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有幸目睹了几个铁血兄弟醉酒后的情况,觉得有趣,便一一写出。按照以往的习惯,拿老实人开刀——


1,guosir

guosir属于铁血高管里面比较厚道的一个(虽然近期也有BT倾向),醉酒也属于高管里面比较文雅的一个,多次看到他喝醉了,就是坐在沙发上或者凳子上,低着头,像是想事情,凑得近了才能听到微微的呼噜声,像小孩子一样,很可爱^_^。
guosir醉酒唯一一次比较惨的,就是上个月在北京,喝高了,路上大家没扶住,趴马路上了,这是guosir醉得最惨的时候,但是比起许多人来,这是相当体面的了。
PS:跟guosir喝酒一定要小心,他随身携带一小瓶极品茅台,怕是有十来年了,还没有开封就只剩下大半瓶的模样。经常乘旁边的人不注意,往人家酒杯里偷偷倒上两口,您要是不小心喝下去,那就重温一遍《千日醉》好了。
guosir大哥的嘴,我想可以叫文醉吧,醉,但是不吵人。

2,我是特种兵

我一直坚信特种兵大哥是行伍出身,而且很可能真的是特种兵,最起码也是侦察兵一个级别的,因为特种兵大哥醉酒很有特色。那天特种兵大哥醉酒,全屋子里几十号人马愣的是没人看出来,而且他看上去神情异常清醒地搀扶着guosir,还去招待所退房间,甚至还跟我们聊天聊了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才知道他当时已经醉得不行了,许多东西都给忘了,那些事情都是凭着潜意识干的。这个应当是高级侦察兵的科目之一吧——在意识昏迷的情况下,比如失血或者药物中毒等等,还能靠着潜意识完成任务,大有当年某个将军身中20余箭依然可以按照阵前军令状砍了对方主帅的头颅,回营之后方才倒下,尸首早已冰冷,壮烈多时了。
因此,特种兵大哥的醉,可以说是军醉,醉,但不误事。


3,高山之鹰
很少有人看到高山醉了,但是我看到了一次,那次是在YB(不好意思说出城市名字),几个朋友出公差,高山尽地主之宜。当时铁血的形式一片大好,高山也开心,不小心就喝高了,拎着一个灭火器拦在门口直囔囔,说是大伙儿必须喝到脸比那个灭火器还要红才能出去。

我们当时一看,坏了,连忙七手八脚把他按到沙发上,叫小姐拿醒酒汤。结果小姐刚刚过来,高山一手甩出去,就把小姐手中的碗打翻了,高山还一边喷着酒气说着:“不好意思,小姐,钱我照付,麻烦你出去,我家里有老婆。”

当时一伙人敬佩莫名——当个柳下惠不难,但是能够在醉酒的时候当柳下惠的男人似乎不多了。虽然常说酒能乱性,但是至少在高山这里,酒后他对女孩子,依然是谦谦君子。因此,我想,高山的醉,称为君醉,大家应该没有意见吧。

 

4,江泪
铁血有幸看过江泪醉的人,恐怕不多,我就是其中的一个。那时候铁血还是一个中型网站,名气没有现在这么大,钱也不多,都是在路边小饭庄吃饭。大伙儿在一起聊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属于挣扎和生存,比较压抑。所谓酒入愁肠愁更愁,一向不喝酒的江泪那次一气下去两大口52度的白酒,当下就把我们吓呆了,以为要出人命了,起码也要抬他回清华了。

没有想到江泪居然还没有倒下,只是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站起来扑到饭庄墙边上,那边有块白板(就是白黑板的那种概念,用水笔写字),上面写着人家的菜单。

江泪当时操起板擦就把人家的菜单擦了一个干干净净,然后自己拿起那把粗水笔,在上面狂画。画什么知道不?画了一个三维坐标系,几个方程,还弄了一个函数图。画完了,江泪也是喷着酒气,用水笔狂点白板,一边狂吼:“这道题目明明就是题目错了!我做出来了,凭啥子不给我满分!!”

那嗓门叫一个大啊,把大厨都给从厨房吓出来了,问老板娘:“我们这什么时候办研究生培训班了?”

呵呵,那时候,我们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他可以拿奥赛一等奖,我们连个方程都头疼;为什么他是老大,我们是小兵——人家可是真真正正的24小时学习工作,连醉酒睡觉都不例外。

因此,我觉得江泪的醉,可以叫书醉,醉中有书,醉于百书。


呵呵,写就写这么多了,大家还知道铁血那些哥哥弟弟们的醉态,也写出来吧,让大伙儿乐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