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乱麻”的教育体制迷墙.

(新闻周报2005年12月13日报道)一边是招生黑幕、考研性贿赂、教授嫖娼、学术剽窃、马加爵案件等等频发的大学“丑闻”,一边是轰轰烈烈的大学排行榜、建设国际一流大学的口号,很多人都在苦苦思索中国大学教育的弊端和出路而不得其解。也许,由熊丙奇推出的新书《体制迷墙》会给人们一些启示。



“我不敢说以后会不会出现,但至少在当前以及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大学都不可能出教育家、出大师。”

教育是一本“清楚的糊涂账”

记者:陈丹青在序言中说你的书是“清楚的糊涂账",你怎么看?
熊丙奇:陈丹青先生对“清楚的糊涂账"有很清晰的解释——说其清楚,是因为其中搜罗列举了当今大学几乎所有层面的问题,简直是“百科全书",凡在职在校大学师生日常熟知的种种弊端、恶迹、丑行、怪现象,书中都有详实的交代与评析。开篇那张妙不可言的“大学利益结构图",更是当代教育研究的珍贵资料。说其糊涂,是指书中的议论者虽然提出了大学教育的症状与处方,可是至关重要的问题却是无解的、被悬置的——谁造成了这一切?谁愿意出面辩护?谁该承担责任?最后,谁能够改变局面——然而,问题可能真是无解的,只能被悬置。
我个人十分赞同这种评价。大学存在的问题现在大家都很清楚,但是解决大学问题的出路却十分迷茫,让人糊涂、困惑。甚至有一些教育官员和大学校长,都以一种难得糊涂的态度来对待教育的问题、大学的问题。
记者:像蔡元培这样的名校长,现在和以后还会出现吗?
熊丙奇:我不敢说以后会不会出现,但至少在当前以及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大学都不可能出教育家、出大师。目前,我们的校长首先是行政官员,他们大多按照政府的要求行事,追求的是显著的政绩。因此,他们不可能有独立的办学思想。蔡元培先生倡导“学术自由",试问今天我们有哪所大学的校长去身体力行“学术自由"了呢?不少校长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其出发点根本就不是教育,有的甚至与教育背道而驰。
记者:陈丹青还有一句话,是说“体制以教育的名义成功劫持了人性,而又以这被劫持的人性成功劫持了教育。”我觉得这句话非常深刻。你怎么看教育对人性的作用?
熊丙奇:教育在今天已沦落为竞争的工具——一种生存竞争的工具。从幼儿园开始,我们的孩子就开始了残酷的竞争,我们由此忘记了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教育是让人类社会更美好、让一个人更完善,而事实却恰恰相反,今天的教育是诱导大家不择手段地追逐名利。
一边是缺钱一边是乱花钱
记者:吉林大学有45名博导下课,你怎样看待这个现象?
熊丙奇:与很多人相反,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现象。博导这一头衔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它只表明处于一种工作状态,即在带领博士生做博士论文,这个活儿教授能干、副教授能干,讲师也能干,只要他能指导学生写出好的论文、做好的科研,而我们却把其作为一级职务、一种头衔、一种待遇。在这样的改革中,博导的“头衔地位"更加坚挺、更加强化了。真正的改革,应该是取消博导。
记者:现在很多人都在议论“教育改革失败",你认为我们的教改是失败的吗?
熊丙奇:“教育改革失败",这目前还是“民间论调"。但是,主管教育的部门还没有对教育改革“是成功还是失败"定性。也许,在主管部门看来,教育还是比较成功的,成绩是主要的。因为在谈到教育发展时,教育主管部门与高校往往都说成绩是主要的,问题是次要的、是发展中的问题。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我们的高等教育取得了很大成绩,并可以拿出很多数据和实例来,比如说高校的合并,很多学校原来是条块分割、各自为政,重复建设、资源浪费现象严重,现在经过调整、合并、合作、共建,“管理体制已经理顺"、“规模效应已经显现"。再比如说,我国高等教育已经达到2000万人的在校生规模、毛入学率近20%,这为多少学生创造了高等教育的求学机会。因此,可能有不少人并不赞同教育现状一塌糊涂的评价。但从民意看,教育改革无疑是很糟糕的,而造成诸多问题的根源显然是体制。
记者:我们是“穷国办大教育",那么穷国应该怎样办教育?有钱就能解决问题吗?
熊丙奇:遗憾的是,我们对教育的重视还远远不够。据教育部的官方统计,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重已从1998年的2.59%提高到2002年的3.41%,教育部在发布这一消息时感觉是进步很大、成绩很大。4%其实不是一个高比例,因为全世界在教育投入占GDP中份额的平均值是5%,发达国家以及某些迅速发展的发展中国家都高达或超过了6%。
其次,是把钱用到最该用的地方。我们的教育一边是缺钱,而一边则是乱用钱。缺钱不是办不好学校的理由——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可以说是世界一流的,虽然办学条件十分艰苦,但其培养出了很多非常杰出的人才,出了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而在我国所有教育中,最缺钱的并不是高等教育,而是基础教育、义务教育,尤其是中西部地区的教育。在他们那里,1000元可以解决几个孩子的上学问题。可是在大学里,1000元可能就是教授们一次请客吃饭几分之一的费用。有所学校有个粗略统计,其每年花在请客吃饭上的钱就达好几千万元——接待领导要请客吃饭、申请课题要请客吃饭、申报成果奖励还要请客吃饭。这还只是一方面。所以,大学如何用钱的问题需要好好进行审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