我再亲自详加指点予你!”  房巾诸人寂声啻听石青玉解说,内功运转发劲克敌之道,精微叵测乃武道之天机,发必伤敌,出必残命!  连薛红绸也获益良多!佩服心许不已!  石青玉最后肃然道:  “你等或许会认为这等杀戮残命之心性,不宜助长,但我们应备而不用,然不可不备,眼前贵宫便是平安家中坐,祸事天上来。  若你无力扑灭,则只得任人宰割了!  东海弟,大哥已将法诀传你,也激起了你的雄心壮志,在家中由母亲照料着起居生活,加紧修习,过两年再长大一点!  若愿意到江湖上历练,再来找我这个大哥不迟,你看可好!”  薛红绸忙道:  “说的是,你从未离家,尚不习惯风餐露宿的生活,人未成年,功夫尚未练呢,在家中安心的练两年,有点成就才成,不然,谁来照料呢,又不能带个丫头小子在身边。”  弄得这位荷花大少,公于哥儿,长长叹口粗气,无可奈何,从出生到长大,都由女人伺候着,饭来张口,衣来仲手,此时若要他独立生活,他还真不能马上适应!  只见他忿忿的道:  “以后我自己的事,我要自己做,不要她们来!来  大家看着他在成长在转变,微笑着鼓励嘉许!  他倒反尔俊脸羞红。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这时,一道俏丽的人影一头撞了进来娇笑咯咯的道:  “小东海,姐姐伺候你洗澡梳头,安马桶揩屁股!”  薛金凤春风映脸,颊泛桃花的挖苦着她的小堂弟!  石青玉笑道:  “听口气好像你在家里常常欺负人家,当姐姐的照顾弟弟是理所当然的事!”  薛金凤皱皱小瑶鼻,白他一眼道:  “那是三岁两岁的事,都十六七了,还赖在女人堆里,逮着机会,我就臭一臭他!  不过,东海还算好样的,不如东海的咱们家里多的是!  所以我有时会激发他一下,多长点男子气概,哥!看气氛你在给他上了一课!”  石青玉微笑道:  “也不过海阔天空讲些江湖事迹,考查一下他的工夫,东海是你大姑的命根于,还不是沾了你这小姐姐的光!”  薛金凤喜上眉梢,歪着头亦嗔亦喜的白他一眼道:  “你少臭美!”  转身向薛东海道:  “东海弟,表演两下于给你姐夫瞧瞧,咱们薛家男子汉的豪勇气势!”  薛东海怔然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薛红绸提醒他道:  “发一招‘推窗望月’给你姐姐瞧瞧,可不是在家吃闲饭的人!”  话罢,拿了座灯台放在方桌上!  是的!现学现卖,薛东海点首提掌,默运玄功,暗念心诀,一掌推出,桌上锡烛台,沿桌面飞出丈远!  十五号大兄手一招,斜向倒飞回他的手中。  薛金凤小舌头仲出来缩不回去!惊喜的道: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东海弟,姐姐平时小看你了,当真是够劲。”  回身问石青玉与沈瑶琴道:  “琴姐、大老爷、你们看如何?”  沈瑶琴点头微笑道:  “薛家的武功,天下去得!”  她在装糊涂,不想让她知道这武功,是由石青玉手中传出,招惹是非。  薛金凤安静下来向薛红绸道:  “大姑姑,娘给青玉摆了接风宴,要我来请大家!”  薛红袖是喜欢摆场面热闹的人,趁此机会,摆下了千人大宴!  是“璇玑宫”十几年来,除了每年除夕,元旦外,仅有的大场面,有重要职事的人,全部到场,参加盛会。  席次有二百桌,千花呈艳,娇语盈杯,锦服罗列,一片五光—卜色的繁华!  酒过三巡,菜上五道:  薛红铀站起来介绍了石青玉,并没有言明,他的娇容身份,大家心照不宣。  石青玉身有因有沈瑶琴在座,以二公主的身份自承给人做妾,在璇玑宫而言,并不光彩,何况,石青玉只是门头承诺。  石青玉的风采人品,大家无话可说,府上众人掌声雷动,要求贵客,表演一手武功,评估江湖声望地位!  石育玉皱眉气恼,有好似被人弄来,耍猴戏的感觉!  薛金凤在他身左低声道:  “小妹求你,勉为其难,哥!我们是武林世家呀!给我个面子,小妹—辈子感触你!”  在—而再,再而三的推请的掌声中、石青玉站起道:  “兄弟年轻识浅,武功尚未入流,盛情难却,只耍一会铁剑,一博大家多饮几杯佳酿!在场剑术名家正多,盼能获得高明,不吝指教。”  言罢将所佩在腰间软剑解下,皮鞘递给薛金凤保管,默运九转玄功,将剑松指挥出,离身一丈,遥控剑柄!  招演“大风剑法”之:  “风飘浪涌”“风潮凹起”‘风云变色”三招,丈远之内,那支剑受手指控制操纵,灵活无比,剑式起伏如潮,刺、挂、挑、转、旋、回、削、拿……  剑式奇奥,如游龙盘空,比在手中施展,更具神妙!  最后,手臂一挥,那支剑在空中转了个大圆圈,一线剑虹,低距席面众人头上三尺高,带起—阵急速的啸风,寒意袭人的转回到石青玉手中!  他抱剑一揖道:  “献丑!献丑!”  大家在寂静中,突然爆起一连串的掌声,全场席面的人都站了起来欢呼!  人的情绪被崇拜的心灵所驱使,如疯似狂!  本来打扮得像贵妇仕女,文雅娴静,这时,却表露出女阿飞,雌老虎的本性!  席面上右上角处,有十几席据坐着一百多位满头白发银丝爸爸,婴脸瘪嘴的老妇人,身穿灰青色素面绸衫,每人手中拄着一支银质手杖!  她们只看,未拍掌未叫哮,这时,站起—位老婆婆,伸出手杖,在空中—挥,口中喝道:  “疯丫头们静下来!”  满场的疯狂已波平浪静!大家要听这位老祖奶奶讲什么话!  此老双手持杖转向石青玉举起。  石青玉立即竖剑当胸,抱拳躬身回拜:  这位老婆婆颤巍巍的道:  “石小哥儿,老身薛娥,今年已一百三十八岁,现任璇玑宫“百媳护法长老”之长,十八岁出道江湖!  百年前,江湖异人“浩天子”,由天山东来,在洞庭湖君山会天下名家,曾表演了一手御剑之术,技压九州剑客!  那时,他年已五旬,在招式之灵动控制,现在回忆比较,似乎尚差小哥一筹!  而人品之狂傲,不可一世之骄态,令人做三日呕,老身当日自知技不如人,不敢登台亮剑!  磋叹良多,想我九州人物会萃之地,当真无人堪比彼獠么?  百年来此心耿耿,难安于怀,今日有幸在迟暮之年,又睹剑技之圣者,使老怀欢畅!  恨时序迁移,你们不曾同生一代!但天地可证,技由天成,未必代有传人,小哥剑技,百年来当尊为剑首!  我老眼不花,小哥年未双十,假以天年,前途无限,叹观止矣!愿天佑之!”  石青玉抱剑再行一礼,道:.“敬谢姑祖婆婆教诲!花招俗式!怎堪长者崇誉,姑祖婆婆年高德邵,法眼比天,人缘难得,再命届下献刀一舞,为姑祖婆婆祝寿。”  石青玉回头望向十五号大兄道:  “十五大兄出场表演两招如何!”  十五搭子大兄,应声而起,离席来至场子中间站定,对石青玉躬身柑刀行礼道:  “属下奉少主令谕!”  石青玉点首道:  “第十二招如何!”  十五大兄躬身道:  “遵谕!”转身后退了几步:  场地在中间,摆席时早已留下,准备客人献技,不过,石青玉未曾离席,剑发空中,大家看得一清二白,现在不同了,人在地下!  席位远的便想站起来!人头浮动着!  十五大兄在场中慢步走了一圈,抱拳当胸道:  “献丑。”  左手提刀鞘,右手握刀柄,身形直上高空三丈,屋梁有五丈高,算是半空,任谁也看得到,众人又安静下来!  口中大喝一声!  喝声中长刀已闪电出鞘,人已斜身临空飞行,刀虹反侧之间,迫压得空气,刀传出霹雷声,他的功力已不亚于康青峰,因得十相姑之输功相助,超越用济多多。  今日机会难得,因之,他劲运十二成,天马空行,招出“雷震霄汉。”  空中像是响起六十四发爆竹闪电,—刀一霹雷,在空巾斜斜的一圈下来他长刀入鞘,回身跨行五步,遥对石青玉。  因为,此厅建筑特殊,有柒无柱,不确视线,高压空旷发生回音,六十四刀有六十四声音爆,回音相连,已是一百二十八声霹雷,人都走了,回音尚未响完。  远远传出数起小儿的惊啼声!当真是惊心动魄!  回音之霹雷音爆响完,十五大兄行礼道:  “属下履命。”  石青玉道:  “多谢!”  十五大兄道:  “不敢!”  十五大兄走回席次,刚要坐下,微笑着向同席相陪的姑娘们道声打扰时!  突然,大家才苏醒过来。  掌声雷动,叫哮疯狂,声势之壮,已压过了石青玉的彩声!  薛金风心中颇不是滋味,“哼!”了一声!  石青玉微笑道:  “小孩子心性,他的光彩就是我的光彩,你醋什么!”  在久久掌声不绝巾,老姑婆婆才从沉思中回醒,她站起来银杖又临空挥出,大家被迫得静了下来!  石青玉也站了起来,十五大兄也在站着!  老姑奶奶对他注目良久才道:  “雷霆神刀!龙家与你……”  不对!小哥席敬到者身处有事相询!那位十五大兄,比我见到的“雷霆神刀”。  也高明得多倍,江湖后浪推前浪,天下虽滔滔.大可信步行!”  三百年前的传说:江湖凹绝,圣剑、神刀、天掌、龙飞在天!  你四居其二,武林大宗主,江湖大统领的尊号,天下非你莫属了!  老身家门有幸,望你多担待照料!老身先行告退!”  拄杖回身而行!  石青玉迢迢抱拳道:  “姑祖婆婆好走,洒后拜调仙居!”  转首向薛红袖望去,只见她春风满面的向他点首!  璇玑宫的人,见过了石青玉与十五大兄的刀剑绝艺,她们自愧不及,羞刀难以出鞘,表演武技的节目被迫取消了!  接下去的便是纯助兴性的丝竹管弦乐曲演奏,载歌载舞之欢乐节目,所唱的多是本朝词曲大家的作品,舞蹈已渗入由大元布国,在西域各国所带回来的皇室舞技,后来流传到民间的奇异舞步!  这些反而提高了石青玉及大兄们的兴趣!  他们是单纯人,在单纯的清白的环境中长大,那些豪富世族家中所玩的那套鬼把戏,他们是想象不到的!  在歌舞妓一套套的出场献艺中!  十五大兄席上被安排坐在一起的姑娘,每人便施展出混身的解数,来敬酒布菜,似众星拱月,向他在有意无意之间殷勤呈媚,秋水扬波,凤目传情,樱唇乍开,歌之颂之,菱口齐破,称之赞之,各呈机峰,展示才智,暗示后约,妾意绵绵!  闻一知十,能随少主行道,跟随左右之人,那便是个绣花枕头,腊枪头!  故而,那三位大兄,虽未一现身手,同桌的姑娘们也绝不轻易放过他们,柔情之丝,丝丝不断,密意之网,网网成罗,这等威武的好郎君,岂能轻易放过!  正是:妾心多有意,桃花瓣瓣落,郎意不是铁,却流水匆匆过!  他们怎敢在少主当面,得意忘形,放荡不羁!  这里是不是当年在场州“英雄楼”,初识少主之时!未分主徒名份!  千人大宴,在欢乐中结束。  石青玉一行人的休息客房,被安排在专用以招待贵宾的“醉月楼”。  石青玉匆勿洗把脸,秘密交待十三大兄负责沈姑娘安全事宜!  即由薛金风陪同去会见那位薛娥老姑婆。  行进中薛金凤低语道:  “薛娥老姑婆当年三十岁便接掌门户,职任宫主六十年,才退休养老,行脚天下三十年后倦游回宫!  这老婆子厉害得很,是我们家的太上皇,哥!你可要小心应付!”  石青玉笑道:  “大哥对长者,礼敬不缺,你放心!”  薛金凤仰头促他一眼道:  “她像是合你的胃口呢,百年来天下大事,江湖杀劫,她没有不知道的!我们家立世不败,可说是她一手创造的,这十几年出道的小毛贼,主意打到我家头上!  出了几次纰漏!娘也不知挨了她多少骂!她发起威来吓死人。”  她们肩靠着肩,进入这帧“翠华宫”第五进大殿,门额上书有“福寿宫”横匾,在一间石室门前,薛金风向他眨眼睛,缩缩粉颈!  石青玉以中气发声,将言语隔石传入道:  “晚辈,石青玉与薛金凤求见!”  “请进!”  薛金凤玉手向右一摆!  石青玉挥掌劲于石门向右推去,约有三千斤重的石门应掌而开!  薛娥老姑婆盘坐迎门蒲团上,面呈笑意的凝视着这对灵秀非凡的小儿女!  石青玉抱拳一揖道:  “打扰长辈仙修,青玉拜见!”  薛金风,伏跪在地低首道:  “小凤儿给老祖宗请安!”  薛娥点首拾手指着身左蒲团道:  “小哥请坐,丫头也起来吧!咱们家里丫头数千,就数你姊妹,老身尚满意!”  薛金风道:  “谢老祖宗慈悲!”  站起来上前几步,跑伏在薛娥身侧,杨起粉拳给她捶背,表现出乖巧孝顺的样子,马屁拍在点上,老姑婆露出很满意的神态!  石青玉坐定后道:  “晚辈拜领教诲!”  薛娥没牙老嘴一瘪道:  “老身五十年前交出宫务,行脚天下三十年,一是找寻可补救本宫内功心法之秘发,二是物色几个后辈小子带回宫来充实本宫潜力,小凤之父,便是我带间来的少年之一,凤儿的娘真没用,害得风儿这大了还没有归宿,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晚辈承教!认识是在玄武沏上,采菱惊艳,溺水救生!”  将在湖船的经过简述了一遍!  薛娥听罢,像只老母鸡刚生了蛋离了窝,摇着身子笑得“咯!咯!咯!”畅快,一把将小凤儿扯伏在脚上,扬掌轻打着她的小屁股道:  “我们家这只小狐狸,从小我就觉得她顶会作怪!”  这番慈爱,使两小真难消受,弄得面红耳赤啼笑皆非,也显露出此老性格,任何事说干就干,颇具男性豪气!  这阵闹剧落幕,话入正题,薛娥道:  “小哥!这雷霆神刀本是金陵“龙家”穆五爷和那小于的绝艺,十五大兄有此身手,好象对你连朋友的份都沾不上!”  石育玉道:  “他们十六个人本是扬州府的小混混,自称十六格子帮,我见他们骨骼不凡,便收容下来,雷霆神刀由我亲传,因年龄关系我不自行称师尊,是对他们客气!  他们如何敢比朋论友!”  老婆子大吃一惊道:  “你传的!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我传他刀法五日后带着他们消灭了“钩镰刀”那一伙匪徒,三兄伏诛,二枭在逃,—下午,连斩—百八十二首级!”  如果二枭在现场,他们也逃不了被斩之命运!”  老婆子连连点首,喃喃的道:  “大约是在二十五年前后吧,金陵莫愁湖畔的“龙家”在一夜之间,被人消灭!全家五百余门,据说只有少数人逃出生天!”  石青玉惊疑道:  “我怎么没有听人提起过:”  薛娥叹息着道:  “这是五十年来,唯一的—件灭门的大血案,事不关己,江湖忌口,我那时身在徐州,事发句日才风闻流言,急急赶回宫中,加强应变措施!”  只因那时起我出宫,三五日必返,深戒不测。”  “这与雷霆刀有何关系!”  薛娥道:  “若事发当夜有雷霆刀在场,或许两败之同,最低也能保护一个后代逃出生天!事后查检尸首,除雷霆刀外,龙家本族老少俱在,逃失了几个下人而已!”  你学的刀法,我想是穆和的嫡传!否则决无此威力!你的剑法不诺,但与雷霆刀相比则应相差一筹才是!你怎生舍得传出这多的人!  石青玉笑道:  “薛家有五万人聚居,立世数百年不败,龙家五百人族灭,我有五十人,你说太多!这笔帐我不知怎么算法!”  王人对视,纵声大笑!薛娥叹道:  “那时在徐州碰到一帮身穿白衣的人,也许与龙家血案有关。”  老婆子住口不言,观察石青玉的反应!  石青玉确实不知上一代恩怨愤仇,见她吞吞吐吐的样子,便皱眉道:  “家师未曾言及‘雷霆神刀’的出处,穆和此入这是首次听你老道及!不过,我还是想请你老多教诲晚辈一点.与此刀法有关的人与事!  你老不说晚辈也领会得出,龙家败亡,对方也不会好过,剩下的人,也许不足百名,二十年的生息,他们的后人也将出道,江湖难免碰上!  人家有一次消灭五百人的力量,可见武功人手,必非弱者,此仇延续,不论是非,早晚非因雷霆刀法之故,找到晚辈头上来不可!  敌方是肚明眼亮,我是瞎子摸象,而晚辈行道江湖,这对阵博杀,势必以雷霆神刀打头阵不可。剑法是第二阵,阵法是第三阵,我所能拿出手的就是这点本钱!  以能消灭五百人的大组合,若齐袭我五十之众,那是一口便吃光了的事!  小风儿留在宫里安全的多,不必跟着我做这种短命的冤鬼。”  老婆子被噎住了!  薛金风花容失色,泣然欲谛!  石青玉微笑着道:  “晚辈深明老前辈的苦衷!与会雷霆神刀的传人打伙,对贵宫基业,将有覆巢之后果,此事影响深远!晚辈深谢老前辈所赐予的启示,得悉此刀所隐藏的杀机,今后当谨慎将事,晚辈就此告退!长夜打扰,愧无以报!”  站起身来,长揖一礼,道:  “就此别过,后会无……”  薛娥这老婆子,本想以权谋之术,使石青玉屈服在她璇玑官的门户中,以求托庇,她哪里知道石青玉是以爱乌及屋的英雄肝胆,儿女情长的心情,来给她们发奸摘伏,消除隐忧内思!  虽投桃不望报李,但大丈夫,好男儿,天下事一身当之,自家事何能危及他人,这事并非小事!人家不愿实告难道耍赖着人家不成!  因之,话不投机半句多!绝不留连即起辞行。  ------------  校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