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男 儿 歌

          男  儿  歌


男儿生来当杀人,命似晚秋枝上叶;

自从明了事理后,立誓欲将倭奴灭;

当年为学杀人技,千里孤帆下吴越。

先至莫干寻干将,铸就碧血三尺三。

三尺三、向南林,越女传学五更长;

不学专诸鱼中藏,但学博浪锥始皇;

起剑身神如处子,罢手涧泉留寒光;

素手搏猿三百时,惊落玉兔烟渚上。

烟渚上、起彷徨,可叹男儿空有血;

杜宇啼处血成花,男儿报国脏腹热;

回首别师绝尘去,要将声名汗青列。

从此但将碧血夸,只身仗剑行天涯;

辗转流落数万里,一朝投在乌龙下。

乌龙山上雪苍苍,诗心剑胆少年狂。

我身半为书生志,指点江山欲何时?

六十年前狼烟急,神州一片殷红地;
万人坑里尸骨累,采石矶前血东去;

京陵气冷阴森森,扬子水寒浸冽冽;

四亿同胞血与泪,感动黄泉鬼神咽。

只恨苍天不生我,生我必当为人杰;

左手铁臂右手剑,屠尽犯华顽凶鬣。

而今唯余东逝水,空怀壮志说与谁?

君不见:

三十万冤魂尚未祭!

一百万东海又纷争!

头可断、血可流!恨未泄、仇无休!

一滴水、涌泉报!十滴血、千来偿!

好男儿,立天地,立身便立报国志;

好男儿,当报国,男儿报国向东去;

挥毫沾就倭寇血,踏平靖国祭英烈!


  仅以此文为南京三十万冤魂祭!


                       楚云飞


               乙西年冬 于虎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