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执子之手

诗函的醒来被看做是一种奇迹,但宅内上上下下却没有一个人能为了这件事感到喜悦。毕竟诗函的病实在是太严重,这次的苏醒就仿佛是回光返照一样,说不定当她闭上眼的霎那,就可能直接去了。
诗函的父母进来看过她几次,不过当诗函表明想跟大明独处时,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人进来打扰他们,就连思语也被琉璃姐妹俩抓去洗澡。小家伙这辈子还没这么脏过,这下不被洗脱层皮,恐怕很难。
“小小姐,这些日子你们到底去做什么了?”
浴室里,思语全身上下满是泡沫,坐在椅子上任凭筱琉搓洗,而筱璃则在思语身后全神贯注处理思语的发丝。 u繗 ?
本来一头乌黑亮丽,柔顺如丝的头发,现在却是一片惨不潭玫哪QU丛谄渖辖岢捎部榈哪嗌吃萸也焕恚懔Р欢畏⑺可匣嵊猩战沟暮奂!K加锏耐贩⑹求懔ё运∈焙蚓鸵恢闭展似鸬模匀缃裾飧蹦Q媸侨盟奶奂恕K淙凰加锸裁炊济凰担还懔е溃庑┤兆铀加镆欢ü暮芸唷!?span style="font-size: 0pt;color:'#FFFFFF'" > ]妣,珻$B@
至于对筱璃的询问,思语则是笑了笑。
她和大明之间的这一趟遭遇,思语目前不打算跟任何人提起,这也是大明跟她约好的。
“那是我一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很大、很大的大冒险喔!”
思语脸上发出了会心的笑容,连琉璃姐妹俩也不知道她在高兴什么。可是一想到诗函的病况,思语的小脸随即又整个黯然了下去。
“小小姐,你在担心小姐吗?”
琉璃俩发现思语脸上的变化,却不知该怎安慰她才好。
“赶快洗的香香的,我们去看小姐吧!”
筱琉试着想让思语打起精神,不料思语却是摇了摇头,说出了一句不像她这年纪会说的话语。
“现在妈妈最需要的,是爸爸陪在她身边,而不是我们……”
“你不会就这样丢下我们,自己一个人离去吧!”
在诗函的房间里,大明依然是那副邋遢的模样坐在诗函床边。自从诗函醒来后,大明就一直在旁守护不曾离开过,而且手也一直握着她的手掌。
“我怎么舍得,我们之间的糊涂帐都还没算呢!”
虽然诗函嘴巴上是这么说,但她自己的身体自己再清楚不过。
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
所以就算一下下也好,诗函想和大明再多说一点话,把自己的心情全说出来。
“你不告而别的那一晚……我很生气。”
“对不起……”
现在大明除了这句话,也不知要说什么才好。若不是自己莽撞的举动,诗函也不会搞成今天这样。
“但更多的……是在担心你。”
也许是感应到寿命将尽,诗函话语上也不再有所顾忌,以前会感到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都无所谓了。
诗函接下来的这句话让大明感到暖洋洋的,但同时也让他心里泛起更多的自责。
“我想,我们真的是有感情在,不然我不会不由自主的担忧到这种地步。我的记忆里没有你,但我的心里有你。”
“不要说这种会让人脸红的话……”大明脸都红到了耳梢,但是看到诗函一直望着自己,也知道自己不能毫无表示,“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听到你病倒的消息,我整个心都碎了。若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那我现在胸口的心痛感又是为何而来。是啊,我也是笨的可以,为什么会要在失去你的那一刻才发现到这点。”
大明伸手轻轻的帮诗函整理发梢,并凝视着她的脸庞。
诗函美的彷如梦幻,但大明想不透这样的一个人儿是怎样和自己产生交集的。论身份地位,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根本是处在不同世界的两个人。
“你认为……爱情鞘裁囱拇嬖冢俊薄?
诗函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大明一下子也反应不过来。等弄清楚诗函的意思后,又是沉默的在思考着。 ?踿?P?}
“因为寂寞吧!”
良久后,大明开口说话了。
“因为寂寞,所以想找人陪伴,想找个人分享自己的所有喜怒哀乐,找个能和自己手牵手一起走下去的对象。所谓爱情,就是指寂寞的两个人互相吸引吧!”
“喔?”诗函没什么表示,只是觉得这样的论调似乎不是很能说服自己。
“不过……那是我之前的想法,现在我想想又觉得不是这样。”大明微微笑着,“因为有了你,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同了。” 5枥~ ;?
如果说大明之前觉得世界是灰暗的,那现在他的世界,有了光……
“也许……我就是被你这张嘴给哄走的。”诗函边说着,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因为一直勉强自己清醒着,所以感觉好累好累。   
“安心的睡吧,我就在你的身边。”
大明轻轻的吻着诗函的手背,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并祈求着她还有下一次能醒过来的机会。
不知过了多久,诗函房间的门被轻轻的推开,全身被打理的干干净净的思语蹑手蹑脚的走进来,后面还跟着琉璃姐妹俩。
“妈妈她怎么样了?”思语关心的问着。
大明先是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小声的说:“她睡着了,不要吵醒她。”
思语乖巧的点点头,然后就默默地站在床边看着诗函。   
“小姐让我们照顾,你先去休息一下吧!而且你这个样子,也需要好好的整理整理。”
筱璃看大明一副憔悴的模样,心有不忍的说。
大明本来是要回绝,但是看看自己一身狼狈的模样,连衣服都有点发臭了,他自己都会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因此也不再拒绝。
“那……就拜托你们了。”
大明看了床上的诗函一眼,然后只身走出房外,回到自己先前居住的房间。
在诗函的房门外有一些女仆和保镖,他们看向大明的眼神都十分的不友善,毕竟如果不是大明闹出这样的事,他们小姐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就连命也快丢了。
然而,现在的大明已经没有空闲去在乎别人的眼光了,他满脑子唯一在想的,只有怎样去救回诗函的性命。
这些年的经历让他接触了很多常人所不知道的事物,不管是PACO的异能者们,还是在世界各地流浪时的见闻,一些世人认为仅存于传说中的东西,大明是真的知道有其存在的。
能医治百病、长生不老的灵药或宝物,世上不是没有,但就是因为入手条件太过困难,甚至可说是希望渺茫,因此才被认为是仅存于传说中之物。只是以大明目前的情况,没有那个时间与精力去找寻这些东西了。
他能等,但诗函不能等。
那现在的他,有什么事是能为诗函做到的……
望向镜子中的自己,大明突然发觉自己显得好无能为力。他这双被称为上帝之手的双手,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却是一点用处也派不上。
是,如果他愿意的话,是能变出能医治百病、起死回生的万灵药出来,但是……那有什么意义?
仅能存在数分钟,连药效都无法发挥的万灵药,残忍的只能看而不能使用,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为可笑的希望吗?
这简直就是种嘲讽,大明这辈子从未如此憎恨过自己拥有的这个能力。
大明跪在地板上,任凭莲蓬头洒出的冷水淋着全身。就算面对厄难(厄难神)所给予的绝望时刻,他心中的无力感也不曾如此沉重过。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明缓缓站起身来。
镜子里,他看到自己的神情显得非常颓废和沮丧。在世界各地游走闯荡了八年,大明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脸上出现这种表情,仿佛是变了个人一样。
“啪!”
大明拍打着自己的双颊,这种表情可不能让诗函和思语看到,不然会让她们更担心的。更何况,如果连他自己都无法振作的话,那诗函和思语还有谁能够依靠。
勉强自己打起精神后,大明匆匆的洗了个澡,现在他尽可能的想腾出时间在诗函身边守着她,哪怕是多一分一秒的相处也好。八年岁月的期盼与追寻,换来的不应该是这样让人心碎的结局啊……
当大明步出房门后,门外却有个让他颇为意外的人在等着他,伊达。
伊达身体靠在墙上,脸色十分不善的看着大明,看样子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大明猜想伊达大概是冲着诗函的事来的,其实不只伊达,这宅内上上下下除了诗函和思语外,每个人应该都恨透了他吧,只是目前大家都忍着而已。可若要说最憎恨自己的那一个,恐怕还属大明他自己本身……
虽知道伊达来意不善,不过大明此时心力憔悴的连应付他的精神也没有,当下也就没多加理会,迳自关上房门离去。
“等等!我有点事要问你。”伊达自然没那么容易放大明离开,伸手拍住了大明的肩膀。
“抱歉,但是我现在没心情谈论任何事。”大明回头看了伊达一眼。
然而,看到大明的表情,伊达心里微微愣了下。
先前巴力毗珥的事件中,伊达看过大明在战斗中的表现。那时的他脸上充满了自信,全身散发着奕奕的神采,并且无惧于敌人的强大而奋身以对,就算伊达打从心底不认同大明这个人,却也不得不赞赏他的气魄与能力。
但如今的大明却如同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脸上表情一点生气也没有,两眼黯淡无神,完全看不到半丝当日的风采。

忽然,一股莫名的怒气自伊达心底爆发,双手改抓着大明的衣领,将他拎起,狠狠的甩撞在墙上。
“你现在这是什么样子?!”伊达忿怒的咆哮了起来,“大小姐日夜期盼的思念,所强忍的心酸与泪水,你就是用这种表情和态度来回报大小姐对你付出的一切吗?
伊达越说越气不过,右手握拳就要狠狠的揍下去,但拳头却在大明脸颊前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尽管伊达心里恨不得将大明给撕成碎片,但想到病中垂危的诗函,这一拳怎样就是挥不下去。毕竟诗函命在旦夕的现在,她心中最牵挂的,依然还是眼前这个混帐家伙。
至少……在诗函离耸乐埃灰偃盟压恕!?
伊达硬逼自己强忍怒气,那记要打不打的拳头最后则是打在大明脸边的墙壁上,把墙壁打的都凹陷了下去。 熵┶?夶饪
“对不起……”
大明轻轻的拉开伊达扯住自己衣领的左手,脸却别过去不敢正视着他。伊达的话深深地刺痛了大明的伤处,大明甚至提不起勇气去面对伊达。
看着大明慢慢离去的背影,伊达恨恨的捶了墙壁几拳,连为何来找大明的正事也抛诸在脑后。
在诗函的房里,思语和琉璃姐妹俩依然静静的陪伴在诗函身边。期间林氏夫妇曾进来看过诗函一次,但结果还是神色黯然的退了下去。
大明也没说什么,就这样坐在思语旁边抱着她,目光则是一直看向诗函熟睡的脸庞。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明发现思语靠在自己怀中深沉的睡去。大明知道这段日子的经历对思语来说太过于辛苦了,精神和肉体上早已是很疲累,回到家后又碰上母亲病倒的事,真亏她一个小孩子能撑到现在。
大明亲了一下思语的额头后,把她交给了琉璃姐妹抱回房间去睡觉,自己则是继续的留下来看照诗函。
然而这一夜,大明未曾阖上过双眼……
次日。
时间都快到了中午时分却不见思语过来,大明想思语大概是睡的很沉吧,毕竟她这阵子太累了。
想了一会,大明接着把目光转移到诗函身上。
一天过去,诗函却没有半点要醒来的迹象,也很有可能永远不会醒过来了。不过大明现在能做的,也只有静静的守在一旁等待而已。
这时,房间的门轻轻地打开,琉璃姐妹两人走了进来。
“少爷,您有朋友来见您,是上次曾来拜访过的那对男女。”
大明知道琉璃俩说的是指丹罗和薇妮,事实上是他昨天打电话给丹罗麻烦他和薇妮赶过来一趟,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薇妮的治愈能力是种很罕见的异能,大明一开始不是没想过她的存在,只是薇妮的能力属于刚在成长的阶段,实在是难以让大明有所寄望。但话虽然如此,大明还是打电话请丹罗带薇妮走一趟,可能会有奇迹发生也说不定。
“麻烦你们直接带他们进来吧,是我请他们过来看看诗函的情况。”
琉璃俩也没疑问,点点头后就退出了房间。
诗函病倒的这段时间,家里什么名医没请来过,但一个个全都只有束手无策的份。虽然琉璃俩觉得大明请来的人也不会有什么用,可也没多说什么。
不一会,丹罗和薇妮跟在琉璃俩身后进到房间里来。
可能是察觉整栋房子都笼罩在悲伤的气氛下吧,一向粗迈豪爽的丹罗也收敛了许多,进房间来时也是轻手轻脚的。
“抱歉,那么急请你们过来。薇妮,可以请你先看一下我老婆的情况吗?我等一下再跟你们解释。”
大明脸上露出歉然的苦笑。
丹罗是大明的老搭档了,这几年什么危险没遭遇过,可他从未看过大明如此沮丧毫无生气的表情,心下知道事情很不寻常。
薇妮先是看了大明一眼,然后移到床边去探查诗函的情况,丹罗则是趁机拉着大明到窗台边说话。
“你老婆的情况怎样?”丹罗接到大明的电话后立刻将手边的工作交代给他人,然后和薇妮急忙的赶来,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样的情况。
“很不乐观……这都是我的错,明知道诗函身体不好,却尽是作些让她担心的事,还害的她因此病倒下去。”大明叹了口气。
“我从冯那里听说了,你又跑回了非洲丛林里去。老实说,最近非洲发生那样的事,连我也蛮担心你的安全,只是又没有方法联络上你。你回非洲去的原因,跟这次的异变有关系吗?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次事情应该是你解决的吧!”
大明苦笑了一下,“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些事以后再说好吗,现在的我实在是没有心情谈论。”
丹罗体谅的点点头没再继续追问下去,接着两个大男人一致的转头看向诗函和薇妮她们那边。
薇妮看了一下诗函的情况,接着又问了琉璃姐妹一些问题。
“如果有病历的话,方便让我看看吗?”
薇妮对着大明询问着,大明则是看着琉璃姐妹俩点了点头。
这几年来,来看过诗函的医生委实不少,医疗报告也堆的跟座山似的,不过薇妮还是很专注的翻阅资料,房间里面的人也没敢去吵她。
由于资料内容都是大同小异,薇妮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去看完。
当薇妮看完资料后,在诗函的床边来回踱步了一会,思考着该怎么做才好。最后,她俯身将左手贴在诗函的额头上,尝试着使用自己的异能治疗。
琉璃两人起初还不明白薇妮的用意,直看到薇妮的左手掌发出淡淡的光芒,两人眼睛都瞪的大大的。
然而,随着薇妮手掌发出的光芒增强,她脸上的血色也跟着急速退却。大明和丹罗两人暗叫不好,立刻冲到了她身边去。
这时,薇妮身体抖了一下,脸色惨白的往后仰跌。丹罗顺手扶住了她,却发现薇妮身上满是冷汗,知道薇妮是过度透支了她的异能。
“抱歉,亚格斯,我已经尽力了。”薇妮露出了个惨淡的笑容。
“别说这些了!先坐下休息一会。”   
大明和丹罗扶着薇妮到房间一角坐下,筱璃也立刻倒了杯水端上。
薇妮休息了好一会后,脸上才逐渐恢复了些许血色。
“真的很抱歉,亚格斯。你曾经帮过我非常大的忙,但我却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使不上力。”
薇妮一开口依然是道歉的语言,大明摇了摇头要她别放在心上。
“情况是怎回事,怎才一眨眼时间,你就搞成了这副模样?”丹罗越想越不对,便出声询问着。
“我看过亚格斯他妻子的病历表和情况,发现他妻子的病情并不是由疾病所产生,而是整个身体发生了原因不明的异常衰竭,就好像原本存有几十年的生命能量,忽然间被榨干的一滴也不剩。车子没油是跑不动的,人类也是类似的道理。”
薇妮的话让琉璃姐妹对望一眼,她们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思铩!?
的确,诗函的身体是从怀孕后才开始变差的,而且情况糟的无法想像。很多人都感觉到是因为孩子的关系,不但连诗函的健康,甚至连生命力也被吸走了。只是随着思语活泼成长,不但贴心且又讨人喜爱,这个想法逐渐的被埋在所有人的心底,甚至是连去想也不敢想。
“依照最简单的理论,只要有种能量可以补充她所流失的生命力,照理说就可以挽回她的生命。我的异能性质和所需求的能量相近,所以我尝试治疗了一下,只是没想到……”
薇妮顿了一顿,然后缓缓的举起她的左手。
刚刚众人只注意到薇妮倒下,并没有再去注意其他的。这时看薇妮举起左手,才发现她左手皮肤显得有些皱皱的毫无光泽,和右手皮肤的光滑有着很明显的不同,好像是突然萎缩了下去。
“我的能力治疗过不少人,却从未遇过像你妻子这样的情况。当我的能量散入你妻子的身体时,赫然发现你妻子的身体仿佛像个无底深渊般,相对之下我的力量就显得微渺得可怜,当时别说替她补充了,我连如何自保脱身都是个问题。”
薇妮说到这就心有余悸,刚刚她的力量差点就迷失回不来了。她本想去探索空间的边际,却差点连自己本身都被那虚无的空间吞食了。
“亚格斯,你是个很奇妙的人,你的妻子也是。如果说那个虚无的空间曾经充满能量的话,那你的妻子一定是个力量非常强大的人,而且远比我所认知的强还要强。”
这话听得琉璃姐妹俩面面相觑,怎她们家小姐有这么厉害吗?只是回想起前次遇险时诗函及思语一起使出威力强大的法术,两姐妹又有点懵了……
大明让琉璃姐妹先找了个房间让薇妮和丹罗休息,自己则是留在诗函房间内思考一些事情。从刚刚薇妮提到关于能量的事,大明就感觉到自己好像抓到了什么头绪,但一时间还不是很明朗。
当他静下心来重新思考后,忽然发现能救诗函的办法,原来就一直在自己手上。
迪兰朵!
没错,迪兰朵曾向他解释过自己的能力,就是类似于一种生命之源的能量。若说要从哪去找能源来给诗函补充,迪兰朵的能力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
只是,利末安森的死状,大明至今依然记忆犹新,所以大明也不免有些犹豫了起来,万一诗函的身体没有办法承受迪兰朵的力量的话,那结果不就跟利末安森……
大明甩掉心中让人恐惧的念头,实际上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了,事到如今,也只有试试看再说。
虽然大明自己已有了觉悟,但事情进展依然不是那么顺利。迪兰朵的卡片目前还是处于沉睡状态,表示大明并没有办法将她召唤出来。
顿时,一阵无力感又涌上大明心头,为什么他在紧要关头时会这么没用。
现在他手上仅有的荒兽卡片也只有迪兰朵和小雪而已,在心灰意冷之下,大明喃喃念出了小雪的名字。
“小雪……”
大明这个举动是很下意识的,也许是现在这种沮丧的时刻,他很想找人说说话。所以当小雪的身影出现时,大明完全没去注意到,直到小雪的小手扯了扯大明的裤管,大明这才低下头来。
“到底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救诗函的?”   
大明蹲下身和小雪齐视着,同时喃喃自语的问了一句。但老实说,他从没冀望过小雪会给他答案,这句话也是自言自语的情霰冉洗蟆
小雪看了看诗函,又回过头来看着大明,然后一双小手捧起了大明的右手。
“唯一能救诗函姊姊的,也只有明你喔!其实答案一直就在你自己身上。”
简单的一句回答,让大明怔怔的看着小雪的脸庞发楞。
“诗函姊姊的力量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于明的身上,至于详情,雪是不太清楚。可既然诗函姊姊是因为失去力量而倒下,那么只要明将力量分给诗函姊姊就好啦!”
“那要怎么做?”大明迫切的问。
“这个嘛……侍剑姐姐老是说儿童不宜,所以雪也不知道明和诗函、无痕姊姊每晚关在房间里到底是在做什么
小雪侧着脑袋瓜子,有点懊恼的想着。
以往自己提到这类话题时,总是会被侍剑、诗函她们推说限制级、儿童不宜了解等等,草草带过。只是在这个资讯媒体丰富且发达的年代,电视儿童小雪似乎有点了解大明和诗函她们每晚关起房门都是在做些恩恩爱爱的事,但到底是在做些什么,她就真的不晓得了。
童言无忌,虽然小雪这话本身是没什么意思,但劲爆的话语还是让大明的脸颊热辣了起来。
“不过,雪知道最简单的一种喔!”小雪高高兴兴的捧起了大明的右手掌,然后覆盖在诗函的右手上,“明和诗函姊姊已经在一起很久了,任何形式上的接触都能引导双方彼此的能量交流。所以光是这样牵着手,也是能替诗函姊姊补充力量的。”
大明握紧了诗函的手掌,不可置信的问:“就这么简单!?”
小雪摇了摇头,然后回答:“之所以能这样做,是因为明和诗函姊姊的心与心之间,已经紧密得毫无距离了呀!”
小雪用着清澈的眼神看着大明,大明知道,他现在也只有相信小雪的话了。
因为大明身上禁制破裂的关系让力量恢复了一点,同时也解除了小雪逗留在现实世界的时间限制。可是心系诗函的大明没注意到小雪的这点变化,目光一直停驻在诗函脸上,而小雪也是很安静的陪伴在大明身旁。
漫长的等待之外,结果还是只有继续等待。
其间琉璃姐妹曾进来过,除了看到小雪略显得吃惊外,此外也没有什么表示。
大明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诗函的呼吸沉稳了些,脸色也红润了些,这让他心中微渺的希望又大了些,更是拚命的祈求着。
夜晚过去了,黎明的曙光在遥远的地平线那端升起,又是新的一天。
诗函,也在这时张开了眼睛。
“早安。”大明这时心中有千言万语想倾诉,但最后说出来的却只有这两个字。
“早安。”诗函眼眶有泪水,脸上挂着笑容。她真的好想再见眼前这个人一面,因为心中满满的不舍,好怕自己就这么一睡不起。
沉睡的睡美人,终于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