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红唇

魍魉魑魅 收藏 3 84
导读:烈焰红唇

烈 焰 红 唇

猩红的唇在迷离的灯光下分外诱人。

A

她走了,留下我一个人独自伤悲,伤口在黑暗中,疼 却叫不出声。

冷莹:冰冷艳丽,嘴唇晶莹透明,喜欢火焰般红色的口红,皮肤是天然的巧克力,对什么都不屑的样子,我最心爱的女人!

经年累月,哀痛最深处、最深处,难栖止。真想有一种药,可以叫它做 失忆草。

B

网络,把什么延伸了,是寂寞又或者是逃避现实的生活。“需要一个人,需要一个女人在身边。”这是我发给她的第一句话。

狠狠的抽烟,猛得 吞一口酒,继而莫名的对着屏幕发呆。神情恍惚中,你嫣然的回眸,让我沉醉。

不能超然,灵魂犯冷,打一个激灵,清醒。要不要饶恕对你,对我,还有我的将来。

C

太阳白花花的照在冬天的街,刺眼的光让我的思想近乎枯竭。没了你,似囚禁起来的小鸟,想起飞,用尽力,却一直都在原地。

喊着:冷莹,冷莹……只有天涯的回音,已然只剩支离破碎。这份悲凉谁也提挽不了,错觉产生引导着我,让曾经过滤然后慢慢沉淀。

我还没成为你的什么,轻虚 微语,我终于忍俊不禁,潸然泪下。缠绕的心事,我只能顾盼,且等 直到所有 所有成为荒芜。

D

她叫冷凝,网络千万大,唯独勾起想见面的只有她。只因 简单、干净到纯粹。

XY一个很小的城市,小到让人感觉活在这里是份说不出口的压抑,更不用提什么有所追求。转了一圈好在找到一家叫“绿野仙踪”的茶馆。

隔着宽宽大大明亮的落地玻璃窗,看着那条叫‘柳巷’的街上,入眼的倒是花枝招展的一片,在我看来那叫“俗”。想像不到她的样子,或许她像冷莹一样,或许……

她只是告诉过我,她很喜欢穿很大很大很不合身的运动服,背很旧很旧的大跨包。

E

点燃在等到无望中的第一支烟,悠悠的品尝尼古丁辛辣的味道。就那么一弹烟灰,灰飞到她白色的很不合体的衣服上,门口的风卷的。

宽大的衣服是想遮掩一种近乎苍白的瘦弱,森冷冷透着阴气。握着她的手,没有一丝温度没有一点肉的指,冰直逼着我体内的保护欲。

我调侃的说:“你还未成年吧,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她撅起嘴,很红,像刚吃了死孩子一样,能闻到腥。

F

我没有再抬头看一眼,关于她,我脑中只有一个概念:瘦削、娇小。

就算在刚才,进入她身体的过程中,我都只是感觉,瘦的全剩骨头搁到我的肉,纤细的手指划伤到我的背。

全是欲望的成份,还是她有逝去的冷莹的影子,说不清楚。

不厌其烦,一次比一次用身心全力,掠夺她的身体。吻那嘴唇。她无力的挣扎,我却像脱缰的野马,无视她的痛苦无视她眼角的泪水,无视酒店床单上那一片血迹,像朵冷傲的梅花。


床柔软得让我陷进去,裸着身体,在她面前。入夜,她说“我要走了。”

G

我冷厉的喝斥一声:“不许走!”像电影里无情的魔鬼。

凌乱的长发披散到光洁的背,欲望的火渐渐熄灭,却有种难言的心疼。让她在怀里,安静地安静地,看着她慢慢困了,乏了,睡去。浅浅的泪痕像冷莹那张楚楚的脸,是冷莹还是冷凝?

愤懑。怅然。

看得见她青色的血管,突突在跳荡着。

H

默不作声,眼睛却很伶俐,端在手里是一个煎糊的鸡蛋。我抓起囫囵得就吞下,烫得我喉咙干干的咳嗽着。

她的胳膊上、腿上有多处淤青,是我的粗鲁。心口又疼了。眼中的目光像极了冷莹,只有冰冷。

摇晃着她“是冷莹吗?你是冷莹吗?”又看到她眼中闪烁的泪光,接着听到嚎啕大哭的声音,原来她的眼睛比冷莹的大一些,轮廓线条却如此相像,连那份不近人的冷。

却带着她到属于我的城市中,那里没有那么小,虽然旷漠的没有人情。

I

偎着我的这个身体呼吸里满满的寒气,探索着那猩红的嘴唇,深深的吻。

没有见过她笑,说话也很少,只是无声的照顾着我的饮食起居,虽然做得并不到位。却足以渗进我的心底里攻城略地。

夜更了,搂着她的肩,她微起的唇叫着:朴索、朴索。声声情真意切。

朴索是谁,是谁,是谁?我歇斯底里。

J

我爱了,却不是因为她像冷莹。不懂情事,在我冷笑里她安然无恙。伤口撕裂又弥合,弥合又撕裂。

尝试堕落,触碰到那企盼苛求忧郁思虑并重的眼神,窥测我的胆怯,并连堕落的源头灼伤。建筑在心中垒起又坍塌,蜷缩着。

又点燃一支烟,圈雾中,我衣衫褴镂,被你的红唇烈焰焚烧。

K

我是冷凝,是冷莹同父异母的妹妹。姐姐逝去前叮嘱我,代替她,照顾你。

朴索是我为你为冷莹而放弃的恋人。

我不喜欢焰火般的口红,却因为冷莹说你喜欢;用我的柔气换她天生的冰冷,也因为冷莹说你喜欢。

现在我要说,不再为冷莹,为我冷凝说:我爱你——苍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