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和绅》作者:苦丁(连载中...)

再世和绅 第一集 第一章 红花现世(一)

作者:苦丁 

--------------------------------------------------------------------------------
 
入冬的第一场雨连绵不绝的下了好几天,雨中带着的微风已经有些刺骨,这是北方所特定的天气到了一定时节的的聚然转变,这雨下下停停,已经使附近的官道变得泥泞不堪,天已入夜,更是放眼见不到丝毫的人影,道路田地都被蒙蒙的雨气所笼罩。
保定府方圆连绵了几十里,高大的城墙把这些住宅围在中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城镇,经过了几天雨水的冲击,虽然空气中带着刺骨的寒意,但是却也不乏使空气中充满了怡人心扉的清新,整个的城墙和那些城镇里面那些青砖壁瓦的房屋都被冲刷得一尘不染。

由于着连绵的阴雨,天空被片片的灰色云彩所掩盖,使得整个的保定府也极早的入夜,城门早早的便关闭了,那些近郊的农民商贩也经受不住着刺骨的寒意早早的回去了自己的居所,城墙上平时的那些守城的官兵也都不见了巡视的踪影,一个个地窝在城墙旁设置的那些阁楼里面,围在一起灌这黄汤驱散身边的那些寒意,口中不时地埋怨几句老天和自己上司,更多的是一些令人发笑的荤段子和城中小寡妇的美丽。

两骏马飞驰在官道之上,那跺跺的蹄声在这刷刷的细雨之中格外的响亮,那雨水和着官道上的泥浆在马蹄之下四处的飞溅,那马上得两人从肩的宽度来看应该是两名男子,他们低垂的草帽几乎的遮住了整个的面部,身上那长长的蓑衣几乎的盖住了整个的身躯,把那些带着寒气的雨水尽数的阻挡在了外面。

他们不断的驱动着身下的马匹,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远远的可以看到保定府的城墙,那就像是一头蛰伏的猛兽卧在这漆黑的平原之上,他们的速度更快了。

在马上就要到了保定府的时候,他们两人同时的越下了马,两人在马的后背之上怕打了几下,那两匹马便像识趣了一般,转身的飞奔而去,在城外的那荒野之上飞速的奔去,很快的那逐渐缩小的身影便融合在了黑夜和雨水之中。

他们两人看了一眼那紧闭的城门,并没有在乎什么,两人贴到了城墙之下,高高的城墙足足的有几十丈,城墙之上经过了长年的风雨的冲刷,已经是充满了斑驳的裂迹,这些裂痕同时也见证着近百年来这里所发生过的一切。

[走!]在前面的那人对着后面的人低声的吐出了一个字,他的声音低沉,充满了历尽沧桑的感觉,从声音中也可以断定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

后面那人轻轻的应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城墙,跟随着前面的那人一样,飞身的跃起,双脚在城墙之上轻轻的点了几下,身形便没于这城墙之后,看着两人那熟练的动作,好像这样的事情已经是习以为常,在两人没于城墙后的一瞬间整个的城外又恢复了起初的平静,只留下了那沙沙的雨水,冲刷着城墙之上他们两人留下的斑斑的泥迹。

“济生药铺”是保定城西区的唯一的一家药店,没有人知道药铺已经在这保定城中多少年了,现在的主人已经是药铺的第三代,店主几代都是济世玄壶的医者,他们对寻常的穷苦百姓往往的是免费的看病,甚至有时还赠医施药,所以在西城区一带有着不小的影响,口碑一直得不错。

由于阴雨的关系,“济生药铺”也很早的便关上了大门,由于官府的宵禁制度,整个的城中一入夜也没有了人影,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今天这“济世药铺”的不同。

两道人影在雨中快步的到了药铺的门外,不带一点声音的脚步声,证明他们的身上有着不俗的功夫。他们警惕的看着四周,黑夜之中并没有丝毫的人影,为首的那人把身子贴在门板之上,三长两短的敲击门板的声音,极为的像某种接头的暗号。

门板之内渐渐的有了声响,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门板之后传出,那声音压得极低:[红花一现昙花灭!]

[明月过后不留青!]在门外的人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便立即地回答道,他的声音之中又带了几份的威严,如果有人仔细的推敲这句话的话不免的能听出其中的破绽,两句合起来取字首字尾,不免的能发现为当今的朝廷所不容的话语。

[花有几片色为何!]门并没有打开,里面的声音再次地传了出来,这种询问是十分的谨慎的。

[花有七片,独为蓝!]门口的人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他的唇角露出一丝的微笑,手一伸的抓住了身后的人,好像明白接下来会怎么样一般。

在那人说完这句话以后,门板在突然之间的打开,从门板之内探出了一个人头,他面上显得富态的满面红光,身上穿者的锦服刚好的能掩盖住他那肥胖的身躯,那小门被他的身躯挡去了近大半,他正是在“济生药铺”东主的,但是如果是江湖人见了他一定得会大吃一惊,虽然他胖了很多,但是从那面貌之中依然的能辩出他就是绝迹了江湖十几年的“奔雷手”文泰来,谁也不会想到他竟会变成这“济生药铺”的第三代掌柜,这其中隐藏的秘密是不为外人所知的。

[总舵主!]文泰来看清了来人隐藏在草帽下的面目,顿时变得恭敬起来,他一让身子,闪出了一条路,把两人迎了进去,话不多说他立即地探出头,在街上左右的望了一下,两旁的街道除了青石板延绵到远方没有有丝毫的不妥,他这才放心的缩回了身子,并且迅速地把门板盖上。

文泰来在前方引路,被两人引到了药铺的内间之中,他慢慢的挪动内间的床榻,在床榻之下赫然的现出了一个极深的地道,文泰来掌起了油灯,首先的在前面带路钻入了那地道之中,虽然这地道口并不大,但是丝毫的不影响他动作的敏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会相信他这样的一个大胖子会有这么敏捷的动作。

地道走了没多远,前方赫然的宽敞了起来,地道之中也逐渐的明亮了起来,在尽头赫然的是一间极大的密室,有几个衣着和年龄不一的人正警惕的望着地道的入口,他们的手中还拿着各自的兵器,见是文泰来走进来,他们的表情不由的放松,拿着兵器的手也渐渐的垂了下来。

跟在文泰来身后的两人在进入了密室之后,也摘下了带在头上的草帽和身上披着的蓑衣,两人的面目也正式的暴露在密室中众人的面前。

在前面的是一名年约六旬的老者,他的面颊有些消瘦,但是双瞳却炯炯有神,有些发白的头发扎成一条长长的辫子垂在身后,眉毛也是灰白的,但是丝毫的不能改变他眼神之间带着的那种凛冽,他的嘴唇很薄,也许是赶路急忙的原因,双唇有些发白,在嘴唇的下面有些发白的胡子,但是并没有太长大约一寸左右,杂乱的聚在一起。他的身躯也像面颊一样的消瘦,露在外面的双手,似乎只是一层皮包着骨头,上面的青筋一条条的显露着,但是那根根的手指却显得那么的有力道,好像随时能捏碎任何的东西一般。

在他的身后,站着的则是一位二十六七岁的青年,面上英气十足,但是在这个时代像他这样的年龄有的连孙子都有了,他的鼻梁高挺,有些微勾,脑门很宽,两道剑眉之下一双圆滑的眼珠在眼眶之中不住的转动,显得特别的精神,他的头发油亮的扎在身后,在扎着的头绳之下还低垂着一条红色的缎穗,在他的那身蓑衣之下,是一件紧身的长袍,上面那精美的刺绣明显的是江南一带的产物,这样精美的锦袍并不是一般的人家所能穿着的,在他的腰间是一条蓝色的束腰缎带,围着那缎带紧紧的缠着一块通脆的碧绿色玉佩,上面雕刻的是一条辟邪的盘龙,在他的脚下蹬着一双黑色的牛皮底薄靴,上面也许是赶路很急,已经沾满了泥水,他身上的这一切都证明了他的出身并不普通,非富则贵。

[参见于总舵主!]屋内的人看清了来人的面目之后,立即的抱拳躬身道,个个都显得十分的恭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