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愤青能有什么问题?[讨论]

铁血之涂 收藏 3 49
导读:中国的愤青能有什么问题?[讨论]

看了很多对于愤青的批判,感觉好象消灭阶级敌人一样,恨不得把愤青们都消灭干净。这样的批判是如此有力,以至于人人自危,很是担心自己成了批判的对象,纷纷表明要么自己不是愤青,要么辩解众人所批判的是“伪愤青”。

 

然而我就不明白:中国的愤青能有什么大问题呢?说话粗俗、思想偏激、人身攻击,这些就是大问题?如果这个就是过错,那么我们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愤青的一面了?更有甚者以高高在上的态度,指出愤青是种病态的心理,却忘了整个社会都在病态之中,所以我实在想不出愤青能有什么问题了。

   

在我看来,这些所谓的批判者,至少在三个方面的认识是模糊或者是糊涂的:

 

一、愤青是热血的同胞,而不是冷酷的敌人

 

一种现象的产生,总归是有其相应的历史背景,嘲讽、蔑视甚至漫骂,这是对待敌人的方法。

 

可我们目前对于愤青的思考与评论,总能看到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总能看到自鸣得意的影子。《作为疾病指征的“中国愤青”》一文,首先标题上便充满了讽刺,文中大量的言语,比如“亡命徒逻辑”、“冒牌货”都让人听起来份外刺耳,《粪青不如我侄儿》一文,无论用语多么调侃,标题便能引起一群人很大不快了。

 

大家都比较赞同愤青针对的目标是对外,指向的是日美,就算他们的做法有很大的问题,可我们为什么不能关起门来好好解决自身内部的问题呢?一定要用漫骂,一定要表达嘲讽和自身的高人一等,一定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不跟愤青们因为受侵略所以就要复仇是同一个逻辑了,那大家都是“亡命徒逻辑“?

 

二、愤青的产生,我们的历史教育和舆论导向都有责任

 

必须认识到,愤青的产生与我们的历史教育有关。

 

我们的历史教育,一直便侧重于屈辱史,而且擅长描述“窝里斗”。整个抗日战争的历史,我们完全可以写得艰辛而卓越,壮烈而豪迈,可我们现在描述的却不尽然,总提如何被侵略,总提国难当头两党如何相斗,这就不能不给人民的心理留下很大的阴影,既埋下仇恨的种子,也无法相信政府的妥协有时是必须的。

 

我们的舆论在帮助愤青成长的过程中,也绝对没有少做贡献。

 

我们与美国没建交的时候,美国是需要打倒的“美帝国主义”,现在我们也始终强调美国如何视中国为“威胁”。在本来已经非常敏感的“靖国神社”和日本军国主义问题上,我们详细描述如何参拜,避而不谈应该引起我们考虑的合理的要求,都以为这样做才足够爱国而恣意妄为,实则起到了煽风点火的作用,这才让愤青们的神经绷得更紧,才有了今天愤青们风声鹤唳的极端行为。

 

我们该做自我检讨的不检讨,而在青年人面前摆出一副妄自尊大的模样,那是凭什么呢?

 

三、对愤青的宽容,既是社会进步需要也是社会进步的象征

 

当我们研究西方愤青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当时比如美国存在的愤青,在思想上也未必有多理性,可他们的存在却有重大意义。即便愤青公开与政府作对,美国政府仍然觉得他们有充分表达其自身立场的权力和自由。因为愤青的存在,实在是我们社会进步的表现。

 

所以我相信愤青不会也不应该完全消失,就算是某些“愤青”已经成了“粪青”,也要反对嘲讽与漫骂,不为别的,就为尊重和维护思想的多元性与思维的多维性。我们应该容忍有不同于自己的观点长期存在,我们也应该在坚信自己唯理性生活方式正确的时候,允许唯感性生活方式的存在。

 

绝对不能因为有人发表“中国威胁论”,就不允许我们有人觉得自己还是受了欺负。以因此反对者的逻辑,西方在更早的时候就指责我们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人权,我们打压不同的声音,不也同样让别人有话说吗?

 

哪些非常自我有感觉的先生大人们,没有愤青,我们将会有更多的人为所欲为;没有愤青,我们的思维将变得更加麻木。愤青要表达的只是情绪,可能没有理性思考,而这个深层次的思考不就是给予我们社会精英的职责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