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是那颗擦过我的心脏的子弹

有人说过,当注定你不能拥有的时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这些年来,我一直很认真的喜欢过她,直到爱过她。可是,正如许许多多电影情节或者真实发生的那些爱情那样,我最终还是没能一如所愿的成为她生命中的那个闪光点。对于过往,尽管那些旧事已经老得发了白,我却依旧深刻的记得那些细碎的点滴,甚至于她漫不经心的笑过的那个下着小雨的下午。我不是一个不容易看开的人,却很固执的念旧;我很想能把那些有关于她的一切种种淡忘、归零,然后彻底的忘却以求轻松,却又矛盾的害怕真的忘记了她。所以,我决定冒一次险,以字的形状把过往那些已成抽象的擦痕记下来。可能会有些犯傻,。。。。没办法,人这一辈子,免不了的要为另外一个人犯一些傻。不是吗?
                                                                                                           ———题记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第一次见到近景,是一九九七年的秋天。具体说,是那年的九月。
那时候我刚升学进入高中。那所中学是我们所在地区的唯一的一所所谓的“高级”中学,所以,全地区所有的初中毕业生如果能念高中去的都是那所学校。很有幸,我们那一届的初中毕业生去的时候正好赶上那所高中搬迁到新的教学楼里。老高中的学校我都去惯了,而新校园还没进过。强烈的好奇心让我一直睡到下午三点过才去了学校。进了学校后我就先来到学校的信息栏看自己分在哪个班。黑板上贴着一排白纸,很明显是刚贴上去的,纸面还被浆糊弄得有点湿乎乎的。名字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看不清楚,我就用手指顺着每一个名字顺次划下来。高一六班:潘忠意、饶贵卫、近景、伍伟、李浪漫、。。。“浪漫?多浪漫的爹妈啊给孩子起个这么浪费的名字”我不屑的笑笑。成西。。。。。。。。找到了,“成西,找半天我在这猫着呢”。
   第一次知道近景的时候,我就离她不是很远——她的名字和我隔着两个人,就两个人。。。
   知道自己分哪个班了,我就上到二楼,找到我们班的教室,意外的是一帮子同学正叽叽喳喳的打扫教室。我自打初中开始就很独立了,最讨厌参加班集体活动了,特别是这种需要耗费大量卡路里的集体活动。于是我立即扭头要走,谁知道后面有人要进来,嘭的一声不响,我把他撞着了。“哎呀对不起哈撞着你了没事吧。。。。。”我赶紧的问。“没事没事。。。。”那小子揉揉胸口,脸部很明显的因为疼痛却不敢表现而扭曲的变了形。他挺瘦,跟我差不多高,也就是没有多高,头发很流氓的长长的,最有个性的是他的眼睛象金鱼一样的鼓鼓的,总让人觉得是瞪着的那样。“你也六班的?”我问“是啊,你也?”“嗯”说实话我当时觉得他像是在骂我。因为他说“你也”让我听起来象你“爷”。那小子把头探进教室,屁股却呈八十几度的角度撅在门外,让我有一种想要踹上一脚的冲动。看着他造型优美姿势难看,就象痔疮发作了坐立不安似的。我尽量忍着不笑。憋不住了就干咳了两下。“妈的在扫卫生呢。算求,明天再来”。说着就把身体恢复了常态转身离开。眼看着他的身影就要消逝在走廊的尽头的时候我急了,大吼一声说“喂喂喂。。。。”他被我的吼声吓的不轻,腿都软了,神色慌张的看着我,“你这样不太好吧?。。。要走也不等等我?!!”,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吓死我了你。然后我们就去学校的后院,那里还没有完全修理完工,连路面都没有打上水泥。而且我们学校是在一座山的山脚,后院就是傍山而建的,有一块不小的草地。。我和他来到草地上盘腿坐着,我很熟练的掏出了刚买的阿诗玛,“抽不?”。。特让我失望的是那小子两只金鱼眼冒着只有回光反照才会出现的亮光,很不自然的笑笑说给来一根吧。“妈的也不学点好啊你!。。。”我笑着把烟给他一根。通过聊天知道他叫黄磊,是一中毕业的。对,他就跟某个歌星同名。当时是不知道有那么一个歌星的存在的,不然的话以我的性格肯定会好好惊讶然后夸他爹娘会起名字给他起了这么一个不同反响的名字哈哈哈一番的。我们就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漫无边际的说话。其实都是些企图窥探对方隐私的无聊之谈,毕竟都是刚认识嘛,想要早点了解对方。那天天空好蓝,蓝得恍若一个没有做完的梦,阳光的温热恰如其分的温暖着我的脸,风也吹的安静而柔软。躺在干枯而柔软的草地上,草与泥的香味混合在一起,那种气息叫人产生一种失重的错觉,觉得整个人在悬浮着。在我几乎要昏昏欲睡的时候,黄磊推了推我,悄悄的说快看快看有妹妹嘿。我一边痛骂着他没出息不就一女生吗就把他兴奋成这鸟样一边故作漫不经心地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对过的路上正有一个女孩子经过,瘦瘦的轮廓,短发齐耳,随风轻扬,枣红色的短装上衣,蓝黑的紧身牛仔裤,背着的那个不大的黑色背包随着走路的节奏轻轻的左摆右摆。她的路过,美好得就像一个安分的形容词。突如其来,一种微乎其微的眩晕涨潮一样的袭我而来。 “嘿嘿咋样,不错吧?”黄磊一脸坏笑的问我。“嗨,也就那样,不过如此嘛。。。”说话的时候,目光还尾随着那个匿名的影子。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躺了没多久,半包烟快没了,这可心疼坏了我,发现原来黄磊这王八蛋这能抽烟,更可气的是他居然不带烟的,抽的全我的。为了我的仅存的半包烟着想我赶紧说走吧大概教室卫生扫完了咱得去看看第一天报道就不见人不好的。他似乎有些意尤未尽的样子却也不好说什么就贪婪的狠吸了一口仅剩的烟屁股然后把烟头弹的老远,然后像晒够了太阳的老猫一样的伸了懒腰说走。看他的动作如此之娴熟我暗想这小子的烟瘾肯定不能小于我典型的烟枪一个往后有烟的时候可得小心堤防着他才是。
   等来到了教室,大扫除已经结束了,大家都坐在位置上闹闹哄哄的谈笑着。说着自己从前所念的学校自己的老师自己的同学。由于没有参加劳动我和黄磊不好意思挺直了胸膛的从前门进教室就偷偷的打后门猫着腰溜了进去,找最后一排位置坐了下来并很快就和同排的几个一看就不是善类的男生打的火热并开始称兄道弟亲亲我我,直到后来大家真的混熟了才得知其实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时候都打心眼里的觉得对方是个傻逼却还装做相见恨晚就差痛哭流涕的大喊兄弟我总算找到你啦云云。我们私下说好呆会儿老师选班干的时候都要相互推荐争取这帮人里面能出一两个班干来做为我们以后的代言人。有个黑得很像非洲人的叫潘忠意的小子害我提议说要我做班长而且一呼全应以至于呼声越来越高以至于他们的呼声压过了前面所有同学的说话声以至于前面所有的人都奇怪的扭过头来看着我们,我强压着莫名的兴奋低声说那行我做班长但要找一个全班最好看的女生做副班长。黄磊那傻鸟显得很失望大概他以为我会建议要他做副班长。于是那帮子一看起来就绝非善类的男生哄笑过后开始东张希望看看谁能做副班长。我当然也开始观望,却在我左手边的那一组靠窗的座位看见了刚才那个害我眩晕的背影。周遭的热闹突然退了潮。就在看见她的那一瞬间。我暗自决定要让她做副班长。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老师来了以后很程序化的跟大家讲了话然后叫每个同学自报家门,轮到她的时候她安静的站起来说她叫近景。声音很干净,轻飘飘的被风一吹就不知所踪。哦她叫近景,我悄悄的把她的名字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最后选班干,失望的是老师没有那么民主让大家选举,害我只在很小的范围在很短的时间做了一次在野的班长。当然,她也没有如我所愿的做副班长。我的副班长。
后来的高一生活,过的简简单单,每天中午都会去学校很早,和黄磊,潘忠意去学校的后院晒太阳,吹风,抽烟,商量下午的课要不要上,几乎每天都会去,都是我买了烟叫上他俩,因为,近景每天上学都要经过这里的。见她路过,远远的就看似漫不在意的看着,也不说话,因为我们几乎都没说过什么话的。
   后来,化学学得越来越吃力,有些力不从心了,每次考试都挂红灯的。而要命的是化学课是班主任的课,她人满好,为了帮助班上那些化学成绩不好的同学她没少花心机。有一天下午她说要我和几个同学每个星期四晚上一起去她家补习化学,本不想去,可想想还是去了。去到她家的时候几个同学已经先到了,居然看见了近景也在!!几个人笑笑,开始听老师给我们补习。。。那一晚,我神思不宁,什么也没能听进去。最后老师给布置了作业让我们去做,我当然一头雾水,蒙了。第二天早上去学校的时候作业还没做,没办法,只有找人要抄,于是,我壮足了胆子的来到近景的旁边用低分率的声音给她借化学作业“参考”,她善意的笑了笑说昨晚没好好听讲哈?我很难为情的笑着点点头。她便把作业本给了我说我的字好难看的哦希望你能看懂才好。。。。从那以后,我开始和她也能偶尔的说说话,每次中午在学校后院晒太阳抽烟的时候看见了她也能对他笑笑说来了,然后听她用好听的声音说嗯来了。每一次看见她都会觉得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淡淡的薄荷一样若明若暗的甜味。后来我们要比从前熟悉一点的时候,才知道她原来也是满有意思的一个人。有那么一次,上语文课的时候老师对几个上课说小话的同学发了火破口大骂,其实语文老师是个不错的小老头,性情也满温顺的,素日里同学们课堂纪律不好他都是很宽容的笑着提醒大家要遵守纪律的,所以同学们都不害怕他,可不知道怎么那天不知道咋回事那天这小老头莫名的发了火还骂了人说了什么问候人家家长之类的非官方用语,把那几个像鸡崽儿一样叽叽喳喳的小女生骂哭了,大家都被震慑住了安静了下来,当老师转身继续去板书的时候却听到了某种金属撞击课桌桌箱的声音,咚,咚咚咚咚,而且是那么富有节奏感,很显然是四分三节拍的节奏。在当时那个连我同桌睡觉吸鼻子都可以听见的安静氛围里这样富有韵律的声音那可是空谷足音啊,老师突然转过身来,声音却戛然而止,他怒目扫视教室三周后也开始怀疑是不是偶然事故,然后就转身继续。。。。。咚,咚咚咚咚。。。那声音又传来,老师便以比刚才还快的速度转过身来,眼睛比刚才还大一圈,可是他还是找不出来,没办法,他又转过身去写板书,那声音又响了起来。。。。如此五次三番,老师被折磨的疲惫不堪了把书本一摔说我受不了啦我不管你们拉然后摔门而去,全班哄笑一片。其实在后面我全都看见了是近景弄的小手脚。我笑了起来,便用手拍了拍桌子,那声音也响应过来,咚,咚咚咚,然后她转过头来朝我笑着。我又拍了桌子,她也敲了桌箱回应我,我又拍桌子——却被闯进来的班主任逮个正着,于是,祸因便被转到了我的头上,我被强令写检查做检讨。那是我做的最快乐的一次检讨,做检讨的时候我还忍不住笑了起来,被班主任狠狠地骂了一通。。。。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要到期末了,班主任准备给我们安排最后一次课外辅导,心里满失落的,因为就可能就没有机会再和近景一起补课了,尽管每天都还能见面的,但我更喜欢每个星期四的晚上能和她一起在老师家上补习课,那是我最能接近了看她的时候。偷偷的那种看,故意有意无意的目光一掠而过,尽量捕捉她的每一个微妙的细节。最后一次的补习课,老师提前半个小时结了课。从老师家下了楼来的时候天开始下了雪,桔红的路灯灯光里,雪花大朵朵的落着,四下一片迷迷茫茫。“我们不要这么早回家,去转转嘛,看看下雪好不好?”近景笑着问我。“好啊”。尽量不让自己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老师家的楼对面就是一所小学,这个小学的前身就是从前的老一中,是因为我们的高中换了新教学楼,把房子腾给了一中,而一中的房子也就腾给这个小学。和近景在空荡荡的小操场里漫无目的的闲逛,都不说话,说实话那时我不停的发抖,是冷吗?或是因为激动?连忙掏出烟来点燃,狠狠的深吸一口,再慢慢的把烟吐出来。 
她笑笑的看着我,“好冷哈?”
  “哦,是啊,有点儿”
   她把手拢到嘴边哈着气,然后好看的抿了抿嘴角,说“知道吗,我是一中的,就是在这里念完初中的,呵呵,现在站这里好亲切啊。。。。。”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哦是吗?我是三中的,不过也常来你们学校的,可惜就没见过你呢。。。。”到这时我才知道她也是一中的,和黄磊那小子同校的。为什么黄磊都不认识她的呢?我很纳闷,就问了她。
  “哦,黄磊啊,对,我们同校,但我不是很爱和人交往,所以都不认识的。。。”近景安静的笑着,然后孩子气地伸出双手摊开掌心,仰着脸看着漫天的雪落下。我看着她,发了呆。。突然被某种东西一击即中。
   后来的高一,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过着,我还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还是喜欢远远的看她的轮廓,只是我们说话也越来越少,后来,见面也就一个招呼罢了。再后来,偶尔的遇见连招呼也给省略掉,彼此不认识一样的错身走过。再后来,升入高二的时候她却留在了高一,我不知道为了什么,也没有去想那么多,因为觉得她离我太遥远,遥远得扑朔迷离。但是还是喜欢能偶尔的遇见她就。每一次的遇见,都会有一阵心跳停顿的空白。在上高二的时候,我们周一下午的体育课老师都放了羊让我们自由活动,我就和黄磊他们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上抽烟,吹牛,而近景每次都会来我们的教室找她从前玩得好的那几个女生聊天。大概她们的体育课也是安排在周一下午的。我开始喜欢周一的下午。因为可以常常可以看她好看的笑。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 。。。。。。。。
   那一段日子的时光,安静得就像很陈旧的默片,明明人影晃动,而声音,就这样不着痕迹的消逝掉了。
   我的高中念了四年。
   我闷不吭声的喜欢了她四年。
   二00一年的九月,我,一个人,带着三十多斤重的行李,坐了三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从贵阳来到了石家庄开始了我的大学年代。开始的一年,因了环境变化的缘故,过得倒是满充实。我是一个喜欢时过境迁的人,不喜欢总呆在一个老环境里,觉得那样好压抑。所以每到一个新地方总能有很多激情,也就没有了一般人害怕新环境的那种彷徨。可是没了多久,大学的生活开始了无休无止的重复,每天都是上课下课吃饭睡觉上课下课吃饭睡觉。。。。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往往在这种时候很容易就挥发出来。开始无聊,开始寂寞,也开始学会了想念。想念高中的那段时光,想念金鱼眼的黄磊,想念高中学校后院那块青草地,想念那个曾经暗恋过的叫做近景的女生和与她一起看过的那场大雪。就这么,突然那么疯狂的想知道她的下落,觉得地球并不大,找她应该不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于是费尽心机的四处寻找。我打过电话给所有可能知道她的消息的人,甚至给从前的班主任打了电话想要得知她的下落,可是,她就像从这地球蒸发了一样的不知所踪。在我将近绝望的时候,一个从小一起玩大的朋友才突然打电话来说她给我打听到了近景的下落,而且要到了她的地址甚至电话。那个朋友晚我一届毕业,刚好和近景在同一个班。握着听筒不愿放下,就像害怕这一放下电话断了她的消息,于是我叫朋友把近景的地址逐字念给我听,顺手拿起手边的原子笔就写在了墙壁上,每一个字都认认真真的核对过生怕会写错。谢过朋友,挂断电话,看着墙上的字长长长长的出了口气,一桩心事,至此得了。可是,真的知道了那么陌生的一个所在有我那样挂念的那个人,心里却突然有种不真不实的错觉,就像在某个下午打扫房间的时候在角落里重新找到的发黄的老照片,没有喜悦,有的,只是说不清细节的感伤。觉得她离我太远,远得缥缈,失了真,一直都是。或许,我们应该算是陌生人才对的? 可我是那么的想念这样一个陌生人。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那天下午的民法课,窗外没有声音的下着雪。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排,摊开信纸,给近景写信。给她写第一封信。“近景,冬安。。。。。。。。。。。。,”
我把那年冬天的那场雪在信里重新下了一回,觉得如果她有记得的话应该会想起我来。信的落款写了假名字,并且很诚实的告诉了她。.为什么要把自己躲在一个假名字后面?说不清楚。想想,可能是害怕她会觉得我很无聊的缘故吧。在信寄了一个多星期后她竟然回了信给我,尽管一直希望这样还是感觉意外。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欢喜海啸一样的涌来。在信里安排的那场雪最终没能让她想起我来,她很小心的称呼我为“同学”。我不难过,因为,毕竟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的细节发生。后来的日子,我们就经常这样的信来信往,偶尔的时候也会通通电话。好喜欢听她的声音,觉得那种声音有一种让人安静的力量。每次和她讲电话都会心慌,可是当手心里握着她的声音的时候,觉得世界是那样子的美好。是的,就是这种感觉,世界是那样的美好。信里她也会给我说她在学校的生活,给我讲她的落寞,给我讲那个叫做周亮的男生。我很安静的听,心生潮涌也装做波澜不兴不让她知道。就这样,我们一直陌生人一样的书信来往,她说喜欢这样,因为陌生,也就没了那么多的顾虑重重,很多话都能放心的说出来给别人听。看了这句话,心酸酸的。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一天中午午睡不着,就那么一下子突然的决定要送她一条围巾。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反正就想。于是骑了单车,逃了下午的刑法课,去东方购物中心买了一条围巾给她寄了去。包裹里捎了一张小小的卡片,“希望你的冬天可以过的温暖一点。”那天的风有点儿大,所以当夜就发起了低烧,却那么快乐的躺在被窝里睡着。第一次觉得,原来感冒也可以这样幸福的。我只是很简单的希望,她可以过的温暖一点。
   有一次打电话的时候,聊着聊着突然的问起她的生日来,她坏坏的笑笑说你猜啊。我说全年十二个月啊你总得给我个大概范围好吧?她笑着说是四个季节里面的第一个季节里面的月份好了你猜吧,我想了想,一月?不是。二月?不是的。那。。。是三月?。。她笑了。对,三月。可三月有三十一天啊你也总得大概着给个范围好吧?。。。不啦你猜好了。于是我从三月一号开始一天一天的数一直数到了三月二十一号,她说你已经猜过站啦。。。。。我哭笑不得。于是准备从二十一号重新数回来,她哈哈笑了起来说我怕了你啦给你个范围好了十号以前你猜吧。我就又从一号数了起来,生怕她又戏弄我,所以每数一天都要停顿一下子听她的反应。在六号的时候她顿了那么一下然后笑了起来。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哈我知道了是六号对吧肯定是六号绝对没错了这下。。。。。。”
   “哈哈你好傻哦。。。。”
  “哈哈。。。。。”
  第一次被人捉弄还那认真的开心着。
。。。。。。。。。。。。。。。。。。。。。。。。。。。。。。。。。
   那时候的日子,因为有她,每天都过得云淡风轻的。
    快要寒假的最后一封信,近景给了我她家的电话号码说回家后要我请她吃饭如若不然她就不理我了,我突然的慌张得不行因为不知道该怎样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毕竟我一直都没有让她知道我是谁。等回了家,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才决定壮着胆子给她家打了电话———幸好她不在家!!当她家人说她不在的时候竟然会轻松得像躲过了一场大难似的。谁知道没多久她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和她讲电话的时候我紧张的乱了逻辑。她说我有手机了你记一下我的号码吧往后打电话没在的话就打我手机找我,而那时我也刚好买了手机,然后就用短信和她聊天,有一天晚上她突然来短信说你猜我在干什么我说我怎么能猜得到她说我在做面膜啊呵呵小西西。。。。。。。我突然触电一样的呆住了。。。“小西西!!!!。。。”天呐这不是我的名字嘛,她怎么。。。。不会吧太恐怖了!!我几乎难以自控的双手发抖。。。。。。。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呵呵,你满爱漂亮哈。。。小西西?谁啊?没发错吧你?”
  “哈哈小西西不就是你吗?别装了我知道是你的!!”
  “。。。。。。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
    “不准再装了哈再装我生气了!你就那么怕我吗不敢面对我?”
   。。。。。。。。。。
   才知道,原来她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怎么知道的?知道了却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开始心慌意乱。
  “不是怕。”
  “那是什么!”
  “。。。。。。。是在乎。”
   “哦。”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谁的?”
  “呵呵,其实你第一次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谁了!我对声音很敏感的!”
  “不会哦,你能记得我的声音?”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记得啊!”
   说实话我不相信。
   后来约她出来吃饭,那天下午,我一直好紧张,在家里一直想象着会有怎样的情节发生,一直打算着要说的话,像是彩排一场即将上演的电影情节。快到约好的时间的时候我连忙出了门,给她发了短消息“我出门了哈,你准备好了吗?”“嗯好的,这就走。等我。”到了约好的地方,她还没有来,点燃一支烟站在路边静静的等着她的到来。我注意观望每一辆在街对面停下的车子,生怕由于自己的一不留神会把她错过。当第七辆车子停在对面的时候,一个瘦瘦高高的影子走下那辆车,停了一下,四下张望,是她。没能想到相隔多年,还是能一眼把她从人海里认出来。我看到了她,她还没看到我。也不说话,就这么笑着把含在嘴里的烟雾轻轻的吹出来,笑着,远远的看着对面街上那个好看的女孩子。那一刻,相信我的视线一定很柔软。
   她还没看到我。
   我在等她发现我。
   她的视线在我的方向顿然停住,然后笑了起来。害羞似的朝我挥一挥手,点点头,然后像个孩子一样规矩的站在路边,等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车子开过。我看着她,舍不得移动视线,好像生怕晃一下眼睛她就会消失一样。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那样的一个阴天,觉得她是一道光,那么耀眼。
   那次和她在一起呆了两个多小时。
   那是我第一次和她在一起那么久。
   那天我失眠到凌晨四点。
   我每天都会给她发信息,渐渐的,跟她道晚安也成了习惯。
   有一天上晚自习的时候,收到她的短信息。
  “在干嘛呢?”
  “给你写信呢。有点无聊。恩,要不,给你写封情书吧。好不好?”
   “好啊,不过要写的好一点哈”。。。。。。
   于是我很认真的给她补写了一封情书——远在高中年代就应该写给她的情书。却不知道为什么,那封信越写越寂寞。因为我知道,那时候,近景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情书写的再好,对她来说也不过一个玩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