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初2学生的军事小说,由于学识有限,存在不足,希望大家多提意见

                     怒海潜龙

               长沙雅礼中学初67 张依竞

前言

   这是在太平洋深处的一次次战斗,表现了中国新一代核潜艇关兵不怕牺牲,勇敢拼搏的精神,虽然纯属虚构,但我们要记住毛主席说过的话—“我们一定要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同时,由于作者只是初2学生,难免不足,希望大家多多提出意见和建议。—作者按
20059月原稿
   

第一章—初出茅庐

20089月,当北京奥运会如火如荼的进行时,家住上海的王启明时任中国太平洋舰队核潜艇支队409艇艇长。他原本可以上北京发展,但对国防的热爱让他毅然选择了海军大连舰艇学院——中国海军人才的摇篮。并在6年的艰苦学习后,以极为优异的成绩毕业,任海军最精锐的核潜艇—湖南号艇长,军衔为中校,同时他也是海军历史上最年轻的艇长。

93日,王启明正在看奥运会,享受这中国作为举办者的自豪时,一个从广州总部打来的电话让他马上归队,有任务要执行,从领导那略带紧张的言辞中,他似乎觉的有很重要的事。归队后,领导给他一个信封,上面写着“出海后10天方可拆开。”“这太突然了,我还没准备好,再说也没有经验。”“没事,你的东西已经上艇了,我们相信你,谁不知道你王启明是大连舰艇学院的高才生,要在实际中学习吗!”“是,我一定完成任务!”

在汽笛的长鸣中,潜艇缓缓离开了港口,王启明在暮色中若有所思,“这是什么事呢,要向第二岛链前出……”这时,赵宁上前问道:“怎么拉,发什么呆啊,马上要下潜了,去给弟兄们讲些故事吧,现在太无趣了。”“可我在想我们的任务,是……”“好了,别想这么多了,快下去吧,让弟兄们开心点,今天我替你值班。”

湖南号是一艘排水量7000吨的攻击核潜艇,空间很大,他也徘徊在鱼雷舱、机舱、指挥舱中,可他还是在考虑同一个问题。

3天后,潜艇抵近了下地岛,这个原属于中国的岛屿被日本占领,李敬雷问王启明:“要不要减速?”“要,狗日的反潜机太猖狂,就以四分之一的安静航速前进。”接着,他们在通过关岛、马里亚纳群岛后,也就是第十天,王启明打开了信封,“由于在东海发现美国核潜艇,所以由你们去监视美国舰队的动向,务必完成任务。级别:绝密”

全艇都欢呼起来,因为自美国等国家宣布抵制北京奥运会后,全中国掀起了一股反美浪潮,中美关系也很紧张,几乎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在918日,全艇官兵收看了9.18纪念活动的报道。纷纷递上决心书,希望圆满完成任务,并誓师收复钓鱼岛、硫球群岛。920日,他们抵达预定海域,王启明也在此度过了他的第27个生日,全艇官兵的真挚祝福还是让他感动,他觉得应该记下这个时刻。于是,他开始写日记。

920日,全艇官兵为我过了一个极富有特色的生日。

晚上9点半,担任值更官的李敬雷在航海室大呼:“前方有暗礁,注意!!”随后,潜艇从暗礁旁滑过,但全艇官兵感到几乎是擦着过去的。“李敬雷,你是怎么搞的,乱弹琴,去把航海图拿来。”“没有!”“喊田迪过来,他是怎么搞的,一路上连海图还不绘,真他娘的了!”田迪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王启明问道:“你是怎么搞的,还没绘出来,那我要你有什么用?”“艇长,你不知道,这家伙要时间,估计明天就好了。”“好,你可算立下军令状了,明天如果没有,你就去喂鱼吧!”“是!”

第二天,田迪、陈兴果然绘出了海图,王启明说道:“你们两个,还算个宝,别的部队换你们我不干!”接着就是摩尔斯电码特有的嘀嘀声。王启明他们不值班的闲的无聊,于是打起了扑克,赵宁的牌打的不错,而且也有机会,却错误的把大牌先出了,剩下的就是给李敬雷给淘汰了,李敬雷和舒毕聿最后在决赛中相逢,正当他俩不可开交之时,邹申在声纳舱大喊:“鱼雷,左前方25度,航速50节,美国MK50型!”此时战斗警报响起,所有人的上腺激素都比原来的多2倍!王启明在指挥舱死死的盯着声纳,嘴角浮现一丝皱纹,他有些紧张。“释放气幕弹,航向350,右满舵全速前进!”

“轰……”

 

                                                               

 

 

 

 

 

 

 

 

 

 

 

第二章——虎口脱险

三枚鱼雷擦着艇身,在50米处分别引爆,可是有一个碎片击中了底舱,随后一声闷响,底舱进水了,在70米的深度上,大气压不算很大,但还是有大量海水涌入。“抓住了,抓住了,海狼级核潜艇,左前方17度,航速15节,坐标(450512)。”

王启明此时一颗豆大的汗珠滴落,他虽然原来也打过鱼雷,但在实战这种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还是没把握,因为这次没中说不定就会搭上全艇100多号人的性命。在犹豫片刻后,他做出了决定:“马上要陈谅率领一个修理小组去底舱,要注意安全。齐射鱼雷,设定射击诸元,要舒毕聿亲自发射。”“这有些不妥吧,为何不用饱和攻击呢?”吴忠新问道:“还是44枚的打吧,要是没中……”“不行,成败在此一举!”

8枚鱼雷冲出发射管,就如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剑。邹申死死的盯着声纳的屏幕,500米,400米,300200米……他明白,全艇官兵也明白,如果失败,等待他们的就是死神!

潜艇静的可怕,连心跳也能听到。

一声巨响,又是一声……

响彻天地,每位艇员都互相锤胸顿足,纷纷拥作一团,邹申望着声纳上那无序的点,走到了王启明身边,王启明拍了拍他的肩,也拍了拍吴忠新的肩:“好样的!”

在欢呼结束后,大家却不见了陈谅,这时听见赵宁在大声喊着陈谅,原来他在下底舱修补时,突然水管爆裂,为了让整个修理小组上去,他坚持把其他的战友托上去,自己则因为再也没有力气而坐下了,其他的战友要他上来,他面不改色的说了句:“快把底舱给封了!别管我!”随后倒入了水中,再也没有站起来。

战友们含着泪把底舱给封上了,一个个瘫坐在那里,好久,好久……

王启明惋惜的说:“多么好的同志啊!”一颗颗晶莹的泪花从眼角滴落。

可大家很不解,为什么美国的潜艇本可以发射6枚鱼雷,却只发射了3枚。

王启明走到通讯舱,告诉陈程:“报告我们的方位、航向、受损情况,并请求支援。” 陈程问:“是用长波还是卫星?”“卫星。”王启明毫不犹豫的答道。“这不暴露我们的位置吗?”“刚才美国潜艇在攻击我们前一定把我们的参数给了司令部,所以我们还不如用卫星通讯快,说不定可以等来援兵。”

回到房间后,他在日记中写道:

921日,我和战友们都很紧张,我们不知道前面是什么,但我们一定要撑到援兵到来!

11点,当他进入梦乡时,潜艇突然一片漆黑。“反应堆停了,怎么办啊?” 袁明浩问道。

去修!快啊!”

又过了5分钟……

袁明浩从反应堆里出来,显得十分狼狈,他气喘吁吁的对王启明说:“艇长,我没修好。”“算了,我来,我原来在大连学过这方面的知识,也许可以!”王启明说。

每个人都不知如何是好。

王启明这时穿上防护服,几乎要进去了。袁明浩铁青着脸吼道:“我一定完成任务,我牺牲了没事,可你可是我们的主心骨啊!”没等王启明反应,就穿上防护服,钻进反应堆中。

“你们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

袁明浩在反应堆中仔细检查了各种仪器,在检查到压力表时,他大声骂道:“妈的,怎么搞的,肯定是前几天的那一炮!”

汗珠不断滴落……

 

 

 

 

 

 

 

 

 

 

 

 

第三章——孤军奋战

王启明找到王振汉,对他说:“你快给我打开应急电源,不然5分钟后我们统统去喂鱼!”“报告,可这家伙只够照明和作战,不够做动力啊!”“那要控制舱排干水箱中的水,紧急上浮!”“报告,没有轮机也不能排水!”“他奶奶的,怎么这么麻烦!去叫赵政委过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还在轮机室紧张的讨论。

1130吴忠新在指挥舱要他们回去,舒毕聿告诉他们,已经到了1000米处了,而潜艇的最大潜深是1100米,也就是说,如果过了1100米,那么强大的水压把他们压成肉饼将是他们对人生的最后记忆。他从未这么紧张过,可和赵宁的讨论依然没有结果。

马上,他决定:所有艇员全部在餐厅集合,只在轮机舱留人,做最后的努力,唱起了雄壮的《中华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大家从没这么投入过,伴随着铁板被海水挤压的咔哧声,演奏了一曲海拔最低的交响曲。

当深度表指向1050米时,很多人都想好了怎么死,表上的数字却突然上升,1000900800……到了600米,而且似乎也有一种推力在让他们前进——他们成功了,耳畔则回响着的是袁明浩的笑声。

不知谁喊了句“耶”,全艇沸腾了,欢呼声,击掌声不绝于耳,田迪幽默的对陈兴说了句:“宝贝,我们又可以绘图了!”

10分钟后,袁明浩出来了,大家哪肯放过他,田迪那瓶珍藏了多年的茅台也被拿出来一起分了,赵宁原来并不喝酒,可他这次却醉了。

陈程此时把从总部发来的电报给赵宁、王启明看,两人露出了愁容,上面写着“我已派舰队支援你们,请坚持10天并向关岛方向撤退,我们将在北纬35度,东经152.1度处与我们回合。”

“这可怎么办啊,潜艇受损,我们很难走玩这段路程!去,要陈程发电总部,我们很难完成任务,希望在中途岛附近接应,我部已做好准备,打垮来犯一切敌人!”赵宁点点头说:“也只好如此了。”

这时,军医告诉他们,说艇上有两个战士的钙制流失很大,这几天都没有值班,而一直在病床上,王启明和赵宁决定让潜艇上浮,让大家呼吸下新鲜空气,同时也补充因为长途潜航而造成的氧气缺乏。

“终于看到久违的太阳了。”所有甲板上的人都有此感受。大家都在尽情享受这难得的阳光,可声纳舱的邹申却无法享受,因为他在死死地盯着声纳屏幕。这时,他手中的笔突然跌落,接着就是一声大吼:“快下潜,50海里外有P3C,这狗杂种一定是接到了情报,快装防空导弹,等到了10公里时就把这狗杂种给揍下来,太可恶了!”“吴忠新,开主动雷达,把这王八蛋给我锁定了,到时候……哼哼,去喂鱼吧。”

此时P3C依然如苯鸭子般缓缓飞行,飞行员根本没当一回事,以为只是例行搜索罢了,可就在他们发现声纳浮标有反应,以为上了大鱼,兴冲冲地去用专门来精确定位潜艇位置的磁异探测仪时,在正副飞行员的护目镜中呈现一个美妙的身影—防空导弹,只听正飞行员轻轻在嘴边念了一个词——“SHIT”……

而当潜艇再次上浮时,见到的只是浮油、断翼……

全艇再次欢呼!

 

 

 

 

 

 

 

 

 

 

 

 

 

 

 

 

 

 

第四章——凯旋回乡

5天后,“湖南号”和前来支援的特混编队会合,而他们此时也知道了美国政府并未为此做出太大的反应,声称是美国潜艇误把中国海军潜艇认为是练习靶标而发起攻击,而中国则一语道破天机,是美国潜艇故意向中国潜艇发射鱼雷,还导致中方多人伤亡。几天后,他们大摇大摆的经过了关岛,甚至还在美国人的目送下离开,抵达钓鱼岛海军基地,再回到上海,此时已经快11月了,王启明却不高兴了,北京奥运会已结束,他连第一场比赛也没看完,他咒骂美国人。

2个星期后,大家归队,却没有直接回到营房,而是在海边向着东方,深深地鞠了3躬,并同时静默5分钟,悼念为了救战友而牺牲的陈谅,每个人都希望他能被追认为烈士,这是对他最大的安慰,也是对他那舍己救人的肯定。

同时,一个疑问也揭开了,美国海狼级在理论上可以同时发射6枚鱼雷,那次却只发射了3枚,是因为他们潜艇本来要44枚的饱和攻击的,却由于一枚鱼雷断线而没发射成功,美国潜艇的艇长又十分轻敌,在他的印象中中国的潜艇是落后,不堪一击的,少打一枚没什么事,就没有补打鱼雷,没想到遭了灭顶之灾。

又过了几天,全艇官兵作为立功英雄去了北京,接受了党中央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将“湖南号”授予“海上英雄潜艇”称号,而王启明的肩膀上却换了一种肩章——他升为了少将,成为了人民海军历史上最年轻的将官,舒毕聿晋升为中校,担任副艇长,李敬雷则调至指挥舱,配合吴忠新,兼任航海长,舍身救人的陈谅也被追授“共和国烈士”的称号。

在北京游览了几天以后,他们又回到了驻地,可田迪、陈兴却很不高兴,认为自己完成了海图,却只立了个三等功,王启明知道后,专门找了他们说:“我们这行就是为了保卫祖国,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既然来当兵,就要不计较名利,默默奉献,其实你们完成了海图,为以后与美国的对抗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你们再想想陈谅,他图了什么?”“我们不该这样……”说着说着,又是两滴晶莹的泪花滴落……

 

 

 

 

 

 

 

 

 

 

 

 

5章——台海风云

休息2个月后,2009117日,在那个平静又不平静的夜晚,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中,王启明他们得知台湾“总统”陈水扁宣布“台湾共和国”成立,并且和美国、日本结成军事联盟,电视里面还宣读了美国政府的“表态”——“鉴于中国对“台湾共和国以武力相威胁,我们将在台湾受到中国攻击时和日本一起对中国进行攻击,但这不会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在中国没有用核武器对美国进行攻击的情况下,美国不会对中国进行核攻击。”王启明当场把他的茶杯往地下一砸说:“这三个杂种,现在终于动手了,弟兄们,我们绝对会接到任务的,所以请大家先回去,我放你们的假,去和家人好好团聚吧,另外,这次战役会空前的激烈,所以……”“我们明白了,保证做好准备,我们会做好准备,处理自己的事情!”

这天晚上,他和赵宁一起到了广州总部的作战指挥室,得到了总部的绝密命令。接下来,他们从电视中了解台海的情况,而对中国方面很不利,台湾海军虽然不堪一击,但2天后从横须贺开来的“布什”航母战斗群却使双方陷入僵持,中国海军虽然只损失了充当诱饵的老式军舰,但时间对我们不利,美国太平洋舰队主力在10天内将可投入战斗,两人露出了一丝愁容。130日,装载有神秘武器的“湖南号”缓缓驶出了基地,开始大深度下潜,在400米的水下犹如旗鱼般游向指定地点。无意中,王启明对赵宁说道:“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请把我埋葬在山岗!”“你就别逗了,要死全艇的弟兄一起去,人多,不怕冷清!”

21日,“湖南号”到达指定地点,王启明要在餐厅告诉了大家此次行动的目的,在全艇官兵那利剑尖刀般的眼神的注视下,他从口袋里拿出写着“到达指定区域方可拆开”的信封,上面写着“我军主力部队将在宜兰地区登陆,你艇务必以“红鸟3”巡航导弹攻击敌方重要目标,具体由数据链传达,并伺机消灭台湾海军或者袭扰美国海军。”这时,陈程在通讯舱得到总部来的消息,说日本海军也掺合进来了。王启明拍了拍桌子,说道:“在发射完导弹后我们去拦截日本舰队,要打他该死的狗日的!”“可这是不是太草率了呢?”“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这时,全艇回荡着一种声音“不打跑鬼子不还乡”!

同时,数据链也陆续将目标参数送来,只见飞鱼刺破长空,敌人的目标一个接一个被摧毁,当他们把导弹发射完了后,径直向日本舰队驶去。总部却在得知之后同意了,于是,几百年前赵子龙独闯曹军阵中的情景又要再次上演。

可在这时,邹申却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5秒钟后,他马上告诉王启明:“狗日的亲潮级在这,坐标549257,航速10节,他们已经开了主动声纳!”王启明吼道:“狗日的潜艇上来了,当年我们和他拼刺刀,现在我们和他拼鱼雷!快发射从俄罗斯买的自导鱼雷,这家伙可好使了!一次被气幕弹干扰还可以再打!爷爷我今天给你送好东西来了!”两枚黑不溜秋的鱼雷冲出了发射管,此时日本的潜艇也发现了“湖南号”,同时发射了89式鱼雷,邹申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现有鱼雷了,所以显得相当镇静。他告诉王启明,他沉着的下令吴忠新准备发射气幕弹,同时也让李敬雷以最大航速规避,并通知舒毕聿准备下轮要发射的鱼雷。这一回,他们又成功的引开了鱼雷,而日本人正在为成功躲避那两条鱼雷高兴之时,那两条鱼雷又反过来再次攻击,在加上正全速向潜艇攻来的鱼雷,冰冷的海水和着滚烫的热浪怕是日本人对人生最后的体验。

这次,他们却并没有为之高兴,因为刚从总部发来的消息表明,日本“九十舰队”已经向这方面搜索。显然,日本人不甘心他们的潜艇被击沉,于是连下地岛的P3C反潜机也出动了,企图消灭中国潜艇,这也让他们倍感责任重大。他们也告诉总部用SU30支援,打掉日本舰队,他们则愿意充当诱饵。

王启明把全体官兵集中,对他们说:“这次任务十分艰巨,说不定就回不去了,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同时,请共产党员站出来,这也许是你们交的最后一次党费了!”王振汉站出来,头一个把党费交了,他说:“到了这个地步,大家早把命豁出去了,鱼死网破和小鬼子拼了!”赵宁站出来说:“同志们,我想我们当年选择了海军,而不是呆在城市中,大家都是从心底喜欢海军才来的,所以,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付出,为共产主义而付出,我们无怨无悔!”

“小心,P3C放下声纳浮标了,大家安静!”邹申悄悄说道。

王启明回到作战室,他在想该不该去打日本舰队。打吧,可自己的实力太弱,不打,又不能遏止日本人参加战争。可看着战士们坚定的表情,他决定了,这一仗打定了!

这时,他们又得到消息,日本人把台湾海军最后的兵力也搬来救援了。原来大陆空军由于顽强作战,不仅夺取了海峡的制空权,还重创了美国舰队,甚至把美国“布什”航母战斗群整编制的消灭了,在大陆海空军的打击下,台湾海军更是溃不成军,只有一艘“纪德”舰得以逃脱,而大陆在立体登陆战打击下,宜兰被顺利攻下,正在朝四周发展,“国军”主力已损失殆尽。现在能靠的上的,就是日本舰队了。

王启明不禁暗暗自喜,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分裂后,中国终于要统一了,全艇士气更是空前高涨,陈程却来到了指挥室,说:“我有一个办法能干掉日本人,让他找不到全尸!”“怎么?”“我和几个人通过逃生器向日本人投降,说我们是台湾间谍,潜艇已被凿沉,让他们相信我,你们就把潜艇坐底,等他们走后就悄悄靠近,把这狗日的给我轰沉!”“不行,要我去,你去太危险,况且你还有孩子……”王启明几乎在吼!“给艇长执行纪律,我一直都听从你的指挥,可这次不行,等打跑了鬼子,把我送到国安局都行!”接着把艇长捆起来“再见,同志们,再见,艇长!”便通过逃生器走了。

大家目送陈程和五名战士离开潜艇,默默无语……

当救生器浮上水面,陈程不断的发送着同样的消息——“我们是台湾卧底,已凿沉潜艇,请求支援!”

不一会儿,台湾的反潜机就来了,告诉他们日本军舰等下就来。

王启明被赵宁松开了绑,现在,他们只能寄希望于陈程能够顺利假降,蒙骗日本人成功。

日本的军舰来了,甚至可以清楚的听见马达的声音。王启明小声告诉舒毕聿:“现在就靠你了!你一定要长我们中国军人的威风!”可这时,邹申满脸愁容的告诉王启明:“日本人已经用声纳锁定了我们的军舰。”“怕什么,我们在太平洋战斗时,都快超过极限深度了,我还记得你不停的念着你母亲的名字!”

这嘀嘀的声音就象死神,围绕着他们。

突然,这嘀嘀声消失了,很显然,日本人相信了陈程,王启明欣喜若狂,马上命令全速前进。这时当舒毕聿手上因为第一千次按发射键而生出茧时,鱼雷也如火龙般冲出了发射管!

邹申不遗余力的锁定日本军舰,吴忠新也用平时没有的速度发射“鹰击84”反舰导弹,日本舰队遭受了灭顶之灾,“村雨”、“金刚”等号称日本舰队之精华被全部击沉。总部也发来消息说解放军已经解放台湾全岛,击毙陈水扁等台湾高级官员,美国来援的太平洋舰队主力已经大部撤回,只有少数用于警戒。

 

 

 

 

 

 

 

第六章——祖国统一

在潜艇中的他们尽情的放肆,祖国统一了,这几十年来,没有统一严重影响着中国的国际威望,现在,连美国人也不得不宣布停战,中国自朝鲜战争以来又一次打败了美国侵略者。

王启明被大家抱着丢到天上,潜艇中力气最大的属袁明浩,他则抱着赵宁好象在游街。这回赵宁问袁明浩:“你上次偷偷带到艇上的几瓶茅台呢?你小子不会把他给独吞了吧!来,把你的酒交公,咱们今天高兴,艇长那儿还有五粮液,要炊事班今天改善伙食,把茅台和五粮液给解决了,谁要是在这个时候给我含糊,我把谁扔到海里。”

“你们赵政委也有几瓶酒鬼,去去去,找他要去!我这要酒不给,要命没有!”

“这不是耍无赖吗!”邹申带头起哄道。

“算了,既然艇长知道我有点酒,就把它分了!”

这天晚上,他们饱餐了一顿,紧接着是热闹的联欢晚会,虽然在甲板上举行的晚会空间很小,节目也比较单调,可人人都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迎着太阳升起时伴随的朝霞,海天染成了血色,可此时,他们完成了升华——“铁血湖南”必将伴随着中国的崛起——前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