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海峡 第十四章 苦闷

经过了两三天的救治,卓凡的伤势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虽然手术过后从他的身上取出了六七块弹片弹头,可非常幸运的是这些弹头似乎都因为有了默契一般没有伤及他的要害。受创最重的腰部也由于防弹背心的阻挡,虽然肾脏有较严重的挫伤,可主要血管一根也没有被打破,连给他做手术的林绣春都说是奇迹了!

在观察了24小时后他的导尿管就被撤掉了,虽然还不能利落地走路,但起码能在别人的搀扶下“坐”起来,不过美其名曰“坐”还不如说是“趴”更合适一些。由于后腰上的伤口还没有愈合,不可能舒适地靠在椅子上,只好难看地将椅子倒转过来,整个身体趴在椅背上。用卓凡自己的话说:怎么看自己也像个背上驮着一大包纱布的大蛤蟆!不过发牢骚归发牢骚,卓凡对于自己能不再躺在床上还是从内心里非常高兴的。

可卓凡也有苦闷的地方,自上军校以来他可从来没有连着好几天躺在床上的经历,看着别人都忙忙碌碌地工作着,而自己却只能挂着吊瓶当一个“闲人”,简直比杀了他还要令他难受。今天一早林绣春和张婷着小两口急匆匆地干来和他道别更是深深刺激了他。由于这里的条件较好,已经被升格为登陆场的总医院,一下子补充了七八个医疗方舱,医务人员的数量也几乎随着大部队的登陆而翻了一番。而随着战线的拉长,前沿部队和这个总医院的距离还在逐渐增大,加上台军的炮火封锁,使得前沿受伤士兵的救治和后送变得异常艰难,这个情况以三面被围的丁鹏飞的突击集群最为严重。经上级决定,总医院将派出前进医疗组,跟随补充给突击群的武警部队和装甲部队为突击集群建立一线包扎所,最大限度地挽救伤员的生命。林绣春和张婷都因为是体力充沛的年轻人,林绣春还接受过野战训练而“幸运”地入选了。看着生死与共的战友再一次从自己眼前奔向战场,可自己却只能怪模怪样地趴在椅子上,卓凡的心里如同有一只不安分的小猫在抓一样难受。当林绣春的医疗队离开视线远去的刹那,卓凡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闲不住的卓凡只能把自己的郁闷发泄到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上来,既然能坐起来,也就意味着能指手画脚了。他名义上还是负责这座医院安全方面的指挥官,看到医院的规模正在逐渐扩大,卓凡也指挥着伤势较轻的小四川负责将医院的警戒圈扩大了几百米,赶来的工兵部队也帮助他们在医院旁边修建了一处直升机起降场,为转运伤员提供了方便。跟着卓凡来到医院的步兵营残部,其中有差不多近一半的人已经被转运回大陆医治了,剩下的没有受伤得病的战斗人员也在昨天被召集了起来,编出一个排跟着从轻伤员里抽出的两个排组成了一个残破的连被送上了战场。现在偌大的医院加上原有的医院警卫也只有不到两个排的警卫兵力,这让卓凡感到防守这里的担子越来越重。一方面是出于对自己不能上战场的烦躁,一方面是感觉自己的人手不足以守卫整个医院,卓凡的情绪也有些急躁,喝骂着催促着自己那些已经逐渐恢复了体力的士兵完善医院周边的防御工事。利用靠近补给屯放点的便利,他们领来了不少反步兵定向雷,在医院周边划定了警戒区,布设了明暗哨位和超过自己兵力数量的形成了远近两个防御圈的射击掩体和工事。连小四川也对此有些不解,悄悄地办开玩笑地问卓凡是不是现在有些心理变态!?这一个破医院,搞得跟要塞似的,谁来进攻它呀!?

被卓凡可以杀人的目光瞪回去的小四川,悻悻嘟囔着发着牢骚:“这队长受了伤以后越来越变态了!比他伤轻一倍的也都送回大陆了,怎么不把他送回去!?……搞得我们刚从敌人的医院里杀出来,却在自己人的医院里挖坑,上辈子队长一定欠医院很多钱!”

虽然知道小四川是对没有将自己送回大陆养伤而抱不平,但他自己确实也不想就这样回到大陆,离开自己的战友去养什么伤。上面为什么似乎是有一个人下过不让他会大陆的命令,他也乐得继续留在台湾,只是对不能上战场觉得遗憾。听到了小四川的嘀咕,卓凡又好气又好笑,只能板下脸来说道:“让你小子挖工事,哪来那么多怪话!?……小心我处分你!”

看着唧唧歪歪地躲着自己去别处堆码沙袋的小四川,卓凡笑着摇摇头,原本小四川也是准备抽调到前沿去的,可他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受伤的卓凡,声称只要卓凡不回大陆养伤,他就得保护队长的安全。只要队长能安全回大陆养伤,自己哪怕是立马扛炸药堵枪眼也不打半点折扣。对于这份战友的情谊,卓凡也十分感动,加上他也不愿意保卫偌大的医院连一个熟悉的下属都没有,就同意了小四川留在了身边。不过,小四川的话也确实使他也觉得有些奇怪,按说作为一个受了伤的中级指挥员留在登陆场所起的作用不大呀,谁会特意将自己留在台湾呢!?还有,小四川、林绣春他们两个人荣获个人二等功的通报昨天就已经下发到部队了,可没见到表彰自己的任何消息。倒不是卓凡贪功,只是一起参战又是一个单位,没道理出现这样的状况呀!?

“算了!别胡思乱想了……”卓凡摇摇头将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赶出脑海,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草草画成的医院防御配置图,他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总觉得这里的防御不足,似乎冥冥中有一种预感,这里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吧……

※※※※※※※※※※※※※

笼罩在整个东南沿海的冷锋已经使绝大部分我军前线机场都处于非常恶劣的气象条件之下,强风、雨雪、霜降、浓云、大雾几乎一股脑地出现,使战机的出勤率成直线下降。除了派出了少量战斗机强行起飞在海峡上空执行监视巡逻外,大部分老式战斗机都无法起飞,正在各大机场抓紧时间进行修理。幸好现在主力部队的登陆行动已经能够基本结束,大部分的登陆舰艇开始按照预案分批次返航,准备接运下一波次的部队,对于空军来说最重要的任务已经完成,大部分人都松了一口气。由于判断美军基地的气象条件也会在很时间内恶化,加上美军已经数日没有攻击过位于大陆的任何目标,空军前指安排大部分的部队抓紧时间进行休整。

几天作战中已经疲惫不堪的空勤人员也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喘息的机会,在飞行员宿舍内七倒八歪地躺到了一大群飞行员,沉闷的鼾声在楼道上此起彼伏。可地勤人员却无法这么潇洒地休息,战机多日来的高强度使用多少都出了这样那样的毛病,从俄罗斯紧急进口的配件刚刚运到,急需要在短时间内恢复战机的最佳状态,几乎每一架飞机旁都有不少人紧张地忙碌着。

但美军似乎没有任何进行休整的迹象,很快我军的雷达网就发现了大量的战斗机正在向我方飞来,卫星资料也研判从冲绳和关岛都有大量飞机起降。可惜由于大部分机场已经是超气象条件,仅仅能在短时间内起飞不足20架战斗机,另有一部分战斗机从较深远的内陆机场起飞,急切间无法赶到战场。战区上空的空中力量瞬时间出现了极大的失衡!

美军仅以较少的制空战斗机就缠住了我们绝大部分巡逻的战斗机,使美军的攻击机群能够较为从容地向我军分批撤退的空载船团发射反舰导弹。由于我军有部分主力战舰在台湾岛海岸线附近掩护登陆场并为陆军提供舰炮火力支援,随空载的船团返航的战舰数量不多,加上登陆舰是分批返航,每一个小型船队的防空能力弱得可怜,甚至原先还能够依仗的陆军士兵的高炮和肩扛式导弹现在也没有了!虽然有一艘防空舰和近十艘大型水面舰艇的全力防护,很短的时间内还是遭到了重大损失。十余艘大小登陆舰艇被击沉击伤,虽然上面已经没有部队和装备,但这样的损失对于我军的后续作战来说也是不能容忍的!被击沉的舰艇中有一艘是我军的医院船,直接造成了上百名伤员的死亡。如果不是在大陆完成了补给的第二艘防空舰和两艘护卫舰高速从大陆方向赶来接应,损失可能会更加巨大。

不过已经略显反舰导弹缺乏的美军在突击我军的过程中也不可能全部使用长程反舰导弹,部分美军战斗机在电子战飞机的强大电子干扰下,低空突防我试图使用制导炸弹和短程导弹攻击我军船队,在我军防空舰上的远程防空导弹的反击下也损失了两架战斗机,为美军提供支援和突防掩护的几架长航时无人机被我军击落。马祖东引岛上我军布设的红旗九防空导弹也发挥了重大作用,协助拦截了多枚对我军威胁重大的导弹和一架全球鹰无人机,马祖岛上布置得反辐射防空导弹还击落了一架过分接近我船队的负责机群内电子压制任务的美军EA-6B电子战飞机。

几乎是与此同时,大量从美军战略轰炸机和攻击机上发射的防区外弹药袭击了我军的两个登陆场,北部登陆场的指挥中心再次遭到美军的重点打击,冯建东少将的指挥所虽然没有受到直接攻击,但分布在指挥所附近的通讯中心、后勤基地、一个小型军用加油站都被导弹命中。一时间,登陆场指挥部的通讯能力被再次大幅度削弱,与各级作战单位的通讯联系都陷入瘫痪状态。为了最大限度地削弱我军在登陆场的作战力量,保证台军能守住现有阵地,美军还破天荒地出动了二十余架F-16和F-15E在电子战飞机的配合下,使用对地攻击弹药对我军登陆场实施了突击。由于气象条件很差,美军不得不使用部分F-16和无人侦察机在低空突防,在三百米的云下飞行用对地攻击吊舱搜寻我军的重要目标,并通过数据链指示在高空的F-15E进行攻击。

在美军的强大电子干扰和野鼬鼠攻击下,虽然登陆场上已经有了数个防空连,短时间内就损失了绝大多数的固定式对空警戒雷达,恶劣的气象条件也极大地限制了光电指挥仪的功效,未能发挥出全部防空战斗力。正在中坜一带与台军装甲部队混战的我军一个坦克营遭到了美军的重点轰炸,十分钟内我军就损失了11辆主战坦克和6辆步兵战车,伴随进攻的一个自行高炮分队虽然击落了两枚制导炸弹和一架无人机,自身也损失了一辆,夺取中坜交流道周边高地的攻势受挫。但与我军对峙的台军也没讨到好处,被误击的美军战斗机击毁了四辆坦克,据守某高地要点的一个步兵排由于美军的轰炸尸骨无存。

对于从高空袭来的F-15E,登陆场上的红旗-7导弹连基本上是毫无还手之力,但对于使用制导炸弹和小牛导弹低空突袭的F-16却发挥了较强的战斗力,对付超低空目标原本就是红旗-7的强项,即便是雷达被压制,可对付云下的战斗机,新研制的焦平面阵列光电指示仪发挥了巨大功效。这种完全被动工作的设备,F-16的电子战系统根本无法预先发现,每每只能等导弹拖着浓浓的尾烟飞到眼前才察觉,在登陆场的防空战中三架F-16被击落,一架判断被击伤。各部防空分队的肩扛式防空导弹和高射机枪未能取得任何能确认的战果,最大的功臣还是配属各部的防化兵分队,得到空袭警报后在整个登陆场上释放了大面积的烟幕,结合当时的气象条件很好地减少了我军的损失。

虽然防空作战的战果不小,可毕竟是在被动挨炸,新旧两个登陆场都遭到了重大损失。正在旧登陆场转移阵地准备为丁鹏飞集群提供直接火力支援的炮兵营也遭到了突袭,损失四门牵引火炮;正在驰援基隆市郊的武警车队遭到空袭,110余人阵亡;后勤基地遭到空袭,损失物资两百余吨;新登陆场上正在进攻的装甲部队遭到严重损失,攻势暂时受挫;还在登陆场沿岸执行巡逻任务的两艘扫雷舰;负责新登陆场南线指挥的一名上校团长阵亡。

登陆场遭到重创的消息一经沉重地击打着每一个在南京战区指挥中心的高级指挥员们的心弦,但美军似乎意犹未尽地对我国大陆沿海的目标实施了猛烈的导弹突袭。一艘改装成巡航导弹潜艇的俄亥俄级核动力潜艇在东海日本领海线内,向我国连续发射了36枚战斧巡航导弹,在台湾岛东侧200多公里的两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也在同时向我福建沿海地区发射了16枚战斧巡航导弹。两架混迹在对我军登陆场进行对地攻击机群中的B-52H轰炸机也参与了进攻,发射了十余枚导弹。

几分钟后,整个我国东南沿海的防空网就进入了最高戒备等级,连同近百个民兵和预备役的高炮/高机连也进入战斗值班,沿海超过40座大中型城市拉响了防空警报。经过一小时的防空作战,我军拦截/击落了大约三分之一的导弹,另有大约15%的导弹由于技术原因和天气恶劣而失的。至少一半的导弹基本上能算是集中了目标区,由于我军在大陆上的GPS干扰强度远高于登陆场,这些最后到达目标区的导弹精度也受到了很大影响。可是即便是这样,我军还是有两座机场、一个雷达站、两处电子干扰站、一个GPS信号干扰中心、两座军港、一处油库和一处铁路编组站遭到了损失,尤其是被袭击的两座机场中的一个竟然在我国湖北东部!虽然那两枚导弹仅仅摧毁了一座空机库和机场的导航站,但美军的导弹深入我国数百公里而未能被击落,极大地震怒了战区司令李烈魁,负责该方向防空的一名空军少将被记大过处分。

如此严重的情况迅速上报了中央……

※※※※※※※※※※※※※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就在距离丁鹏飞不足100米的地方炸响,155mm重炮炮弹掀起的沙土和石块被气浪夹带着横扫过战壕表面,卫士死死将丁鹏飞压在身下,被一个武装士兵压着加上空气中呛人的尘土和硝烟味道,呛得他猛烈地咳嗽起来。可他的手没有闲着,一下子将压着自己的卫士推开,跳起来对这部远处一个被炮弹气浪震得有些发傻的士兵大吼着:“愣着干吗?!……拿起你的枪,给我狠狠地打!”

丁鹏飞已经来到一线阵地半个多小时了,台军的攻势似乎没有尽头一般,据前线的报告似乎台军还组织了督战队,台军从南线负责主攻的装甲旅一次就投入了一个坦克营和两个机械化步兵营,在猛烈的炮火下向我军阵地发起了进攻。虽然我军拼尽全力阻击并重创了台军,可敌人就是死战不退。整个防线如同在惊涛骇浪面前伫立的一道薄薄的防洪墙,随时都有可能坍塌下来。作为整个突击群的指挥员,丁鹏飞早已按耐不住心中的焦急,不顾卫士和参谋人员的苦苦相劝,仅仅带了那两名卫士就到了一线。

有了最高指挥官的亲临前线,士兵们士气大振,连续击退了台军两次进攻,可台军仅仅后退了几百米整顿队形,就在猛烈炮火支援下再次扑了上来。在前一次进攻中侦查探明的我军火力点几乎无一例外地遭到了炮击,迫使我军的重武器不停地需要转换阵地,极大地影响了火力的发扬。连在一线协助指挥的丁鹏飞也被敌人的重炮追着打,几次险些被炮弹伤及。可他似乎对危险浑然不觉,不断地从一个阵地走到另一个阵地,用洪亮的声音鼓舞着士气。这让两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卫士从内心里既紧张,又觉得钦佩,这个他们保卫的首长似乎与绝大多数在机关里养尊处优的那些不太一样,不但单兵技术优良,而且从骨子里透出一种真正军人的无畏。前线的战士看着突击群的指挥官如同一个神话般半挺着身子走过枪林弹雨,将每一个被猛烈炮火压制在弹坑里不敢抬头的士兵提溜出来,都感到既惭愧又兴奋,个个奋不顾身地投入战斗。

虽然弹药不足,没有装甲部队掩护,没有重火炮支援,但前线的每一个步兵都像疯子般狂热地战斗着。在阵地前爆破的反坦克壕也发挥了重大作用,在等待架桥车架设车辙桥和用坦克向壕沟内推入柴捆的过程中台军就损失了不下十辆战车。虽然反坦克壕有多处被柴捆填平,也架设了两道车辙桥,但最先投入战斗的坦克营已经有半数的坦克被击毁击伤,被迫撤出了战斗进行重新整编,机械化步兵营也有十数辆装甲车被击毁,阵亡超过百人。可台军装甲旅在陆军司令部的严令下,再次投入了一个新锐的坦克营。经过激战后,终于突破了我军的一线阵地,十来辆坦克和装甲车没有理睬我军防线上还在阻击的士兵长驱直入,试图彻底割裂我军的战线。丁鹏飞无奈间只能投入了全部的预备队装甲中队,配合从指挥部里抽调的一个排的勤杂人员,先隔断了被突破的作战线,部队从前后两个方向夹击经过一小时激战,彻底歼灭了突入我军战线的敌人。但此时在前线陷入激战的装甲分队已经无论如何也撤不下来了!

“没有预备队了!”丁鹏飞心中一沉,右手下意识地狠狠捶在战壕前被战火薰黑的泥土上。从掌上电脑上得到的信息表明。登陆场方向陆路运来的补给车队刚才在美军的轰炸中损失不小,坦克部队也被迫就地分散隐蔽伪装以躲避空袭。看来得到增援的时间还要推后一些,丁鹏飞眉头皱在一起仿佛解不开的绳结。正在此时,刚才呼叫了半晌也没有来到的重火炮支援却在这个时候到来了,数十枚130炮弹拖着长长的嘶啸落在了台军的进攻队形里,炸得刚才还嚣张不已的台军步兵鬼哭狼嚎,一辆勇虎坦克被一枚近炸的榴弹击伤了负重轮,瘫在阵地前动弹不得,如同被痛打的落水狗在30秒内挨了的六枚火箭弹,四名乘员无一逃生。丁鹏飞立刻指令在这段阵地机动防御的几辆战车打了一次短促反击,击退了台军的进攻,迫使其后撤了几百米躲在一小片居民区后重整队形。整个战场迅速安静了下来……

虽然才下午三点,可天色已经开始黯淡了下来,气象条件的改变却如同夏日般快速,灰黑色的积雨云低低地如同一张厚厚的毡毯从北向南卷压过来,风力逐渐变大,不一会儿细密的雨丝就从天上乱纷纷地飘了下来,将整个战场的能见度降到了500米以下,极大地限制了台军占优的重火器的发挥。重新发起进攻的台军不得不拉进与我军的距离,负责掩护步兵战斗的装甲车向前推进了一段才能为步兵提供有效的重机枪支援,这给了我军的40火箭筒可乘之机,两辆CM-21被火箭筒击毁。但台军也成功楔入了我军阵地的一角,将我军大约两个排的兵力隔断在主阵地之外,丁鹏飞虽然指挥部队打了两次反击,可依然没能将他们解救出来,但台军装甲部队也由于我军的猛烈反击而无法一口吃掉被围的部队,战斗再一次陷入僵局。

看到有战士被围,丁鹏飞心急如焚。头也没回向着跟着自己的卫士喊了一声什么,就跳出战壕向着距离被围部队最近的那段阵地跑去。阵地间的开阔地带都处在台军的火力封锁下,没等卫士来得及阻拦,他就用一串漂亮的低姿匍匐和跃进,使得追踪他射击的台军重机枪手只能在他身后打起一片飞腾的土花。可已经暴露了的卫士却没有那么容易通过了,不得不趴在弹坑里向台军方向连扔了几颗烟幕手榴弹才堪堪冲过了开阔地。可一个卫士的左腿还是被40mm榴弹的弹片击伤了。

丁鹏飞似乎对自己的危险浑然不觉,曳光弹拖着红红绿绿的尾迹扑扑地钻进战壕前垒起的沙袋,他连身子也没有低一下,大声喊来守卫这一段阵地的连长,简单了解战况后,他马上布置现有力量准备再做一次努力营救被围的部队。可几十人的反攻根本无法突破台军地火力封锁,眼看着一个个战士跃进的身影被弹雨撂倒,远处被围得士兵向主阵地的突围也被台军两辆装甲车堵了回去,丁鹏飞无奈地下达了停止进攻的命令。在没有增援部队的情况下,再贸然出击只能带来更大的损失!

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从登陆场方向陆路运来的补给车队在付出了重大损失之后穿过了台军的火力封锁线,最先到达的七八辆“火狐”6X6轻型全地形车,虽然每辆车的载重只有半吨,可送上来的补给品都是前线最急需的弹药,负责押运的两辆“火狐”车顶上还架着12.7mm的机枪,这些全地形车凭借小巧的外形和极佳的越野性能,穿小道绕过敌人的封锁率先赶到了突击集群。他们运来了一小批迫击炮弹和火箭弹,这其中还有八枚最新装备部队的反装甲末敏120迫击炮弹,极大地增强了部队的反装甲能力。丁鹏飞急切地留下了两辆有武装的全地形车,把其他的全部派回去再次装运物资,利用这些新得到的弹药,丁鹏飞重新有了反击的信心,他马上组织起一个连的步兵,在迫击炮的掩护下重新发起了进攻。

没有料到我军会使用末敏弹的台军装甲车立刻遭到了重大损失,两辆勇虎坦克根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破甲弹灼热的金属射流就从车顶毫无反应装甲的部位贯穿近来,一路穿过车长的身躯将车内的设备冲得稀烂,没有被直接命中的乘员也被超压、碎片多处杀伤,明亮的金属射流和书简高温,使每一个幸存的乘员都多少造成了虹膜损伤,浑身是血惊叫着掀开冒着烟的顶盖爬了出来,却又被密布战场的弹雨击倒。在阵地侧后配置的几部PF-98营属重型反坦克火箭筒也突然开火,将前冲准备掩护从坦克中爬出来的战友的一辆台军V-150轮式装甲车撕得粉碎。骤然遭到不明打击的台军,以为再一次遭到了我军的直升机空中突击,立刻向我军阵地方向发射了成串的烟幕榴弹,转瞬间就在阵地前形成了数百米宽的烟墙,有效阻断了我军的直射火力威胁。可台军万没想到我军投入的新式武器是几乎从天顶方向袭来的,随着八发反坦克末敏弹的依次发射,台军又有三辆坦克和装甲车连对手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被金属射流钉在了地面上。

即便是勇士也害怕面对未知的不可抗拒的危险,根本没发觉是从哪里飞来的重武器,只是一辆辆战车的呼号从耳机中消失,台军的士气迅速低落了下来。随着丁鹏飞反击的六七辆装甲车和全地形车咆哮着穿过台军自己释放的烟幕冲到眼前,92步战的25mm机炮打得最靠近我军的勇虎坦克上的反应装甲噼噼叭叭炸个不停,坦克的火控系统的光学窗口也被弹片击碎,看不见也打不准,台军车长只能吼叫着让驾驶员全速倒车退出战场。

眼看着有人带头撤退,负责阻击的台军的战斗意志很快就崩溃了。被围的我军部队快速打扫了战场,将伤员运上装甲车,交替掩护着退回了主阵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