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于九天》(更新至第一百三十九章) 作者:风弄

第一章


凤鸣死了。

连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生命如此短暂。十九岁,是生命的开始,而不应该是结束。

可是,他在回家的路上看见那部卡车撞向横过马路的小男孩,当他从上去把小男孩拉开的瞬间,感觉自己在刹那升上高空,象天使一样飞翔在空中仰望着四处围拢过来的人群。

他知道,他已经死了。

死去的人,该何去何从?凤鸣茫然地跟在自己的尸体后,进了太平间。

没有人看见他,也没有听见他的叫喊。一切象在冰冷的梦中。

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听见声音。

“你还在,对吗?” 和其他不知道凤鸣存在的活人的声音不同,这个声音一点也不含糊,它在清晰地和凤鸣对话。

“我?” 凤鸣吓了一跳: “你在和我说话?你是谁?神吗?还是另一只鬼?”

声音发出笑声: “我不是神,也不是鬼。我就站在太平间的门口。”

凤鸣转头,看见一个中年男人,抱着自己刚刚从车轮下救的小男孩。

男人嘴巴一张一合,象在对空气说话: “我是一个灵学者,而且有一定的超能力。为了答谢你,我可以帮助你重新得到生命。”

凤鸣惊讶道: “真的可以吗?”

“可以。” 男人点点头: “今天正是时空之门打开的时候,我可以在另一个时空为你找一副刚刚死去的躯体,当然,这躯体不能象你的身体一样受到严重的不能弥补的创伤。”

“那么说,我要到另一个时空去?”

“不错,而且机会难得。你运气真好,不但碰上我,而且遇到时空之门打开。否则,你的灵魂失去身躯只可以存在十二个时辰,随后就会消散。”

“那我运气还真的不错。我还以为每个死人都可以复活呢。”

“即使同样死在时空之门打开日子的人,也要遇到有我这样能力的人肯帮忙才能得到新的躯体。如果不是因为你救了我儿子,我也不会出手的。你考虑好了吗?”

“这有什么好考虑的?”

“那我们就开始了。”

“等等!”

“还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是找躯体,我可以选择吗?”

“你想选择什么样的?”

凤鸣做个鬼脸: “当然要个好人家,最好是大少爷什么的,千万不能把我的灵魂弄到一个女人身上去哦。还有,要长得帅点,我不要五短身材。”

男人叹气: “我尽量。”

“什么叫尽量?”

“凡事不能强求。” 男人忽然着急起来: “糟糕,时空之门已经打开,我要开始了……”

闪电忽然迸射在凤鸣的眼眸中,全身象陷入强大的暴风中心一般,被拉扯成四分五裂。

“啊啊啊!啊!啊啊啊!” 凤鸣尖叫着,被卷入眼前突如其来的旋涡中。

-----------------------------------------------------------------------------------------。

西雷国,王宫。

最豪华的太子殿内,所有的内侍宫女都脸色苍白。

太子出事了。

一群太医来来去去,脸色都难看得吓死人。

每个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太子死了,所有侍侯的人都要陪葬的。

“太子!太子殿下!” 一声让人心悸的哀号从殿里传了出来。

所有人的心都立即悬得老高。

“快!派人通知摄政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已经……” 紧张地牙齿打颤的老太医垛着脚令人快马报信,话音未落,哭声已经震天。

陪葬,这里所有的人都要陪葬。几个胆小的宫女,已经跪在地上昏了过去。

正一团糟,忽然殿里又传来惊呼: “太子…..太子醒了!太医!太医!”

殿门前正担忧摄政王责难的太医们脸色一变,虽然心里知道这不可能,还是抱着希望一涌而入。

希望,出现在跪在殿前所有内侍宫女的脸上。

不一会,一个近身侍侯的内侍手舞足蹈地冲出来,高叫道: “太子醒了!太子醒了!”

一阵安静过后,疯狂的欢呼震动天地。

太子没有死,他醒了。

凤鸣按捺着强烈的头痛,微微睁开眼睛。

“太子?太子?”

周围急切呼唤的人很多,第一个印入眼帘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

我到了什么地方?

眼珠微动,转到老头子身后两个漂亮的小姑娘处。

古代的服饰?

凤鸣大致记得开始的事情,有所准备地问: “这是什么地方?”

周围的人惊呼起来,面面相觑。

“太子殿下?” 老头子小心翼翼地问: “你问什么?”

凤鸣眨眨眼睛。

不错,他到了别人的身躯,按照那男人的话说,应该是个刚死去的人的身体内。可不能什么都直说,铁定会被当疯子的。

“我说….” 凤鸣缓缓转头,看看四周: “我是太子?哪个国的太子?” 唐宋元明清?

不管哪个都好,当太子肯定比当平民要爽。

“西雷国啊。”

西雷?这是什么东西?

凤鸣皱皱眉头,装做了解的点头: “哦,西雷。我知道了。” 闭上眼睛片刻,发现床前的人还聚在一起,象看珍稀动物一样看着自己,满心不耐,又半睁着眼睛说: “我要休息了,你们走吧。”

“是,是……” 众人这才唯唯诺诺地退下,只剩两三个衣饰出众的宫女在床边看顾。

凤鸣经过时空之门,全身酸痛难忍,叫众人退下,居然睡不着。左右翻了几个身,再次睁开眼睛,对着恰好站在眼前的宫女问: “你叫什么名字?” 想了想,连忙解释道: “我刚睡醒,脑子晕乎乎的。”

那宫女笑道: “就算太子没睡,也不会记得奴婢叫什么名字。奴婢叫秋篮。”

“没病也不知道?为什么?”

秋篮抿嘴道: “太子不喜欢说话,奴婢在这里侍侯两年了,头一遭见您问别人的名字呢。”

原来如此。凤鸣暗松一口气,如果这样的话,那他不认识其他人也是理所当然,露出马脚的时候就少。

不过,当太子当得如此沉默,也不是好事。历史书上,内向的太子大多数是个倒霉亡国的命。

“我不喜欢说话吗?” 凤鸣笑了笑: “我大病一场,可能以后都会爱上说话呢。”

秋篮诧异地看着他。

“怎么了?” 凤鸣觉得不妥,不自在地问。

“太子,你没有大病。你掉到河里去了,捞上来的时候,可把我们都吓坏了。太医开始还说不能救呢。”

“掉到河里?” 凤鸣尴尬地嘿嘿笑: “对啊对啊,我见天气不错,就到河边走走,结果不小心掉进去了,幸亏你们发现得早。”

秋篮仔细地打量凤鸣,水银一样的眼珠转着,把凤鸣看得极不舒服。

“怎么了?”

“太子,你今天好奇怪。”

怎么可能不奇怪?凤鸣心中哀叹,我也不想好端端跑过来当你的太子。谁叫你们的太子和我一样,是个短命鬼?

独自掉落到这另一个时空,连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偏偏又要冒充一个身份贵重的太子。

唉……..

凤鸣躺在床上长吁短叹,终于决定当个假太子比十九岁就烟消云散要好,勉强振作起精神。

“秋篮,我想喝水。” 懒洋洋从床上坐起来,全身的骨头象互相撞击似的传来痛楚。

不是凤鸣现在就开始摆太子架子,不过他对这个国家朝代任何东西都不熟悉,也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器皿喝水的。万一他自动下床拿了个梳妆盒盛水喝,只怕要立即被人当疯子一样关起来。

秋篮娉婷走来,手里持着一个银瓶,倒了一大杯水递到凤鸣手中。

凤鸣仔细看她的动作和使用的器皿,大松一口气,和凤鸣想象中八九不离十。从理论上讲,把这里当成唐朝来对待就差不多了。

嗓子干得厉害,凤鸣接过秋篮手里的杯子,一饮而尽。

立即,一股可怕的辛辣从鼻尖冲撞到喉头,不断延伸燃烧到胃部。凤鸣立即捂着胸口拼命将刚倒进去的东西尽量吐出来,眼泪鼻涕一起流。

这是什么东西?不要告诉我是西雷国的日常饮料。

“咳咳…..咳……” 狼狈不堪地抬眼,生气地盯一下秋篮。

这小丫头,竟然作弄太子。虽然凤鸣是冒牌的,可是也不应该受到这种待遇。

好不容易停止咳嗽。

“这是什么东西?”

秋篮一脸惊讶地看着凤鸣: “这是酒啊。”

酒?凤鸣看看她手里的银瓶。凤鸣才十九,还没有到合法喝酒的年龄。

凤鸣摇头,决定宽宏大量原谅她的疏忽: “我要喝水,你拿酒给我干嘛?” 尽可能婉转的语气。不知道这个国家是否与历史中其他国家一样,将王室成员的话当不可违抗的圣命,如果凤鸣大发脾气,说不定会把眼前这小丫头给吓得立即晕倒。

激怒太子啊。

秋篮娇憨地提着酒瓶,歪着头露出满脸狐疑: “可是,太子从来都不喝水的,这太子殿里只准备酒。”

“啊?” 凤鸣眨眨眼睛。

从来都只喝酒不喝水。难道这太子是个酒鬼,说不定他掉到河里,就是喝醉了掉进去的。

“咳咳….医生说,不不,是大夫说喝酒对身体不好,从今天开始,我要戒酒。” 凤鸣直起腰板对秋篮说: “以后我口渴,送水来就好了。”

“戒酒?” 秋篮来来回回打量凤鸣,象见了鬼似的,抿着唇行礼: “是,奴婢知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