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九章[3][原创]

gengzhigao 收藏 0 104
导读:逍遥九章[3][原创]

                  第六节  幼年丧父

连绵千里的昆仑山横亘在大地西方,山上群峰突兀、涧崖遍布、怪石嶙峋、奇木森然。在昆仑山的西南山区中有一个长约有百里、宽有十里的东西走向的山谷。此谷名曰神龙谷。神龙谷是黄帝部落的图腾圣地。传说中上天神龙因触犯了天规,被玉帝打下凡间。神龙在雷神的轰天雷重击下被打落在昆仑山上。神龙的身体和大地相撞,顿时在奇峰耸立的昆仑山西南撞出一个大山谷。神龙的身体化成片片碎块,洒落在谷中。受天地之灵气最终化形成人,繁衍出现在的黄帝部落。这虽是上古时代的传说 ,黄帝部落人民认为自己就是神龙的后人,所以称自己为龙的传人。至此黄帝部落对神龙谷是膜底崇拜,认为此谷是本族人发源地。历代黄帝部落首领都派重兵把守,闲杂人等不得靠近神龙谷半步。历代黄帝首领死后都葬在谷中。也会在谷中修建祭台,在此向上天祈祷神龙显灵,为本部落人民带来福祗。

一条平坦宽阔的大道,从山外直通谷内。大道旁边每隔五里就修建一座军营,驻有三百军队,负责谷内的安全。此时,道旁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卫兵,监视着运输物资的役夫。自从公孙少典被推举为黄帝部落首领后,黄帝部落的国力是一天强盛一天。

五年前公孙少典便下令调集全部的十万罪犯和劳力在神龙谷修建祭台,好祭祀神龙。谷中自西向东已经修建了数十个祭台和历代黄帝的墓地。每个祭台都因为当时国力强盛不同而规模不一。而公孙少典修建的祭台是全谷中最大的。经过五年的修建,已经快要完工。监工总督为了能够在黄帝面前赢得欢心,拼命加大施工力度,却又克扣工匠的口粮。工匠的生活是艰苦劳累。工匠们忍无可忍,爆发了三次罢工起义。最终都被驻扎在谷中的军队给镇压了。总督怕工匠再起反心,调集了重兵进驻谷中,日夜监视,拼命奴役工匠施工。

大道上一群工匠正赶着龙头马身的龙马在拉着巨大的石头向谷中慢慢滑行。十几个瘦骨嶙峋的马夫赶着三十几匹龙马。马夫手中数丈长的马鞭不停挥舞,约束龙马随着口号慢慢前进。大石头底下铺有数十根尺径圆木,巨石就在圆木上滑行。巨石高约两丈、长约十丈、宽三丈,重达数万斤。圆木被压得咯吱咯吱作响。有的圆木不结实,都被压碎。巨石后约有五十余人不停地抬着圆木放在前面好让巨石滑在上面。巨石两边站满了约有四十人使劲地推着巨石向前。两个监工骑着插翅豹,手持长鞭在监视他们。长鞭不停地抽打在工匠身上,口中不停辱骂。大道旁站满了军队,各个都是全副武装,刀剑出鞘,防止这批工匠有所异常,大道上不时有数百骑兵来回巡逻。

这一百多工匠各个瘦骨嶙峋、面容蜡黄、疲惫万分。他们只是垂头咬牙忍受监工的皮鞭,慢慢推着巨石向前去。忽然一个抬着圆木的工匠放下圆木时,被一个石子绊倒,右腿被圆木压住。顿时人倒在地上,大声叫喊。推巨石的工匠一见,连忙过去,把圆木抬起,把他从圆木底下抬过来。一个约有八九岁的小男孩哭着从人群中挤出来,扑在倒在地上的工匠大喊道:“爹爹,你怎么了?爹爹,你振作点!”说着哭着向两个监工求道:“大人,求求你!救救我爹爹。”

最近,因为天降大雨,祭台施工缓慢。总督十分恼火  ,把监工狠狠的臭骂一顿。要求监工们无论如何都要加快施工速度。两个监工窝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见工匠停下手中的活去救人,顿时火冒三丈。一个监工上去一脚把小男孩踢开,怒喝道:“滚开!还不快干活!”说着和另外一个监工用皮鞭抽打工匠,驱使他们去干活。旁边一个卫兵走过来,抽出腰间长刀,刺进倒地工匠的心窝。顿时倒地工匠命丧当场,

这些工匠有的是黄帝的奴隶,有的是杀人越货的大盗,有的是政治犯,有的是江湖中的游侠斗士。他们在神龙谷受尽了非人的虐待,早已忍无可忍。只因为碍于重兵把守,不敢造反。此时见这两个监工如此蛮横无礼,众人不禁义奋填膺,怒不可遏。其中有一个叫何三的,被捕前曾是称雄一方的黑道大盗,被黄帝部落名将薛度抓入大牢。对于如此黑暗生活早已苦不甚言、厌烦已久。见此机会大喝道:“他妈的,如此日子,生不如死,兄弟们,反了。”说着伸手抓住一个监工抽来的鞭子,喝道:“王八羔子!还不撒手!”说着一扯长鞭。监工一见大怒 道:“臭小子,胆敢还手!难道反了不成?”旁边工匠受何三鼓动,各自一声大喊,捡起地上的木棍、石头向两个监工砸去。顿时两个监工被砸成肉酱,毙命当场。旁边的卫兵一见暴动,小队长连忙吹起了哨子,招呼旁边的卫兵过来。接着指挥十余名卫兵刀剑出鞘,摆开阵势,准备镇压。

何三一听警哨响,知道如等别的卫兵集合起来,自己这百十号人在这些训练有素的军队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他见这十几个卫兵虽拉开阵势,但见这些工匠群情激愤,倒也不敢过来镇压。只是拉开架势吓住他们,好等别的援军过来。何三一见他们如此,知道此时不逃就永远没有机会逃走了。于是他对大家喊道:“兄弟们,冲啊,跟他们拼了!”说着提起木棍就向卫兵队长冲去。其余工匠见两个监工已经被打死,知道已经无路可退,只能拼死一战。各自提着木棍向十几个卫兵冲去。几个年轻力壮的更是上前抢夺卫兵的刀剑,准备放手一搏。

卫兵队长一见何三冲来,挥舞长刀向何三砍去。何三一闪身,伸手抓住他的手腕,使劲一扭。卫兵队长“啊”的一声,手一松,刀已经到何三手中。何三手一翻把卫兵队长砍倒在地。这时,十几个卫兵已经被百十工匠打倒了八个,余下五个背靠背,负隅顽抗。何三跳上前去和其他工匠合力把他们给杀了。也有十几个工匠负伤倒在地上。众工匠拾起卫兵的武器,一窝蜂的向谷口冲去,希望能在其余卫兵没有发觉前冲出谷去。何三一拉还在地上哭泣的小男孩。想了想,反身向谷内冲去。

不一会,谷口的卫兵听到警哨声后,数百骑兵马上集合。一百余骑兵风驰电掣向出事地点 增援驰来。随后约有四百步兵排成队列,一队队向暴动的工匠押了过来。驻守军营长官也向天空发射了暴动响箭,通知神龙谷驻军做好战斗准备。百余工匠斗志冲天,挥舞木棒和抢来十几把刀剑向百余骑兵冲去。骑兵在离他们三十丈时,手中劲弓齐放。一阵箭雨过后,百余工匠就倒下了一半。余下三十余人不一刻也被骑兵斩杀干净。骑兵队长指挥卫兵抓捕中箭未死的五六个人,带回军营询问暴动原因。

这个小男孩叫烈风,是黄帝的一个奴隶的儿子。前年随父亲被征调过来修建祭台。何三带着烈风向谷中跑去,躲在一个乱石堆后。刚躲好,就有一队卫兵开拔过去,向出事地点赶去。余下的卫兵也加强了警戒。何三见卫兵过去,连忙拉着烈风向山谷右边的山壁跑去,看是否能从高耸入云的峭壁出找个出口逃出去。可他们刚跑了几十丈就见一队卫兵来回巡逻,吓得他们连忙躲在及腰深的荒草里,一动也不敢动。

他们在荒草里一躲就是一个时辰,眼见天色已经晚了,才敢半弓着腰向峭壁潜行而去。可刚到峭壁边,他们的心犹如掉进三九严冬的寒冰中。只见峭壁连绵数十里,高入云端,陡不可攀,没有一处空缺。两人面面相觑,才明白为何卫兵不在峭壁边巡逻。原来峭壁边根本就没有出口逃走。何三半弯着腰看着远处巡逻的卫兵,低骂道:“特奶奶的,想老子死!没有那么容易!”他看了看远方的山谷出口,接着又道:“特奶奶的,等天黑了,老子就顺着峭壁边溜出去,看你们还想老子死!”

烈风看着周围的环境,沉思片刻道:“叔叔,我们不能从谷口出去。那样必定被他们抓住。”“放你娘狗屁!”何三一巴掌煽在烈风的脸上,把他打得摔在一边,接着怒道:“老子就是因为你那狗屁老子,才被他们追得象个丧家犬一样。”烈风慢慢从地上爬起,捂着脸道:“他们已经知道我们逃走,他们肯定会在谷口等我们去自投罗网。”何三咧着嘴笑道:“没有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能想到这么多。那你说该怎么办?”“我们向里边去。”烈风指着谷中道。“妙!最危险的越是最安全的地方!”说着拉着烈风趁着夜色向谷中摸去。

由于谷中都是悬崖峭壁、杂草丛生,平时卫兵很少到谷边巡逻。他们顺着谷边向里走了半夜,也不知道到了何处。在休息时,何三看着漆黑一片的四周,低声不停的咒骂。烈风看了看北方夜空中北极星,轻轻道:“叔叔,我们正往西走。”正说着腹中传来阵阵饥饿的“咕咕”声。这时他们才发现已经半天没有吃东西了,刚才没有注意此事。此时停下来,才发觉已是筋疲力尽。

                     第七节  狮子王墓

何三揉着肚子,低声咕囔道:“妈的,与其这样被他们抓住杀死,倒不如冒一冒险!”说着拉着烈风向远处的一个黑呼呼的高大建筑摸了过去。不一会,两人来到这个建筑前面。借着微暗的星光,模糊知道这是一个全用巨大石头垒起的石屋。石屋门前盘踞着两个巨大的石狮子,张牙舞爪,甚是威猛。石门紧闭。两人正不知所措时,听见两边传来卫兵巡逻的脚步声。两人惊慌之下,只好拼命去推那石门,想到石屋中躲避。没有想到两人刚一用劲,石门便在一声“咯吱”巨响中,慢慢打开。两人慌不择路地冲了进去。

卫兵一听声响,便高声呼喊,举着火把包抄过来。卫兵队长叫人传令给谷中驻军将军,又派人包围石屋。却无人敢进去搜查。这个石屋是五十年前黄帝部落的首领——狮子王天常的坟墓。平时没有黄帝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踏入半步。不一会,谷中驻军将军于禁骑着一只长翼飞龙在三千飞骑兵的护卫下,降落在门口。

于禁看着黑呼呼的门口,沉思片刻道:“传令下去,调集重兵严加防范,一定要困住他们。记住,任何人不得走露风声!否则格杀勿论!”众卫兵齐声遵令。众人都知道,如果有人随便踏入狮子王坟墓半步,全部驻守谷中的卫兵都得处死。而何三他们无意闯入,如要泄露消息,定被黄帝下令处死。如此抉择,谁也不敢疏忽,各个精神抖擞,严密监视。三千飞骑兵也在空中不停盘旋,准备随时攻击逃出的两人,

何三和烈风在坟墓中胡乱走了一通,见漆黑一片连忙手搀手生怕走散。外面嘈杂喧闹、火把通明。更吓得两人向石屋深处逃去。幸好地面甚是平坦,逃得倒也极快。又走了三十余步,发现前面有一堵墙挡住了去路。两人顺着墙壁向左边摸去。约走了五十余步,发觉有一个门,便推开门进去。刚进去,门便自动关上。

只见里面是一个高约有十丈、十丈见方的正方体石屋。石屋墙壁上布满了拳头大的夜明珠,照地石屋里犹如正午烈日,光明透亮,刺的两人眼睛睁都睁不开。石屋中间是一个高约有两尺、四丈见方的大石台。大石台四周的地板是用三尺见方的大青石铺成。大石台上盘坐着一只高约七尺、长有丈二的金黄色狮子。奇怪的是这只狮子的前爪肋骨上,竟然长着一对金黄色翅膀。翅膀长约一丈。这只狮子体态雄壮、高大威猛。不时围绕着大石台上的一个石棺来回走动。

一听门响,狮子不由转过头来,见两人进来,猛地翅膀一张,飞跳过来,向两人扑来。两人吓得是目瞪口呆。何三一见狮子扑来,一咬牙,抬手去掐狮子的脖子。半空中,狮子见何三竟然敢反抗。不由得狂性大发,一声狂吼,一抓上去,把何三拍得是骨断髓折,当场毙命。狮子翅膀慢慢扇动,悬停在半空中。狮目圆睁,看着呆如木鸡的烈风。烈风看着面前半空中张牙舞爪、凶恶无比的狮子,吓得浑身发抖,满身冷汗。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何三尸体,更是恐惧万分。

狮子盯着烈风看了好一会,又回头看了看石棺。忽然一声怒吼。烈风吓得“啊”的大叫,后退撞在石壁上,眼睛紧闭,瑟瑟发抖。过了半晌,烈风觉得脸上有一股热气扑面,慢慢睁开了眼。只见狮子的鼻子离他的脸约有半尺,不禁吓得想后退。可发觉自己已经贴在石壁上,已经无路可退了。过了一会,烈风见狮子没有吃他的意思,稍微定了定神,看了看这只狮子。

这只狮子通身金黄,一尺余长的毛发,在夜明珠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它的脖子上被套上了一条长约五丈、不知何物做成的锁链,锁链的另一头深陷在石台子里面。烈风看着它,露出僵硬的笑容,结结巴巴地道:“狮子大王,你看我瘦小如柴,身上没有几两肉,您就别吃我了!”狮子似乎听懂他的话,低声吼叫一声,拍动翅膀,向后退了几尺。猛地又前冲,巨大的爪子搭在烈风的肩上,挣的锁链“哗哗”作响。烈风还以为狮子要吃他,吓得又闭上了眼。过了一会,烈风见狮子并没有吃他。再次睁开了眼,见到狮子已经坐在石台子上,怒视着他。

狮子见他睁眼,抬起右爪向他招了两下,似乎叫他过去。烈风不知何意,依然贴在石壁上,一动不动。狮子不由大怒,飞冲过来,一爪打在他的肩上,然后又飞回到石台子上,又向他招了招爪子。打的他是疼痛万分、龇牙咧嘴。

他看狮子的动作,心中不由一动,暗道:“难道它是叫我过去吗?”慢慢地向石台子走去,狮子见他走来,不禁开心地冲他低吼一声,拍着翅膀,摇头晃脑。烈风来到台边,狮子双爪一送,把他推到石棺旁边。

石棺是由淡青的石头做成的,上面布满了绚烂的花纹。棺盖和棺面上各雕刻着一只威风凛凛、栩栩如生的狮子。棺上满是条条爪印。看样子是被这只狮子所抓的。刚才,狮子一抓之下就把何三打的骨碎而死,可见力气之大。但如此力道,只是在石棺上留下淡淡爪印。推之石棺的材料定是坚固异常。棺面上的狮子双眼是一对窟窿。只有一指粗细。洞边光滑圆润。狮子的右爪抓起烈风的手放在窟窿上,示意他把手指插入。

烈风见狮子如此通晓灵性,猜想它和棺中之人可能有某种联系。见它示意,就慢慢把食指和中指慢慢插入窟窿。觉得有什么东西抵住,转头望向狮子。狮子双爪做出用力的动作,向他不住点头。

烈风心一横,双手猛地一用力插进。只听“喀嚓”一声,好似是什么机关的声音。原来这个石棺里面被机关锁住,而棺面狮子的双眼便是机关的开启处。这只狮子想用狮爪插入打开机关,但因为狮爪太粗,无法插入,把这两个窟窿磨的是光滑异常。它见烈风进来,就示意他把手指插入,好打开机关。

狮子一听声响,上去一爪把棺盖掀开,摔在地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在石屋里不住回荡。随即跳上石棺,四爪搭在棺边,低头望向棺内。忽地,狮子抬头大声怒吼,犹如晴天霹雳在石屋里炸开,震的石屋墙壁嗡嗡作响。烈风也被这声巨响震耳膜生疼,眼中金星四冒,头晕脑胀。狮子一声怒吼长嘶后,接连不断的怒吼。怒吼声中充满了悲伤。铁链也被扯的哗啦作响。烈风当场被震昏倒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烈风慢慢醒来。石壁上的夜明珠约有一半被狮子的怒吼声震落下来,散在石板上,闪闪发光。他抬头望去,只见狮子依然站在石棺上,低头看着棺内。奇怪的是,狮子的双眼中竟然有两行泪水不住流下,滴在石棺里。烈风慢慢站起身来,向石棺里望去。一见之下,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棺里是一具骷髅,身材甚是高大,身上衣物都已经腐烂,只露出森森白骨。骷髅右手边放着一柄长约四尺的带鞘长剑。剑鞘古意甚浓,刻弯弯曲曲的四个小字——逆天神剑。狮子的眼泪不住滴在骷髅的头上,发出低低的“啪啪”声。狮子的眼神中充满了哀伤、绝望,正是灵兽对主人的依恋。

烈风心中一动,不禁慢慢伸手摸了摸它脖子边那长约有二尺的金黄皮毛,安慰道:“狮子大王,别难过了!”狮子一听,一颗巨大脑袋竟然趴在烈风肩上,嘴里发出低低地呜呜低吼声,眼中泪水不住而下。烈风慢慢擦去它的泪水,想起半天前自己父亲被杀死,心中一酸,眼泪也不由而下。一人一兽各自哭泣良久,方才停下。

狮子慢慢用舌头舔去他的泪水,烈风也帮它擦去泪水,问道:“狮子大王,他是你的主人吗?”狮子移开脑袋,看着骷髅点点头。烈风看着棺中骷髅,心中暗想:“能把如此凶猛的灵兽驯服,而死后多年,还想见着自己的主人,忠心耿耿的守在棺边,此人生前定非凡人。

烈风道:“狮子大王,你的主人已经死去多年,我们就不要在打扰他的英灵了,好吗?”狮子盯着骷髅看了良久,又望了望烈风,轻点了点头。烈风见它点头,便走到棺盖边,俯身去掀。可力气使尽,脸蛋弊红,棺盖在地上纹丝不动。狮子一见,连忙跳过来,双爪一拢,抱住棺盖,双翼轻振,便抱着棺盖向石棺飞。烈风见了,不由暗赞狮子的力气之大。也跟了过去。

狮子跳动之间,脖子底的铁链被摇的叮叮作响,烈风一见棺中长剑,心中一动,道:“等等,狮子大王,我见你被铁链锁住。不知道这把长剑能否斩断此铁链呢?”狮子一听,忙把棺盖放在地上,开心地只是点头。烈风到棺前郑重地拜了三拜,以示打扰歉意,狮子见了也蹲在棺前,低头致哀。

拜后,他来到棺前,伸手抓起长剑,入手颇沉,连忙双手抓牢。烈风轻轻地擦去剑鞘上灰尘,看清剑鞘是由不知道何物做成,入手甚是柔软,花纹是天上的云彩。烈风右手抓住剑柄,轻抽长剑。

一声轻响,长剑出鞘五寸。顿时,剑身上金光四射,寒意逼人,透出森森冷气。烈风大声道:“好剑!”狮子也过来冲他只是点头,意思道:“我主人的剑能差吗?”烈风把长剑慢慢抽出,顿时光芒盖过石屋中所有的夜明珠的光辉,但烈风却一点也不感觉刺眼。石屋中充满了龙吟声。他握住长剑,抓住铁链,猛地斩了下来。“喀嚓”声中,铁链应声而断。

狮子不由得开心冲天狂吼。烈风连忙捂住耳朵,痛苦地道:“狮子大王,你别喊了。我的耳朵都要被你震聋了!”狮子连忙住口停吼,看着烈风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以示歉意,但仍难忍眼中流露出的重得自由的狂喜。烈风把长剑慢慢插入狮子脖子底的锁链中,向外轻轻一拉。脖子底的铁链也应声而断。顿时,狮子摇头晃脑,飞跃腾跳,高声长吼。

烈风把长剑收好放入棺中,向狮子打手势,示意它把棺盖盖上。狮子却咬住他的衣角不让他盖。狮爪向棺中指了指。烈风不明白地看了看狮子王的骨架,不知何意。狮子跳上棺边,爪子直指狮子王的脊椎骨。烈风不解其意地看了看狮子王。

狮爪指着其中的中间的七颗脊椎珠,双爪不停舞动,示意他把这七颗拿走。烈风定目细视,这七颗脊椎珠和别的不同,比别的微大,入手颇沉,着肤微感有阵阵热量传来。在狮子的示意下,他从身上撕下一块布,包好装在怀中,狮子不住点头。

烈风看着棺中长剑,转念一想,外面有许多卫兵,又把长剑取出,别在后腰。人兽合力把棺盖盖上,又各自在棺前拜了三拜。烈风把何三的尸体移到一边放好,取了一颗夜明珠在手,推开石门准备出去。狮子也跟着蹿了出来,向屋外跑去,高声怒吼。烈风连忙喊道:“狮兄,危险!”说着,拔出长剑,高举夜明珠,人冲了出去。

烈风刚到外面才发觉天已大亮,才明白自己在石屋里已经一夜了。回首一望才发觉石屋比昨晚夜里所见的更大,而狮子王的坟墓只是其中的小石屋。

外面卫兵一听里面怪兽吼声连连,震耳欲聋。连忙刀剑出鞘,凝神戒备。忽见一只金黄色飞狮从石屋里冲出,直扑向当前的几十卫兵。弓箭手连忙劲弓全松,怒箭如雨射向狮子。半空中,飞狮一见箭雨飞来,不禁狂性大发,仰天一声狂吼,双翼急扇。箭雨被吹的射向一边,地上有数十卫兵顿时中箭倒地,飞狮跟着落地,双爪狠拍,飞翅怒扇,中者骨折筋断,所向披靡,无可抵挡。

卫兵统帅于禁连忙指挥卫兵后退,重摆阵势,围攻飞狮。一挺手中长枪,抖擞精神,御风挥枪刺向飞狮。。飞狮左爪一荡,格开长枪,半丈长的巨尾随之把旁边的七个卫兵扫向一边。于禁长枪被荡,只觉胸口郁闷难当,真气紊乱,急吸一口气,强调真气,暗道:“好狠的怪兽!也不知道是何物?竟然这么厉害!”他眼见烈风从石屋中跑出,连忙吩咐身边卫兵上前抓他。调稳真气,重又挥枪扑向飞狮。

五个卫兵挥戈刺向烈风。烈风吓得高声呼喊救命,挥剑格向长戈。“喀嚓”两支长戈被削断。卫兵一楞,知道他的长剑削铁如泥,倒也不敢大意,抽出腰间长刀,重又慢慢包围烈风。烈风虽然有宝剑,毕竟年幼,又未经争斗。不两下,就被打倒在地,长剑也摔向一边。卫兵心中大喜,一个拾起逆天神剑,另外三个俯身去抓烈风,余下一个挺戈戒备。

飞狮一听烈风呼喊,见他被捉,不由凶性大发,双爪猛挥,逼开于禁。双翅急振,腾空而起,向烈风俯冲过去。围攻烈风的卫兵没有想到它能飞跃。一楞之间,三个被它当场拍死,一个重伤倒地,一个被它的巨尾扫向一边。

烈风连忙爬起,拾起长剑,一剑斩断刺来的四支长矛、两根长戈。紧靠在飞狮身旁。飞狮双翅急振,把围过来的数十卫兵逼退两丈,挥头示意烈风爬上它后背。烈风连忙翻身上了狮背,紧抓它脖底长毛。飞狮猛地仰天长吼,双翅急振,腾空飞去。径直向西北飞去。

于禁一见人兽飞走。连忙骑上飞龙,指挥三千飞骑军,向西北追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