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想爬格子的欲望每每在炉火中燃烧,

火一样的激情在碰到那支冰凉的笔后
产生的却是莫名的退怯。

再也不曾有往日不竭的动力,

将那条流过心田的涓细小流演绎成一段动人的诗篇。

无言的结局其实开始时就已注定,

那又何必如此痛苦的追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