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生命在夜半时分凋零2015-11-18 缅北镜子点击上方“缅北镜子”关注我们

生命在夜半时分凋零

我十几岁的时候开始喜欢写诗。 喜欢在夜晚聆听蛐蛐的鸣叫,数七星瓢虫身上有多少好看的斑点,树下的蚂蚁有几只脚......

上高中的时候,喜欢坐在前排座位上扎着马尾的女孩,她有时候也会坐到后排。 我把写给她的诗故意的夹在笔记本里,放在书桌最危险的边缘,脸红心跳的希望等待生命中的一场兵荒马乱。

直到翻越一座山,来到缅北,见识到了兵荒马乱,我开始认识到了死亡。

在昂山素季还没上台之前,他就已经死了。

呵呵,我哑然失笑。在多数人眼里只不过是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小人物而已,公元前的一秒他还是世间一人,公元后一秒他已经成里一个游荡的亡魂。

在这闪电般的时间里,人们早已把他遗忘,也就没有人会记得他的名字。

也许淡忘是对他最隆重的祭奠。

那么,允许我来给诸君说说他死亡的经过吧。

战争打响,缅军用牛羊和百姓作为盾牌,向同盟军发起进攻,同盟军如果开枪打死的只是自己的同胞兄弟,生命如草芥一般,飘摇在走向死亡的前线道路上。

他接受了不幸,中弹身亡。

我觉得中国的抗战片已经让我们对于死亡麻木了,见惯了枪林弹雨的战争场面,也许对于生死已经泯灭了内心剩余的哪一点人道主义,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今天还和你在一起唱歌,豪饮,高谈阔论,谈论女人和爱情,谈论战争与和平,谈论对未来的憧憬,谈论娶个中国姑娘需要多少钱,讨论做鱼分那几种,最后放葱花才香。谈论花生米搭配啤酒才过瘾......向往在有生之年去趟北京的兄弟,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胆识过人的汉子。就......说没就没了。

在每一个夜半时分,死亡的恐惧笼罩着前线的上空。

每一个不幸的生命,也许就在夜半时分开始凋零。

那个不知名的兄弟的生命,终结于我开始给女孩写诗的年级。

在山间小路上,听到蛐蛐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

淡忘了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