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路>>作者:夜寒星 (更新中...)

江湖之路  正文
第一章 出山

方天从入定中醒了过来。

他感觉到神清气爽,耳聪目明,全身充满和煦的气息,全身经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但是他却知道这次的功力又没有得到突破,还是不能更上一层楼。这一点可以由他旁边的一张脸上得到验证。

那张脸上写满着失望,又有一种辛酸,看得他也是沮丧万分。

这个人是他的师父,师父对他充满了希望,然而十年过去了,希望仍然没有成为现实。

他是一个孤儿,亲生父母已经没有一丝的印象,也只有他的名字――方天,还和他的亲生父亲有着一丝丝的联系。

他七岁的时候,养父也去世了,那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可是在一场瘟疫过后,便永远的离开了这个苦难的世界。只有他还顽强地生存着。

从此他成了一个流浪儿,跟着一群大大小小的流浪儿一起,在各处流浪,直到那一年,一个人改变了他的生活。

那一年,他十二岁。

改变他的人就是他的师父。

从此他就在这个幽静的山谷中生活下来,至今已经十个年头了。

“天儿,不要失望,也是为师太心急了,想当年,你的师祖天纵奇才,也花了十五年的时间,才突破了这一难关。唉……”师父彭远望叹息着,摸了摸方天的头。

方天知道师父是在安慰他,也许他这一生都不可能突破这一难关了,要知道他练功的时间太晚了,师祖虽然花费了十五年,但他从五岁开始练功,年未及弱冠,便已武功大成,五年后成为武林绝顶高手,江湖之中已是罕有敌手。更是在三十岁之时力抗西域密宗第一高手洛伽大师,成为了武林第一人,无人能挡其锋了。

他遥想师祖当年雄风,是何等霸气,也许终其一生也不能追及师祖一二了吧。

“我们师徒相见太晚了,只要……”彭远望没有再说下去,一切都不能挽回了。

“师父,我……”

“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也是为师太心急了,如此急于求成,也就违了练功的真义了,反而过犹不及了。”

方天知道师父心里着急,他修炼的是师门里第一神功阴阳神功,最是注重天赋。此功共分三个阶段九重境界,第一阶段分别修炼炎阳真气和玄阴真气,内丹练至阴阳各半,如阴阳鱼般旋转化生至大成突破三重境界;第二阶段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经中走阳气,阳经中走阴气,全身经脉自如适应真气的阴阳转化。渐至阴阳混融,体内真气不分阴阳,突破第六重进至第七重,才能神功大成。方天所处的正是这个阶段,多次的闭关练功,总也不能使真气混融,虽然炎阳、玄阴两种真气日渐深厚,但不能混融则永远不得到阴阳神功的真髓。第三阶段混融真气直透身体经脉各处,全身感觉异常灵敏,全身各处皆可发力,因为阴阳真气混融,等于自身功力骤增一倍,论及功力已是江湖绝顶高手。而且到此阶段,由于混融真气所带来的灵觉总会使修炼之人顿悟武学之真谛,至于能够领悟多少则看各人的天赋了。当年一代武圣莫文锋便耗时五年之久,才悟到傲视天下的神功绝学。至于八重以上境界已经近于神迹,历史上也只有第七代祖师欧阳兄弟进入过,但对其中境界也是闭口不言,而且之后立即退隐,再也不理世俗之事。

阴阳神功初期练功进境极速,七重以上进境极慢,像师祖弱冠之年进入七重境界,却用了五年时间巩固功力,其后终生未能进入第八重。练此功有两个最大的缺点,第一要求习功者具备特殊的体质,天下间有此体质者极其稀少,而又要正好遇到修练此功的师父,就更是可遇而不可求了。想当年,师父见到他之后的那种惊喜的神色,他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而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许多年之后,方天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而之前的苦苦寻寽,其中心情更难对外人道了。

第二个缺点是修炼时间要求极其严格,一般来说,年过二十五岁仍然不能突破第六重境界,则终其一生都很难再有进益。师门传至方天的师父彭远望已经十七代,包括师父在内共有九人没有进入第七重境界。

当他被师父找到的时候,已经十二岁了,实在是过了练功的最佳年龄,所以师父想尽了一切办法来加快方天练功的进境,前五年方天已经进入第四重,很快进入高原区,进境缓慢。师父用了大量时间来教导方天的琴棋书画医卜星相,方天也不负众望,在精通各门学问的同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方天也顺利地进入了第六重高段,就差临门一脚便可以进入第七重。就这临门一脚方天修习了一年半的时间,凭方天可以精通琴棋书画医卜星相的才华,仍然不能突破,可见其中的艰难了。

“天儿,天已不早了,你吃过饭早点休息吧。练功之事,不要多想,万事总以顺其自然为好。”师父彭远望安慰了弟子几句,便走出方天的房间。

彭远望心中是失望的,也有一些郁闷。方天的这次闭关失败,他心里是有一些预感的,毕竟方天开始练功的时候年龄已经偏大,早过了练功的黄金时间,而师门的功夫又是如此注重天赋的。

想想自己的一生,如果不是师父,也许会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道路吧。

彭远望家本是江南望族,他本人更有“神童”之誉,十二岁中举,十五岁中一榜进士,十七岁之时已隐然成为江南文坛之首。当其时,彭远望人物风流,才华横溢,整日里文友聚会,青楼流连,轻歌曼舞,吟诗作对。庙堂之上已久闻其名,眼看就要入朝为官,走向封侯拜相之路。却因为师父莫文锋使自己走上了完全陌生却更加多姿多彩的生活道路。

当时莫文锋已是武林第一人,被尊称为“武圣”,声誉之隆,江湖之上无人能出其右。江湖之上人人都已能投入其门下为荣,其早年所收的四大弟子也早已名满江湖,却一直没有找到适合修炼阴阳神功的衣钵传人。

偶然之间,莫文锋途经江南,听到彭远望的名声,一时兴起,想去看看名满天下的“神童”倒底是何等人物。

想不到这一看,莫文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衣钵弟子。

然而遗憾的是,彭远望年纪太大了,以十七岁高龄开始接触武功,实在是太晚了,以彭远望的聪明智慧,到二十五岁之时,修炼阴阳神功也只是刚刚进入第二阶段达到第四重境界。

面对这种情况,即使是以武圣莫文锋的绝世武功也没有任何办法。其后不久,莫文锋传掌门之位于彭远望,便远游江湖,不知所踪。

彭远望师徒隐居的这个山谷在大巴山余脉,这里风景优美,后山是一片峭壁,一道飞瀑奔流而下,其下形成一个水潭,潭中生长一种奇特的鱼,味道极为鲜美。这个山谷周围是茂密的森林,又处于重重深山之中,人迹罕至。彭远望深喜这里的幽静,便在这里定居下来。

彭远望向后山走去,几个起落之间,便来到了后山峭壁之上。登高远望,山峦重叠,无有尽头,烟云朦胧之间,极尽其清幽静寂。他平常极喜这里的景色,往往来到这里,便心情舒畅,什么郁闷的心情统统无影无踪。

但今天,他的心情却仍不平静。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在师门的日子来。

那时,自己刚刚接任掌门之位,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接任天下第一大派的掌门,在天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但那时的他的心情却不只是喜悦,还有一种晦涩的苦闷。原因无他,只是缘于他的实力并不足以坐镇这个天下第一大派。当时他的武功不止不如他的四位师兄师姐,甚至下一辈的师侄们也有许多人的武功超过了自己。

接任掌门之后的三年,是怎样的三年啊!彭远望不敢回首那段岁月。那时候,师父已经远游江湖,派中只有他自己以及他的师兄师姐及师侄们。所有人对他都很恭敬,但他知道,人们尊敬的只是掌门,而不是他本人。在师门之中他没有一个知心朋友,两个师兄两个师姐都已进入中年,对他这个小师弟实在算不得是同龄人,相互也就没有什么交流,每日里来只是公事公办。身为文人本性的他对波谲云诡的江湖实在缺乏必要的了解,所有的事情都是大师兄他们在打理。在师门算得上同龄的人都是些师侄辈,沟通也太难。

这样的掌门的日子,他熬了三年,三年中,他始终没有适应这种生活,掌门当得也越来越没有兴趣。三年来他的武功也原地踏步,再无寸进,别人不说,他自己也是信心早失。最后,他终于下定决心,离开了师门。并暗暗发誓,不增强自己的实力,他不会重返师门。

其后十多年里,他遍访天下名山,游遍天下美景,在自然美景天地灵气的熏陶之下,他的武功反而进境颇快,很快到了第七重这一难关之前。

他渐渐地知道自己是不会再突破境界,其实他的武功能够增进到这种程度已经是个奇迹。如果不是他的渊博的学识、琴棋书画的修养、名山大川的熏陶,他的武功也许永远停滞在第四重境界了。

其后,他凭借自己的学识,想尽其他办法来补充自己的功力的不足。他专门拜访了山东鲁家高人,学习土木机关之学,也曾于偶然的机缘之中,悟出了独特的轻功逍遥游身法,至于天文地理先天易数更不在话下了。

但他心里明白,不管他如何努力,因为先天上的限制,最多能够达到一流身手,在江湖上他永远成不了绝顶高手了,他把希望寄托在了下一代。从此开始了他的寻徒之旅,并开始了漫长的十年隐居教徒的生活。

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徒弟也遇到了自己的难题。都怪自己没有早几年开始寻找弟子,他暗中埋怨着自己。也许他早几年有收徒之心,也许他会早遇到方天几天,那该……

“唉!”彭远望叹了一口气。往日里最能陶冶自己心情的美景也失去了动人的魅力。

他又想起了掌门大典前的那一夜,那天晚上,他和师父独对。他曾问过师父,为什么不传掌门之位给大师兄。得到的回答是:“这是师门祖训。”

“阴阳神功乃是师门正宗心法,但恪于体质的限制,收徒不会很多——事实上每一代维持一个弟子都是很艰难的。而一个门派弟子太少在江湖上是没有什么势力的,而开派祖师却需要在江湖之上保持一个极大的势力,在不得已之下,祖师以无上智慧将阴阳神功一分为二,这就是炎阳神功和玄阴神功的由来。但祖师心中,将这两种功夫并不视为正宗,所以立下了遗训,不能修炼阴阳神功的人不能立为掌门。”武圣莫文锋这样回答徒弟的问题。

“师父,难道这就是师门内分为炎阳宗、玄阴宗、阴阳宗的原因吗?”

“唉,”莫文锋叹息一声,道:“这就是祖师所想不到的一个弊病了。派内分宗,本就不利于门派的强大和兴盛,所以本派虽说为天下第一大派,但在江湖上真正的影响力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大。原因就在于门派内部矛盾重重。”

“师父,那您为何不立大师兄为掌门呢?”彭远望问道。也许这样会消除派内矛盾,毕竟本派有这么大的声威,炎阳宗、玄阴宗两宗弟子立下了汗马功劳。当然阴阳宗弟子只要进入第七重境界立即成为江湖绝顶高手,更是长足了玄心派的威名。事实上玄心派最强大的时候就是有一个武功绝顶的阴阳宗弟子做掌门的时候。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其他两宗人马不敢轻易动摇阴阳宗弟子的掌门地位。

“为师年纪已高,做不出有违祖训之事了,也许后代弟子中有这样的奇才,能够改变本派的祖规。为师是做不到了。”莫文锋这样说道。

见到彭远望仍有忧色,便道:“你的功夫是低了些,做掌门怕是难为了你。……你不要担心,为师有生之年,一定想出一个提高你的功力的法子来的。”说完,莫文锋脸上显出坚毅之色来。

彭远望想到这里,心中一动。师父为什么这么肯定?难道……

做为一个掌门,总会知道一些派内秘闻。他想到了师门典籍中记载的一个传说,据说世上有两种上古怪兽,一个是火蟾蜍,一个是玄冰蛇,只要得到这两种动物的内丹,可以立即增进阴阳神功的功力,达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难道师父去寻找这两种东西去了?他心中一酸,当时师父已经年过六旬,二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师父的消息,自己本以为师父在一个不为人知之地隐居潜修,如今……想到很有可能师父奔波在深山丛林之中寻寽那遥远传说中的神物。

彭远望心中一痛,仰天长啸起来。

啸声悠长,饱含悲痛和郁闷,远远传扬出去。他的天下第一大派的掌门之位,在旁人来看,那是无比的荣耀,但在他的内心,却有说不出道不明的苦闷。在他心中,未尝没有埋怨过师父,让自己去做自己力不能及的事情 ,但身受师恩,一直不敢细思,现今一旦明白了师父的苦心以及师父这几年里可能受到的困难,心里不禁痛悔自己没有早些明白师父的心意。啸声也饱含了对师父的思念和一丝愧疚之情。

啸声停歇,他心中一松,心境立即平静下来。暗下了一个决定,为了徒弟方天,他也要去寻找这两种东西,假如有缘,也可以借方天来达到自己的心愿。另外也许可以遇到师父吧?他心中不禁期盼起来,越发想到踏遍边荒,纵使再见师父一面,也要向师父诉说这些年的苦闷以及对师父的愧疚和思念。

想到这里,心情大为焦急,只想尽早赶到师父身边,以慰思念之情。他想到可以再见到师父,二十来年的情思再也不可扼制,只想立即下山。

********** ********* ************

自从师父走出屋子,方天便陷入沉思。

这次的闭关失败,他心中也不好受,他感觉自己辜负了师父对自己的期望。十年来,师父的愿望,方天是一清二楚的,虽然师父没有明说,但他感觉得到师父对师门的一种怨恨,这使得他对师门一直没有好感,对他的几个师伯的印象也差得很。在他的私心中,一直想要自己快些练成神功,好在师门中给那些师伯们一个好看,好替师父出一口怨气。于是他的练功便很急迫,而这种急迫的情绪反而是练功的大忌,这也是他不成功的一个原因,当然现在的方天是不清楚其中的道理的。于是他对自己的毫无进展但很是懊丧,这进一步丧失了他的信心。一直以来,他只感觉自己是个天才,在常识渊博的师父面前,他什么都学得很好很快,师父也一直赞誉自己是天赋。但直到一年前,这一年来,功力停滞不前,也一直消耗着他的信心,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天才。

当师父的啸声传来,方天明显的一愣,师父还从来没有发过这样啸声,饱含在啸声的难过,使方天心中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他担心师父会发生什么事情,便向后山赶去。

当他来到后山悬崖之上,入目之中空空如也,哪里有师父的身影。

他心中大急,不知道师父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四处搜索起来,很快在一块大石上发现了师父的留字:

“天儿,为师思虑良久,现决定下山去了。明年中秋是师门比武选拔大会之期,我们师徒在师门娄山脚下怀远镇会面,为师一定能找到提高你的功力的方法。

另外你也下山历练去吧,江湖险恶,下山之前一定要到藏书室参看江湖典籍,一定要参看明白方可下山。切记,切记!

师字。”

方天大为惊异,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师父为何会采取这种方式离开自己,是什么竟使师父没有时间当面向自己告别。

对于自己的下山,他是有心理准备的,他和师父都知道,闭关修炼不成,就只能下山去碰运气,毕竟在江湖的历练才能真正提高的自己的武功。但彭远望一直担心方天在江湖上的安全,而一直舍不得让他的徒弟下山。

十年了,一晃之间,已经度过了十年。十年来,一直是师父陪伴着方天,师父使他感受到了父亲般的温暖,这个慈祥的老人在他心目中一直代替着父亲的位置。

“师父,……”方天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他知道师父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也许只有这种方法才能使他果断地离开十年来寸步未离的徒弟。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昏暗下来,天边的夕阳不知何时早已落入西山。不知道师父晚间会住宿何处?他担心起师父来。

想到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师父,他神思缥渺,昏昏噩噩地下得山来,走到师父的房间,望着一尘不染的房间,还是一样的朴素、简洁,还是那一桌一椅一床,别无他物,恍惚之间,似乎师父正端坐在那里练功,在灯下看书……

山间清晨的鸟鸣叫响了方天,他揉了揉惺松的睡眼,来到屋外,山间清风浮动,水流潺潺,朝霞满天,竹影飘摇。方天的心情豁然开朗,是啊,为了师父,自己一定不要辜负师父的期望,也一定要把功夫练好,他心中暗暗发誓。

师父已经走了,再也不能依靠师父了,还好,明年中秋就可以见到师父了。想到这里,他快步走进了藏书室。师父本身就是一代大儒,跟随师祖学武以后,仍然没有丢下文学修养,反而靠着渊博的学识,使得本没有可能练成的阴阳神功修至了六重高段,只能说是个奇迹了。虽然仍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难关,但纵观师门修炼神功的前辈来看,仍然不乏幼年修炼也不能突破第六重的人在。由此可见师父的高明了。

神功本就难练,历数十七代师门中人,只有第七代祖师欧阳兄弟因为是孪生兄弟,心意相通,同时修炼神功,助益极大,历史性地修进了第八重。也是因为他们留下了寻找合适门人的独特方法,才保证了每一代都能找到合适的弟子,这一点对师门贡献极大,如若不然,也许师门这宗绝学几代之后就要绝迹了。

师门之中只有欧阳祖师留下了这一法门,也许这就是第八重境界中神迹的一面吧。方天心中暗想,将来一定要修进第八重,别人能做到的自己也能!

藏书室里书很多,四书五经、琴棋书画、天文地理、医卜星相无所不包。最近三年来,师父已经把藏书室对他开放,但仍有许多书籍他还没有读过,其中就包括江湖秘闻一类的书。方天从小对这些就不感兴趣,但现在不同,命运注定了他要去江湖中走一遭,不了解一些江湖辛秘,只能是自己找死。

这一类书被师父密藏在一个大箱子里,箱子是在地下的一个密室之中,并且被师父布下了十道机关,最后一道机关甚至是一道毁灭的机关,由此可见这些书的价值。

走进密室(这些机关当然对方天没有作用了),方天都不禁佩服他自己的定力了,为什么这些年来竟然对这批密藏的书如此不屑一顾,竟然没有要来看一看的想法,也许只能说明他的无知吧。

等他看完这些书――姑且称之为书吧,(这些书包含江湖之中的方方面面,上到各大世家各大门派的来源历史,下到车船店脚衙等等江湖旁门左道无所不包,从老一辈的武林名宿到新一代的青年才俊的详细资料事无巨细全部记录在案。通过这些阅读这些书,他才算了解了这个江湖,除了亲身经验不足,也可以算是老江湖了)他才确信自己真的无知,当他来到江湖之中的时候,才更加了解了这批书的价值,那可不是一般的宝藏可以媲美的。

三天之后,他走出了藏书室,也走出了这座大山。

“江湖,我来了!”他在心中呐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