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巴黎,

法兰西圣地,

凯旋门诉说过去,

茶花女眼神凄迷,

小仲马笔尖无情;

雨果来了篇,

巴黎圣母院,

梅斯死无葬身地。

巴黎,

浪漫哀婉魅力。

2015二十一世纪,

法兰西大球场内,

枪炮声声震,

Is血腥洗涤,

恐怖连环生,

犹现别斯兰。

悲惨不亚于,

二十世纪,

日耳曼踏过铁蹄。

二十一世纪早晨,

法兰西怒了,

大仲马灵魂附身,

三个火枪手出现。

旋风IS中心投弹,

戴高乐号破旧航母,

蹒跚地中海赶。

奥朗德长篇累牍,

声声讨伐要战争。

高卢民族,

路易后洪水滔天,

拿什么拯救你,

斯待下一个传人,

基督山伯爵。

拿破仑一世英明,

东方睡狮已醒,

伸张正义大中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