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通史纪事本末》作者:威廉华莱士(更新中...)

全球通史纪事本末 众神之神 第一部 楔子一

作者:威廉华莱士 

--------------------------------------------------------------------------------
 
前天傍晚,克拉苏和他的儿子在从赫里奥波里斯神庙中出来时,突然仰天跌倒。而就在之后晚一点光景,克拉苏的坐骑萨乌斯在溜缰时淹溺在幼发拉底河里。大战将至,这两件事立刻被当作不详的征兆,迅速传遍了整个军营。恐慌像乌云一样笼罩在人们头顶。克拉苏不得不亲自到各个营地向士兵们解释这两次事件只不过是意外,而并非天意,他甚至还撩起铠甲的下摆向他们展示了自己只不过受了点擦伤的小腿,以示上天对他的眷顾。最后,克拉苏还将最先把意外发展传播为恶兆的两名士兵处决了,才使各种议论不至于振聋发聩到能够传到他的营帐。
尽管如此,克拉苏明白,不利局面并没又多大的改观。毕竟,与来自罗马的压力相比,勉强平息的军队中的恐慌实在是微不足道。人人都知道克拉苏的敛财本领非凡,但确实很少有人看好他的军事才能。经过几十年的征战,他甚至连一次正式的凯旋式也未曾领受过,对一名与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格涅乌斯·庞培齐名罗马统治者来说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更重要的是,几乎所有罗马人都认为这场战争的真正肇因是克拉苏对恺撒在高卢取得成就的嫉妒。在废除卢齐乌斯·科尔涅利乌斯·苏拉的法令时,在击退斯巴达克思的凌厉攻势时,罗马曾经站在他一边。但现在,她抛弃了他,无论是平民,骑士还是元老都站在他的对立面。更糟的是,连祭司,包括著名的阿克列乌斯也对这次进军发出了诅咒。而阿克列乌斯的咒语,罗马人都知道的,是从来没有落空过的。

尽管如此,马尔库斯·里基尼乌斯·克拉苏今天还是身披战甲,骑着一匹新的坐骑,踏上了战场。他明白自己的劣势,但他更清楚自己的优势。罗马军队的兵锋在过去两百年里,几乎没有被阻挡住过,当然,这得除掉在斯奇比奥掌权前的对迦太基的第二次战争。

骑兵的利剑和铁蹄,重装步兵的坚固盾牌和长矛,加上弓弩手的密集的箭阵,一切敌人都不可能抵挡这样的攻势。而罗马的传统就是,只要你取得胜利,一切的喧嚣就会立即停止,一切的任性妄为都会被既往不咎,。胜利能给无赖以荣誉,能给强盗以冠冕,能给野心家以权力,能给独裁者以人民的支持。无论是马略、苏拉还是恺撒都可以证明这点。所以罗马尽管对这场战争和克拉苏本人都非常反感,但与此同时他们还是准备好了招待胜利者得胜归来的盛大酒宴和凯旋式。所有人都知道,在战场战争之后,克拉苏很可能将成为罗马的新主人,如果恺撒不能采取有效的应对行动的话。

如果克拉苏是个时间充裕又斤斤计较的人,他一定会在元老院上大声疾呼:你们错了!他的财富已经使能够支配他想支配的一切了,在元老院里叫嚣最甚的人,在广场上最能煽动的人,都会屈服于这种力量的威慑之下。如果他愿意,甚至恺撒或者庞培也会主动向他挥动橄榄枝的。他不需要罗马,或者罗马能提供的任何东西。但克拉苏就是克拉苏,他不会去为自己向罗马辩解,一方面,这太累了,罗马人已经习惯了在会议上叫嚷,通过音量的大小而不是理智来裁定是非,对此,克拉苏已经是无比厌倦了。另一方面,他知道罗马没有人会有这种想象力,会理解他的这次行动的重要性,他们会嘲笑他以拙劣的谎言来为自己的鲁莽辩解。克拉苏对此深信不疑,毕竟,在他刚从梅特拉斯·庇乌斯听到这件事时也认为这个老头被疾病折磨地产生了幻觉和异想,直到他拿出了那项决定性的证据。克拉苏不可能把这个证据拿到元老院去,所以他不可能说服他们,因此他早就放弃了努力。

尽管这是克拉苏一个人的梦想,但是如果实现的话,将会给罗马世界带来无与伦比的改变。朱庇特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克拉苏经常这样想,我终于知道了自己需要什么,只有这样的力量才是我应该有的。这种信念使他变地非常偏执,除了这个追求,他可以不顾其他的一切;妻儿、好友、元老院乃至整个罗马都被他抛诸脑后。他的意识当中只有这么一件事值得他去做。凡是挡在通往他的目标的道路上的一切,无论是行动还是言论都被他认做是要彻底清除的,他将会尽全力铲除它,在此之前绝对不会罢休。所以当那个傲慢的帕提亚使臣指着自己的掌心对克拉苏说:“啊!克拉苏,你要是能到达塞列乌凯亚,头发就会从这里长出来。”时,他怒不可遏,当即拔剑将那名使臣一剑戮死。

在这个时候,今天的中午,太阳毒辣地灼烤着大地,卡尔莱荒原上的磺谢刮此劳龅亩鞣路鸲荚诓煌P厝忌兆牛孟裰钡交医⒉薏糯蛩惴殴恰E撂嵫侨说木泳复瘟僬蟪防牒螅獯沃沼诖蛩阌肼蘼砭泳鲆凰勒搅耍强剂斜颊罅恕?p> “尊敬的马尔库斯·克拉苏,并不是我贬低我们的对手,但是这次我们是赢定了。”副将阿克基纳说道:“我们有7个军团,8000名骑兵。可是他们,哈,我几乎可以数出他们的人数来。”

“说实话,我比你更迫不及待地等待着一场胜利。但是,当汉尼拔到达波河河谷时也只有这么点人。而且,阿克基纳,千万不要小看了苏列那——我们的敌人,他的军事才能相当地出色。”

“反对罗马的奇迹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发生。”

“但愿如此,”克拉苏叹了口气,又好像在喃喃自语:“可它毕竟发生过阿。”

帕提亚人擂响了战鼓,同时还展开了战旗。色彩斑斓的旗帜在晃眼的阳光下泛起了一片彩光。罗马军阵中发出一片赞叹声。确实,只有很少见多识广的罗马人听说过制作这种旗帜的原料。即使是克拉苏这样的富商大贾也只是在接见几名来自贵霜国的商人时才听说过一次:这种被称为丝绸的精美织物来自遥远的赛里斯国,据说它是由一种虫子吐出的丝编织而成的。“啊……”贵霜客人想了一会儿说:“就想蜘蛛吐丝那样。”克拉苏当然听过就一笑了之了,谁会相信这种奇谈怪论呢?谁见过用蜘蛛丝来编织衣服的呢?

“这就是一个奇迹啊!”克拉苏看到这样的盛景也感叹道。

帕提亚人的战鼓越擂越响,阵中士兵的狂啸声也震耳欲聋。

克拉苏看了看太阳,阳光刺地他眯起了眼。

“是时候了,马尔斯让这一切见分晓吧。”他拔出了佩剑,整个罗马军阵中顿时寂静无声。

克拉苏举起了剑,然后缓缓地向前挥去。罗马大军开始前进,向着克拉苏的梦想前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