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沙洲冷

他遇到她的那一年,她17岁,刚进大一。他22岁,行将大学毕业。

在学校的公用电话亭里,她拿着电话,泣不成声。他路过,先是好奇,而后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也有些心动。于是他守在那里,等着她出来,然后给了她一脸灿烂的笑容。她被那笑容感染,身不由己地跟着他进了麦当劳,然后告诉他,她想家要想疯了。

这样一个小小的女生,还带着稚气,单纯,美丽,深深地吸引了他。他说:我爱你,你相信么?在他遇到她的第二天,他这样问她。

我相信。所以你要请我吃冰淇淋,每天都要吃呢。嗯,每天都吃!他喜出望外。他们就这样相爱了。在她进大学的第一个月里,在他行将毕业的时候。

和别人一样,恋爱的日子总是美好而幸福。只是他们的爱情,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就面临着分别。他毕业,南下工作,而她继续留在学校,继续大学四年的学业。

终于还是分别。每个月,她都会从学校去那个美丽的海边城市看他。住在他的家里,像模像样地帮他煮饭,穿着他给她买的睡衣,像个孩子,也像个浑身散发着致命诱惑的小女人。在那个圣诞节的夜晚,他让17岁的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她自此更粘他。像个孩子似的粘他。每天N多电话,还有数不尽的短信。她要找他,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找到,否则她就会像个没人要的孩子,有深深的伤悲。她爱他,忘了自己。

他心底也怜惜她,但工作上的压力使得他常常顾不上去哄她。他们开始争吵。电话里吵,短信里吵,见面了也吵。吵过之后,她变得更依赖,更敏感。他开始觉得力不从心。

暑假,她过来看他,告诉他,由于缺了太多的课,她有两门功课亮了红灯。他很惊异,因他一直是好学生,年年都拿奖学金。看她哭泣的模样,他忽地有些烦了。他说他去加班,把她一个人留在了屋子里。

深夜23:30,她打电话给他,你下班了么?快了。那我过来接你好么?不用了。哦,那好吧。她放下电话,想想,还是出去了。

她去买了他最喜欢的冰淇淋,然后跳跃着去找他。在路边的咖啡店里,她愣住了。他哪里是在加班,他正和其他女人谈笑风生。她手上的冰淇淋掉在了地上。

凌晨。他回来了。屋子里漆黑一片,他打开灯,看见她缩在墙角朝他微笑。他想起她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那时的她单纯,美丽,而现在,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敏感多变的女人。谁的错呢?他的心,在那一刹那揪得紧紧的。

他抱起她,在黑暗中和她做爱。他亲吻她的眼睛,咸咸的。他问:你哭了么?没有,是汗而已。他更加用力地抱紧她。他想,从今以后我要好好待她。

第二天,他上班的时候她还没醒。他亲亲她的额头,留了张字条:亲爱的,乖,等我下班回来和你去吃冰淇淋。

那天一整天,他都很兴奋,却又隐隐地有些不安。等不及下班,他就请了假,急急地往家赶。他想他一见她,就要紧紧地抱着她,亲吻她。告诉她他爱她。

屋子里整整齐齐。他有不详的预感,果然,他找遍整个屋子,就只找到她留下的一个便条:亲爱的,我回家了。要好好温书呢,不然又得挂了。不要跟我联系,我还这么小,让爸妈知道了会不高兴。再见!不管怎样我爱你!

他打她的电话,关机。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他居然不知道她家的电话。他深深地懊悔。他想,等他们再见面的时候,他一定要好好待她。

暑假终于过去。她的手机依然关机。他打电话到她们寝室,她的同学告诉他,她休学了。退学?!他在电话这头呆若木鸡。

为什么退学?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啦?他被各种想象逼得几近崩溃。他发疯般地找她。可是她竟像消失了一般。再她的手机,已然停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始终找不到她。他已经绝望了。他的生活仍是继续,工作上如今已春风得意,爱慕他的女子不在少数,他始终不为所动,他一直住在原来的房子里,他希望她有一天能回来找他,希望他和她仍能向从前一样,在这个屋子里亲吻,做爱,互相温暖,再也不分开。

可她始终没有出现。

这是她离开他的第六年。他在极度绝望的情况下,终于接受了一个追随他六年的女子。约会,订婚,结婚,一切进行得平淡如水。

今天是他住在这个房子的最后一晚。明天他就要结婚,然后搬到新房。从此以后,这套房子与他再无关联。

请问**在吗?我就是。哦,有位小姐让我帮她把这封信交给你。他看着那熟悉的字体,内心狂跳,她在哪?你是怎么拿到这封信的?我揪着那人的衣服,急急地问道。

我不知道。她站在楼下,看我经过,就拜托我把信交给你,然后她就走了。那人说完,便逃也似的跑了。

他捏着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打开看起来:

亲爱的,真的好久好久没这样叫过你了。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愿意的话和我见个面吧。就照着信上的地址就好。

他放下心,开车就直奔信上的地址而去。在海边,他来到一排低矮的平房前,挨个找,终于找到了信上所说的那一家。

他敲门。一个小男孩开的门,大概四五岁的模样,亮亮的眼睛,俊秀的面容,是个很漂亮的孩子。妈妈,有位叔叔找你!他循着小男孩的声音望过去,是她。他找了六年的她,他朝思暮想的她。虽然看上去很憔悴,但仍然有一股摄人的美丽。亮亮的眸子,仍然像七年前他初遇到她的样子。

他上前拥抱她。她木木地站着,说,先坐吧,孩子看着呢。他于是放开。哆哆,妈妈和这个叔叔谈点事儿,你先去找隔壁的小伙伴玩,好不好?

这是你的孩子?嗯,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我的孩子?!他迅速回忆,六年前的那个晚上,激情,她的离开…他像被当头棒喝了一般,呆呆地杵在那里。

她开始淡淡的叙述。于是他知道了六年前的那个晚上,他制造了一个孩子,就是现在的哆哆。

于是他知道了,那晚她为什么会流泪,为什么会离开;
于是他知道了,当她怀孕后,她的父母恼羞成怒,把她赶出家门;
于是他知道了,她为什么会退学,然后销声匿迹;
于是他知道了,她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靠写稿和打零工挣钱,生下孩子并将他养大;
于是他知道了,她每天晚上23:30从便利店收工,都会绕道来到他家的楼下,远远地看着他家的窗口;
于是他知道了,她积劳成疾,染上不治之症,即将离开人世;
……
他一下子跪倒在她面前。我不是人,我把你这一生都给毁了!她笑笑,把他的头抱在怀里,没事了,都过去了,什么都别说了。我,能把哆哆托付给你吗?

不,你会没事的。我一定要让你好起来。他偷偷打电话推掉了婚礼,并告了长假。他知道他又伤害了另一个女人,但如果放弃她,他将万劫不复。他什么都顾不了了。

他把她和孩子接到曾经的家里。他带着她,辗转奔波于各个医院之间。不断地检查、治疗。她说服不了他,只得任由他一次次尝试,一次次绝望。

那个晚上,哆哆睡了,她换上以前他买给她的睡衣,他看着她,满目深情。抱抱我吧。她说。他抱紧了她,黑暗中,他们开始做爱,像六年前一样,互相取暖。他们都流泪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去了。他没有哭。只是默默地安排后事,默默地抚慰哆哆。

这天,他整理她的遗物,发现几大本厚厚的日记。他翻开其中一页,上面写着一段词: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惟见幽人独来往,飘渺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捡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捡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他一遍遍念着,泪如雨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