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3日之葡萄篇

又失散了,真见鬼,这个月葡萄已经是第五次出现这种状况了,昨天自己就是刚刚从敌占区爬回来的,衣服都成一条条的呢。

奇怪了,明明听到自己战友的声音啊,可就是靠不上去,又不能喊,这当口开启单兵呼叫器就是没事找事,要是整个战斗班在一起那没关系,可现在自己一个是落单啊,敌人知道了还不得乐死,自己小命就难保了。想着摸摸自己的脑袋,哼,得~就是用呼叫器也没了,刚才穿过街道时探头观察被狙击手打飞了,还好自己脑袋小,不然这会就怕是干尸了,那会跑得是四肢着地,别提有多狼狈了,这不,跟自己部队隔了整整两个街口,怎么回去再说吧,现在反正自己得先安安神,理个头绪出来,还好自己对失散场面比较有经验,加上平时脑子就不大灵光,缺根弦,还有就是运气一直都不赖,所以葡萄这家伙现在一点也不担心。管它呢,一会天黑了再说,大不了再爬一宿回去呗!再说了,城里的大部分都在自己人手里了,也说不好今晚会有大行动,那时再归队也不迟啊~现在是黄昏,快吃饭的当口,葡萄可不想死在吃饭前,那可太衰了。

偷偷向窗外喽了几眼,判断没什么状况后,葡萄索性坐下来开始倒腾自己包里的东西,不用想就知道,这家伙要吃饭了,他这小子弹药可以忘带,可吃的从来都是不会忘记了的!这不,一脸贪婪的笑,愣是从包里摸出个包好的烧饼,而且还是夹着酱牛肉的,晕,真是服了他了,烧饼是早上剩下的,牛肉则是昨天晚上的,今天上午出发前就包好了,本来准备在大家吃饭时显摆一下的,现在是不成了,就自个儿了,这会班长不定在哪个街口破口大骂他呢,也或许都以为他阵亡了正在哀悼呢,谁成想这个小子现在不仅活得挺好,还有牛肉烧饼吃呢。

10秒,就10秒,烧饼立马就消失了,这小子也不怕噎着。正看他咋吧嘴巴呢,忽然听见一声非常清晰的“扑”声,是狙击手!下午把自己头盔削掉就这个声,是敌人!葡萄一下警觉起来,突击步枪立刻端在胸前,侧耳细听,“扑”!又一声!

知道了,就在自己窗户上面,确切说就是自己的楼上,显然是自上而下刚运动来的,刚才看到过一架敌人的直升机,看来是机降的战斗分队了!

糟糕,这可不妙,自己附近可能有一个排的敌人啊,吞咽着口水,葡萄犯浑了又,难道刚才是自己的最后一餐?

KAO,吧唧几下嘴,葡萄又大义凛然起来,反正吃饱了,有什么可怕的,这个月比这危险的多了去了,我不还好好活着吗?死就死了~起码赚几个~想吃了我,怎么也崩掉你几颗门牙不可!

这会太阳该是彻底下山了,屋子里光线几近昏暗,外面街道还好点,葡萄决定上去看看,逮机会先下手,说不好自己还立一功呢~

神不知鬼不觉,葡萄借着黑暗和矮小轻便的身材,渐渐摸到了楼梯处,恩,没人,这下确认一定是机降部队了!这座楼有八层呢,分布下来看不会有那么多在一层,二层给他折腾一下就完,这边一闹,隐蔽就谈不上了,自己部队肯定能发现,友军支援也就可以指望了,大不了,最后有人给自己收尸,对吧!

打定主意,葡萄咬咬牙,深呼吸后开始往楼上摸了。可够慢的,到处碎石头,葡萄是千万注意不碰到石块啊,足足5分钟总算是上来了,楼上也是两户,一户门虚掩着,一户闭着,人都在这边看来,里面有鸟语,虽然很小,但很好识别。

不管三七二十一,三个手雷每个停两秒全部扔进,还顺手把门给带上了,这叫闷罐子炸鸡,绝对够味,葡萄真够黑的!就听里面先是惊讶,接着是大叫,再就是接连三声巨大爆炸,那炸得真是撕心裂肺啊!最后一声爆炸刚过,葡萄刚想闪进门查探战果呢,不想身后那户的门突然开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大兵正提着裤子出来,乖乖,怪不得呢,葡萄一直就琢磨这分队怎么这么白痴,连个警戒哨都不放就这么呆着死地里啊~原来这位去方便了!

不过话说回来,葡萄真不含糊,没等大兵反映过来,右手立刻拔了右大腿外的92式。“砰砰砰”三颗,还真不少打,全部灌那迷彩的面部了,大兵一下就遮过去了,倒在地上,手还没松开自己提着的裤子,显见是丢命不丢人的主啊!有性格!

也没等里面再有人出来,手雷,又是手雷,葡萄一连两颗有扔进那屋去了!很快,又是两声巨响!葡萄这会早串进了刚才自己爆过手雷的屋子,一眼望去,墙边两个就那么叉着腿背靠墙坐着,身上不晓得炸了多少口子,旁边还放着罐头呢,显然是准备吃饭来着!还一个看来是被炸得扑到了墙上然后面部摩擦着墙面委顿倒地,墙体巨长一血印子,哦,对了,还有个爪印呢!

窗边还有个,好象是军官,半身耷拉出窗外了,就下半身还在屋里,应该是个狙击观察手,哎,少了狙击手了啊!

刚才可是听见了,这里怎么没有狙击枪呢?葡萄正纳闷呢,忽然听楼上有动静了,赶紧吧~!下来人了,再不跑,自己也得闷死在这屋了。葡萄转身一溜烟就往楼下跑,捎带脚把墙边一个公文包也裹胁跑了,那叫一个快啊,真是充分发挥了小个子的身体优势了!

这会是赶时间赶命了,葡萄是拼命了,射箭一样窜出楼门,哪里也不看,天也正好黑了,也不躲了,目标就是街对面那楼,几乎就是葡萄刚翻进窗台的一瞬间,数不请的子弹就招呼过来了,简直是千钧一发啊!

好嘛!敌人显然是抓狂了,疯狂的报复性的攻击,葡萄头都抬不起来,就那么爬在墙角,那边是轻重火器一阵覆盖,到最后居然从一边拐角整出来辆坦克,一个直瞄攻击,瞬间把葡萄的这段墙给轰塌了,葡萄一下就给砖石压住了,气都喘不上了,眼瞅对面四个鬼影奔自己过来了,葡萄脸都绿了!破口大骂,连光荣弹都准备好了!俘虏先不说,敌人这回可是动气了,葡萄刚才一家伙不晓得自己杀了对方的少尉指挥官,就是那个半拉身子里面半拉外面的葡萄瞅着是军官的家伙!更重要是葡萄拿了重要的密码本,不夺回来可麻烦大了!

其实葡萄不知道这些也知道自己好不了,那些家伙过来还不得一人赏自己一梭子子弹啊,那还不得打坏了,挂了可以,挂这么惨可不行!形象本来就不咋地,哪能死成这样啊!所以了,葡萄打定主意是要光荣了,当然,也准备捎上过来的这几个!谁叫你们过来的,都是你们逼我的!死了可别后悔!

就在葡萄准备拉弦的前一秒,“突突突”一阵坦克机枪的平射把靠过来的四个敌人其中三个瞬间横向就给兜倒了,剩下一个吓得屁滚尿流,扔了枪掉头就跑了,葡萄都给吓一跳,三个敌人被机枪穿身激射出的鲜血把个葡萄崩了一身,整个人满脸血乎拉的,眼睛都差点睁不开了!

紧接着,刚才那辆直瞄自己隐蔽地的敌人坦克急急要撤退时,一发红箭拖着长长尾焰立刻就吻上它了,一阵内部猛烈殉爆,坦克瞬间就化成钢铁垃圾了!几乎是同时一队坦克装甲车部队在步兵协同下就杀到了!葡萄都不用看,听就知道了,我们的总攻部队到了!

很快有医护兵过来了,几下扒拉出来了葡萄,嘿嘿,你猜怎么着,葡萄除了一点皮外伤,好端端呢!

这就叫邪人有邪命,你不得不不信哦~

这不,葡萄领到了新头盔,打开了单兵呼叫器,输入了自己号码,很快,班长熟悉的大叫声清晰耳边,葡萄立刻报告:“报告班长,二等兵黄葡萄回来了!”

 

 

                                       

葡萄,还满意不?~呵呵,去了好多情节呢,过于搞笑了,怕失了严肃!你笑纳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