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僵局中对弈:传统出版与网络写作大论战


http://news.tom.com 2005年12月05日04时30分来源:中国青年报

刘芳

网络写作会取代传统写作吗?近日,以北村、王超、宋琳为代表的传统写作一方,和以张轶、卫悲回、卜晓龙为代表的网络写作一方就此问题论战北京。

好的写作,英雄不问出处

恐龙、斑竹、灌水这些词汇曾经让有最丰富经验的作家找不着北,但今天却已经深入人心,甚至已经改写了汉语言文字库。前些年还不可想像的事也在发生:书店开始为网络小说打出排行榜。只要你在网络上发表各种文字,你就可以给自己的名字前冠以“网络写手”的称谓。

IT人兼网络作家卫悲回告诉记者,在全球互联网上以中文方式创作的人是全球其他国家总和的9倍。换句话说,中国2005年统计结果中的1亿网民中,有8000万是在从事网络写作。只要会上网,只要具备与读者清醒而平等交流的权利,同时又有一定创作能力,就有可能成为一个网络作家。

曾以《今夜,网事随风》一举成名的网络作家张轶说,网络写作的自由和大众性,往往使得一切个人真实的感觉得到最充分的展现,把故事还原成最真实的生活。“这样表面放肆而又天马行空的表达方式,实际上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

网络写作花木繁盛,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反映作者对当下文化的理解,并冲击传统文化。网络博客、聊天工具等崭新模式的蓬勃发展证明了网络正在走向大众。

在僵局中对弈

但是,传统作家面临的世界却是一个这样的世界:传统出版物正在趋向萎缩。一些传统的文学青年担心,为什么自己热爱的文学会是这样一个下场。

文学评论家朱大可做了这样一个历史回顾:人类有史以来的文字书写,发布的媒质经历了从岩画、石刻、木板、布帛、羊皮到纸张的演变,都是平面媒体的,我们称之为“精英写作”。

那么传统作家写作时的心态是如何呢?北村说,写作是一种信仰的建筑。

朱大可曾经在二十年前写过一篇文章叫《空心的文学》,当时他就预言了文学今天的命运。当代文学的死亡是在其空心化之后,在文学的灵魂被抽走之后,目前所面临的状态是衰退。

看电视是“站着睡觉” 网络写作是“坐着睡觉”

网络写作者宋琳说,如果以前杜拉斯说过“看电视等同于站着睡觉”的话,他认为网络则是“坐着睡觉”。网络是对情绪的表达,不是对情感的表达。表面上看似自由,实际上网络写作只有最后终结到传统写作后,才能找到最根本的出路。

卫悲回认为,网络正在改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作为传统的写作模式势必也会受到冲击。在文学史上从来没有一个这样的时代:读者和作者地位平等,读者是仲裁者,也是评判者,更是阅读者,而传统写作必须经过严格的选拔机制层层选择,这本身就具有不合理性。

北村认为,网络写作固然已经有了极大的发展和规模,但网络写作仍然只是传统写作的准备阶段,网络写作不可能替代传统写作。

资深编辑汪兆骞说,在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中,支持安德烈活下去的是眼前的草原和绿色,那是美。美是远远超过思想的力量,思想可以衰老,但美却不会消亡。网络文学还缺少真正能给人震撼的美的东西。虽然也不缺乏智慧,也充满了思辨和真实,但不能回避其中存在的问题。文学不能只写欲望,而应有精神上的力量和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