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霸主》作者:中国乔(更新至第二十四章 赤地千里 第三节 冰血初现 中)

第一章 死亡奇缘 第一节 误入森林

前言

夜,寂静而深沉,没有一丝儿风,让人感到沉闷而压抑。

突然,天际闪过一道耀眼精光,接着,雷声轰轰。

瞬间,天际就堆满了浓黑的乌云,顷刻之间,狂风骤起,暴雨倾盆。

整个天宇为之大变,宛如世界末日来临一般。闪电、狂风、暴雨组成了一付恐而诡异的画面;风声、雷声、雨声构成了一种疯狂的音乐。

这一切,让人心惊、让人胆寒、让人颤抖。老天好似疯狂了一样,不停的、狂怒的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也许,它在惩罚某人?或者说,它在预示着什么?

自然界起了天地为之色变的暴风雨;另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起了比这更大的暴风雨。

无影洞,三大秘地之一。传说中,人到了这里之后,就没影子了。它到底在何处?天下没有一个人知道。

此时此刻,这无比神秘的三大秘地之一,却而临着数千年来最大的危机,整个无影洞到了生死存亡之期了。

“混蛋!我要把你们一个个的、慢慢撕碎!”一个长发披肩的年轻人,疯狂的、凶残的吼叫着,一边狂叫,一边狠毒的宰杀着围攻他的人群。

他为何如此疯狂?看看他身边的人就知道了。在他周围,少说也有上千人。些人,同样是疯狂的、接二连三的、凶狠的攻击着他。

他们眼中,全都充满了惊恐与悲痛!这一千多人,全都是无影洞的精英。他们如此多的人,为何厚颜围攻一个年轻人呢?

他是谁?为何要宰杀无影洞的人?如此年轻,居然拥有如此恐怖的武功。竟敢意单枪匹马,闯进三大秘地之一,还在里面大肆杀戮!

表面看,无影洞在人数上,占了绝对上风。可是,仔细的一瞧,就可以看出,是那个长发年轻人占了优势。无影洞中的人,在不断倒下,精英,也在不断减少......

“天啊!难道天要亡我无影洞吗?”无影洞洞主仰天哀啼,悲痛的盯着疯狂中的长发年轻人,心痛的瞄了瞄,那群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与年轻人殊死搏斗的洞中精英。

他眼中竟滑下了鲜红的血滴,凄惨的闭上双眼,狠狠的了加入围攻的队伍中。他看长发年轻人,眼中并没有仇恨!

这是为何?长发年轻人,无情的、大肆的杀戮他的子弟,而他眼中,却是充斥着悲痛与怜惜!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呢?他为何也加入了围攻的行列呢?

就在这生死一线之间,救星从天而降。在这个从无外人进来的无影洞中,居然闯进来一个疯疯癫癫的老道。

他是谁?怎么进了无影洞?他又如何知道,这里面的人面临着生死危机?

老道没有与任何人打招呼,幽灵似的加入了围攻行列中。他这一加入,整个局面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可是,好景不长,不到两个时辰,双方又成了相持不下的局面。

年轻人好似不知疲惫!内力永远也不会枯竭一样。他已战了近十个时辰,居然没有一点疲惫之态。

老道一看形势不对,攻势也为之一缓,慢慢的采取了游击战。

就这样,经过一天一夜。老道与无影洞中的人相互配合,轮流上阵,才把年轻人的内力耗竭!

“三百年后,自然有人前来搭救你!”老道笑容可掬的,盯着阵中的长发年轻人,接着,闪电般的封闭了阵势,又幽灵似的在无影洞中消失了。

这老道为何不杀他?为何要把年轻人困在阵中?为何知道,三百年后有人来救他?三百年后,又是什么人来搭救这个长发年轻人呢?

“老神仙,你能留下你的名讳吗?”无影洞洞主对着老道消失的方向狂热呐喊!

“三百年后,你们到江湖上去,寻找一个会帝王神功的人。他会为你们彻底解决这个难题。”怪老道的声音宛如从九天之外传来,却是那样的清晰可闻,如在耳边细语。

第一章 死亡奇缘

第一节 误入森林

西方板块__是梦想时空中最大的板块。

天府帝国__是西方板块,二十六个国家中最强大的帝国,地处西方板块西南面。

梦天城__是天府帝国的都城,地处帝国之西。同时,也是帝国最大的,最豪华的城市。

整个内城按八卦方位分为八个区:乾区、坤区、坎区、离区、震区、艮区、巽区、兑区。

这是离帝都数千里之外的一片大森林,方圆绵延数千里,真实的有多大?无人知晓。

周围是参天古木,阴森森的!死气沉沉的!充满危险的气息,这是近看。

远看呢?天成一线,高山仰止。好似山顶早已伸进了云海之中,能上得山顶,就能到达天堂似的。

这让人无限向往,有着太多的人试着到达山顶。可是,没有一个成功,甭说到达山顶了,就是进入这丛林森森的林子也是一种妄想。

里面,不是传出阵阵龙吟虎啸。其声之响,让人心寒!闻者心惊!

就是野兽哀嚎!其声之哀!让人心酸!闻之落泪!

或者是婉转鸟啼!其声之脆!让人心醉!闻之入睡。

这里,就是传说中,来者无生的太上原始大森林。

据古老传说,整个森林,遍布神秘、诡异、恐怖!

里面,有无数宝藏,洪荒异兽,神兵利器。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应有尽有,无所不俱。

它,吸引着古往今来,多少英雄人物?可惜的是,没有一个成功者,只是平添白骨而已。

里面到底是有何秘密?这些人又是如何失踪的?普天之下,恐怕很难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我,因为在出生时,做了一点小动作。被自己的父母,无情的抛弃,就到了这里,如何来的?我也不知道。

我睁开小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浑身毛绒绒的,一身黄毛,闪闪发光,刚出生几天的样了。

小家伙和我一样,不会走,只能爬!旁边有一个大的,比小猫大好几十倍,浑身散发着一股气势,威风凛凛的,让人害怕,不敢接近。

后来,我才知道,小的是小老虎,大的是他妈妈__母老虎。

我和一大一小两只猫,和平共处了一天。

第二天,我饿得大哭!吵得老猫不得安宁。它愤怒的、凶恶的抓起我,想吃掉我。

可是,它的眼中有无奈!有恐惧!有不安!真的是名副其实的虎口余生啊!就这样,我活了下来。

我今年两岁,现在的我,行走如风,能追上奔跑中的小猫。两岁的猫咪,早已是大猫了,我习惯了,还是叫它小猫。

我为何能跑这样快?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我在一岁时,吃了一种黑果。那是小猫给我吃的。

那黑果黑的发亮,只有樱桃大小。入口即化,里面全是果汁,很是香甜。

因可口,就猛吃了起来。当时不知吃了多少?更不知有何好处?吃完就昏过去了。

一个月后才醒。醒来后,我发现自己长高了许多。一岁的小朋友,有平常小孩子四五岁高大。

现在,我发现那黑果的好处了。它让我跑得快!力气大!精神旺!记忆强!

小猫时常甩下我不管,我只好自己回家,从没走错过。

“小猫,你死哪去了?”我大声叫嚷:”快来救我!有狼欺负我!”

我不想走路,要小猫背我回家。所以骗它,只要我有危险。小猫总是第一时间赶到,救我于危难之中,而有时为了好玩,也常哄骗它。

一般的小凶险,我足以对应,我力大跑的也快嘛!

“吼!”一阵狂风刮来,小猫冲到我身边。一双猫爪在我身上乱摸,两眼乱盯,看我是否受伤?

“好了!不要再摸了。”我用小手挡开它的猫爪:“本来没伤的,也被你弄伤了。”

“吼!吼!”小猫委屈的叫了两声,蔫兮兮的摇了摇尾巴。

“小猫,对不起!”我摸着小猫的大脑袋:“我走不动了,你背我回去,好吗?”

小猫甩甩大头,翻着大眼白了白我!无语!习惯了嘛!

我坐在猫背上,看着林中自由自在飞翔的鸟儿,不由心生向往。

如果,人的一生,能和它们一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无忧无虑的生活,那该有多好啊!而我,如能与小猫永远生活在这丛林中,那又该是多么让人向往啊!

我和小猫的感情很深,从小同吃一只乳!同睡!同行!同乐!同苦!同悲!同玩!没有人和动物之分。

有困难时,我们一同面对,对付敌人更是配合默契,共同进退。

猫妈妈对我也很好,不过__那不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有人给它加压。

后来师父对我说的,他一个大男人,还是道士,怎么奶孩子?

今天是我三岁生日,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有客来访,来者是一人一鹰。

人,是一个怪异的老道,怪在何处?道士不穿道袍,手无拂尘,长发披肩,六尺上下高,四方脸,小眼睛,白眉盈尺,看不出有几岁。

鹰,很大很大,应是鹰中之王了吧?全身一团漆黑,宛如一团墨。

“乖徒儿!过来!”老道笑容可掬的对我招招手:“让师父,道爷我看看。”

他那轻描谈写的一招,居然产生了一股庞大的、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我的力气虽说也不小。

可是,面对这股力道,简直就是不可同日而语。我身不由己的,宛如狂风中的落叶,轻飘飘的飞了过去。

我无力反抗,我是弱者,没有人同情吗?眼睁睁的,看着老道欺负未成年儿童,没有天理啊!

我说不出话,因为,我不会人言,以前和小猫都是用兽语交流。

他在我身上东摸摸,西捏捏,突然哈哈大笑。

“哈哈哈......三百年,值!这么好的徒儿上哪找?”狂笑声中,腾空冉冉飞驰。

这是座无名的大山,山顶四周云雾围绕,看不清周围的环境,我不知道这是哪里?

一个天然山洞,加上人工修改,有多大我不知道?我去过的房间有:

两间书房:一间是武功类书籍,五花八门的武学书都有,包罗万象。

另一间是杂学书,包括:医学、术数、财政、军政、天文、地理、史记、诗歌、词赋、琴棋书画、奇门遁甲等。

练功房最大;炼丹房最乱;兵器房最杂;卧室最小。

三个月后,我学会了人类语言,千页大字典背的烂熟。

天空艳阳高照,大地一片粉红,让人产生无限暇想。

我静静的坐在一块大石上,傻傻的盯着天空的白云。老道到了我身边,我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想什么呢?如此入神?”老道笑眯眯的拍拍我的小脑袋,挨着我坐下。

“没什么!”我轻轻的摇了摇头,照旧盯着天空的白云:“只是感叹人生苦短!世事无常,为何人还要活那样累呢?为何不能过得开心一点呀?”

“这些问题,等你长大了,自然就会明白。”老道笑容可掬的抚摸着我的头,接着,从怀里拿出一本书,顺手递给我:“这是你主练功夫,其中以帝王绝学为主。其次就是帝王心法,帝王剑法,帝王掌法,帝王指法。剩下的就是谋略篇了。

心法共分十二重,剑法,掌法各九招,既可独立成招,也可连环使用。指法用真气发出,心法越高,威力越大。心法到十二重时,指力可穿金洞玉。谋略,是帝王统驭之术。除这之外,其它功夫我亲授。”

“为什么谋略不传?”我一脸的不解,抬着盯着老道。

“自己体会。”老道事不关己的摊摊手:“统驭之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其它书籍也是自己看,有问题问我。”

我苦着脸接过书,委屈的翻了翻。一下就被其中的谋略篇吸引住了。难怪老道不教这一篇。所谓的谋略篇,说得白一点,就是整人与玩弄权术的东西......

第二天,我正在书房清理那些多余的书。老道笑眯眯的走了进来。我年他手里拿着一颗小小的紫色药丸。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玩意儿呀?”我苦着脸指了指他手中的丸子:“你不会又拿,什么大补丸之类的东西给我吃吧?”

“这是补天神丹,练帝王心法,都得先吃补天丹。”老道笑眯眯的对我招了招手,强制的让我坐下......

二个月后。我才从沉睡中醒过来。此时的我,已有正常孩子六七岁大。我不知所措的在自己身上东摸摸,西捏捏。

“甭摸了。”老道笑呵呵的看着我,兴奋的拍了拍我的小脑袋:“我们还是办正事吧!帝王心法是......”

我今年九岁,这六年时间里,我练完了心法,剑法,掌法,指法,只差运用技巧。

其中,去看了小虎两次,教它练功夫。那是一种神秘的缩骨功,配合帝王丹的功效,小虎能缩成普通狗一般大小。(主人公已知道它们是虎,下文中就用虎。)

今天,是第三次去看小虎。小虎正和一群恐怖的怪物在打斗。

平时里,那些怪物可是这林中的霸主。可是,它们一遇上小虎,全都成了小猫咪了。

“小虎,过来!”我笑眯眯的对小虎招了招手:“我们过几招!看看你有没有进步?”

“吼!吼!吼......”小虎狂叫着,火杂杂的逃跑了。它跑什么呢?难道它还怕我?它不是怕我,而是很怕!

平时,我没有对手,一个人练又没有意思。所以,就只能有拿它练习了。

每回,小虎都被我打的满地滚。最后,小虎只得落荒而逃。

现在,它是越来越害怕和我打架了,一听到又要打架,跑得比谁都快。

“别跑!回来!”我闪电般的挡住它的去路,笑眯眯缝盯着它:“今天不打架,教你练功怎么样?”

“吼吼......”小虎一阵怪叫,欢天喜地的跳了起来,接着,亲热的挨着我,用柔柔的毛在我身上乱擦。

“来!小虎乖呼哦”我一脸的干笑,拿出一颗药丸,递给小虎:“吃了它,你会更厉害,也不会被我欺负了。”

小虎不喜欢那些药丸的味道,根本就不吃。第一次还是强迫它吃的。这次可不同了,听说吃了可以不受我的欺负,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我用帝王神功给它推拿,让药力更好的吸收。一个时辰后,小虎的缩骨功又进了一层。

“小虎,来过几下怎样?”我放下小虎,轻轻的挥手:“试试看,你有又进步多少?”

“吼!吼......”小虎乱叫一通。接着,狂乱的舞动着两只前爪,恶狠狠的向我扑来,尾巴宛如钢鞭一样,恶杂杂的向我扫来。

小虎的凶猛招式。我都轻易的,一一化解了。刚玩了十多招,就听到老道在叫我。

“小子,你在哪里?快回来!有好事等着你!”老道兴奋的叫声,如同从九天之外传来。

“着火啦?”我幽灵似的从老道身边冒出来,一脸怪笑,狠狠的盯着他:“我刚出去,你就鬼叫鬼叫的,有什么事吗?”

“小子,我让你去碰碰运气?”老道一脸神秘,紧紧的盯着我:“今天,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那里充满了无穷的神秘。”

“哪里?”我一脸的不屑,用力的摇了摇头:“这鬼林子里,我有什么地方没去过?”

“我们边走边聊。”老道笑眯眯的拍了拍我肩膀,迈开大步前行:“那是太上原始森林中,最神秘!最恐怖的地带。它由一个先天混元大阵组成,无缘人根本进不去,我让你去试试。

传说里面有四把神剑:一是诛神剑,紫色,长三寸;二是诛仙剑,金色,长四寸;三是诛魔剑,黑色,长六寸;四是裂元剑,红色,长九寸,全把剑都只有手指那样宽......”

“慢!”我高高的举起右手,大声叫停,紧紧的盯着他,眼中满是迷茫:“说明白点,什么是裂元剑?”

“专杀元神。”老道沉沉的摇了摇头:“高手对敌时,放出元神攻击,用它消灭元神,就很容易了。但是,用它来对付普通人,就没什么威力。”

“如果有人得了它,天下还不大乱?”我一脸疑虑,用力的挑了挑双眉。

这四把剑,其中任何一把出现江湖,也足以让江湖大乱。如果四把同时出现,不知将是怎样的局面啊?无论如何,这四把剑都不能流落到江湖上去,我暗暗的点了点头。

“不是人人都可以用。”老道用力的摆了摆头:“普通人得了,最多当菜刀使,不能发挥威力。”

“传说失误?或者说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我用力的拧了拧双眉,紧紧的盯着他。

“普通人没有这分功力。”老道感慨的摇了摇头:“要练成不灭金身的人才能用。”

“什么玩意儿?不灭金身”我双眉一紧,困惑的盯着他。今天老道是怎么了?口中的怪词古语层出不穷。

我看的书也不少了,对于这样的词儿还是第一次听说。老道脑子里,到底有多少古怪玩意儿啊?

“第一元神,练成不死之身。”老道一脸向往,沉沉的点了点头:“他控制诛神剑,第二元神控制诛仙剑,第三元神控制诛魔剑,本命真身控制裂元剑,四剑合璧,世势无匹。”

“你以前见过没有?何时才能出土?”我一脸猴急,紧张的盯着他。

“我也没有见过。”老道用力的摇了摇头,一脸失落,语气充满了猜测:“这几天,我看这边有紫气升起,最近可能会出土,千万不要错过。每次出现只有一刻钟,然后就自动消失了。”

一个时辰后,我们到了大阵前。外面,遍地是无数的白骨,一阵阵阴风,从里面传来,令人不寒而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