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部链接:
http://bbs.tiexue.net/8392493/ShowThread.html

阿健和黄昏在我爱香奈儿的府上呆了整个一个下午,三人边喝酒边聊天!谈得都是水区洲的风土人情,里面还说道了现在整个铁血联邦的形式,最后三人达成了共识,先各自回自己的兵营,观察热血之士,秘密的发展成员,并书好了接头的时间、地址和暗号,于是在深夜11点在最后的一句“保重!”声中分手!

阿健偷偷的溜回到军营,看看一切还是那么的平静,于是和衣倒头大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还没亮透,就被喧哗声和叫卖声吵醒,坐起身,试了试受伤的胳膊,已无大碍,抄起配刀,步出了营帐。

原来,在门口的校兵场前围了不少起来的军士,中心是天天早上来卖豆腐脑的那个小老头,今天不知从哪儿牵了头羊来,在那里和大家在讲价钱,于是走上前去,分开众人,问到;“老丈,这头羊,怎么卖啊?”“嘿嘿嘿,十分的便宜,只要给我3000俩银子就好了啊!”“什么?太贵了吧,咱兄弟们一个月才区区几百俩的银子啊?怎么这么的贵啊?”我十分迷惑的问道“就是啊,太贵了,太贵了啊!”我旁边的军士们也都叫了起来!

“老总!不贵了啊,偶这个羊可是家里的命根子啊,准备过年卖了好给偶那个孙女买新衣裳,还有他奶奶治病用的啊,就这么一头,唉!前几天,水区的斑竹老爷带着人到我家说,今年夏天是京里,XX大佬的四十生辰,要贡献水区洲的寿礼,临时征收寿礼赋,按人头收,一人1000俩银子!我们家蛙他娘走的早,是四口人得要4000俩啊,卖了它还少1000俩呢?唉,怎么办才好啊?就不我怎么会来卖羊那?”

我听完老汉的叙说,气得是钢牙紧咬,俩眼简直要冒火!“这日子,老百姓可怎么活啊?”旁边的士兵们也有附和着的“就是啊,他M的,比老子还黑啊!”

我看了看可怜的老头,对他说“老丈,这羊我买了,你等等下”说着,一转身进了自己的帐篷,找到昨天大哥给我们准备的每人50俩金子,拿出1俩,一猫腰出了帐篷,向老头走了过去!“拿着!”说完把手里的金子给了老丈,老丈接到手中一看赶紧说道“要不了这么多啊,军爷!给我银子就好了啊?”“哦!是我送给你孙女的礼物,你老人家就赶紧回去吧,羊我就留下来了啊!呵呵”“呜呜呜,这,这个让我说什么好啊,军爷你可真是个好心人啊”老头开始用哭腔对大家说“来,来,来,今天这豆腐脑给各位军爷百吃,你们有这么好的一个头儿,可是福气啊!”(这时的水区金、银比估计已经到了15W,难怪老头要痛哭流涕了呢?)

“好啊,大家来吃啊,虽说,健哥只是咱们的副班长,不过,说起对待咱们弟兄可确实是最好的了,来啊,今天谢谢健哥让大家白吃了啊”士兵甲说着,已经动手开始盛了,

“是啊,要真是每人班头儿都像健哥一样,可真是咱门的福气喽”士兵乙接过话茬说道“就是!就是!!”众多士兵一起边吃边感叹起来!

我不由的一阵脸红,如果不是香大哥,给我这个金子,我哪能做了这件好事啊?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的这些地方官也是太不象话了啊!他突然,旁边一个手在我后面拽了拽我的衣服,回头一看,原来是霹雳!这小子,是我一个村子里光屁股张大的“开档友”后来一起来到水区洲,一起进入这个兵营的,不过比我差半级,还只是个上等兵。把我拽到一旁对我审问道:“你哪来的金子,说!就你的那点军饷,有点钱早跑去喝酒了,什么时候背者我,赞了不少?怎么却给了那个老头儿,还有没有?分我点!”

这小子!感情是来打秋风来了啊,不过,对于他我知道,还是一个热血的好朋友的,不是外人,于是,我一扭头,对他说“走!屋里说去!”

俩人进到屋里,看看这个时候其他的士兵都起身去忙活脸面了,没人!我压低声音,把昨天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然后对霹雳说道“一世人,俩兄弟!你干不干?”

霹雳想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大叫到“我靠!有这种事情,怎么能不算上我?你那金子呢,给我分点,老第我正好手头紧,呵呵,开玩笑的,我是想去打几把漂亮点的飞标!”“那好吧!给你10俩,够不够?”“嘿!够了,呵呵!那只羊咱们怎么吃啊?”说完就一脸谗样的看着门口的羊!我想了想:“今晚把信得过的弟兄都喊上,咱们一起吃,顺便商量商量咱们的大事”“那好!大哥,我就先去了啊,今天晚上见!”“恩!”

晚上,在一座废弃的破庙中,来了加上我一共是七个弟兄,分别是:我(下士)、霹雳(上等兵)、浮云(列兵)、舞剑(列兵)、军师(上等兵)、德丰(上等兵)及黄昏(列兵),七个人围着一团,中间是在篝火上烤着的嫩羊!

看着劈啪声响的篝火,大家都一声不吭的盯着我,我想了想,对大家说:“各位都是我信得过的弟兄,今天叫大家来,就是要谈一件事情的”说到这里,我看了看大家继续说道:“就是,你们看现在的联邦,对百姓是横怔暴掠,而我们是继续在杂兵营里做他们的走狗?还是去投靠义军,来创造出自己的一翻天地呢?”停顿了一下,看大家都一睛不眨的盯着我,我又继续说道“不瞒大家,我想过了,我和霹雳还有这位:叫黄昏(说着指了指在我旁边的黄昏),准备去投靠义军,把你们喊来,就是想问一句,还有谁愿意一起干的?”霹雳紧接着说道“健哥说的没错!弟兄们整天没吃没喝,还受着其他亲兵营的恶气,就连军饷都不能保证我们喝顿酒的,MD没法活了,最重要的是,大家看看现在的联邦:到处解党私营,买官卖官!有武功没关系的别想往上爬,有才能没银子的更不要想科举得上!我们这些有志之士更本就没人理会!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还不如去投靠义军,推翻这狗屁联邦那?”

这时候,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谈开了,黄昏站起身对大家一抱拳说:“我是黄昏,是健哥的新拜把的小弟,今天和众位哥哥第一次见面,我先给大家见礼了!”

“黄兄弟!别客气了,既然的健哥的小弟就不是外人了,都是自家兄弟,以后就多亲近亲近了啊!”霹雳说道!“是啊!我们都和健哥相处了不短的时间了,没得说,我们认你这个小老大了啊!呵呵”德丰笑咪咪的说道!

浮云和舞剑俩个接口道:“是啊!是啊!我们都是粗人,看小兄弟眉清目秀的,一定学过不少诗文,以后还要多教教我们啊!”“就是这么说的啊,呵呵!”

而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军师说道:“我认为:我们要干就自己干!不要去投靠别人,因为那些义军多半也都是些打家劫舍的绿林,不见得就和我们想得一样,是为了铁血的将来和百姓的活路而揭竿的,就算是有好的理想的,暂时联邦的军力也还不是可以动摇的,他们也将必定会被镇压!我看”话说到一半,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对我咪咪的笑了起来,接着说了句“我不相信阿健没有想到这些吧?呵呵”

我把黄昏按在身旁,自己站了起来用眼神扫了一圈大家,对着火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军师不愧是军师啊!其实,我想咱们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加以利用呢?我们可以一边在兵营里发展志同道合的战友,一边勤练自己的武功,再瞄准机会,观察动态!在官兵和义军力量平衡的时候再一举其事!那时我们的把握就大了很多了啊!”

“恩!好法子啊!”德丰同意道:

我又对军师说道“不知军师是否就是这么想的啊?”

“哈哈哈哈!果然是想到一处啊!那我们就如此先办理,大家一定要保密,而发展的成员一定要由大家都同意才可以发展!是吧,阿健?”

“恩!必须要保密!”我点点头道!

我继续说道“那,我们就说定了,除了在座的弟兄之外,就是在好的人也不能随便的透漏出我们的谈话啊!”

“放心吧!大哥!”霹雳对大家说道“我们就推选阿健做我们的头儿,将来若是成功,大家就都是元老了啊!同意吗?”“我赞同!”“我同意!”“我也同意!”“没说的,别人我也不答应,嘿嘿嘿!”“没问题!”“当然听大哥的了!”

“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婆婆妈妈的了,我希望军师就做咱们的军师!出谋划策,我相信军师是最好的谋略家!”“恩!那我就勉为其难了,呵呵!”军师又摸着那几根山羊胡子点头道。

“那我们就这么定了,大家回去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以后碰头由霹雳联系大家!军师和我还有黄昏经常在外面跑的负责物色发展的对象,其他人先把自己的武艺多练练好!来,光说话,肉快好了啊,我们边吃边聊!黄昏!把酒拿出来!”

“好嘞!”说着话,黄昏把一坛子酒搬了出来,用掌拍掉上面的封泥,顿时!一股浓烈的酒香四处飘散了开来!

就听见从破庙的暗处传来了一声长叹!“好酒啊,好酒!”

这一声把在座的七人吓得是满脸煞白!七魂去掉了六魂!还是霹雳最先缓过神来:“是谁在偷听我们的谈话?大家快把他围起来!”

这时的我们才如梦中醒,迅速的把墙角围了起来!…...

 

(此级结束!欲知后事,请关注下回分解!下回:《乱世铁血之胡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区:阿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九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