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战神》作者:风中啸 (连载中...)

三国战神 正文 序章

作者:风中啸 

--------------------------------------------------------------------------------
 
小说的开篇是枯燥了一点,请大家耐心看下去,几章以后,就会好了。
※※※

富丽堂皇的宫殿,绵延数十里,占地极广,建筑风格也远远胜过大汉的其他建筑物,看上去甚是巍峨壮观。

在这广阔的宫殿里,有着无数的美貌宫女,正在忙碌地工作,或是坐在鲜花盛开的园中悠闲地看花、闲聊,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平静的微笑。

对她们来说,经历了长年的战乱和饥荒,能够在这太平盛世,生活在这仙境般的宫殿中,已经是梦中都难以期望的幸福了。

占地极广的宫室中央,是一座小小的山峰。山下有湖,湖中停放着一条崭新的画舫,都是用上好的木料制成,里面掺杂着檀香木,让船身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整支船画工精细,制作得精美至极。

在湖畔,是大片幽静的树林,郁郁葱葱,看上去甚是喜人。湖边搭建着一座小小的木屋,虽不高大,倒也结实整洁。这整座壮观宫殿的主人,正站在木屋前,低头漫步,默默地想着心事。

这是一个英俊的男子,相貌看上去还很年轻,身上却带着令人望而心折的王霸之气。在他的身上,穿着诸侯王的服色,却穿得比较随意,一头长发也随随便便地用丝绦系住,散落在身后。在他肩上系着一件淡青色披风,在林间的微风中轻轻飘荡。

当他低头沉思的时候,一股淡淡的威严自他身上散发出来,这脸色凝重的青年男子,不怒自威,那沉静的气质,却让他有了一种与众不同的男性魅力。

在对面的湖岸上,传来了女子和孩子们欢快的笑声,打断了这男子的思绪。他抬起头来,看向湖对岸,却见有许多衣衫华贵的美貌女子带着俊秀的孩儿,在湖岸上漫步,一边热热闹闹地说着闲话,里面颇有几个绝色美女,一颦一笑,勾魂摄魄,令人目眩神摇。

那些美女遥遥望过湖面,都满怀倾慕地打量着他。见他抬头看来,都敛袂为礼,或是娇笑着向他招手,邀请他也过来一起游玩。俊秀可爱的孩子们却都跪倒叩头,遥遥向威严的父亲行礼。

一缕微笑在这英俊男子沉静的面容上浮起,他向那边的妻儿们挥挥手,示意孩子们起来,跟母亲玩耍,而他却仍站在那里,并没有渡湖而去的意思。

那些美貌女子也都知道他在想问题的时候不能被打扰,都遥遥向他施礼而去,走向另一边的树林、草地去玩耍。

看着妻儿们走远,这男子脸上温暖的笑容渐渐隐去,再度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声轻响在他身后响起,似是枯枝断裂的声音。这威严的王者面色丝毫未变,只是淡淡地道:“无良,是你么?”

一个面容俊秀的年轻男子从木屋后走了过来,羽扇纶巾,面如冠玉,一身的儒雅之气,只有眼中微微带着一丝狡黠的目光,举扇微笑道:“老大,你的耳力越来越强了,我隔这么远,你也听得到。”

英俊男子缓缓摇头,淡然道:“你这次来,又有什么事?”

那名为“无良”的儒士摇扇苦笑道:“老大,我们从前可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是多年来的搭档,吃在一起,住在一起,打仗也在一起。结果现在却弄得这么生分,非得有事,才能来找你了!”

年轻的王者转过头看着他,眼中颇有温暖之意,温声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岂是一般?就算见得少了,也是因为事情太忙,而我们这些年来的默契,绝不会因此而有丝毫改变。”

他面色一整,沉声道:“好了,你这次来,必有要事,直说吧!”

无良拱手笑道:“老大,你称王这么多年,和我一同掌握朝政,泽被万民,导致天下归心,有没有想到干脆称帝算了?”

王者面色不变,摇头道:“这话你说过几回了。可是称不称帝,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能够掌握这个国家,让人民都在我们的影响下,安然生活,也就够了。”

无良笑道:“名不正,则言不顺。当今天下,百姓都是只知有王,不知有帝,谈起大王你来,都是诚惶诚恐,敬爱至极,道是你救了天下黎民免于饥荒战乱,不跪在地上磕几个头不敢提起你的尊号。既然已经受百姓如此爱戴,老大何不干脆称帝,令天下百姓,免得困惑?难道你还想离开这个世界,回到我们来的地方去吗?”

年轻的王者面色平静,温声道:“我并没有这个想法。在原来的世界,我本是浮萍浪子,现在却已在这里扎下了根,无法离开了。就是你,难道舍得离开自己一手建立的基业么?”

无良笑道:“当然舍不得!所以才劝你早点接位为帝,遂了我一桩心愿。”

英俊青年淡然道:“那又何必,反正天子仍在宫中,我们哪有什么必要废了他?”

无良笑道:“你说那小子啊?他在宫里早就闷得快疯了,你要是废了他,他是求之不得!我每次去皇宫,他都要拉着我苦苦央求,要我给他换张脸,换个身份,省得再在宫里当那劳什子皇帝。只要能到外面来看看,哪怕是我把他变成一个扫厕所的老大娘,他都感激不尽。我看他可怜,就经常带他出来闲逛,这不,我带来在你府外太阳底下晒着的随从,就有他一个。当然,脸得先换一下,免得被人瞧破了。”

那大王摇头苦笑,涩声道:“你又在胡闹了。有时间做这些,不如多做些发展工农业的事,若是当初我们有足够的科技力量,平定天下,哪里会有那么困难?”

无良眼神一动,脸上露出在回忆中神往的微笑,轻轻地道:“是啊,我们那个时候,真的是很困难啊。我们那个世纪的超强科技,统统都无法在这个时代实现,最多能造出几件新式农具、生产工具,就已经是划时代的革命了。就连打仗,还得我们亲自上阵,拿着冷兵器去和敌人拼杀。可是金戈铁马,万马奔腾,虽是惨烈了些,却是波澜壮阔,振奋人心,不是更让人怀念那个时候吗?”

英俊王者苦笑道:“战场厮杀,虽是令人热血沸腾,天下却因此而受难甚重。若非当年杀戮过重,我们在海外殖民的计划,哪还会因人口不足而那么发愁?”

无良摆手道:“老大别这么说,大汉本来人口就不多,我们来的时候就已经被黄巾军和官军杀了不少人了,饿死的更是不计其数。要不是我们横空出世,建立起一支当今最强的军队,手持钢刀利矛平定天下,大汉死掉的人,只怕比我们杀的多几百倍!这可不是危言耸听,若是按照历史进程,几十年后,大汉所有人口,加起来只有几百万,怪不得挡不住几族胡人的进攻,被他们欺负。从这一点说,老大你每杀一人,便是救了成百上千人,功德无量啊!”

他说得心潮澎湃,仰天大笑道:“我大汉的疆土,现在一直向北推进到北冰洋海岸,连库页岛都成了你的私人封地,老大你的功绩,比之秦皇汉武之功,已经强了无数倍!那些羌胡异族,匈奴鲜卑,现在都是我们忠诚的属下,只要我们一声令下,他们的首领便会按我们的意思,东征西讨,为我大汉开疆拓土!你又是各族最敬重的大王,若是你带领他们西进,各族首领,一定会带上族中精勇战士,与你一同西征,我大汉的疆域,又要扩大上好多倍了!”

那年青大王抬头看着他,目光闪动,沉声道:“你果然不是为了让我称帝来的!说吧,西征欧洲的事,准备得怎么样了?”

无良抚掌笑道:“老大到底是老大,一眼就看穿了我心思!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后勤的事,完全不需要你担心!你只要率领那些忠实于你的战士,跨过茫茫北方大地,直捣欧洲,那些欧洲的原始蛮夷怎么会是老大你的对手,可随手而破,将欧洲一地纳入我朝新疆。从此之后,我大汉便无后顾之忧,再不用担心日后欧洲强盗欺凌到我中华子孙头上来了!”

青年王者淡淡微笑,眼中有不可扼止的兴奋之色闪动,沉声道:“很好,我等这一天已经有很久,现在,终于等到了!”

无良笑道:“你徒弟马超和庞德现在正在西域长史府,掌管着千里方圆的广阔地面。他们多次上书,要求向西进军,我已经命他们把控制范围推进到喀布尔一带,只要你一声令下,他们就可以把中东石油矿藏,尽皆纳入手中!”

那王者沉思道:“有了石油虽然好,可是我们能造出应用它的机器设备来吗?”

无良呆了一下,笑道:“现在虽然还不行,可是以后一定能成的!不过我们中国自己的石油储备已经足够用上好多年了,那么进攻中东的计划,还是先缓一缓,等到消灭了欧洲强盗的祖先再说!”

英俊男子面色微微兴奋,默默地思考了一阵,叹道:“终于又要出征了!我还以为我会象项羽那样,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结果还是要带兵去打仗!”

无良笑道:“老大不要感叹了,我看你是真的高兴才对!象你这样的人,没有战斗,只怕你会浑身难受。说实话,你能忍着在宫里呆这么久,而不去找人比武打仗,已经是很出乎我的意料了。至于出征战斗,你也不用担心会死很多人,就算我们不做,将来的蒙古人也会做得更绝,一杀就是成千万、上亿地杀人,如果是我们征服欧洲,至少要比蒙古人仁慈多了吧?”

青年王者缓缓点头,沉声道:“你说得不错。为了这个世界的长汉久安,也只有在最短时间里,平定天下,将整个世界牢牢地控制在同一个政权手中,只要这个政权不出问题,世界大同,便是指日可期。那样世界上的战乱灾祸,必然会减少到最低限度之内。”

无良仰天笑道:“在我们手里,政权哪会出什么问题!别忘了,我那每秒几亿次的运算速度,不是说着玩的!”

青年笑道:“你的运算速度虽快,又有何用?当初你的运算速度并不比现在慢多少,还不是一样面对纷繁芜杂的天下大势,一筹莫展么?”

无良干笑道:“那也是没办法,在这工业基础接近于零的时代,我就算有旷世之才,也没法空手建立起一支机械化部队啊!结果还是得靠这个时代的冷兵器去打仗。说实话,那时候的高科技,从把我们送到这个世界来,就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了。”

青年王者沉默了一下,抬起头,向密林中的山峰看去,眼神变得微微有些迷离,似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无良看到他的目光,回过头,也看向那边,微笑道:“老大,在那山顶上,就是我们来时所用的交通工具。可惜经过了这么久,已经不能用了。”

他的声音,也渐渐变得空旷,轻轻地道:“那个时候,真的是很让人怀念啊!”

看着那山顶绿树掩盖下的微型宇宙战船,他的思绪,已经飘回到多年之前,初到这个时代的那一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