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这地方属实没啥好逛的,每天都在上班时间逃出去逛大街也没什么意思,日本到处是工作狂,工作时间街上闲人很少,冷冷清清的大街上也没什么可看的。林盛感觉很无聊,就坐在办公室里正拿电脑画驱逐舰的图纸。

他设计的驱逐舰长宽比为10比1,这样的军舰速度很快,但耐波性一般,风浪大的时候颠簸的非常厉害,在70年代左右西方设计的军舰都是这样的长宽比,那个年代还是很看重速度,不过随着苏联核潜艇大量服役,西方的军舰一味提高速度并不是办法,所以重视起军舰的适航性,适合在风浪很大的公海上作战。

为日本设计军舰要充分琢磨日本人的想法,日本一直重视军舰的速度和炮的射速,在这个导弹为主战武器的时代,日本驱逐舰依然重视速度和射速,村雨和高波级驱逐舰上的主炮射速比西方各国驱逐舰护卫舰上的主炮射速明显要快,这样的设计体现的是日本的传统思想。从日本这个国家开始有现代海军的那一天,他们一直把航行速度和火炮射速看成制胜的法宝,但他们一直都忘记了现在是21世纪,大型军舰速度在快也跑不过高速导弹艇,火炮速度在快也快不过导弹。

日本军舰设计一直很守旧。长宽比最特别的还是金刚级驱逐舰,其实这个设计没啥特别,长宽比为8比1,而且这是美国人设计的,金刚级驱逐舰上唯一是日本人自己独立设计的是四脚桅杆,这是一个失败的设计,反而雷达反截面非常大,破坏整体隐形性能。

林盛正带着日本的设计思想画军舰图纸的时候,女秘书丽香敲门进来,“林部长,今天首相召开一个特别会议,邀请您出席。”

“我不是什么部长,所有的官衔我都辞去,不要叫我部长。” 林盛有意提高嗓门说话,把丽香吓的哆嗦一下。这是林盛第一次对着他大声说话,积蓄在心中的不快似乎借着声音就能飞走。

“对不起,对不起。”丽香说完,看着他的脸色。

“少假惺惺的说对不起,我最见不得没事就说对不起的,你出去吧,我知道了。” 林盛把刚才画的设计图存盘,这艘军舰已经画差不多,其实已经算是完工,但是林盛有意拖延,现在日本正全速生产他设计的导弹艇,他不想日本舰队早日强大起来,设计出来的护卫舰和驱逐舰都找种种借口说不完善。

 

桥本德见林盛的办公室门开着,就省下敲门,站在门口问:“首相请你去,今天有个重要会议,军方和军工部门的人都去,你现在挂着衔,不去不行。”

“我不会日语,去了什么也听不懂。” 林盛不想介入日本政治。

“你带上丽香去,她给你做翻译。你还等什么,迟到了可不好,你不想别人说日本花100万雇来个懒虫吧。”

林盛没好气儿的跟着桥本德离开技术研究部。

 

这次会议来的人并不多,开会的地点是首相官邸。

会议室内没有几个文官,基本都是防卫厅的人,看来这次会议主题与军队有关。

这个会议室很小,林盛为显示自己低调,就坐在离首相最远的一个位置上,秘书在他旁边做下。他刚坐稳当,就看见铃木次郎领着华显还有秘书静香也来参加会议,在这里不便说话,林盛做了一个无奈表情,华显也回了一个同样的表情。

首相坐下后,说:“开始吧,请佐藤昭先介绍情况。”

海上自卫队参谋长佐藤昭没照着稿子念,而且是什么资料都不看,直接说:“向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我们在西表岛修建的军港已经完工,这里将部署一支独立于地方护卫队与护卫群的直属舰队,岛上还有直升机机场,大型跑道即将建设完毕,P-3C飞机马上要部署在这里,航空自卫队也可以使用新的基地。从西表岛起飞飞机,派出军舰,比从九州任何一个港口都方便,西表岛距离台湾200公里,与尖阁列岛不到200公里,使我们在争议海区更有发言权,舰队从西表岛军港出发,抵达尖阁列岛只需要不到4个小时。驻扎西表岛的舰队由自卫队各部队抽调军舰组成,包括4艘高月级和6艘山云级驱逐舰,6艘阿武隈级护卫舰,总共16艘军舰,隶属西南舰队指挥部,由首相垂直领导。”

首相得意的说:“这次我们终于完成准备工作可以一显身手,一定要在全世界面前,表现出我们一贯的立场,领土问题上绝对不退让,舰队一定要捍卫我们每一寸领海。”

华显和林盛听完秘书的翻译,才知道他们要出兵钓鱼岛,这不是找死吗,山云级连导弹都没装,把就是靶船,去了也是送死,高月级驱逐舰没装备直升机,服役30年的老掉牙的军舰也去送死,还不如拿这些军舰搞武器试验。不信就等着瞧。

“请贺屋幸一介绍一下航空自卫队的情况。”首相说完,安静的听着。

贺屋幸一说:“根据首相的命令,我们单独组建一个航空联队,定名为第一支援联队,联队编制下,辖3个中队,与盟军的编制一样,有战斗机72架,不担任国土防空任务,专门负责在争议海区内支援舰队的行动,行政管理上归航空自卫队,作战指挥归西南舰队司令部负责,这是真正的实现联合作战。”

参联会主席大岛纯补充道:“西南舰队指挥部相当于战区指挥部,在该地区的部队统一有这个指挥部指挥,指挥部直接归首相指挥,指挥环节减少了许多,有利于快速执行首相的命令,省去层层下达命令烦琐,也省去逐级请示汇报的麻烦。”

首相接过话题,“以前我们总讨论要应对西南海域的威胁,但一直没有行动,是因为部队一直没完成编组,而且指挥系统没改造好,现在终于可以行动了,大家有什么看法和好建议可以说出来。”

在此开会的官员们都是对钓鱼岛有野心,当然一致赞成,一起给首相鼓掌,因为他们早想出兵钓鱼岛。不过这个会议上除了决定要出兵钓鱼岛之外,还要讨论具体的办法,如果解放军派兵怎么办?

广田义接着谈:“我们在尖阁列岛巡逻的时候很可能遭到解放军的进攻,不过我们现在有隐形侦察机,可以对解放军的基地进行不间断侦察,一旦发现军港内有军舰离港,我们就能提前做好准备,但这些舰艇防空武器很差,必须与航空自卫队密切配合才行,尤其是来自空中的进攻。”

日本防卫厅长官额贺福志郎说:“这你就多虑了,新组建的第一航空联队装备了很多对空雷达,可以为舰队提供掩护,而且新修建的防空警戒雷达可以探测400公里外的目标,即使不派遣E-2C预警机也能用岸基雷达监视尖阁列岛周遍空域。”

首相接着说:“从今天开始西南舰队对尖阁列岛进行例行巡逻,具体组织实施由西南舰队司令野田义夫去执行。”

华显和林盛看会开到这里,自己听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借故去厕所,就溜了出去。

 

首相见华显和林盛都离开会议室,对身边的官房长官安倍晋三说:“这个会议是两个目的,主要证明一下华显和林盛是不是中国的间谍,如果我们的情报部门发现中国军队提前做好准备,那他们俩就是走漏消息的间谍,以后要严密监视他们,并通过他们向中国散发假的情报。”

“如果他们不是间谍怎么办?” 安倍晋三问。

“那就让他们好好做个武器设计师。”

安倍晋三点点头。

刚才的会议其实是个陷阱,是考验华显和林盛是不是中国间谍,如果中国情报机关了解到会议上的情况,那这两个中国设计师就是高级间谍,如果中国军队没有提前调整部署应对西表岛的日军,那就可以放心的使用这两个人。

 

华显和林盛借口上厕所,一去就没回会议室,他们俩悄悄的离开首相官邸。

会议室里军事会议继续开着。

首相对额贺福志郎说:“现在他们走了,已经没有外人,大家可以都说说自己的意见,和未来的行动计划,如果在海上发生冲突怎么办?”

广田义建议:“不如把全部旧式军舰都调拨给西南舰队,目前我们新军舰太少,是绝对不能拿去冒险,但旧军舰数量的多,而且基本都有导弹,把12艘初雪级驱逐舰全部调到西表岛去,我们就有28艘军舰在那里。而东海舰队有新旧护卫舰19艘到21艘左右,驱逐舰旧的4艘,新的有6到8艘左右。只有我们在数量与他们平衡,冲突的可能性才能降低,如果我们的数量少一些,就会增加他们的信心。”

“这个建议不错,至少他们畏于我们的数量优势不敢挑起冲突。”首相十分高兴的点点头,“佐藤昭,你抓紧调兵。”

佐藤昭说:“是。”

安倍晋三说:“这次强化西南地区的兵力部署,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实际控制尖阁列岛,这样在未来的争端中我们就处于优势地位。”

“从目前的形式看,台湾方向的局面会恶化,把西表岛建立成军事要塞和大型基地,即使台湾出现危机,从西表岛派兵干预也比较顺手。” 大岛纯接着说:“重点建立一个基地,应对两个方向的危机是划算的。”

“如果与中国爆发冲突,最好是不宣战,也不向媒体透露消息,万一我们遭受的损失被媒体无限放大,那我们就很被动,给社民党一个机会攻击内阁,争夺岛屿态度一定要低调,但动作不能迟缓。” 防卫厅长官额贺福志郎建议进行秘密战争,不向外界公开任何情况。

航空自卫队参谋长贺屋幸一说:“如果能登上尖阁列岛,最好先修建一个雷达站,这样我们就能扩大监视范围,不用单独依靠预警机侦察情况,如果能顺利修建雷达站,那中国东南地区的上空也就处在我们的雷达监视之下,只要他们一起飞战机我们就能发现。使用固定雷达监视的成本要比使用预警机和卫星的成本低很多。这也是尖阁列岛重要性之所在。”

木村太郎说:“我个人认为冲突爆发的时间越晚越好,我们的武器要换代需要很长时间。”

“目前经费不足,如果国会不拨款,万一旧的军舰飞机拼光了我们何以御敌?可以控制争端地区?最后可能是费了半天气力白跑一躺。” 松井寿的观点和木村太郎的基本相同,毕竟日本的武器正是换代的时候,旧的去的太快而新的来的太慢必然影响其实力,挑起冲突的时候最好是新武器到位的时候,先用旧武器打头阵消耗中国,然后用新武器扩大战果。

首相一听到经费问题和新武器不到位的问题就头痛,这两位就爱提这些不愉快的事情。首相真希望这些问题永远消失。他自己的政治生涯已经步入最后的任期,那还有时间等新武器到位?等不得了,要想成为日本最有影响的首相,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首相宣布:“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要说等待这个词,历届政府都认为时机不成熟,一直等待,一直无所作为,到我这,应该结束。防卫厅各部门务必密切协作,不得拖延执行命令,一定要控制住尖阁列岛,否则我们日本几十年来花费这么多军费最后什么也没得到,那不让全世界看笑话?中国军费远不如我们多,可动作一直比我们多,力度比我们大,再不做出点成绩,我们有什么脸面在这个职位上干下去,日本军费世界第二,可日本军队的作为呢?现在应该是检验一下我们的时刻。”

防卫厅各部门的头目一起鼓掌,木村太郎、松井寿、武藤葵虽然也在鼓掌,但脸上面无表情,他们心中都很清楚,这是一个疯狂的决定,为了这个疯狂的决定,日本将走上一条危险的道路。

 

从首相官邸回到自己的住处,华显对林盛说:“这怎么办?鬼子要侵占我国土,必须把这个情报送出去?”

“送给谁?我们又不认识中国的情报部门,我们只能把情报送给雷雨田,但他也不认识中国情报部门,这事我们真还帮不上忙,也别操心,反正西南舰队都是些垃圾军舰,用70年代生产的飞鱼导弹都能打沉,就高月级上的那些海麻雀导弹,对解放军的战机不构成威胁。” 林盛坐到沙发上,拿起啤酒当水的喝。

“鬼子没说新成立的第一联队装备什么飞机,就知道是数量,也没说他们目前部署在什么地方。” 华显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镇可乐。

“我估计是F-4EJ战斗机,他们不舍得拿72架F-15J放到一个地方,F-2服役后基本替换下70多架F-4EJ,很可能是这些飞机组成的一支部队。为应付钓鱼岛方向的冲突,战斗机只能部署到嘉手纳空军基地,那里是美军日军混合使用的基地,而且规模很大,如果西表岛机场全部完工,战机为应付台湾和钓鱼岛两个方向,部署在西表岛才比较合适。F-4EJ可以对地轰炸,对舰攻击,也能空战,而且很旧,即使战斗的时候损失一些也是能承受的。” 林盛闭着眼,把自己的分析结果全说出来。

华显点点头,“我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那能怎么办,逃出去,我们坐什么离开日本呢?

 

 

海面上风浪平静,12艘初雪级驱逐舰排成一字长蛇阵向西表岛就开了过去。此时海面下并无东海舰队的潜艇,日军的调动十分隐蔽,军舰出港都是以演习为名,拆散原来的建制这个事情也尽量保密,原来的第几护卫队等番号都在,只是不用而已。

西表岛军港内,已经停泊了16艘驱逐舰和护卫舰,岛上密布雷达站。两个营的陆上自卫队的士兵也部署到这里,他们最近加强海岸巡逻,并修建起很多固定掩体。

岛上地势平整的地方是机场,这里已经修完跑道,正在加紧修机库。机场内现在只有少量的SH-60J直升机。机场四周拉着铁丝网,还部署了两个航空自卫队的PAC-2导弹连,和3个复仇者防空导弹连,另有陆上自卫队的一个自行高炮营。

岛上的西南舰队司令部已经挂上牌子,但司令官野田义夫目前还不在这里,还在东京接受具体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