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相见的那一刻才知道她曾堕胎

她的小腹上有一道伤痕,当然这是他后来才看见的。

在此之前他只看见她妩媚的脸。他在视频里面看她吸烟,看见她细长的手指敲着键盘,看她有时弯腰那一瞬间的锁骨,以及偶尔闪过的红色胸衣黑色胸衣纯白胸衣,她不显山露水,就那样若有若无把一些风情给他。说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但是他们都觉得很快乐。

有一回她问他,你会不会爱上我?他愣了一下说,你在明处,而我在暗处。她说,那不是旗动,也不是风动,而是你的心动了。

她在视频里笑,犹如一树的花朵。如她所说,他的心动了。他说,我告诉自己不要想你,可是我控制不了。她说,万千的想念,对于一个拥抱来说,都是虚弱无力的。

他为她陷入水火。

那天她毫无征兆地来到他所在的地方,汉口。她在网吧跟他说她来了,她说如果方便可以见一面。那时天近黄昏,她说半个小时之后她将出现在南岸嘴,那个被称为中国角的地方。时间,地点都有了,他立马就往南岸嘴赶,好在他离那里不远。

南岸嘴有很多游人,但他却在很短的时间里看到了她,她面水而立,白裙飘飞。他一步一步走近,离她三尺,她忽然转过身,四目相望,似曾相识。

她轻柔地笑了说,难道你不肯抱我?

于是浅浅地拥抱了。南岸的草刚及脚面,他们坐了很久,直到江面起了轻薄的烟。然后天黑了,远处有灯映在水里。她问他是否要和她在这里露宿?

他摇头,拉着她去他家。他给她看他的画,看那幅她喜欢的水车,乡村的月光,还有一幅让她惊喜,是一棵树,叶子细小而又繁密,相互交织在一起,他把那些叶子都画成嘴唇,叶子各式各样地吻着叶子。他告诉她这种树叫合欢,枝条柔软,白天自行解开,互不牵挂,夜晚合在一起。她说,树的男欢女爱?他们都笑了。
某个时候,她吻了他,他回吻,开始是浅尝辄止,后来却是含辛茹苦一般的纠缠……她准备给他之前,指着小腹,那里有一道伤痕,她说,我想给那个男人生个孩子,但是差点要了我的命。她像是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没有一点儿无辜的样子,她那种无畏的勇气,让他眼睛湿了。她奇怪地看着他说,你似乎在悲天悯人,以为自己是上帝吗?
他有点心疼,轻轻抚着她那道伤痕,不再说话。于是,她说,有点累了,睡吧。他说,好,睡吧。

可她却像昙花,留给他一道如花的伤痕,在他醒来之前消失。

她没有给他留任何联系方式,除了QQ号,就是她在那个社区注册的ID,可是她最近的言论却在一个月之前。她的QQ一直黑着,她也没有在社区出现。

他等她以某种方式复活,半年过去了,她无声无息,他差不多快要绝望时,她黑黑的头像活动了。

他说,你可知道我在念你?你为什么不辞而别?

她说她见了四个网友,但都因为她小腹上的伤痕而离开。

她说,那个伤只是她小时候手术留下来的。但是她那样说时,没有一个男孩不是久久摸着那伤痕的。可是,伤痕不是用来抚摸的,抚摸了,就是提醒了。

她说,伤痕只是她小小的一部分。

说完这句话,她的头像再一次暗淡下去。他想抢着说,不,我不是那样的,但是,晚了。

后来,他一直等着,等着那个QQ头像再度闪亮起来,他给她留言,说,每个人都有一些过往,都有一些伤痕,当爱情光临时,这些都显得微不足道。

他相信,只要他的爱持久,这个QQ就总有复活的一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