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米身高的世界[推荐]

面粉老虎 收藏 0 142
导读:一百米身高的世界[推荐]

一百米身高的世界

作者:七格

夫欲合人类于平等大同,必自人类之形状、体格相同始,苟形状、体格既不同,则礼节、事业、亲爱自不能同。夫欲合形状、体格绝不同而变之使同,舍男女交合之法,无能变之者矣。 ――《大同书·去种界同人类》

今天父亲带回来一个不幸消息,我们家欠政府的钱,已经被核实超过十万,于是这个周末以后,我们需要到市立群众医院去,接受又一轮的体型压缩手术,这样我父亲的身高将从现在的一米二降到零点九米,而我将再也没有可能把个头长过零点九米了。

妹妹还不懂事,还笑,因为每次父亲身高缩短了,她就感觉自己相对变高了。她才六岁,但我十七岁了,我已经懂得很多事情,我知道上海是个宇际化大都市,这银河系上所有有钱的人都会到这里来做生意,所以上海到处都是体型超大的巨人,住在马勒别墅和哈同花园里的巨人,身高甚至超过了十米,为此,好多给巨人造的房子也比给我们的大几十乃至几百倍。没办法呀,人家有钱,就可以住大房子,开大车子,还可以吃好多好多的牛、羊、猪、鸡以及蔬菜瓜果。有一次我在街上捡到一个有钱人家孩子扔掉的洋娃娃,竟然和我一般高,还好材料不重,很漂亮的,金黄色的头发,胸鼓鼓的,腰细细的,腿很长很长,他们管它叫芭比,我就把它背回家了,结果进门时洋娃娃的头撞在门梁上,额头留下一条凹痕,看上去一下子旧了很多,像我们穷人家的了。

父亲现在愁眉苦脸地抱着脑袋坐在桌子上,背后的电视机里,正播放着新闻,一座摩天大厦今天傍晚时分将从外太空降落在上海,报道说,这座大厦将是史无前例的巨大,整个浦东都要让给它,因为它的主人,是来自外银河系的M83,那里是开发最早的富人区,身高低于十八米的都免进,但现在那里资源基本都被体型越来越巨大的富人给消耗完了,所以他们开始向其他地方搬迁,这次有十一个特别富的想搬到地球上,在上海这里成为永久居民,这对上海市政府乃至对整个地球都是件大事情,这些巨人个个身过百米,都是宇宙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为了他们的降临,这两个月来,我父亲所在的蔬菜公司已经将上万吨纯天然种植的卷心菜、青菜、小白菜、花椰菜、刀豆、菠菜、 总取 番茄等等蔬菜运到?那里附件已经造好的一座超大型超市里。电视里又采访了几户要搬迁的人家,那也是些富人,但身高就五六米,他们都很高兴,说为更高大的巨人让出地盘,是应该的,连东方明珠都拆了,那作为市民,还不该为整个城市的建设做出一点牺牲吗?

但父亲此时却更加愁苦地抱紧自己的脑袋,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蔬菜公司要求司机的最低身高是一米二,再低,就不收了,因为达不到运输车设计的驾驶员最低身高要求,这意味着他下周要失业了,将再也不能按揭我们现在住的这间简易房,这是我们用前不久母亲工伤去世后的十万院抚恤金作为首付买来的,共二十万,还贷了十万,为此那时我父亲将身高再次压缩,从一米六压缩到了一米二,当时去医院时,父亲安慰说没事的,只要我考上大学以后找到好工作,出人头地了,我的身高一定能超过两米。至于他,他说他老了,再高也没意思,但我将来不能像他,一定要有出息。

现在问题比较严重:这十平米的房子没法还了,都得怨我,我在外面看到宣传单,说有前往人马星座的劳务输出,主要是清理我们银河系吞食人马星座过程中产生的碎片,保证星际公路的畅通。做这样道班工人的活,一个月能赚三千人民币,还包吃包住,这将比我父亲的工资高出整整三倍啊,于是我报名了,电话里说要先付报名费一万,我就自说自话将父亲的信用卡透支了,我清楚这样我们家会欠款总额超过十万,但我想我能代替失业的父亲去工作的,他就委屈一段时间做零点九米的男人好了。可是,昨天我到了那个报名地点,才发现好多警察在那里,说这里住过一个专门骗穷人钱的骗子,已经逃掉了。

父亲也没打我,自打他从原来一米八的天然身高不断往下压缩起,他就再没有打我的脾气。我也很内疚,不知该做些什么,反正比我们矮的穷人还有,压缩到十公分的穷人我都见过,有个穷人窟我见过,就在上海的郊区,一排排老式的六层楼公房,像缩微模型一样占了两三亩地,所有的十公分穷人在这个社区里忙忙碌碌,那天父亲带我去给他们运输蔬菜时,一卡车仅仅装了二十筐,还是无土栽培的那种便宜货,父亲说这二十筐,够这里一万人吃一星期了。

政府很好的,你再穷它也会贷款养活你,直到你被压缩到十公分再也不能被压缩为止。政策规定,穷人欠款超过一万,压缩到一米六,超过五万,一米二,超过十万,就是零点九米,要达到三十万以上,铁定是十公分了。上课时政治老师说,这是因为人的尺寸大小决定了它消耗资源的能力,富人因为对这个地球的贡献大,所以他们有资格消耗更多的资源。说到这儿时,坐我前排的一个家伙嘟囔说,但他听家里的老人说,住在红太阳里的人不是那么认为的,他们认为大家应该平等的。政治老师当场叫他住嘴,说这一定是邪教,说从来就没有什么极乐世界,这是欺骗光大劳动人民的精神鸦片,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这社会多好,社会保障体系多完全,竟然还有这样的迷信思想,你不想想,太阳那么热,能住人吗?可见政治老师的责任是多么的重大,青少年的思想品德工作是多么的重要。说完,他一米四的身子就风一样奔校长室去报告了,后来,那个乱说话的孩子就被勒令退了学。

关于红太阳的传说,我小时候也听老人们讲过,他们说红太阳里有个神叫做毛主席,领导那里的穷人闹革命,把很多富人的身高都压缩了,不服压缩命令的就地镇压,所有穷人都翻身做了主人,大家都身高百米,连毛主席本人也是身高百米,那里广大穷人不答应,强烈要求之下,他才答应他的身高每年长一米,掐指算来,毛主席到今天也该有二千米了吧。

我对这些话是不相信的。都什么呀,准是有些穷人被压榨得没法子了,胡乱自己编个故事来安慰一下。我还是努力读书,争取考到白领阶层再说吧,考入白领阶层,就能一个月赚个万儿八千的,这样才能进入巨人世界,找个巨人当女朋友,否则,你搞什么搞啊,生理卫生课老师从不说最后那些章节,但我早就翻烂了,穷人跟富人一辈子不可能在一起,其他不谈,尺寸就不对,其他穷人认命,随便找个门当户对的就成亲了,我不,我志向远大,我一定娶个巨人为妻。这次算我倒霉,被人骗了,但苦日子迟早会过去的,哪怕就此以后我的身高被压缩到十公分,成为矮子里的矮子,我也要最后奋斗成百米巨人。

我不想再看我父亲那副可怜的样子了,这一切都我造成,我该对这些负责,明年就要考大学了,我得为高三最后一年学费自己做准备。出门时,妹妹正将那洋娃娃放在母亲生前坐的位子上,对着它喃喃自语。她清楚她没妈了。

外面一派车潮汹涌,最顶上跑的都是富人的大车,反正人少,只有两条跑道,越到下面跑道越多但立体公路的宽度却上下一样,最下面的就是人行道,所有身高不可能高于一米六的都在这里行走,我们穷人买不起车,这么走走也好,生命在于运动嘛,再说这总比那些十公分的强,他们连社区都不能出来,免得一阵风都会把他们吹砸到墙壁上。政府明令,这些超矮人如果随意在户外行动,产生的一切后果政府均不负责。但实际上最苦最累的活,各个企业都让超矮人去干,比如到地下挖煤矿,或者到外太空去清理垃圾,因为他们不但消耗少,工资低,而且还能把缝隙里最后的一点煤渣或者垃圾也能个刨出来,前段时间还有位法学界人士提议,是不是把压缩的最低限度放到一厘米,这样他们一顿饭的饭量只要一粒米就够,最后这提议还是被市立群众医院的权威人士给否决了,因为这样的话,压缩成本在技术还没获得突破性进展的情况下,会成对数级的增长,经济上反而会得不偿失。

两个小时后,我走到了南京路步行街前。到此我就得止步,这里是专给富人步行用的街道,我们贸然进去,被活活踏死是不会有赔偿的。听说有些富人特别恨穷人跟他们混在一起步行,因为平时他们都以车代步,步行对他们来说,属于非常值得珍惜的社交活动,要有穷人混里面,据说他们感觉就像是有老鼠屎混在粥里一样,被他们在步行街里逮着,死十次都不够。所以政府在这里路口处设了很多机器人警察,通过机器人眼睛,操纵他们的人类警察就能在很远的地方监视这里发生的一切。要是有人敢强行进去讨饭,就会立即被抓到市容监察车里,那种车子又小又黑,横七竖八可以叠好多讨饭的。送到局子里后就是罚款,没钱罚则再压缩一个档次。

但我决定冒一次险。富人大多心肠坏,但总会有些好心的。我听说过有穷人在这里讨饭讨成巨富的,还巨成七八米高度的呢,今天我就要冒险尝试一下,我不用讨那么多,够四百元学费就行。平时生活我可以和我父亲两人在外面卖烘山芋。他反正蔬菜公司认识些同事,批发价搞点山芋来应该不费事。

我躲在一辆刚刚泊下的大车后面,车门一开,一只有三四十厘米鞋跟的高跟鞋踩上了地面,接着一位身高七米穿牛仔裤的女巨人昂首阔步地向步行街走去,透视关系让我感觉她身材有些下粗上细,但我能还原出她一定很性感的。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赶紧平行奔在她旁边,在机器人警察盯着美女巨人忘记职责的一瞬间,我已经到了步行街里。

我往里面狂奔了几百米,气喘吁吁停下,回头,吓得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那美女巨人正站我后面,两双红色高跟鞋像两部手推车,气势汹汹。

“我鞋子下面粘了一块口香糖,你帮我清理了。”随着这从天而降冷冰冰的声音,一张大如报纸的纸币飘了下来,我一把接过,连续叠了八叠,很好,四百元钱哪。我欣喜若狂,太好了,可以考大学了,以后说不定就追你当女朋友了,什么叫浪漫,这就是浪漫。我趴下身子,将脑袋贴在地上,去看高跟鞋鞋底穹部,这只没有,再看那只,还是没有。

我疑惑地抬头,却看到她举的一只脚。鞋跟正对着我横贴在地面上的脑袋。

本能促使我就地一个打滚,一阵冷汗之后,那坚硬的鞋跟狠狠砸在我刚才贴地的地方。

美女巨人一阵咆哮诅咒着,她嚷嚷自己钱被个穷鬼偷了,我大吃一惊,这可不是好玩的,溜进来已经犯法了,要被搜出一张大面额的巨人用的纸币,那更是死惨了。四周脚步声开始嘈杂起来,我立即弹射着窜了出去,我不知能跑多远,但留原地一定是死路一条。

到处都是抓小偷的声音。有几双巨大的男式皮鞋以及运动鞋还有小孩子的暴走鞋好几次从天而降,都被我灵活地加以躲过。不就窜你们巨人的裤档嘛,学习不敢说,体育成绩我可是年级第一名,要不是今天我逃命,否则定窜的时候朝你们裤脚管上顺便浇泡骚尿的。奔过一家冰淇淋店,我还抽空和目瞪口呆的卖冰淇淋的小姐打了个招呼。这里的营业员也是些穷人,不过都是挂牌的,矮矮得呆店里就不算犯法。在我打招呼的时候,后面两个巨人互相撞到了一起,我瞥见他们庞大无比地砸进冰淇淋店,稀里哗啦的一阵响,冰淇淋小姐四散奔逃。娘的,想踩死我,也不看看你们的样,都肥头大耳成巨型猪猡了,怪就怪平时我们把你们喂得太好了吧。我已经打定主意,从另外一头奔出步行街后,再前面就是黄浦江,只要往江水里一跳,这些巨人就没法追了,他们衣服好,又怕死,关键的关键是我要躲过步行街那一头的机器人警察。

不妙的是,快到那出口处时,已经有二十来个机器人警察守在那里了。为了方便抓穷人,它们设计得仅仅比我们更高大一点点,而且身板厚实,所以他们才是最棘手的。不过奔逃的路上我已经捡了一只不知哪个巨人丢弃的手机,那手机是女式的,比较小巧,握住天线后就是样挺不错的金属榔头。

这还是我第一次和机器人警察交手,没想到他们这么不经打,第一下我就把冲最前面的那个给砸得浑身冒烟,倒在地上原地转圈,嘴里嘟哝着转圈请注意、转圈请注意。剩下二十几个呆住了,给它们发指令的的远程警察大概没想到竟然有个穷矮子还会反抗,趁它们发愣的当儿,我从缺口处窜了出去,把回过神来的机器人警察和那把金属榔头抛在了后面,然后整了整汗津津的领子,从容跳入江中。

“有人跳黄浦啦!”

“是个小偷,淹死活该!”

去你的吧,我水性好着呢,就算我被压缩成一只蚂蚁我也能游到对岸。机器人警察也不追了,因为它们不能下水。等到巡逻艇赶来我定是早就上对岸了。对岸不会有人,早迁完了,就等着待会儿的巨型大厦降临了。我已经想好,到了对岸,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把纸币摊开,晒干,然后找个地方躲一下,要被巨型大厦给压在下面,那可真叫万世不得翻身了。

但我如意算盘打错了。我是爬上了岸,也掏出了纸币,但忽然发现纸币没法干,因为没阳光,抬头一看,整片浦东都已经没了天空,一座巨大无比的大厦底座,安插着无数钢桩,正向着我头顶迅速降下。

在我收好纸币,决定是不是还要再次跳回黄浦江的时候,空中发出了剧烈的噪音。等我意识到这是巨厦在急刹车的时候,它已经完全停了。离我最近的一根钢桩头部四棱形,足足有我们学校的一个篮球场那么大。其余亿万根钢桩,像从天上长下来的枪林,密密麻麻得排的是一望无垠,无数金属管子盘在巨厦底部,九曲十八弯,看得我头晕目眩,一些大得没谱的涡轮口子里,叶片还在慢慢转动。

接着我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托起,移出了巨厦底部,升到了空中,然后被缓缓推进巨厦正门。那正门太广阔了,我感觉自己就算奔一天都奔不了它一圈。进了正门后我被降到大厅里,四周站了十一个巨人,比我见过的任何巨人都要巨大,两百米不敢说,一百米应该有。他们的脚够大,要是在这里踩死我,我逃不了。

“你是我们到地球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你需要什么,我们都可以满足你。”一个和蔼的老人声音从很高的地方传下来。我抬起头,看见他们所有人的笑脸在大厅顶部好看的图案下围成一圈。

“我想成为巨人!”

“多高的巨人呢?”

“和,和你们一样高!”

现在我快乐地都要哭了,我一百米了,比原来足足高了一百二十五倍。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看着自己原来穿的衣服,摊在掌心里,小小一堆,我想仔细从中拉出那张四百元的纸币来,但怎么着都拉不出,我的手指头太粗了,算了,我现在用的都是万元大钞,一张出去,都能把那个诬陷我的美女小人整个头都盖掉,这种矮巨人也配做我女朋友?

我把湿衣服扔进了垃圾筒,和他们坐在一起吃起了丰盛的晚餐,他们对桌上的天然蔬菜赞不绝口,说只有在天然地球重力下的蔬菜,才是真正的美味,于是这让我想起还在家里抱头苦恼的父亲,还有拿芭比娃娃当妈妈的妹妹。但我羞于在慷慨好客的他们面前提起这些,我一想起他们的寒酸相就感到十分懊恼,感觉他们丢了我的脸,但马上又为这种想法感到羞愧,可我又清楚自己的幸福来源于鬼使神差,所以千万不能让他们不开心,万一又把我变回去,那我就彻底完完。贪得无厌是天下穷人的通病,为了更多,最后反而一无所有。

但我还是有一天忍不住很含蓄得问他们:天下还有那么多被压缩的穷人,怎么也能让他们和我一样,得到今天这样的快乐生活呢?

还是那位老人,现在我知道他叫彼得,他很严肃但又很慈祥地告诉我,这他们办不到,我仅仅是一个特例,他们来地球是来享受生活的,不是来解救穷人的,再说穷人那么多,钱再多也不够。

“那谁能解救他们呢?”我发问的声音很低很低,低得我认为没人听得见。

“只有两千年前的毛主席能救他们。”彼得说完,头转向窗外,我也转首望去,现在旭日东升,火红的太阳正冉冉升起,一道炫目的阳光打在我脸上,把我打得在一瞬间就相信了他的存在。

“我要去找毛主席。”我低下头,默默地看着自己两滴眼泪滴在了餐盘里,把几百炖烂的花椰菜全打湿了。这些都是父亲每天凌晨三点就要起床去运的蔬菜,为了他们的到来,他来来回回和其他司机一起加班加点了近两个月,可我们一顿就能吃掉一大半。

“孩子,开我的车去找吧,我的车隔热的。要是找得到的话。”另一个老人将一串匙抛过来,正落在我面前。

“犹大,这样不行,那神不会饶过所有富人的。”雅各老人不满意地推开了面前的餐盘。

“我们又何曾饶过所有穷人了?”犹大讥讽地回答。

大家都默不作声了。最后彼得说,就这样吧,正如当年他做的是天意中的一部分,今天这一切也是吧。

在我出发去太阳之前,我设法和父亲还有妹妹见了一面。我们隔着黄浦江两岸互相看着,这样只有好,隔着江水,他们能看我看得更清楚。父亲现在零点九米,但比以前一米八时更开心,他眼泪流满了脸上所有沟壑,妹妹带着芭比娃娃一起来,娃娃额上的那道疤让我更想念母亲,那天不知哪个富人从高楼阳台扔下一个花盆,致命的伤口就在那儿。

我将一叠如大草席一般的万元大钞隔江递过去,他们拿不下,我就把这叠钱放在他们脚下,父亲和妹妹小心地踩上去,免得被风吹走。但父亲说他真的不想再恢复身高了,钱省下来,供妹妹以后读大学用。

能来送行的穷人全部拥到了黄浦江西岸,他们喊着我的名字:保罗,保罗,保罗,保罗。但所有的富人却都躲家里不出来,他们前几天联名上书过,抗议市政府竟然允许我去太阳上找毛主席,说万一被他找到,那个天杀的毛神下凡,不但他们这些富人全部要人头落地,连你市长说不定也会被批成个黑五类,到时候整个地球成了个红海洋,到处是挥着红宝书的穷人,整个世界会陷入万劫不复的一片混乱。但市长拒绝了他们的抗议,毕竟,这十一个外太空巨人的到来,一下子让上海富裕了几百倍,而且他相信,红太阳里住个毛主席是个神话,因为他身边有一群各个领域的学术权威,太空物理学以及太空生物学方面的专家已经以脑袋向他担保了:太阳上绝对不存在任何生物。

但我已经坚信那不是个神话。我将车子发动到最高马力,开上了通往太阳的星际公路。这条公路从来没有修完,最后那段路我必须在近太阳的灼热空间里自己摸索前进。我开车是现学的,车技糟糕,但我决定已下,我要看一下红太阳上的人们过着何等幸福的日子,我还要看一下他们互相之间是多么的平等,最后我一定要央求这位身高有两千米的超巨人,将地球改造得和他的红太阳上的一样好。

一个所有人都是一百米身高的世界,该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