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足鼎立》作者:念心石(更新中...)

richards5 收藏 20 448
导读:《三足鼎立》作者:念心石(更新中...)

三足鼎立 第一卷 科举 第一章 酒家论势

作者:念心石 

--------------------------------------------------------------------------------
 
青龙历四十五年,前唐国主李思民开科举,征贤士,天乐神州诸国但无功名在身者,纷纷赶往前唐国都长安,准备参加今年重阳的科举。
在这人群之中,有一年方二十的青年,姓念,名苍生,字伯轩,端的是丰神玉朗,英俊非凡,深邃的眼睛似乎能洞穿整个世事,直有一股出尘的气质。念苍生一路行来,但见逃难百姓群群结伴,络绎不绝,端的觉得内心痛苦万分,实在痛恨这乱世征伐。各国通过征战以壮大自身实力,殊不知苦得最终是亿万百姓。此次前往长安参加科考,正是希望能金榜题名,一展心中所学,助前唐国平天下,开盛世。虽不知前唐国有无潜力,但看前唐国能想出开科举、征贤士,且不论地域身份,总能隐约依稀见到些希望。

风尘仆仆,念苍生终于在中秋节的前一天赶到前唐国都长安。长安端的是繁华非常,虽然天乐神州处于战乱中,但长安远离战场,难得平和安宁,街上人流熙熙攘攘,商肆、酒楼生意红火,丝毫不见乱世之象。念苍生心中却是大叹,天下一日不平,这等繁华光景又能持续多久?

近晚时分,念苍生顿觉饥肠辘辘,四下张望,闻香寻得一家酒楼,名为忘返居,顾名思义,大概此间酒家有什么名菜好酒能让食客吃而忘返吧!

进得店堂,便有小二笑脸相迎:“客官您是头一次来本店吧?”饶是念苍生何等聪明,也不得不佩服店小二的观察本领。念苍生微笑点头,小二又道:“客官,我们忘返居可是长安城数一数二的酒家啊,不是我自夸,只要您尝了我们的酒菜,保证您不想回家了。我们自酿的兰陵酒,香飘十里,如果认了酒中第二,就没有敢称第一的。”

念苍生本就是被一股酒香吸引至此,知他即使说得夸张,也假不到哪里去,正想让小二领自己做下,小二却又说到:“不过客官,今天您来晚了,楼下做满了,楼上雅座须得另付十两银子才能上去。”

念苍生叨道:“天下还有这么做生意的吗?十两银子够一户平常人家一年的花费了。”念苍生家境富裕,为人也是非常豪爽,便不想和小二多说,往怀里掏钱,却只掏出几两碎银,原来路上见难民甚众,不时接济,自己身上银两已剩不多。念苍生自嘲地笑了笑,便欲出门。

“这位兄弟,如果不嫌弃,请和我们一起上楼吃去!”念苍生见是一群刚进店堂的大汉,为首的一名中年汉子,满脸虬髯,气度不凡,一看便觉得是个英雄人物。正是这位虬髯中年汉子邀请念苍生。

念苍生本就是个性情人物,看那汉子豪爽,倘若拒绝了反而更不好,于是微笑答应:“多谢这位兄台,那就叨唠则个了。”

虬髯汉子见念苍生不推辞,且答应地爽快,自是喜欢,拉着他便上楼去了。

楼上雅座与楼下的最大区别,就是食客少了,也安静了许多。念苍生随众汉子择一窗旁的圆桌做下。虬髯汉子喝道:“小二,有什么好菜给我多拿几个上来,你们店的兰陵酒来个五十斤!”

小二一听五十斤,愣了许久。打开业至今,还没有谁点那么多的酒,虽然这不是一个人喝,但是十个人喝五十斤兰陵酒,却着实骇人,要知道,忘返居的兰陵美酒,常人喝半斤就扛不住了。

“毋那小二,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大爷快去上菜上酒?”大汉中有一人哄道!小二听了,撒腿就跑下楼去。

念苍生环顾四周,发现二楼布置还算雅致,虽也做了十余桌,却不显得喧闹。眼光扫至对面角上的一桌,见有两名女子在那吃着,双十年华,一名女子还蒙着纱,只看那背影,便给念苍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觉得似乎是仙女驾云徐徐而去,别有一股超脱、高贵的气质。看那旁边做的另一位女子,没有蒙面,长得已是人间不多见,想那蒙纱女子,更是世间尤物吧!

“兄弟,看什么呢!酒菜上来了,咱们干一大白!”虬髯汉子喊道。

念苍生被这么一喊,脸一红,忙举起酒杯,以袖遮住自己的失态,道:“承蒙兄台盛情相邀,这杯就当我念苍生敬你!”

“原来你叫念苍生啊,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觉得怪怪的?不多说,干——”

这群汉子酒量都是非凡,尤其是那为首的虬髯汉子,更是酒中豪杰,饶是念苍生酒量不俗,几个回合下来,觥筹交错,已略显醉意。

“不知兄弟来长安城做甚?”酒过三巡,虬髯客不禁问道。

“不瞒兄台,我是来参加前唐科举的,想通过科举题名,一展生平所学,为万世开太平!”念苍生一说到自己此番来长安的目的,联想路上所见所闻,借着些微酒意便不觉地有点激动。

“哈哈,兄弟,听我一句话,别趟这浑水了!你看这千里神州大地,哪个王国不是为一己之私而陷黎民于水火?为万世开太平?我想是为一姓筑基业吧!”虬髯汉子听念苍生如是说,有点不苟同的样子。

“兄台,哪怕为一姓筑基业,只要有利生民福祉,又有何不可?青龙帝之江山不就是一姓之江山么?虽然青龙王朝国祚短暂,但是百姓却也难得地获得了几十年休养生息的机会。况且当今天下,群雄割据,征战不断,倘若真能有一姓独大,也是好的。”念苍生辩道。

“那依兄弟之见,谁家会做大?”虬髯汉子笑着问道。

念苍生听他问起,顿时来了兴致,道:“纵观当今天下大势,实力大者有三,赵家新宋,李家前唐,刘家后汉,其余如蜀、魏、吴、秦、晋、楚、梁、隋、周等国,都是附属之国,国力与赵、李、刘家不可同日而语,且有叛乱之嫌,灭亡是迟早的事情。新宋、前唐、后汉虽然都未正名,但是青龙帝授三位国主神功,名义上自然比其余九国来得正当。依苍生之见,不出几年,天下将是赵、李、刘三家的天下!”念苍生直言自己的见解。

虬髯汉子听后沉思一阵,也微微点头,似乎同意念苍生的观点,连对角桌上的蒙纱女子,也微微晃了晃身子。

虬髯汉子道:“兄弟,天下都是他们私人的,你又何必去帮助满足他们的私欲呢?”

“兄台,我想的只是这神州亿万生民,倘若能稍微改善他们的境况,其他的又算得什么?正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好一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念兄弟,我服了你了!再敬你一大碗!”虬髯汉子似是真认了这个兄弟,仰头又干了一碗。念苍生也说到激动处,二话不说干了一碗下去。却见那对角桌的两位女子已起身准备离开了。蒙纱女子走时往念苍生处望了一眼,念苍生直觉得那不是一双眼睛,而是一汪秋水!

“念兄弟,我有事要先行一步。今日能结识念兄弟,实在是我常某人生平一大幸事。无奈今日不便透露姓名,望念兄弟见谅!”虬髯汉子也准备走了。

“原来是常大哥。今日得蒙常大哥垂青,也是苍生之幸!大哥有事直管先行,倘若有缘,终有再见之日。”念苍生又敬了常姓虬髯汉子一碗。

常姓汉子见念苍生称自己为“常大哥”,越发喜欢这个后生,解下腰间一玉器,却是刻成船形模样,递给了念苍生,道:“念兄弟,这玉佩送你留做纪念,他日这玉佩也许能助你些许!”

又向身边一汉子拿了四锭金元宝,扔给小二,吩咐道:“我兄弟以后住你这,吃你这,直至科举离开为止。”

那小二见元宝足有一百两,莫说住到科举结束,即使住个一年半载都不成问题,忙点头称是。

念苍生也颇为欣赏这位大哥,收下玉佩,一拱手,道:“多谢常大哥。盼早日再聚。”

那虬髯汉子似乎约了人般,也不再多说,朝念苍生拱了拱手。念苍生慌忙回礼,道:“常大哥走好,多保重!”

“好——”一声回应,虬髯汉子已下楼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