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军事历史题材小说]银河神话

                      《银河神话》之序章——《银河的历史》

     历经千年的流逝之后,任何的历史总是会变得面貌全非。这倒并非全是因为时间的久远所致,后世社会的种种标准、政府的刻意隐瞒以及历史学家们的个人偏见往往使得历史本身被永久地埋藏,甚至毁灭。于是,当我们回首往事,昔日辉煌的种种疑问便失去了它真实的答案,惟有那引起后人无限暇想的壮丽神话……

   人类的文明发端于地球,这个奥斯特星系的第三行星是那时所知的唯一拥有高等生命的星球。在一种绝迹近千年的古老宗教的主持之下,人类拥有了一部统一的并且影响至今的历法——西历(又称公历)。那时的人类被分隔成一百多个小国,彼此间征伐不已,在激烈的竟争之中逐渐形成了若干个超级大国,整个地球受制于它们。

    当时间进入二十三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人类为普遍的能源危机和社会危机所困绕,更令人恐怖的是有关行星碰撞摧毁地球的死亡预言。于是,人们开始自抱自弃,追求感官上的刺激。酒精、毒品、性滥交、赌博和暴力成为了麻痹的工具。道德的沦落导致了制度的崩溃,整个星球失去了生机与活力。

    然而,人们始料未及的是:真正摧毁地球的不是所谓的天外来客,而是人类自己。

         *                        *                         *

    西元二二九六年,地球热核战争爆发了,几个超极大国之间为了争夺仅有的资源互相攻击,不惜致对方于死地!无数的核弹在天空中飞舞,当最后一颗落下的时候,整个天空已被染成了血红色。这场世纪末的战争使摇曳不定的人类社会彻底地崩溃了,死亡的人数已无法统计,而幸存下来的人们只能在一片废墟中寻找安身之处了。

    地球的重建工作是异常地坚苦与复杂的,但是在人们的不懈努力之下,终于建成了数个繁华的居民点。到西元二四二九年,人口突破了一亿,人类社会又重新充满了希望。劫后逢生的人类对战争的悲剧记忆犹新,人们呼吁用统一的政府来永远地终止悲剧的重演。在这种强烈的要求之下,西元二四五八年地球统一政府于旧非洲大陆的一个聚居城市——奥斯特宣告成立,所有的人类不分肤色、性别、等级地实现了平等。这一历史事件标志着“地球时代”的结束,人类进入了崭新的“奥斯特时代”。

    “奥斯特时代”被誉为人类复兴的四百年,在这四百年间,清苦、勤劳、无私与创新成为了行动的准则,充满忧患意识的人们将视野投向了浩瀚的宇宙。

    西元二六九四年,科学家李德·瓦尔特成功地进行了宇宙超空间飞行试验。这是划时代的发明!人们迅速地掌握和发展了这一技术,在不足五十年的时间里,人类的足迹已遍布了整个太阳星系。为了记念这位伟人,人们将这种飞行称作瓦尔特飞行。不久,一个叫格林·哈尔德的人成功地将瓦尔特飞行技术与长久以来的环境改良技术结合起来,开发了第一个适合人类居住的外星定居点,这颗行星被命名为哈尔德星。

    从此,星际的扩张便一发不可收拾。到西元二八五二年的时候,人类已在近五十个星球上建立了定居点,而扩张的势头仍不见减弱。

    西元二八六九年,各星球代表齐集已更名为奥斯特星系的太阳系第三行星地球,召开了著名的奥斯特会议,人们一致公认了地球的领导地位,决定成立以它为核心的银河联邦政府,首都定于奥斯特IV,即地球。当选为首任联邦元首的凯尔特·弗兰克向全银河庄严宣告:

    “人类终于告别了地球人的时代,从今以后,让我们为自己是银河人而自豪吧!”

    的确,联邦的成立使人类掀开了统治宇宙的新篇章!然而莅年,即联邦历元年,当人们以更加积极的姿态投入到星际扩张潮流之中的时候,一个在那时似乎毫不起眼的机构成立了,那就是联邦域外拓殖省。

    起初,这个机构仅仅是为民间星际扩张运动提供指导。但逐渐地,它开始演变为一个集行政、军事和经济于一身的殖民体系,民间拓展的果实被它无情地一一吞噬。人们惊异地发现,一个费尽心血,冒着生命危险打通航线,寻找并加以开发的星球,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被全副武装的军队所接管,紧接着这颗星球便成为了一个在行政和经济上隶属于联邦政府,更确切地说是域外拓殖省的附庸。

    狂热一时的民间拓展运动终于冷却下来了,可星际扩张的步伐并没有停止。拓殖省充分地利用它庞大的体系和雄厚的资本向未知的宇宙前进!前进!再前进!一支支庞大的太空探险船队和殖民改造船队在联邦宇宙舰队的护卫下驶向远方。联邦历三六四年,联邦治下的星系已达一千多个,人口突破三千亿,银河联邦进入了全盛的时期!

     *                        *                         *

    但是,在繁华一片的外表之下,矛盾正激剧地滋生,其根源就在于拓殖省的统治。域外拓殖省名义上只是联邦的一个政府部门,实际上代表的却是奥斯特IV星经济和政治寡头的利益,充当他们的代理人。在域外拓殖省的干预之下,联邦政府的权力被奥派势力把持。其它星球均沦为了殖民地,被迫按其需要进行某种单一的生产,然后将资源和财富源源不断地运往奥斯特IV。

    不满的情绪在其它星球迅速地蔓延开来,零星的暴动时有发生。 然而,拥有用各星球财富和资源装备起来的庞大宇宙舰队的联邦军轻易地讨平了这些暴动,随之而来的便是灭绝人性的屠杀与掠夺,整个联邦陷入了黑暗的恐怖之中,除了奥斯特IV。

    表面上看来,不满分子的暴动似乎被永远地压制下去了,然而在联邦东部边远的一些星域,有一种神秘的宗教在地下传播开来。该教的创立者名叫约翰·贝尔,后世的人们称其为圣者约翰。在沉寂了近十年之后,联邦统治者们终于隐约觉察到了动乱的征兆。

    为了维护统治,联邦历四○一年,联邦议会通过了一项臭名昭著的法案——《反分离法案》。该法案解除了禁止对人体进行克隆的禁令,宣布于尼卡星建立克隆基地,无限制地克隆人体并用以组建克隆兵团。尽管法案中宣布将运用基因技术使得克隆人能被轻易地与人类区分开来,但仍然引起了人类的恐慌!与法案制定者的初衷相悖,该法案不仅没有起到稳定社会的作用反而加剧了矛盾。

    联邦历四○三年,在圣约翰的鼓动下,东部星域的教众拿起武器发动了声势浩大的起义,起义军坚持战斗了近六年的时间。最后,在活跃于拉加星的海盗势力的帮助下,圣约翰逃离了联邦星域,一齐逃走的剩余教众有近六十万人。圣教徒们的起义虽然失败了,但是它唤醒了联邦各属星受压迫民众的斗志,敲响了银河联邦败亡的丧钟。

    然而,联邦军元帅怀特却深信危机已彻底解除了。在他的领导下,联邦军及克隆兵团击败了拉加海盗,一举攻占了包括拉加太空回廊、拉加星系、东拉加星系等在内的拉加星域,为联邦又夺取了一个东部的大省份。接着,他们又沿着圣教徒奔逃的方向追剿,占领了日后被称为下拉加和里加特的两大可居住星系。但是,这些星球上并没有圣教徒的踪影。当舰队准备起航继续搜索叛徒们的时候,从联邦本土发来的一纸军令使他们停止了搜索,整个舰队调转航向疾速地驶回联邦。这一年是联邦历四二三年,联邦南部的边远星域波西亚爆发了革命。

    怀特元帅的驰援并没能扑灭革命的烈焰,其主要的原因在于波西亚星域的特殊位置。这一星域与联邦本土之间仅有一条狭长的萨瓦太空回廊相通,而革命军则占据了位于该处的萨瓦星。并且革命军中有两位杰出的青年将领,他们分别是凯德尔·夏尔上将和宋国贞中将。在他们的指挥下,革命军巧妙地利用了联邦军与克隆军团的矛盾大败驰援部队。联邦历四二五年七月十九日,怀特元帅阵亡,联邦军全线溃退。

    经此一役联邦军元气大伤,联邦内部逐渐分崩离析,各属星民众更是普遍地反战。联邦历四七八年,独立联盟于波西亚正式成立。这是一个提倡民主、自由、平等的政府,银河人在这里得到了在联邦所无法获得的宝贵权利。在民众的支持下,革命者一举解放了萨瓦回廊联邦一侧的贸易、齐瓦等星域。联邦历届的政府无不视之为肉中之刺,几乎每年都以大军攻打联盟,然而收效甚微。独立联盟则以其宽大的胸怀迎纳联邦各处不断涌来的人们,迅速地壮大了实力,从而在联邦的南部牢牢地站稳了脚根。

    联邦历五○四年,联邦政府被迫撤销了域外拓殖省,虽然奥派的主导地位仍未被彻底触动,但这仍不失为一大进步。联邦内部的革新派满怀信心地希望通过继续地努力使联邦成为各星球间平等的联合。然而,一场无法预见到的灾难降临了!联邦历五二三年,首先是里加特的驻军,随后是下拉加、东拉加的军队,在庞大的未知入侵者的猛烈进攻之下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联邦人几经波折才发现:这些入侵者竟是一个世纪以前逃走的圣教徒们。来势汹汹的圣教军屡败联邦军,从而在此后的数百年间肆意地破坏着银河联邦东部省份的安宁。

     *                        *                         *


    对外作战的失利,奥派统治者控制力的日益削弱,使得大批革新派成员跻身于权力圈,从而最终挽救了联邦。在联邦历五二三年至五四七年圣教军的第一次入侵狂潮中,联邦虽失去了近四分之一的领土但最终顶住了圣教军的攻势。其中,国民英雄、名将莫尔顿少将功不可没。正是在他的直接影响下,一场旨在学习和研究地球时代古东方文化的“文化复古”运动在民间兴起了,一时间全联邦的人们都沉溺于对古东方文明的崇拜之中。起初这场运动只局限于文化领域,但不久便被引向了政治。尤其是在古东方人后裔居多的联邦极西部领地——新月殖民区,这一区域包括23个殖民星系,由于80%以上的居民具有东方人血统,因此文化传统上的认同感使得该星域要求分离的呼声日益地强烈。

    终于,联邦历五五九年,在华人后裔李正庭的领导下,新月各地相继叛变。年仅二十七岁的李正庭因其卓越的指挥才能和强大的感召力赢得了叛乱各地人民的拥戴。次年,新月殖民地联盟成立,这是一个仿效独立联盟的政府,但不同的是李正庭一人独揽了军政大权,他既是联盟政府元首,又是新月军大元帅。与联邦的较量中,李正庭胜出了,在他的指挥下,叛乱军不仅击退了讨伐军,还乘胜攻占了通往联邦本土的齐加特和维珊两大回廊,从而切断了仍旧效忠于联邦的西莱加及诺夫曼两省与联邦的联系。

    虽然联邦政府决心再次派遣大军前往征剿,但是这一年的七月十四日,圣教军与独立联盟军组成了联军,掀起了圣教军第二次入侵狂潮,兵锋直指奥斯特。第二年九月,奥斯特星系失守,奥派势力受到了莫大的打击。最后,革新派势力在六十三岁高龄的莫尔顿将军的领导下收复了奥斯特星系,击退了联军,并于联邦历五六四年发动政变,彻底清算了奥派势力,重组了政府。但经此变故之后,新月叛乱势力已坐大,联邦再也无力讨平了。联邦新任元首莫尔顿被迫与之签定了《拉达尔协定》。正式承认了新月的独立。

    然而,李正庭所期望的并非仅仅是满足于当一个新近独立省份的民选领袖,他的野心是成为全银河独一无二的专制君主。正如古东方的封建帝王一样,他希望置全民于他一人的统治之下。他充分地利用联邦积弱的局面大肆攻略,不到十年便攻占了联邦治下的拉达尔、克尔特等省份,原本忠于联邦的齐加特与诺夫曼也先后被迫臣服。

    在辉煌的武功面前,人民心悦臣服,昔日鼓吹民主自由的共和派不是转投到帝政的大旗之下便是慑于淫威归于沉默。因此在李正庭称帝的过程中竟没有一位所谓的民主志士大胆地站出来反对,倒是一位名叫亨利·格林的幕僚提出了劝告,而他进言的动机却并非出自对民主政治的无限热爱与拥护而是出于对李正庭本人的忠诚。他认为自西元十八世纪以来民主共和的体制便日渐地为人民所适应,若此时贸然地重建帝制一定会激起人民的普遍反对。李正庭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用洪亮而坚毅的嗓音嚷道:

    “适应?什么叫做适应?先生!”他轻蔑地笑了笑,“我认为人们之适应于君主专制,一如其适应于民主共和。时间,时间会让人适应一切!”

    联邦历五八四年,银河帝国于新都长生泉星建立,这一年也称帝国元年,李正庭的皇朝——李朝的历史开始了。

    专制主义的高压和奴化政策固然扼杀了民主,但是其国家意志的高度一致使帝国得到了别国少有的发展速度。尤其是在以诸侯帝李正庭、慧帝李茂珍为代表的名君的治下,帝国的国民积极地投身于新疆域的开拓和建设,而帝国财务省也给予了极大的财政支持。

    联邦历六二四年,帝国历四三年,帝国与独立联盟的开拓者们在克洛及达尔加西列星域相遇。历经六年的殖民战争之后,独立联盟的势力开始后撤,而帝国的拓殖亦到此止步。尽管如此,在短短的五十年里,银河帝国的疆域仍增加了近四倍,帝国的人口也突破了一千亿。财富与荣誉的剧增使得民主共和的空洞口号丧失了影响力,共和派的运动陷入了低谷。

    联邦历八二五年,征服帝李承君发动了落日之战,银河联邦灭亡,李朝进入了强盛的颠峰。然而专制主义的致命伤终于还是不可避免地到来了,随着一个个庸君的登台,李氏皇朝迅速衰败了。新联邦历八九年、帝国历三六九年,共和革命爆发,但是经历了长达八十七年的反复斗争之后共和派还是被残酷地镇压下去了。

    专制主义的铁拳粉碎了共和派的迷梦却阻止不了专制皇朝的更替,新联邦历一八九年、帝国历四六九年,诺夫曼皇朝建立。该皇朝的创始人弗兰吉斯大帝为了应对日益嚣张的共和势力而在各地广封贵族,融入了封建采邑制因素的专制皇朝获得了更多强有力的支持者,但皇帝的权力却似乎有所削弱。

    诺夫曼皇朝继承了李朝的国策,与新联邦和独立联盟为敌,而圣教徒的神圣王国联盟则因独立联盟势力的东迁相互结恶,双方围绕佛德长廊及佛德角展开了争夺。新银河联邦与独立联盟也终于化敌为友,两国接壤区新建立的贸易联盟便是双方妥协的产物。此外,作为联邦历七八三年《圣马丁和约》的产物——拉加、里加特、巴亚三个缓冲国则充当了联邦与神圣王国联盟之间征战的牺牲品。人类社会陷入了四分五裂的局面,如果将联邦、帝国、独立联盟和王国联盟四派势力之和视为一百,则联邦占30,帝国占25,联盟占20,王国联盟占25。尽管四方的斗争以战争、外交、经济等多种方式断断续续一直持续到了帝国历六世纪,但力量的均衡始终未能打破。

    然而,在这个纷乱的年代里,似乎没有任何人会预见到这样一个事实——神话般的史诗即将上演,银河系的未来已在英雄们的心中铸就……


    请继续关注《银河神话》之第一卷——《达尔加西列战记》

    千亿星辰        原创作品请勿翻录
—————————————————————————
    星辰著(2002年2月6日)2005年12月16日修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