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铁血乱世之北府三结义》!!!

二零零五年的七月,一个小兵无聊的走在水区繁华的大街上,他的肩头标有个下士军衔!他那破旧的军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个没人要的杂兵班长!

此人身高七尺七,相貌酷似蜀汉五虎大将之三,常山赵子龙!年纪在二十有四、五,可惜只有一把普通的配刀,十分的少了点英雄的气势。

他路过告示牌,看了看,上面老是不变的那个告示:

铁血联邦通缉令!有杀死惯匪:香奈儿的赏银一亿,有生擒至投诉堂的赏金1000并任聘于投诉堂总校头,月薪1500金!!

心里想,我要是能抓住这个家伙,何愁不升官发财呼?可惜,此人连长的什么样子都没见过,何处寻觅呢?唉!

来到“水区原创酒楼”前,不觉得有点肚饿,于是摸了摸口袋,拿出仅有的100俩白银,走了进去:

把配刀解下放在了旁边喊到“小二!给我来一盘牛肉,一壶普通的烧酒!,快点啊!!”

“好了,客官,马上就上!诺:一盘牛肉—、一壶水酒——

唉,前天去水区最大的俩个军团去叩拜,第一个[铁骑军]连大门都没给进,第二个[乌龙山]看到个头儿,没想人家看了看我的军衔,说了句:到尉官再来找我!无奈呼,天天除去早上在校场报个到外,整天就是闲逛了啊!

还在想着呢,菜已经端了上来!看着桌上的一盘牛肉,于是开始独自喝起了闷酒。

就在此时,店门外传来了一阵喧哗?伸头看了看原来是个列兵,要进来吃饭,被挡在了外边,再一听是那个列兵原来是刚来的,拿着第一个月的薪水5两银子来喝酒,连一盘菜钱都不够,就被挡在外边了!(最近铁血联邦动荡不堪,水区的金融也面临崩溃!5两银子是买不到什么了啊?可怜了那些新兵!)

我慢慢的走到门口对小二道:“嘿,小哥,他的酒我请了,我的银子够我们俩个人喝酒的了吧?”说着把100两的银子在手上晃了晃。

我看那个新兵还想说什么,一把拉着他进到里面,到了我的桌子前,大家坐了下来。

“什么都别说了,我刚来的时候和你查不多,来!兄弟不嫌弃酒菜不好,就下了这一杯!”

“好!大哥管我叫黄昏吧?”“好!我叫阿健!来,干!”

说着我们一起喝掉了手中的水酒!

我慢慢的又斟满了杯中酒,才抬头打量起这个黄昏:相貌清秀,一身干净的衣服,俩个眼睛大大的,非常有才气,估计比我小就在三岁之间,一看之下,发现总有种叫人说不出的一种感觉!

黄昏兄有多大了?”“21岁!”“那好偶比你大3岁,你就喊我健哥吧?”“好啊,健大哥!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水区洲啊?在哪个军营,好不好混啊?”

“呵呵,我是……

……

俩人在酒桌上就谈了起来,而且谈得颇为投机!

就在上述俩个杂兵在酒店里喝酒之时,在铁血联邦的总部里,却发生了一件大事!总之一句话是暴风雨就要来临了啊!

话说俩边!

就在俩人忘乎所以的谈天说地之时,在酒楼里,却弥漫着一顾肃杀之气!

在离他俩桌子不远有一个桌子上坐了一个戴着斗笠的大汉!一桌子的酒菜旁边是一把镶嵌了一颗宝石的宝刀!此人一声不吭,一直徐徐的自斟自饮着;在他的东西南三角或俩、三四各座着几个人?总数有78人之多,都一眼不眨的盯着那个大汉!

这时,又从外边走进来了俩个人,其中一个刀疤脸来到阿健和黄昏的桌子跟前,“嘿,兄弟哥几个有点事找那个朋友谈谈,你们请换一家吧!”说完了一支手把没有鞘的大刀往桌子上一放,振得酒水洒了一桌,另一支手指向了那个还在喝酒的大汉。

阿健抬起头,看了看那二人,又看了看大汉,转头对黄昏说道:“小兄弟,你看,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你怎么说?我反正是非常的感冒!”

“大哥,说的是,你看他们,这么多的人竟然对付的是一个人,也太不要脸了吧?”

听到我们的回话,刀疤脸俩眼一瞪,退后一步说到:“朋友看样子是要堂这个混水了?好,兄弟们!上啊,一起收拾了他们三个!”

说完,周围的人都站了起来,抽出家伙分别向我们俩边招呼了过来,围成了俩个圈!

一时间,桌椅、碗块、尖叫声!整个酒楼都乱了起来,小二和老板早就躲了起来,其他的客人也都跑了出去。我和黄昏俩人背对着背,而那个大汉却还是一个人坐着不动?

“你怎么样?先要抢个乘手的家伙给你!”我小声的对背后的小兄弟黄昏道“恩!大哥,看我的!”

“呀!!”刀疤脸先对我们的这边发动了战局,估计是想先解决掉我们在全力对付那个硬点子,可惜也小看了我的身手了吧?嘿嘿,叫你小看我!

就在刀疤脸出刀之前我抢先用脚挑起了身边的一条板凳,砸向另一个凶徒,人一拧身抢进了刀疤脸的身型里去,在大家都不好围攻的当,早使出了家传的散手十八式的前俩下,就看人影分开,一边是捂着胸口的刀疤脸,一边是抢过他手中配刀的我!

“好身手!”

回头一看,是那个一直没有动静的大汉,已经站了起来!

将抢来的宝刀交给了黄昏,我向其一抱拳到:“你也不错啊,光看老兄你泰山不变之神色,就知道你也不是一般人啊!我叫阿健,老哥能否亮个大名?”

“呵呵,我爱香奈儿就是我!本来你们是不用卷进来的,可惜,你们将惹上麻烦了!结果是我也得留下来帮你们的忙,嘿嘿,本来我可没准备理会这几个小子的,越帮越忙啊,哼!”

“什么?你这个家伙,我们可是看着这么多的人对付你一个人才帮你的,你怎么能够这么说?”

“哦?这个兄弟叫黄昏吧,你们刚才的谈话我都听到了啊,我不需要你们帮忙的,这几个小贼还留不住我的!”

我顿时楞住了:他就是那个被悬赏的香奈儿?我不是还想抓他出名的吗?怎么却成一条线上的蚂蚱了!?那这些人其不是官兵?和官府作对?我的头脑里顿时是一片空白!

“小心!”

就在我发楞的工夫,一个官兵从我的背后向我披了一刀,尽管被黄昏一拉,可还是被刀气在坐胳膊上划开了一道血口!

“靠!你M的,暗算我大哥!”小兄弟黄昏举起刀就向对方冲了过去!我一下子没有拽住,怕黄昏有危险的我只好也右手操刀跟了过去;同时,那边的香奈儿也抽出宝刀发动了攻势!瞬间有几个官兵中刀倒地,没想到香奈儿的武功如此了得?在我还在犹豫不能伤人的时候,就已经有人伤在了他的刀下!看看这边的黄昏虽然刀刀用着全力,可是明显武功一般,有好几下险些中刀!算了,我再也顾不得什么官兵不官兵了,一咬牙!“北海十式”用了出来,尽管手下留情,也将对面的官兵劈倒在地2个,立刻我们的威势大增,乘着大勇,黄昏也放倒了一个敌人,而那边,就看香奈儿一个人走了过来,在他的身后倒着五个敌人!而这边剩下的三个人互相看了看,乌拉一声,就向外跑去!

就听到“嗖、嗖、嗖”三声,接着传来了三声惨叫,那三个刚刚跑到门口的敌人全部栽倒在了地上!

“不能叫他们回去了,否则你们俩个的罪名可是不小啊!呵呵”香奈儿慢慢说道:

哦!原来如此!我走到一个尸体前,翻开衣领,上面有着一条彩绘的银蛇!“是东厂银蛇卫!”“是啊,我们快点走吧?如果来的是金龙卫,可就没这么好对付的了!”说着,香奈儿头一摆,就踏出了酒店,我和黄昏互相看了看也紧跟了出去。

就在我们转过到一个小巷子的时候,只听到酒店方向的地方传来了大队人马跑过去的声音!我把拳头一抱,对前面的香奈儿说到:“有兴认识香大侠,此事已了,我们就此分手吧?”香奈儿转过身来笑笑的说到:“怎么?怕和我扯上关系?”“哼!我们才不怕呢?是……

香奈儿打断黄昏的话说道“健兄怎么说也是为香某人负得伤,怎么也应该让我表示表示吧?如果不是怕我的恶名,就请俩位到我的别园一述可好?”

我想了想,拉着黄昏说道“也好!如果方便,我们就去府上打扰了”“请!”……

我们一起来到一座府邸的后门处,名为 北府 ,我爱香奈儿上前轻扣了扣门,少许,就看大门打开。“主人,回来了?”“恩,还有俩个朋友,快去准备些上好的就菜来!叫下人拿我的衣服伺候健大爷上药、更衣!”“好的,马上去办,老爷!”

……

在客厅里,分主宾坐了下来!

香奈儿那出一个匣子,打开来,取出里面的一本泛黄的古籍,递给黄昏说:“小兄弟,看你为人不错,就是功夫差了点,这个是我一次偶然得到的秘籍,我看过了,挺不错的,就送给你,希望下次有打架的时候,能自保就行了,呵呵!!

黄昏抢过来,连忙翻看了起来!“哇!是小九阳真经啊?太好了啊!香奈儿大哥,看来你不是像你表面的那么冷酷吗?谢谢了!”

“呵呵,我只是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罢了,你别在意啊!”

我看了看香奈儿,又看了看黄昏!突然发觉香奈儿也是挺平易近人的!于是,把早就想问的话说了出来:“香兄!看你的为人,也不像是坏人,为何被官府通缉的呢?”黄昏也收起了古籍而看向香奈儿。

“恩,其实我本不想说,既然阿健问了起来,我就告诉你们吧:”“我本也是个优国优民的官宦世家,由于祖上对联邦的政策提出异议,被反对的小人用奸计诬告而蒙怨投狱,在狱中结识了我现在的师傅,并解为莫逆,在狱中被下毒毒死而不了了之,后来我父亲也被贬为庶民,而师傅则带着我的从小培养我的根基,而练成了一身的功夫,我在23岁那年,潜入联邦内部,揭露出他们一党的阴谋并刺杀了当年毒死祖父的奸贼,还在投诉堂写下了一首七言绝句,于是就一直被东厂的金龙卫追杀!可惜那些饭桶追了我3年也还是拿我没与半点办法!呵呵”

“哦!原来如此啊!,那香兄今年是27岁?”

“是啊,愚兄正好27岁!”

“那不知此次来水区洲,不知有什么贵干啊?”

香奈儿站起身来,对着窗外的明月,徐徐说到:“家师说,一人一剑闯江湖可以,一人一剑和官府对抗可不行,而如今,铁血联邦也正在变革中,刚刚上人的总长XXX是个有着雄心报复、决心改变铁血的领导人,但他的力量太单薄,要想和根深低固的贼党,还是他孤单了啊!此人正是我祖上的学生,所以希望能够在水区洲找到写志同道合的有志之士,一同帮助XXX改革联邦,叫广大战友都过上好日子啊!”

听到这里,我和黄昏对望了数眼,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这不就是自己一直希望干的事业吗?从对方的眼中我们都读出了那份热情,我来一起起身,走到香奈儿的身后,而香奈儿也转过身来!

“香大哥!兄弟我,敬重你的血性,能不能算上我们俩个一份?我们别无所有,有的就是这一腔热忱,你要不要我们?”

“是啊!我黄昏也是小兵一个,能跟着俩位哥哥一起干,不会错的,我什么都不怕!”

想奈儿眼里瓒放着光芒,伸出右手“这是我第一次对别人说出我的心声,如果不弃,我们三个弟兄就结为肝胆相照的好兄弟,从此一起干!”

“好啊!”我伸出了右手紧紧的握住了香奈儿的手!

“还有我!”黄昏也把他的手递了过来!

三支手握在了一起,紧接着我们三个人抱在了一起!“哎呦!”由于抱在一起的缘故,我的伤口又被撕裂了,我一下子叫了出来!

“快快坐下,我们把健兄的伤给忘了啊”说着香香和黄昏把我扶着坐了下来,

“香奈儿兄别客气,这点小伤没关系的!”

“好!古有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今天我们三个兄弟也来个北府三结义!我27岁最大是大哥,阿健是24岁是二哥、黄昏21岁最小是三第,今天就对着这天地义解金兰!来!”说着话,想奈儿推金山,倒玉地的对着窗户跪了下来,“扑通!扑通!!”紧接着我和黄昏俩人也跪在两旁:“今,我兄弟三人:我爱香奈儿(香香说)、阿健(djlygjs说)、黄昏(roken说)愿意对天发誓!从今往后,解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永不相弃!!”

 

“大哥!”“大哥!”

“二第!”“二哥!”

“三第!”“三第!”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此级结束,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区:阿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七日









====== 在2005-12-18 22:41:31您来信中写道: ======
====== 在2005-12-18 22:34:18您来信中写道: ======
====== 在2005-12-18 22:31:58您来信中写道: ======
====== 在2005-12-18 22:28:47您来信中写道: ======
====== 在2005-12-18 22:25:25您来信中写道: ======
====== 在2005-12-18 22:09:45您来信中写道: ======
====== 在2005-12-18 22:05:27您来信中写道: ======
====== 在2005-12-18 22:01:12您来信中写道: ======
阿健斑斑,请你和小歌这两位北府斑斑在跟帖中解释一下不能被评为C——B级的理由!
http://bbs.tiexue.net/ShowThread.aspx?PageIndex=6&PostID=7998551
=====================================
连D级的都是我们帮你加的啊?关于C级只有大斑竹同意才行的!我们的权限不够的!
=====================================
哦,这样的啊!那这样不麻烦嘛,一次次取消一次次重加!
另外你的那个帖子谁给你加的精华啊?貌似没有按照响应的程序啊!
=====================================
是按照规定申请,由系统员评比并几次的奖励,累积给了个A级!
=====================================
哦,这样的啊,但是应该有个说明啊!不然人家可要误解了啊!
能不能告诉我,是哪几个帖子的合并啊?能告诉我吗?
=====================================
可以:在工作区里有几个建议和提议!在水区试行推出找错活动!在水区发表的文章也不错!一共奖励了个A级!(A级是必须有点贡献的好文章,才可以给的)谢谢!
=====================================
好的,明白鸟,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哦?哈哈!这样就好啊,以后要把你们北府的风采拿出来啊!
=====================================
为了避免同样的疑问,我能否把我们的对话,发在我的A级后面?可以吗?
=====================================
好的 !稍等,哈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