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德兰海战

 曾经,在大国海军界掀起了股足以改变历史的波澜。
    1805年12月2日,在捷克斯洛伐克一个名叫奥斯特里茨的地方,爆发了一场有16万
军队参加的战略性会战。此役,拿破仑彻底粉碎了俄奥联军的进攻,法兰西帝国巍然屹立。
    90年后,在美国罗德岛海军学院的讲台上,一个名叫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的海军
战略讲师正侃侃而谈:
    “拿破仑战争证明,大规模会战是决定陆上战争胜负的最有效手段。那么海战呢?同样
需要这种倾其军力的会战,唯有如此,才能夺取制海权!我想信,总有一天,会出现一个
‘海上的奥斯特里茨’!”
    马汉的声音不高,但却震动了世界。“海上的奥斯特里茨”成为穿着不同国家军服的海
军元帅、海军上将们矢志不移的追求目标。又过了21年,在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世界大
战中,马汉的愿望终于变成了现实。不过,这壮观的会战不是发生在其理论的诞生地美国海
域,而是在欧洲北海的一角,一个名声并不十分响亮的地点~日德兰。就是因为这场会战,
使日德兰的名字永垂史册。
 
    一方倾巢出动,一方毫无所知
 
    这已经是世界大战的第三个年头,陆上的战争陷入了僵局。尽管飞机、坦克、化学毒气
等新式武器都搬上了战场,但谁也攻不破对方由堑壕、铁丝网加火炮和机关枪构成的屏障。
在海上,德国的潜艇战颇有声色,但尚未对英国构成致命威胁。前一年,英法联合发起了持
续大半年的达达尼尔海峡进攻战,最后终于惨败而归,海军大臣丘吉尔也因此丢官。进入
1916年后,英国改变了对德战略,加强了名为“饥饿战役”的海上封锁。“日不落”国家
的海军毕竟是强大的,它庞大的舰队巡游在北海,德国紧缺的战略物资运输线被切断,国内
开始出现了不安的骚动。打破封锁的唯一办法是像马汉说的那样,歼灭、至少要削弱英国的
舰队,德国有这样的能力吗?
    德国缺少面对大洋的海岸线,本不具备发展海军的优越条件。但是,面对已称霸海上百
年之久的不列颠帝国,德皇威廉二世咽不下这口气,硬是拼足老本建设起一支堪称世界第二
的海军。只是战争打到现在。英德两国的海军主力还未一见高低,雄气勃勃的威廉二世有些
急不可耐了,任命公认为“好斗”的赖因哈特。舍尔海军上将为公海舰队司令。
    5月31日凌晨,这是一个多雾的天气。德国西北部北海岸边的威廉港驶出一支庞大的
舰队,杆桅如林,但悄然无声。没有往日那种令人激动的送别场面,也没有欢奏的军兵。
    军港出海口旁耸起小山的丛林里,探出一只稳秘的望远镜。观察者经一夜潜伏,浑身透
湿而瑟瑟发抖,但仍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奋,低声数道:
    “无畏级战列舰一艘、二艘、装甲巡洋舰一艘……”
    只一只手在一个小纸本上记录。
    舰队出港持续了两个小时,两个潜伏者也数得精疲力尽。
    “包括第一批开出去的巡洋舰分队,各型舰艇共99艘。不错,公海舰队是倾巢出动
了。”
    无线电波通过他们手下的微型发报机飞向英国。
    山下传来海军搜索队穿越树丛的声音。他们急速发完最后一组密码,把记录纸撕碎,吞
进肚里,微型发报机也被抛进山崖下的波涛中。
    几支枪口从背后指向他们。他们很坦然,对“误入禁区的旅游者”,德国人能施以何种
处罚呢?
    伦敦英国海军部的作战室里,气氛由紧张趋向缓和。敌情已大部明朗,唯一再需判明的
是公海舰队的目标海域。早在两年前战争刚爆发不久,俄国海军在芬兰湾击沉了触雷的德国
轻巡洋舰“马格德堡”号。不知为什么,德国舰长没能执行“遇难前一定要销毁密码本”的
指令,俄国的潜水员从舰上找到了它,并将复印件转交给了俄国的盟国英国。从此以后,英
国获得了海战的先机主动权。去年初的多格尔沙洲战役,英国舰队曾因此而获胜。此次行动
的前几天,英国海军情报局就截获了大量的无线电讯员,随即指示散布在德国的情报人员弄
清具体细节。同时,驻斯卡帕湾的杰利科上将指挥的主力舰队也于5月30日晚上驶向挪威
以西的海域待机,这是英方估计德国舰队的进击方向。杰利科舰队的各型舰艇有149艘,远
远超过舍尔的力量,也是一个“倾巢出动”!不过,和英国人的“情况基本清楚”不同,舍
尔对英国人的倾巢出动一无所知。
    这就是情报在战争中的巨大作用!
 
    兵对兵将对将,诱敌反被敌诱
 
    说到“好斗”,希佩尔与舍尔相比,毫不逊色。就像西班牙斗牛场上的雄牛,只要一见
红色,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也正因为如此,舍尔才挑选他来指挥执行前卫任务的巡洋舰
队。不过,这一次希佩尔受领的使命特殊。
    “只许失败,不许胜利!”研究方案时,舍尔告诉说,“记住,你是我抛出的诱饵,遇
到英国舰队,稍一接触,便要后撤。把敌人引到我这儿来,就是你第一大功。至于你的冲
劲,不会埋没,大战打起来有你发挥的时候。”舍尔认为,对付希佩尔这样一支只有5艘战
列巡洋舰,十数艘巡洋舰、驱逐舰的小舰队,英国人不会动用全部力量。
    希佩尔对此计划心领神会,他领先舍尔50海里出了威廉港。和舍尔舰队隐蔽潜行、无
线电关机,他一进入公海便和伪装仍在港内的舍尔舰队沟通了联络。电台频频发报,并故意
走“S”型,全力暴露自己。
    也许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杰利科的战术意图和舍尔一样:“诱敌就歼。”不过,他
的诱饵大得难以下咽:5艘战列巡洋舰、4艘战列舰,另有14艘轻巡洋舰和27艘驱逐舰。
指挥军官是贝蒂上将。
    31日午后,200多艘战舰的两支大舰队逐渐在丹麦的日德兰半岛海域会集,但在这个观
察超不过望远镜距离的年代,它们都没预料到,一场震动历史的大海战爆发在即。
    触发点是丹麦的一艘货轮“费约尔”号。
    2点左右,贝蒂舰队发现了这艘行动异常的丹麦船。右翼的一艘轻巡洋舰开上前去查
询。希佩尔此刻处于和贝蒂并行向北的航线,也同时发现了这艘夹在两支舰队中间的“费约
尔”号,他的左翼也驶出了一艘轻巡洋舰。距离5000码时,两艘军舰相互辨认出了对方。
    “发现敌舰队!”他们各自向自己的舰队发出了信号,于此同时,两艘的炮火揭开了大
战的序幕。
    贝蒂闻炮大喜,驱舰全速向前冲去。他并非忘记了自己的“诱敌”责任,只因眼前对手
的实力远远弱于自己,这一点他已看破,所以,无需后面的主力舰队也能吃掉对方。至于希
佩尔的舰队是不是“诱饵”,他未作多想。就在贝蒂全速向前时,他犯了一个被后来的海军
史专家们所称的“致使错误”:兵力编制中的四艘战列舰被远远抛在后面,那是他舰队主力
的核心。这样,英德双方的主力舰的比例便从10:5变成6:5,贝蒂已基本无优势可言。
    为了避免被敌人看中破绽,希佩尔也没有急于后撒,佯装出匆忙的样子。当双方远程舰
炮结束了第一个回合的射击后,希佩尔指挥他的舰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回转,朝东南方的舍
尔公海舰队退去。
    贝蒂也急忙转舵紧追不舍。此刻两支舰队仍然是相向并行,间隔8海里,只不过方向和
刚才相反。轻型船只由于火炮射程短,暂时被排除在战斗之处。主力舰的舰炮各自寻找适合
的目标,发射出一排排炮弹。弹迹横跨,犹如在舰列间架起一座座桥梁,散落在周围的炮弹
溅起的水柱遮蔽了视线。
    贝蒂的旗舰“雄狮”号道德中弹,后甲板的两门381毫米主炮被打哑,它的对方正是希
佩解剖学的旗舰“吕措夫”号,真可谓“兵对兵,将对将”。不一会,“雄狮”号再次中
弹,一发穿甲弹在中间炮塔内爆炸,引燃了里面的发射药。
    如果烈火沿着升弹机烧到下面的弹药舱,全舰就会大爆炸。情况报到指挥台,贝蒂一时
无措。这时,周身是伤的炮塔指挥官哈维少校不顾一切打开了进水阀。水淹没了炮塔,也淹
没了哈维,但“雄狮”号最终保住了,它拖着残伤的躯体退出了战场。
    在舰列的后方,英舰“不屈”号和德舰“冯。德。塔恩”号结成了对子。但英舰不是对
手,德舰准确的火力击中了它的弹药库,一阵山崩地裂的爆炸,“不屈”号终于“屈服”
了,海水迅速吞没了它。随之没入海底的,还有1000多名皇家海军官兵。战斗结束后,一
个亲眼看到“不屈”号沉没的领舰士兵仍不无惊恐地回忆说:“当时,我们都呆住了,‘不
屈’号上的各种东西都被炸到空中,其中还有一只舰载水雷舰,它像飘落的黄叶一样在空中
打旋……”
    第三个遭难的是英舰“玛丽皇后”号。英舰一沉一退,力量处于劣势。希佩尔立即集中
火力攻击,虽然贝蒂的四艘战列舰赶了过来,但已被击断了龙骨的“玛丽皇后”号还是裂成
了两半,2万6千多吨的巨舰瞬间消失,全舰官兵无一幸存。
    战列舰队的赶到加强了英军的力量,希佩尔开始支持不住了,他的二艘主力舰受伤,只
是由于德国造舰工艺的先进,才免于沉没。随着双方舰列的靠近,巡洋舰和驱逐舰也投入了
战斗,英德各有二艘驱逐舰被击沉。
    “快,加速后撤!”希佩尔开始了真正的撤退。
    远处一片浓浓的黑烟。希佩尔明白,舍尔的公海舰队及时赶到了。
    “转向,包围敌人!”希佩尔挂出了全面进攻的信号旗,指挥他的舰群,划了一个巨大
的圆弧,直抄贝蒂后路。
    英国舰队这才发现上了当,本欲诱人,却被人诱,落得个如此惨败下场!
    不过,大战还未结束。
 
    出生入死,各自反戈一出
 
    仑惶溃逃的贝蒂的舰队,一边逃,一边向杰利科的主力舰队呼救。舍尔并不知道英军的
部署,对贝蒂紧追不放。年初他上任时的目标,就是歼灭或重创英国舰队,打破对德国的封
锁,如今,贝蒂已落入隐阱,遭受重创,他岂有不追之理!
    他或许不知道中国的一句成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贝蒂呼救前,杰利科已通过一艘轻巡洋舰的报告,掌握了前面的情况。他责怪贝蒂的莽
撞把一场计划好的大战搅乱了。现在听说舍尔追来,他又转怒为喜,命令主力舰队排成六路
纵队,向前迎击,这样列队的目的,是便于包抄敌人。同时,杰利科又命令处于最突出位置
的第三巡洋舰队,先一步驶近贝蒂,以救他脱险。
    接近黄昏,杰利科在他的旗舰“铁公爵”号上手持望远镜,看到了急驶而来年“雄狮”
号。受伤的“雄狮”号经紧急抢修,奇迹般地恢复了航速。“雄狮”号的后面,跟随着飘动
“米”字旗的贝蒂的舰群。
    “铁公爵”号上的信号旗上下挥舞,向来舰发出询问:“敌人的舰队在哪里?”
    贝蒂无言以答。原来,他逃得太快,竟把舍尔的舰队甩掉了。
    杰利科恼怒得有些失态,没想到他选定的先锋竟这样不称职。只是贝蒂不在面前,使杰
利科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
    东南方向的海面上出现了一片浓烟,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杰利科再一次由怒转
喜,贝蒂毕竟把敌人舰队引来了,尽管这种“诱敌”是被动、无意识的。他命令贝蒂以及同
他汇集一处的第三巡洋舰队急速回转,列好战斗队形,这一百多艘大小军舰组成的舰群,黑
压压一片,云集海上,列阵前移,专等舍尔舰队到来。
    舍尔真不愧为“好斗”,明知道那笨重的战列舰追不上贝蒂的战列巡洋舰,但仍然按既
定方向前驶,以求能歼灭几艘受伤掉队的英舰。
    借助西方落日的余晕,德国舰队清晰地展现在杰利科和他的舰群面前。此刻,杰得科的
左翼已前出,构成了最佳攻击阵势。在德舰进入他的巨炮射程以内时,“铁公爵”号道德开
炮,紧跟着万炮齐鸣,德国舰队的中央和前后左右,都激起一堵堵高高的水柱。
    舍尔完全被打懵了。由于他的舰队处于不利的观察位置上,英舰发炮前,他还不知道他
面临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德国海军指挥机构给他提供的情报是英国主力舰队仍在港里,他
的一切作战计划,准备和安排都以此为基础。
    英军的炮火一排一排地打来,舍尔来不及多想,迅速命令还击。几百艘战舰在空阔的海
面上相互追逐,火光闪耀,炮声连天,北海像是要倾覆,日德兰海战达到了最高潮。百年
前,战胜拿破仑舰队的特拉法尔加角海战,场景也没有这样壮观。
    和初战相比,形势已发生了根本逆转,冲在前面的希佩尔的战列舰队多艘军舰中弹,包
括他的旗舰“吕措夫”号也丧失了战斗力,浓烟,烈火掩蔽了上层建筑。真得感谢德国工程
师的水密舱设计,这些受伤的舰只既不爆炸,也不下沉,仍能依靠自身的动力航行。
    舍尔意识到,唯有撤退为上策。他适时下达了回转命令,各舰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
弯,就在后撤时,舍尔组织了一次炮火突击,目标是英国舰队中的几艘威胁最大的军舰。他
这手“反戈一击”很见成效,英舰“无敌”号和“防御”号相继被击沉和摧毁。
 
    余烟残骸,德国水兵将度战俘生涯
 
    天黑下来,北海开始起风,海浪拍着舰舷哗哗作响。舍尔的舰队逃脱,但也没逃脱。杰
利科老奸巨猾,舍尔撤退时,他已看出了苗头,命令他的快速舰只切入舍尔舰队的左翼,他
的整个舰队也紧紧跟上,截断了舍尔舰队返回赫尔果兰湾的退路。杰利科的意思很明白;今
晚不吃掉你,明天也要吃掉你。英德在海上的军舰数量对比是149:99,虽然英国损失了几
艘,这不会改变它的绝对优势地位。
    已是晚上9点,两支大舰队仍在黑暗中徘徊。杰利科横在德国舰队返航时可能走的几条
航线上,像守门的狮子,圆睁着双眼。8点钟时,舍尔命令前卫舰队进行了一次“冲线作
战”,无奈杰利科火力太猛,还是退了下来。希佩尔的巡洋舰队非伤即残,已不能有所作
为。遭重创的“吕措夫”号被抛弃了,任其沉没。希佩尔转移到“毛奇”号上,跟随他的有
他的参谋长埃里希。雷德尔,此人后来成了第二世界大战中的德国海军总司令。
    从黄昏时水面大战告一段落起,杰利科派出了他舰队中的驱逐舰,对德国舰队进行骚扰
袭击,目的为缠住、消耗对方。这些成群的小型舰只,像饿极的野狼,高速全部舰只熄灭灯
火,同时也调集小型舰只,在主力舰的四周护卫。混战中,英德双方都有不少驱逐舰中雷沉
没。
    舍尔密闭的指挥舱里气氛严峻。时间越拖,对德国舰队越不利,天一亮。杰利科舰队会
发起全面攻击,有什么办法能突然封锁,撤出战斗?舍尔和他的参谋人员若思良久。
    “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发挥小型驱逐舰的作用?”
    英国舰队的袭击战术引发了众人的思路。很快,一个突破方方案形成了:以二十艘驱逐
舰为前导,主力舰断后,把希佩尔受伤的舰只包在中间。舍尔将方案通知了各分舰队指挥
官,一切调动完毕后,舍尔舰队开始转头向西,新的突破战斗发起了。
    晚11时30分,双方舰队接火,杰利科并未判明舍尔舰队的位置和意图,因此英国舰队
首当其冲的只是舰队尾部的驱逐舰分队,主力舰只已驶往前方。舍尔现在是以强凌弱,千钧
之力压向一点,如挡不住的潮水一艘奔涌向前。杰利科反应很快,急令前队转向,截住了尚
未通过的一部分德舰,又是一场夜海混战。照明弹、探照灯和中弹舰只上的火光对映,炮弹
划过夜空的闪光在其中穿插。
    德国战列舰“黑森”号和轻巡洋舰“埃尔平”号成一个战斗编组,交替掩护杀向敌阵。
一排巨炮打来,两舰急忙躲避。慌乱中,“黑森”号一头撞在“埃尔平”号的右舷。4000
吨的轻巡洋舰如何经得起1万7千吨巨舰的冲撞,一道10米长的裂口决定了它的命运。
“黑森”号顾不得自己的同伴,在英国战舰的夹缝中落荒而逃。
    午夜2时,几艘巨舰的身影驶近了,英国装甲巡洋舰“黑王子”号上信号灯闪动。要对
方回答秘密口令。突然,强烈的探照灯光束照住了英舰,四艘德国战列舰一齐开炮,“黑王
子”号成了一团火球,几分钟后,随着一声巨响,“黑王子”号和它的近千名官兵被海水吞
没。
    德国战列舰“波墨恩”号眼看要冲过去,这时,高速驶来一艘英国驱逐舰,两枚鱼雷把
它送入了海底。
    这场混战持续了5个小时,直到最后一艘德舰驶进了合恩角水道。前面的海域是德国的
布雷区,仅有几个狭窄的安全水道,冒然闯进去,后果不堪设想。开战两年来,已有许多艘
英舰在这里触雷。
    “舰队返航!”杰利科的旗舰“铁公爵”号上,信号灯宣布了这场有史以来最大的战列舰会战的结束。
 
    天亮了,日德兰海域一片余烟残骸,杰利科派出的一些驱逐舰在救援落难者。落难者中,英国水兵将要佩上英雄的勋章,德国水兵将要度过几年的战俘生涯。
 
    朝阳跃出海面,把战后的北海染得血一般红。
 
    胜负不分,回港都喝庆功酒
 
    炮火纷飞的战斗早已结束了,但英德之间舌剑唇枪,笔墨战斗,到今天也没有结束。历
史上有影响的战役都有公认的胜负,唯有日德兰大海战谁胜谁负,仍然众说纷坛。
    英德两支舰队回港后不久,两国都掀起了祝捷的狂欢。德皇威廉二世表彰他的士兵“英勇善战、痛歼英军。”英国政府则称“皇家海军的无畏精神将永垂史册”。杰利科、贝蒂和
舍尔、希佩尔都相继登台,接受自己国家颁发的荣誉勋章
    而贝蒂在此战后的半年,接替了年迈的杰利科,升任英国主力舰队司令。
    历史学家是公正的,他们有自己的看法。就有形的物资损失而言,德国是当然的胜利
者。英国损失大小战舰14艘,共15。5万吨,死亡6090人;德国相应的数字是11艘。6。1万吨,2550人。此外,英国受重创的舰只6艘,德国是4艘。在战术和技术上,德国舰队在许多方面都要超过英国
    再从战略这个层次上看,结论则不同了。德国打破英国海上封锁的目的没有达到,它的
舰队仍被困在近海的几个港口。英国凭藉它强大的经济潜力,损失的舰只很快得到补充,英国的舰队依然在北海上耀武扬威
    今天的日德兰近海,仍然是军舰频繁驶经的海域。英国的、美国的、俄罗斯的、德国
的……每一个经过这里的海军军人,都会凝眸沉思,浮想联翩。面前是茫茫的海水,水下是
长眠的战舰,炮击声犹闻,硝烟味似在。万千感慨,何从说起?唯有长叹一声:
    “啊,日德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