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情缘》作者:风杞(连载中...)

仙侠情缘 正文 第一章 神农遇险

作者:风杞 

--------------------------------------------------------------------------------
 
神农架位于湖北省西部边陲,绵延数百里,山势恢宏,古木参天,其间奇花异草,珍禽异兽不胜枚举。神农顶终年云雾缭绕,为华中第一峰。相传炎帝神农曾在此遍尝百草,最终于神农顶得道飞升,留下无数的传说。
暮秋,莽莽林海在枫叶的点缀下,仿佛腾起团团火焰,一阵山风吹过,满山的火焰似乎腾空而起,在夕阳的余辉中,映得天空一片红霞。

在密林深处,一个年轻人的身影打破了林间的寂静。沐风拖着疲惫的身躯,坐在一个小山坡上,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晚风拂过他额头几屡散乱的长发,疲惫的眼神中流露出几分执著和洒脱。

神农架山高林深,奇峰幽谷遍布其间,历来为旅游探险的胜地。从小就喜欢旅游探险的沐风,利用好不容易的一段假期,放下身边的一切,孤身一人来到向往已久的神农架。凭着强健的身体和多次野外探险的经验,独自一人在山中跋涉了5天。一路上绮丽壮美的景色令人流连忘返,不知不觉已深入至人迹罕见之处。

夕阳西下,群山宁静而壮美,沐风躺在草丛中,舒展着酸痛的肌肉。夜幕慢慢降临,风中带来一丝凉意。沐风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希望能够找到一块合适的地方扎营。

前面不远的一个小山丘吸引了沐风的注意,深秋的神农架,在今冬的第一缕寒风中,草木开始凋零,树林中已经铺上了一层落叶,而对面的小山丘却仍然是一片翠绿,依然生机勃勃,远远望去青翠欲滴,山丘的背面隐约笼罩在一团雾气中,一阵山风吹过,若隐若现,在一片暮秋的萧瑟中显得格外醒目。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天的疲倦一下子不翼而飞。沐风一声欢呼,背起行囊,迎着夕阳向那座山丘奔去。

大约一个小时后,沐风终于在夕阳的最后一缕余辉中来到了山丘上,山丘的背面赫然出现一道峡谷,峡谷两边的崖壁密密麻麻生长着繁茂的青藤,峡谷中阵阵雾气蒸腾,雾气中隐约传来潺潺水声。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沐风找了一片干燥的空地支起帐篷,准备休息一夜,明天再想办法到峡谷中一探究竟。

不远处坡顶的草丛中似乎传来一阵响动,多次野外探险的经验让沐风警觉起来,他拿出护身的猎刀,缓慢向坡顶走去。

来到坡顶,只见崖前的一片空地上盘踞着一条通体黝黑碗口粗的巨蟒,正盘成一团,做出一副攻击的姿态,舌信在空气中发出“哧哧”的声音。这种巨蟒是林中的霸主,虎豹也要退避三舍,可此时似乎有一些畏惧,盘着身体紧紧的盯着对面。

在巨蟒对面不远,一只白貂正于巨蟒对峙着,雪白的身躯上一双红宝石似的眼睛显得格外夺目。白貂围着巨蟒不停的跳跃游走,像一道白色的闪电。白貂移动中不时伺机在巨蟒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巨蟒一身鳞片坚硬无比,紧紧守护着自己的要害,不时也发出迅速的反扑,但白貂身体灵活,每每在一瞬间避开了巨蟒的撕咬。

随着时间的推移,巨蟒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反应也渐渐没有了原来的敏捷,舌信在空气中的“哧哧”声也越来越急促。突然巨蟒猛地向白貂扑去,白貂机敏的向旁边一闪,巨蟒迅速的向树丛中游去,企图夺路而逃。白貂仿佛看透了巨蟒的企图,一声欢叫,突然从侧边冲了过来,一口咬在巨蟒的颈下七寸出。巨蟒吃痛不过,身体猛地卷曲起来,两兽一下纠缠在一起。巨蟒要害被白貂紧紧咬住,挣扎了一会儿渐渐身体松弛开来,终于一动不动。白貂也似乎精疲力竭,卧在一旁喘着粗气。

沐风在一旁看着这场惊心动魄的争斗,不觉间手心已满是冷汗。以前也在书上看到过貂蛇相斗的记载,但象这种于巨蟒相斗的场面则闻所未闻。心中不禁对这只白貂产生了莫名的喜欢。沐风正准备走过去看看,突然发现白貂身后不远处树丛中无声无息又出现一条巨蟒,这条巨蟒较先前那条稍小一些,它滑出草丛径直向白貂冲去。白貂经先前一战,也已经精疲力竭,发现不对已是反应不及,被巨蟒一下咬在后腿上,顿时被巨蟒缠绕成一团。

沐风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心中一紧,也不由多想,拿着猎刀上前向巨蟒身上砍去。沐风平时就喜爱运动,身体结实匀称,猎刀也是进山时特意向当地的猎人买的,十分锋利。但此时猎刀砍在巨蟒身上就象砍在铁板上一般,沐风连砍数刀只是在巨蟒鳞片上留下几个白印,心中不禁有些慌乱,险些被巨蟒尾部扫倒。

沐风忙定下心神,照定巨蟒头部用力砍下。巨蟒吃痛之下,放开白貂,掉头缠向沐风。沐风促不及防,顿时被缠个正着,倒在地上,猎刀也掉在一旁。巨蟒张开巨大的蟒口向沐风头部咬来,危急中沐风双手紧紧抓住巨蟒的头部,锋利的蟒牙一下刺穿沐风的手背,鲜血染红了衣袖。在森林中一旦被巨蟒缠上,就算是虎豹也难逃一死,沐风只觉得身体被巨蟒缠得越来越紧,肺中的空气仿佛被抽空一样,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只凭着一股求生的本能,死死的抓着巨蟒的头。

这时本来躺在一旁一动不动的白貂一下子窜了起来,猛地咬在了巨蟒的七寸上,巨蟒吃痛下就在草丛中翻滚撕咬起来。不知不觉中一人两兽就来到了悬崖边,沐风恍惚中只觉得身下一空,便失去了知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