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达半躺在木床上,拿着一本《孙子兵法》心不在焉的看着,北王送给他的三个舞女恭敬地站在床前小心伺候着。王文达轻轻咳嗽了一声,便有一个美女将一杯浓茶送到面前,王文达抬头看着眼前的美女,真是清秀脱俗,靓丽无限。他心猿意马的放下书本,拉着美女的手,上下抚摩着,动作轻的就如同在抚摩猫眯的后背一样。

那个美女颇为吃惊的颤栗了一下,随即咬紧嘴唇极力的忍耐着。一种最原始的遐想在王文达大脑中产生:老婆闹了那么长时间,他还没有享受过另外女人的滋味,岂不是有些冤枉。

看到美女没有反抗,王文达豁达了许多,索性将那美女拉坐在床头,从后面搂住美女,一双大手不老实的顺着美女的脖子向下摸去,刚刚覆盖住两个挺立的玉峰的时候。美女象惊醒一般,猛的站了起来,回手“啪”一声重重地打了他一巴掌。

刹那间,两人都惊呆了。

那个美女明白自己闯下了大祸,但却倔强的仰起了脖子。王文达醒悟过来,怒不可遏的抓起悬挂在床头的宝剑。

其他两个美女颤巍巍摇晃几下,双膝一软,跪在地上惊怖的哀求着。而那个打王文达一嘴巴的美女依然蔑视看着眼前一切,此时“生存”也许对她并不重要。王文达愤怒的一脚向她踢去,她痛苦的“哼”了一声摔倒在地,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但两眼依旧是豪不畏惧的仇视着“桂王”。

“贱人!”王文达提起了宝剑。

正当王文达就要手起刀落,美人脑袋就要满地乱滚的时候。就听屋外传来“咚、砰”的枪炮声,一个卫兵慌慌张张的进来报告:“大人不好了!有队清妖正在进攻女兵营呢!”

“哎吆,真让杨磊这个生番说中了!”王文达气急败坏的跺了两步:“快,我们快去看看。”

王家村村口处,王文达右手搭起了凉棚,着急的朝女营方向眺望着。只见女营方向火光闪闪,喊杀声震天。王文达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搓着手着急的转了两圈:“快,快去本王卧室把《孙子兵法》拿来。

一个卫兵飞快向桂王的住房跑去,一个1米78高的检点伸手将这个卫兵拽住,然后向王文达行礼道:“桂王莫要惊慌,据卑职观察这伙清妖人数并不很多,卑职愿带属下1000骑兵将这队清妖击溃。

王文达怔了一下,随即感到自己有些失态,所以故作深沉的哼了一声,背着手装作深思熟虑的样子,走了两步:“快去,快回,杀败清妖我与你请功。”

那个骑兵检点,爽快的答应道:“谢桂王。”

看着1000多骑兵浩浩荡荡向女营杀去,王文达感慨不已:小队清兵能奈我何!仿佛瞬间他已成为功成名就的英雄。桂王哼着小调回到了卧室。

“桂王回来了。”两个美女雀跃的迎了上来,而那个惹怒他的美女早已不知所在。王文达不悦的哼了一声,正要问那个贱人逃到哪里。没想到两个美女早就猜到他的心思似的,浪笑着将王文达扶到床上。

“桂王,奴家给你做个推油好吗?”一个美女撒娇道:

王文达不是个思维清晰的人,他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分散,这次就上了美女的当:“推油?!什么是推油啊?”

美女浪笑道:“你真坏。”说着就脱光了衣裳。

看着两个美女光滑细嫩的皮肤,胸前的一对乳峰更是高耸坚硬,乳顶上腥红的奶头像两粒草莓般地令人垂涎欲滴。王文达迫不及待的脱光衣服,喘着粗气,就拥抱过来。“着急什么”两个美女又将他推回床上,拿出一瓶西洋香水在她们凸出的乳房上擦拭着。

“你们这是?”王文达疑惑的问了一句:

“给你推油啊!”两个美女浪笑着趴在他的身上,四个乳房在他身上轻柔富有节奏的来回蹭着。王文达浑身酥麻,有一种了飘飘欲仙的感觉。

“报告大人。”一个传令兵不识时务的打断了王文达帝王般的享受。

“别进来。”王文达扯过被子,慌忙地喊了一句:

卫兵打个冷战,庆幸自己没有闯进去,连忙禀告:“又有清妖袭扰了辎重营。”

粮草被烧当然不是闹着玩的,王文达不假思索就做出了决定:“快派2000步兵前去解救。”

传令兵走后,王文达没了兴致,下面的阳物也软了下来。两个舞女却来了性趣, “嗯……嗯……哦哦……。”抱着王文达不停地呻吟着:

王文达烈火重燃,三个人在床上翻天蹈海,共赴巫山。

岔道口边的一个树林里,汪敖趴在地上看着从王家村里跑出2000多太平军的步兵在自己的眼前跑远。他嘲笑的站了起来,他身后1000多蒙古战士和战马也跟着站了起来。“上马,出马,目标王家村。不擒住“长毛”主帅誓不回。”

许多年后,汪敖在一次军事会议上回忆起这场战斗的时候,他说:“当时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过于轻视我的对手,假如烧毁杨磊辎重营后,(他始终把杨磊当作唯一能战胜自己的将领)我能够主动撤退,再与杨磊部队保持若近若离的态势,利用杨磊粮草危机,不断的袭扰对手。那么最后的胜利者可能就是我自己。那时却盲目冲动去偷袭王文达的司令部,结果被杨磊早猜到一步,结果搞得全军覆没——谈这段体会的时候,汪敖从牢里放出来还没有20天,他甚至没有来及脱下死囚衣服,就被套上一件中将呢子军装。作为北京保卫战的北方集团军最高长官,他公然违背统帅部的命令,停止了贸然的进攻,集结兵力打了一场著名的战役,全歼30万饿国部队,彻底的扭转了北方的战局。这段回忆就是他在说服部下违背统帅部命令所讲的理由。

北京保卫战结束后,他又率领北方集团军,昼夜赶赴南方前线,在那里朱玉儿、高军率领的第二、第四方面军正在抵御着上海方向欧洲、美洲十二国联军的进攻。汪敖15万北方集团军的到来彻底打破了战场上的平衡,被历史上称为“逐浪行动”的战役中他倒下了,但他的部队配合友军成功的把40万的敌人逐下了大海。

帝国五周年之际,杨磊等众多将领,亲赴汪敖家乡——湘潭。去看望这位敢于违背命令打胜战的元帅(卫国战争时期由于出色的战绩被晋升元帅)。问道他的家属照顾瘫痪在床的汪敖元帅,还有什么要求时。

他憨厚的农村老婆说出一句让大家啼笑皆非的话:“中啊,没什么事,养活他比养个猪强。”(他指汪敖,元帅的薪水比较高,另外他享受离休待遇医药费全报。)——当然以上的都是后话。(在《时势英雄后传》“12342234换个姿势再来一次。”王文达喊着口号在床上辛勤的耕耘着,二个舞女一边哼着小夜曲,一边极为配合的摇动着土地,不过稻田里早已淫水横流,水涝成灾。

正当王文达心中倒计时9、8、7、6、5、播放种子的时候,却听到屋外枪炮齐鸣,人喧马嚣。紧接着听见兵器碰撞声,士兵惨叫声不绝于耳。一个卫兵后背上中了2支箭,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桂王,快走,要不就来不及…。”说完倒在地上一命呜呼。王文达打个冷颤,慌忙提着裤子跑出屋子。

汪敖的带领着一千多蒙古骑兵已经杀进村内,好在村庄内的道路并不很宽,各个院落又互相环套,1000多蒙古骑兵一下子竟不能全部铺开。其实王家村剩余的太平军部队并不很多,大约也就700多人,基本上都是桂王府卫兵和一些附属指挥部的军官。虽然太平军的人数不多,但是这些人都是从广西打出来的“老长毛。”各个都身经数十次战斗,战斗力十分的凶悍。他们利用有利地形和蒙古骑兵展开了激烈的撕杀,双方逐屋逐墙的争夺。

双方的人马很快混战在一起了,不大的村落里尸横遍野,血腥弥漫。撕杀中,双方均都战红双眼,广西话、蒙古话的叫骂声伴随着激烈的撕杀瞬间将宁静的小村庄吞噬。

王文达颤抖的站在空场处,看着四周混战的人群,哆嗦地掏出北王告别时送给他的锦囊。打开一看:打不过跑,无罪。几个字显入眼帘时,王文达蒙了,满头冷汗开始往下流,可他马上又镇定下来。心中暗自琢磨:虽然离城不到40里地,凭眼前情景不也是到了危险时候了吗?自己如果逃跑,再推说遇到“张国梁的主力,北王未必就会怪罪自己。

王文达打定逃跑的主意,便向3个慌慌张张跑过来的卫士说道:“快,快去找匹马。”那几个卫士迟疑怔了一下,连忙四下散开寻找马匹。

“快点!”王文达催促地叫了两声,一回头还真的看见一个兵卒牵着马从后棚处转了出来。王文达没有多想,上前两步,推开士卒,翻身上马。

那个士卒,没想到会有人抢他的战马,也是一惊,拔出腰刀怒骂道:“MD,谁这么不长眼,敢抢老子的马匹。”骂完一抬头,两人都有些发晕。

“马大海,怎么是你?”王文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马大海尴尬的笑着,心里却琢磨着:是不是把这个桂王一刀捅下马去,自己好骑马逃命。王文达看到马大海的眼眸阴阳不定的转着圈,便有些警觉道:“你欲何为?”

正在此时,那3个卫士牵着四匹马跑了过来。马大海连忙换了笑脸:“我给大人送马来的…。”王文达不听他罗嗦,握住手中的长剑,冷冷的哼了一声。马大海打了个冷战,向后退了几步,两人怒目相视。此时恰巧,刚才和王文达共赴巫岭的两个舞女,哭泣的跑了过来,嘴中还喊道:“大人带上我们,大人不要丢弃奴家…..。”

眼看着喊杀声越来越近,王文达把刚才山盟海誓;长相斯守的诺言全抛到脑后了,他一咬牙冲着马大海嚷道:“快,快拦住她俩。” 话音未落,便催马逃命。

汪敖骑在高头大马上,双眼早已瞪得血红,本想三下五除二结束的战斗却打成了胶着状态,看来这股长毛战斗力确实不弱。他冷笑道:“看来我们不能攻占这个村庄了。”

“大人?!”手下的蒙古兵不解的问道:

“要毁了这个村落。否则我们这种添油打法早晚会被这股长毛拖死在这里。”

蒙古骑兵的号角吹响了,悠扬的声音不断变换着节奏。在前面展开攻击的300多蒙古骑兵退了回来。

“放火烧了所有房子,弓箭掩护推进。”

蒙古骑兵马上分为数队,用手中的火把将道路两边的房屋点燃,或用火箭射向较远的房屋,各个都忙得不亦乐乎。不一会,整个村庄都燃烧起熊熊烈火。滚滚浓烟中不时有太平军战士被呛得冲上街道,转眼间就被蒙古骑兵射成了刺猬。

火光冲天的战场上,汪敖哈哈大笑起来,他知道胜利就在眼前了。正在得意之时,忽听的身后一声炮响,汪敖愕然回头,随着一阵急促的梆子声,身后箭如雨至,后排的蒙古士兵象割麦子一样成群倒下,整个蒙古骑兵部队乱成一团。

汪敖两眼通红,大声喊道:“别慌,前队转后队,大家原路杀回去。” 蒙古骑兵从新转换了进攻队型,一起向村口处杀去。

村口处,千百只松明火把亮起,一彪骑兵挡住他们去路,为首的正是那个北王府的骑兵检点。汪敖拉住战马,四下察看一番,心中叫苦不迭,暗想:“身后、左右都有大火,也只有从正面杀出去一条路了。”于是下了决心,怒吼一声,大刀前指,麾军冒着箭雨拼死冲去。

北王府骑兵检点呵呵一笑,率领一千多骑兵迎了上来。刀枪相击,战马相撞,两队骑兵一个冲锋就胶着在一起,人和马推挤成一团,掉下马的人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就被后面的马蹄踏过,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眨眼之间就被踏踩成一团模糊的血肉。此时人们都变成了野兽,一个为了活下去的野兽,双方的人马只有两种选择,要莫被杀,要莫杀人!

汪敖抡起大刀,劈头盖脑地朝北王府骑兵检点砍去。北王府骑兵检点举刀相迎,只听见“锵”的一声,金铁交鸣,两人都震得虎口发麻,各自战马都后退了几步。汪敖大叫一声:“好,再来!”抡刀再次杀上前去。两人一来二往杀了二十个回合。

汪敖杀得兴致正高连声叫好,可是他手下的1000多蒙古骑兵却有些吃不消了。原来看到援兵到来,王家村里太平军都从火里钻了出来,前后夹击敌人,汪敖岂能不败?!

汪敖醒悟过来,连忙召集人马杀出包围。北王府骑兵检点并不追赶,只是在王家村内到处寻找“桂王”。汪敖一口气逃到岔道口处清点人马只剩下了300多人,看着自己部下疲惫不堪,豪无斗志。汪敖哈哈大笑:“我率1500多骑兵,攻营破寨,在长毛万军之中,杀得三进三出,当年赵子龙也不过如此尔!”

笑音未落,就听见“咚”一声炮响,前面岔道口处,伏出了2000多太平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