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常回家看看

    每次当我听到陈红的《常回家看看》的时候,心里总会涌起一丝愧疚之情。

我的家是在离省城一百多公里的一个小县城里,从省城到我家需要坐车两个多小时。

自从我和妹妹相继离开家到省城工作以后,家里只剩下父亲和母亲两人。

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教师,现在已经退休在家。他们都有自己的退休金,从不让我和妹妹往家里寄钱,他们总是说我们兄妹两人出门在外用钱的地方多,让我们把钱留在身边以备急用,他们自己有退休金,足够生活了。

我和妹妹现在都有了自己的家庭,陆续在省城买了房子,回家的次数也逐年减少。我现在除了逢年过节还能回家看望父母外,平时总是以工作繁忙等等为借口,极少回家一趟。而我的妹妹因为过年都要回夫家的缘故,回家的次数更是少得可怜。

前不久,我正好因公事出差到家乡的县城。在办完公事后,已经是傍晚五点,我准备借此机会回家一趟。但县城单位的同志非常热情,非得留我吃晚饭,我不得已只好在他们安排的饭馆匆匆吃了晚饭。

吃过晚饭我就急忙往家里赶,到家已经是快到六点了。这时我的父母正在吃饭,看到我回来是又惊又喜。母亲让我坐下来一起吃个饭,我说已经吃过了,但母亲坚持说再来吃一点,外面的饭不如家里的吃得舒坦。我就不再坚持,母亲急忙到厨房又烧了两道我从前最爱吃的菜,还开了一瓶酒放在我的面前,让我们爷俩喝几盅。虽然我刚刚吃过,但还是不忍拂了母亲的心意,把她给我烧的菜都吃了。

吃过了饭,母亲让我陪父亲坐一坐,聊聊天,自己却忙着为我准备晚上睡觉的被褥。在和父亲的闲谈中我才知道,自打我兄妹两人离家后,母亲每隔几天都要到我们的房间打扫一番,说是孩子们随时回来都有的住,而且房间的摆设是原样不动,和我们以前摆放的是一模一样。即使家里来了亲友过夜也从不动用我们两人的房间。

夜里,我躺在从前睡过的床铺,嗅着床被上熟悉的气味,看着墙上我从前挂上的体育明星海报,乔丹依旧矫健的身躯,巴乔依旧忧郁的眼神……从前的一幕幕在眼前闪现:中秋之夜,我们父母兄妹四人在自家的院子里共同赏月、吃月饼;除夕晚上,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看陈佩斯朱时茂的小品,看冯巩和刘伟合说的相声;午夜凌晨,我们爷俩一起观看足球比赛,为自己喜欢的球队欢呼加油……如今,这些都已成了遥远的回忆。

第二天,我吃过母亲亲手做的早饭,准备回省城单位。临行前,母亲不断叮嘱着我:路上小心;平时要多注意身体;在单位要好好工作,别老记挂着家里……虽然她没有说让我们常回来看看,但从她的眼神里,我分明看到了一个母亲对儿子的恋恋不舍和殷殷期盼。

儿行千里母担忧!父母对子女的牵挂用了一辈子的时间。

家,就像一棵大树。父亲和母亲就像大树的躯干和树枝,为我们遮风僻雨,抵御严寒。如今我们就像树上的鸟儿,长硬了翅膀飞离了这棵老树,却很少能经常再往回飞。

这时候,我更深刻理解到了孟郊的《游子吟》这首诗的含意:

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在回省城的车上,我心里有了一个决定。一回到省城,我马上给妹妹打电话:这个周末,不管有多要紧的事,都全部放下,带上丈夫儿子和我一起回去看看父母,以后每个月都得回去一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