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紧紧把握新军事变革的走势——从海湾战争到伊拉克战争的回顾与前瞻

紧紧把握新军事变革的走势——从海湾战争到伊拉克战争的回顾与前瞻

长龙

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是发生在世界新军事变革过程中的几场比较有代表性的战争。研究这几场战争,对于准确把握新军事变革的发展趋势和未来

走向,积极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具有特殊意义。战争转型中的军队

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新军事变革从自发走向自觉。可以说,海湾战争虽然还带有机械化战争的诸多特征,但已经开始显露出信息化战争的曙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都一次次检验着新军事变革的成果,留下了一步步向信息化战争迈进的脚印。今年发生的伊拉克战争,则进一步展现出向信息化战争迈进的历史性跨越。它向世人演示了一场以天网和信息伞为支撑、以信息情报为主导、以控制对手精神与意志为目标、以精确打击为辅助的信息化作战。信息已经从“协助制定计划的辅助地位,上升到引导作战进程、确立作战目标的主导地位”,标志着新的战争形态正在趋于成熟。

战争形态,是指由主战武器、军队编成、作战思想、作战方式等战争诸要素构成的战争总体面貌。其中,主战武器决定着军队的编成、作战思想和作战方式的变化,并由此产生不尽相同的战争形态。当信息化武器装备的广泛使用并成为战场上的主导性力量时,则标志着人类社会经过徒手作战、冷兵器战争、热兵器战争、机械化战争后,已经进入信息化战争时代。海湾战争信息化弹药只占8%,科索沃战争占35%,阿富汗战争占56%左右,而伊拉克战争则达90%以上,信息化武器装备已占其装备总量的70%以上。

新军事变革还将持续发生,信息化战争从诞生到走向成熟尚需多少时日,未来的军队究竟以何种面貌出现,在现有的条件下尚难以做出准确的预测和把握。不过,近几场局部战争所展现出的某些带有共同性的特征,还是向我们开启了一扇通往未来信息化战争之门的可视窗口,使我们可以前瞻到未来的大的走势,供我们今天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借鉴。如:传统的战争观念将被打破,平时与战时、战略与战术、软战与硬战相互交织,界限日趋模糊;战场空间相互重叠,呈现出全维化特征,网络空间、心理空间、外层空间将会成为交战双方争夺的主战场;战争的主体力量、军队内部的军种界限等日趋模糊,日益呈现出小型化、轻型化、一体化、智能化和数字化特征;交战方式呈现出不对称、非线式、超视距、不接触特征,等等。

经过伊拉克战争的检验,机械化战争向信息化战争演变,机械化军队向信息化军队转型的步伐进一步加快。上个世纪90年代,军事变革注重的是提升机械化军队的作战能力,对机械化军队结构起到的是强化作用。进入21世纪,军事变革对机械化军队是发挥“解构”作用。就是说,不是简单地在机械化平台上嵌入信息技术,而是在信息化过程中进行“重组”。过去重视的是利于信息的快速流动,而今天更为重视的是如何跟上信息快速流动的节奏来重新塑造军队的结构,通过信息化带动、改造和重组机械化,以结构谋功能,以全新的理念重新设计信息化军队的建设目标。事实上也是如此,伊拉克战争刚结束,美军就对其惟一的一个数字化重装机步4师实施“瘦身”计划。他们认为,数字化4师过于笨重,已经不适应下一场战争的要求。

军队的转型,需要一个过程。就目前新军事变革的趋势看,陆军的发展重点是信息化、导弹化、陆航化、特战化、多样化等。战略导弹部队的发展,重点是缩短发射准备时间,具备机动打击和实时打击能力,提高威慑力度。空军的发展,重点是天军、卫星攻击系统、无人飞行器和预警能力。海军的发展,越过航母时代,重点向水下发展,核潜艇(舰)、水下智能水雷和海基传感器。信息战部队、心理战部队、伪装欺骗部队等,都将日益凸现出来。展望更远的未来,将按照功能“重组”军种。

需要指出的是:认识和把握转型时期发展变化中的战争形态和军队建设,要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学会用联系的、发展的眼光去考察每一场局部战争,避免出现一叶障目,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错误倾向。海湾战争发生后,精确打击制胜的论调一度高涨;科索沃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后,有人提出陆军“过时论”,陆军“消亡论”,伊拉克战争使得陆军的地位又开始上升。然而,当世人重新强调陆军的地位作用时,美军却开始了全方位改造。时代发展太快了,研究战争演进,规划军队建设,需要把目光投向更远的未来。太空是信息化战场的制高点

历史上每一次军事变革,都是人类通过对新的战争未知领域的开发获得主动权的。陆地是人类认知活动的第一环境,海洋为第二环境,大气层为第三环境,外层空间为第四环境,电磁空间为第五环境,网络空间为第六环境,心理与精神世界为第七环境。战场空间也正是随着人类认知领域的不断扩展,技术和武器的不断发展,一步步由地面、海洋、空中向外层空间、网络空间及心理等空间扩展。我们现在所讲的战场,已经不是普通物理学意义上的自然空间,它包括了自然空间、非自然空间(人造空间或技术空间)、心理空间等。战场空间“制权理论”,也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人类活动空间的不断扩展发生位移。制海权、制空权、制信息权、制太空权等,“制权理论”的发展,标志着战争制胜的重心在变化。

随着信息化战争的到来,军人的关注点纷纷聚焦于制信息权。然而,如果我们深入研究,就会发现制信息权的把柄在太空。

支撑信息作战的核心技术是信息和情报,目标信息和情报,主要依靠卫星、预警机、侦察机、无人飞行器和传感器等支撑起的信息网来提供,战场监控、信息传输、导航定位、精确制导,都依赖卫星等传感器来支持,这已经被近几场局部战争所证明。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在600公里—800公里的外层空间,有多达116颗各类卫星;在两万米左右高空,有“全球鹰”无人机;在1万米左右的高空,有预警机;在6000米的高处,有“捕食者”无人机;在几百米的低空,有无人飞行器;在地面有各类传感器和特战情报人员,形成了战略、战役、战术不同层次的立体信息伞,对伊全境及各个战场进行全时空、全方位监控。凭借这一信息网,美军指挥官认知战场能力和指挥作战效率大幅提高,随时都能了解“我在哪里,敌人在哪里;我在做什么,对手在做什么”。

1991年海湾战争中,指挥官只能了解到10万平方公里战区内约15%的重大事件,而此次战争可了解主战场90%以上的重大事件。1993年美军的数据传输速率为每秒钟1.2兆字节,此次战争已达到20兆字节以上。

海湾战争时,美军把空中任务指令传给作战单位需几个小时,现在只需5秒钟。

伊拉克战争中,多层次的空中监控系统,可实时传送战场情况和作战指令,信息情报获取能力、战场认知能力和战场控制能力,比1991年有了更大的提高。

美军还打破了传统军种体制,按照作战职能建成了探测预警子系统、指挥控制子系统、精确打击与作战子系统、支援保障子系统,这四个子系统的功能紧密衔接,构成一个天网、地网一体化作战体系,陆海空三军C4ISR指挥系统实现了互联,使大量信息能够及时有效地传给指挥中心和陆、海、空军作战平台甚至是数字化单兵。伊拉克战争中,参战的美军作战飞机都加装了“快速情报接收系统”,约三分之二的飞机在起飞前并未被赋予明确任务,起飞后先在战场上空待机,在空中接收实时的目标情报,而后发起攻击,从发现目标到实施打击的时间由过去的几十分钟缩短为几分钟。美军还在“捕食者”无人侦察机上加装“地狱火”式导弹,使该机集侦察、监视和火力打击于一体,从而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发现即摧毁”。可以说,战场上没有比“早知道、多知道”和“快决策、快行动”更重要的了,这就是信息的重大作用。美前国防部长科恩说过:“以往的哲学是大吃小,今天的哲学是快吃慢。”

天眼、天网、信息伞的建设,对于打赢高技术战争至关重要。未来作战的关键是制信息权的获得,而制信息权来自于制太空权。打掉或捕获了卫星等传感器,关闭了信息伞,就会使对手丧失战场主动权,精确制导武器就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正因为如此,几年前美军就断言:随着军事革命的深入,未来作战继精确打击、信息战之后,还将出现空间战和控制性机动等新的作战领域。开发太空战场,在外层空间占有一席之地,夺取或部分夺取制太空权,才能为赢得未来作战中其他战场的主动提供条件。

2001年1月22日—26日,美国空军举行了有史以来的首次以太空为主要战场的大规模军事演习。拉姆斯菲尔德宣称,要把保卫“太空资产”作为优先考虑的重点,美航天司令部亦称,保卫发射卫星和操纵卫星的能力,不让敌人得到同样的能力,是未来美国军事行动成功的关键。

2001年1月25日,俄罗斯通过了2001—2010年的“国家航天发展规划”,紧接着把军事航天部队和导弹航天防御部队从战略火箭军中单列出来,组建了俄罗斯航天部队。

实际上,太空战是信息战的延伸,也是打赢信息战的关键。信息化战争的重心在于征服对手的心理和意志

在高新技术武器装备飞速发展、战争形态断代性飞跃的情况下,精神的力量、思想的力量、意志的力量、军队的士气和勇敢精神等到底还重不重要?高技术不可战胜的神话究竟能否打破?未来的仗还能不能打、怎样打?人民战争和我军的传统优势还要不要发扬光大?战争运行的基本规律变没变?等等,这一系列问题都是带有根本性的、十分尖锐、也十分现实地摆在了部队官兵面前,军事理论必须对这些问题作出科学回答。

实际上,新军事变革更加强调精神和意志的力量,这是因为:以往的战争目的是“消灭敌人,保存自己”,而信息化战争目的是“控制敌人,保存自己”,征服对方的精神、意志与心理。

自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军在世界范围内,先后打了十几场局部战争,除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外,基本上都获得了全胜。但是,只要我们客观、全面、公正地去认真分析和研究这些战争就不难看出,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发生的历史背景,首先是国际战略环境变了,这几场战争都是在冷战结束以后发生的,大国背景因素已经不复存在。二是美军的打法变了。为了防止大国的介入和国际社会的干预,美军在总结朝鲜、越南战争教训的基础上,提出了对中小国家进行“快速占领”的新理念,强调要彻底抛弃传统的消耗战思想,利用新的战略和技术能力,把震慑对手、影响其意志、判断和理解力作为战争设计的目标,强调综合运用外交战、心理战、谋略战、宣传战和军事打击手段,以最少的伤亡,瓦解对手的作战意志,快速达成国家战略目标。信息战的核心是“不局限于以决定性力量摧毁和消耗敌军事力量,而是致力于影响和控制对手的判断及意志”。美军打的近几场局部战争,正是在这样的作战理念指导下进行的。

高技术武器装备在现代战争中,确实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它并没有改变战争运行的基本规律。美军对伊作战的胜利,并不是完全靠高技术。他们在使用高技术兵器的同时,不断地利用媒体和心理战部队,进行心理战和各种策反活动。伊军的失败,不只是败于技术差,更重要的是败于抵抗意志的丧失。高技术战争决不仅仅是单纯的技术过程,战争既是物质和技术的较量,同时也是交战双方民心、士气和意志的较量,更是战争指导、军事谋略、指挥艺术的较量。

的确,战争形态发生了变化,在信息情报主宰下近乎实时的高定位的精确打击,其毁伤力是空前的。但是,美军出于政治、经济、军事等综合利益的考虑,更加强调利用军事打击产生的震撼效果来瓦解对方的抵抗意志,强调运用综合手段创造辉煌的胜利。从交战过程看,美军更加注重斩首、震慑和攻心,打击的重心是要害目标、国家首脑机关和领导人的住所,军队的指挥控制系统。这正好合了《孙子兵法》中强调的以“伐谋”求得“全胜”的思想。战争中美军对远程精确制导武器的密集使用、装甲部队的高速机动、特种部队的广泛运用,以及心理战、宣传战、媒体战、情报战的开展,全都着眼于“震慑”和心理控制,着眼于瘫痪和瓦解伊拉克军民的抵抗意志。

即使美军对伊作战的军事胜利,也不是完全在军事意义上取得的,更多的是通过金钱收买瓦解萨达姆的亲信、军队核心指挥人物等谋略手段实现的。巴格达的陷落,是“心战”的杰作,金钱交易的结果。这表明,战争的着力点、战场的重心正在发生位移,心理战已经上升至战略高度,心理战与火力战并行贯穿于作战行动的始终。由此可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进行信息作战,战斗意志、勇敢精神、高昂士气和谋略的作用,不是下降了,而是上升了。我们研究高技术战争,不能只见技术不见人,只见物质不见精神,更不能把新军事变革看成是单纯技术进步的过程。

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需要强调在重视物质和技术力量的同时,也重视对人的精神意志的培养与锻造,对谋略的研究与拓展。当前,尤其应注重结合研究近十多年所发生的几场局部战争,深化和改革部队的军事斗争准备工作,大力弘扬科学精神和民族精神,引导官兵树立正确的战争观和胜负观。加强特种作战、心理战训练,学会在“两个战场”,即火力战场和心理战场上联合作战。不间断的理论创新是信息化战争制胜的灵魂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在新军事革命浪潮的推动下,军事理论创新进入了一个活跃期、一个新阶段。其中对美军目前军事战略思想形成影响较大的除“信息战”理论外,还有以陆军高级研究院战略研究所为代表的,对中小国家进行“快速占领”的作战理论,以厄尔曼为代表的“快速主宰派”理论,以约翰沃登为代表的“平行攻击派”理论。除此之外,还有在“联合作战理论”基础上提出的“基于全知”、“基于效果”的“快速决定性”作战概念,“全频谱作战”、“网络中心战”理论等,近一两年又提出了“先发制人”战略指导理论。

“快速占领”理论的核心思想,是强调速度快、投入部队规模小、大量依托非直接的战争手段(信息情报、心理战、宣传战等),在技术支撑下迅速达成战略目标。

“快速主宰派”强调彻底抛弃传统的消耗战思想,利用新的战略和技术能力,把震慑对手,影响其意志、判断和理解力作为战争设计的目标。强调速度的重要性,要求先敌决策,快于对手行动,从物理上和心理上控制对手的意志,迫敌就范,从而完全控制战场。强调依托以支配性的战场态势感知能力为核心的信息优势,透彻地了解对手,掌握我情;不追求兵力数量的绝对优势,甚至可以少于对手,但在技术和训练上要有决定性优势。强调卓越的才智和军事艺术的重要性,把瘫痪、震慑、破坏、制造恐慌等手段引入战术;要求敌我双方都是较小的伤亡等。“情报、速度、控制、才智”,是快速主宰思想的核心。

“平行攻击派”把打击目标分为五个战略环:领导核心环、政府机构环、基础设施环、民众环和军队环。强调综合运用外交战、心理战、谋略战、宣传战和军事打击,以最少的人员伤亡,瓦解对手的作战意志,达成国家战略目标。在军事力量的运用上,强调空中作战与陆上、海上作战相配合,发挥精确制导武器的效应,以精确的空中打击,达成对敌人心理上和意志上的控制。

“快速决定性”作战理论,要求破除以地面为中心的传统作战观念,放弃先集结兵力和削弱敌人,尔后转入决定性进攻的传统模式,把作战“顶点”提前,几乎同时发动地面进攻和剥夺敌抵抗能力的战略打击,提出了“基于全知”和“基于效果”等新的作战概念,核心是利用多种武器装备,对敌手进行“快速而又决定性的”打击。

“先发制人”战略是美国推行单边主义的新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原则,它强调“在对美国的威胁形成气候之前,就采取主动行动消除这种威胁”。

美军近几场局部战争行动,基本上是在上述有别于传统作战理论指导下制定和实施的。只不过有的理论得到了全面运用,有的理论得到了部分运用,有的理论只经过一次性运用就退出了历史舞台,有的理论甚至尚未来得及运用就已经成为昨日黄花。至于这些得到运用的理论和设计,是否具有普遍性,能否经得起各种规模战争的检验,虽然近几场局部战争已经作了说明,但可以肯定地说这并不是全部答案。

自越战后,美军之所以敢于超越常规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打仗,按照各种不同于以往的设计去打仗,原因之一是他们具有绝对的信息情报优势和物质技术力量做支撑,可供选择的空间大,可以无所顾忌地去追求损耗最低获益最大的作战思想。在新军事变革潮流中,各国军队都会创造出自己的特色。不过,美军在理论创新上敢于不断自我超越的精神,对于融入军事变革的其他国家的军队来说,是值得学习的。

战争史证明,战争有其规律但没有固定的模式。近期美军发动的四场战争就四个样式:海湾战争是“先空中打击、后地面突击”的非线式机动战;科索沃战争是“以空中打击为主”的非对称、非接触作战;阿富汗战争是“全频谱支援”的特种作战;伊拉克战争是“以直击要害为主”的信息化空地一体作战。纵观20世纪80年代以来发生的高技术局部战争,没有哪两次是相同或相似的。伊拉克战争有许多创新,但不会是下一场战争的样板。

战争已经进入非典型化时代———既不重复自己,也不重复别人,战争是最为注重求新求变的领域之一。

21世纪,是一个变革的世纪、创新的世纪。在这个世纪里,科学技术的进步将会不断加快,理论的创新也片刻不会停顿。随着新军事变革的深化和信息化战争的发展,新的战争理论,新的战场设计,新的作战样式,还将会不断涌现,并不断运用到战争实践中去。在今天这个时代里,没有哪一场战争可以作为下一场战争的范本。面向未来,才能创造未来;变化和发展,才是永恒不变的主题。(解放军报2003年10月28日第6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