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居青龙

我到北京出差时,曾听说他们招收地方大学生干部,只能采取一个办法:骗,骗人家部队月收入是北京公务员的三五八一,象研究生这种一个月至少可以月收入八千。听说有个女研究生一到部队,发现原来只是一千出头,披头散发的要过来退合同。呵呵。

这也很正常了,武大郎开店,高人莫来。

现在有一种认识基本上被颠覆了:军纪严明的前提在于赏罚严明,其实这在中国军史上是一以贯之的。但现在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是认为:军人可以无限制奉献、无限制忍耐。恕岳家军、戚家军战力强在何处?恕不知大秦之强,在于军力之强。而军力之强,则在于赏罚严明,大秦武士能横扫六合、席卷天下、北击匈奴、纵横天下,上阵时弃甲免冠,赤膊直入战阵,打得六国军队尸横遍野而无人能挡,何也?军纪严于赏罚严明。就连秦军使用每支武器上都附有铸造者姓名,如果这种武器在战时无故损害,都要追加制造者的责任,反之这些武器如果使用良好、经久耐用,那么工匠们同样会受封赏。同理,我们现在的武器又有几个是真正实用的,这点我真正拿过枪当过兵的都会有一种感受:有些人在拿军人的生命开玩笑。

其实他们不了解,军人归根结底还是人,忍与耐并不同,忍是一时之忍,而耐则是长久之耐,你可以在短期要求军人忍耐,但时间久了,人心就拴不住了,人心就会散掉,士气就会瓦解,消极情绪就会象传染病一样,现在我看到的更多都是一些消极情绪了。

以前我单身时,我不曾感觉生活的压力,因为那是我一个人。我可以每月将收入的一半也就是400元全部花在军事爱好上,但一旦临近组建家庭,这种压力空前而来,再也不能是以前的漠然视之、清高无畏,我终于明白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原来是一堆屁话,我原来也是一个终日要为五斗米折腰的生斗小民,那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压力。而且父母养老的压力也来了,多方的压力最终使得做出了一个我不想做出的判断:任何军人都会面临转业即二次择业的问题,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没有人能挺一辈子在部队无谓消磨,部队原本就是个少不管、老不养的地方,该来的时候来、该走的时候走,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军人来自于国人,终有一天也会重新回归到国人中。待遇低微是现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军人的心在流血》的楼主并不是什么策反的主,而是了解军队现实的人,请大家不要乱放炮。

我曾接触过几位热血沸腾的地方大学生,刚入伍提干时朝气澎勃,不到三个月后意志消沉的要转业,但部队不是什么菜园门子,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地方。后来听说其中的一位因为部队不让转业,与女友携手去了南方,连档案都不要了,原来档案和合同也拴不住他,而另一位因为休假逾期不归挨了处分,实在是可惜了,从他们的学识来看,是个人才,只可惜不能为部队所用。这也是地方大学入伍的干部的基本归宿,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最终会很快在部队消失,只有极少数人能坚持下来,这就是两极分化。

我的一位远在边防的同学告诉我,他们部队没有人争着提职升什么官,几乎没有不想转业退伍的,而是花钱送礼请领导千万不要调职,因为大家都想等到最高服役年限(比如排职是28岁、副连是30岁),然后不用花钱就可以转业开溜。好多人转业不能如愿,因为边防部队缺人,几乎少有满编单位,超编单位更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转业名额很少,基本上被上面机关截留走了,于是很多干部开始闹情绪,宁愿自主择业或者挨处分也要走人。士兵退伍时更是恐怖了,天天喝酒,然后上演群殴大战,都是闹情绪要复员的,这其中新兵往往是受害对象,但等到这些新兵成为老兵,也要面临复员时,历史会再次轮回,而且变本加厉、恶性循环。

说实在点,他们太苦了,除了物质生活的艰难,更多的是精神世界的苦闷,少有人问津,少有人理解。投向他们的更多是鄙视的眼神,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当兵很多年,连一棵树都没见过,一个女人都没碰到过,一部新电影都没看过(部队电影库长年不换,皆是百年不变的50年代经典电影)。幸亏现在义务兵役制改成两年了,很难想象以前的老兵,五年义务兵役是怎么熬过来的。

当一个部队中的消极情绪普遍蔓延滋长时,就会出现负反馈的情况,正反馈不再起任何作用,这个部队的战斗力也就基本瓦解掉了。

有人骂部队的腐败,比如讲一个士官签三年合同要花五六千、甚至上万,但三年下来工资不过不足两万块钱,有些不愿转士官,想入个党、立个功的,也得花钱送礼,而且几乎是公开的明码标价,于是后来就有了党票之说,因此有人讲部队极端腐败。其实说实在点,部队的服役年限,地方不认,跟二次就业无甚瓜葛,没有人会在乎你在部队做贡献多少年,什么三等功、入党立功受奖更是废纸一张,在地方管用的只有两条:要么你有关系靠山、要么你有钱铺路打通关节。

但你反过来想想,现在还有人舍得花钱去转这个破士官,花钱抢着留在部队干,对个人来讲是悲哀,但对国家来讲是幸甚,因为还有人愿意干这个苦差事(说实在点,没当过兵的不知道部队有多艰苦。但如果哪天部队让你转士官,你花钱送礼让领导千万别让我转士官,因为我始终想回家干普通老百姓的时候,这个部队基本也就差不多了,几近报废状态了。

尚武精神的泯灭和忧患意识的消亡才是最可怕的。

与公开的互联网不同,我们部队的人,尤其是机关的一些同志,能够登陆更为隐密的军网,但当你走入那些角落里的军网论坛里时,你能看到的,更多的是一种消极情绪的展现,而且时间越靠后,这种消极情绪就越突出。而这种消极情绪我们的国人难以看到,他们能看到的只是官兵们浮出水面的那九分之一。

我原本想把我看到的那些消极的帖子附上,但那毕竟是部队内部的事,只供部队内部人士掌握,我们不想把这种消极情绪也传染到地方。国家总还需要军人来站岗放哨,部队毕竟是需要新生血液的地方,总还要有人尤其是高素质人才不断的被“骗”进来、被招进来,我们还没到象俄军、韩军那样拉壮丁的时代,中国也不是全民皆兵的义务兵役制。但需要提醒的是:如果你没有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包括待遇低微(难以糊口)、精神苦闷(经常有精神分裂者)、肉体摧残(训练伤那是好的,当新兵想不被打屁屁是不可能的)和不被理解(人们几乎总在问一个问题:现在的军人是怎么了?其实他们应该问:现在国家是怎么了?因为没有一部为军人待遇说话的法律出台,出台的都是没有操作性放空炮的文件精神)。

笔者在发文时:月工资1400元(上尉副营),今年到现在的医疗福利是简单的体检一次和一针流感疫苗(让家属打了),家属未就业,母亲远在故乡,经年累月之下已身怀数种病症,调离原单位后三年多只休了半月假,在家不足十天。我的工资相当于一般军官需要十五年到二十年才能混到,而我只用了十年,我曾经为之自豪,因为那是实打实凭本事挣出来的、拼出来的、干出来的,但我在十年后,已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我不能想象那些调职慢些的战友是如何挺过来的。另我的工资级别相当于博士研究生入伍的工资,他们入伍即可定到副营职务,不需要一步步蚂蚁蜗牛般的爬行了。

同期部队驻地公务员的工资副科职(与部队的副营同级别)已能拿到3500元(各种奖金补贴不计在内、灰色收入更不在内),房价为5千至6千一平方,我和妻子合计了一下,我们一年不吃不喝,也只能买到3平方,最终结果还是打定主意转业回家算了,因为这里实在不是我们穷人能待的地方。其实如果我现在转业在驻地,工资马上能够翻上一番多,实际收入会有两番多。

很多人总喜欢把军人的工资跟自己比,或者跟下岗工人比,但他们不知道法律规定军官实际上就是公务员之列,但我们的军人少有攀比公务员的,因为知道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前年,同办公室的一位同事转业了(他老婆一个月一万多),他到了公安,月收入3千多,另外抓一个犯人奖金是一千五,上个月他抓了四个。我老婆说,凭你这身板,怎么一个月也能抓十个八个吧。我听后呵呵一笑,哪有那么好事啊。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转业到地方的战友传回来的消息,更多地在动摇还在部队干的。战时,如果不控制,恐惧情绪会象传染病一样扩散开来;而在和平时期,这种消极情绪也会象非典一样。

也许我能挺下去,但是老妈已经快六十了,她快挺不住了,我老婆如果回老家,工作很快会有着落。壮志空酬十年中,原本昔日的壮志豪情也快要被这种消极情绪消磨掉了。还好的是妻子也是军中待过的,见识过部队的大场面,因此对军人更多了一份理解,这点比那些草率结婚又离婚的兄弟们要强些(部队的离婚率近几年暴升)。可她做出了一个基本判断,部队待遇将来就是提高一些,到了你还是脱不开个穷光蛋之列,因为你们收入的提高绝对赶不上通货膨胀,涨点工资也是可怜咱们军嫂生活困难。我是真没办法了,五斗米压弯腰的滋味不是好受的,自己受穷无所谓,总不能拖着一家子一块受累吧。咱也算有腹藏甲兵、胸中文墨的本事,到哪儿都能混口饱饭吃,都会比部队强。可就是这碗部队的饿饭粗粮我是始终挥之不去,因为从军十年中,每日所学、累月所历,皆是军中事、兵家事,一旦转业,皆成废品,我那几千斤军事资料耗尽万计资金不计,一旦成为废品,不过是寥寥千元。

原来我生活在一个军人贬值的时代,一个军事学识消沉的和平年代。在我少有发帖的两个月里,我终于做出了一个选择:把妻子随调的报告撕掉,因她的工作在驻地实在太难安排了,我又把她的户口及工作关系重新倒腾了回去,这意味着我最终折服在了她的志愿下,因为她很想回老家。也许我很快就会离开了,虽然我想挺到08年再看一看,看看还有无机会问剑台海战事,但似乎这种希望越来越渺茫。

有很多同我一样和比我更艰难的战友,在挣扎、在奋斗,直到他们认清现实不得不屈服于现实的那天,其实大家都一样,生斗小民而已,从国人中来,又会回到国人中去。但要走的总会对要来的说一句话:当兵后悔三年(五年、八年、十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部队是能够锻炼人的地方,走过从军的年代,你会变得更坚强,从军的经??财富,部队的战友情同样也会。

我想说的是:即将从军的热血男儿,如果你是怀着功利目的而来,我会打你一拳,警告你还是回家抱孩子去;如果你是怀着驱倭逐美的空想而来,我会告诉你:你生错了年代,你急可中央不急,你还不如好好上学,替军队研制更为先进的新式武器,那样报国应该更直接(这也曾是我少时的理想,我十分后悔当初没有坚定走向这条路,而做出了更为迷幻的选择,毕竟军绿在当时是那样耀眼);如果你是抱着成为男子汉,想改一改幼儿园阿姨的娘娘腔,来部队锻炼的理想,想去边防经受磨炼的理想,那么来吧,我们欢迎这种人,也只有这种人才能成为好兵、好军人。如果你并不急于当兵,而是开始关注中国的体制问题,并立志将来成为改变这种体制的先行者,那么我会拥抱你,我会说:你是将来中国军人的希望,中国军队强大的明天由你来铸应,来从军吧。相信更多这种人出现的时候,在他们背后的影子下,将会出现一支走向强大的中国军队。

在我身后,将会出现中国军队的十年消沉期、低迷期,同时也将是战力极度削弱的年代,而那是在少量样板式的新装备成军的光环之下,装备强并不代表这支军队就一定强,操纵武器的人走了,武器迟早也会报废,因为这是一个人才水土流失的年代。但在十年之后,当国人抽足了泯灭尚武精神的鸦片烟后,当战争再次来临,军无可用之兵、国无敢战之士,问题就会充分暴露出来,那将是你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回来的局面。然后是破坏后的重新建设,中国军队将再次浴火重生,而中国军人重生的力量则来自于现在普遍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这是它重生的唯一保证。我之所以敢现在离开,一是继续从军已无现实意义,二是我关注到这种情绪正在日渐高涨,而它正是唯一能救中国军队的潜在力量,它将会制造出无数热血敢死之士。

我不能想象我将在随后的十年中将渡过什么样的岁月,我没有足够的勇气面对它,我不想十年消沉无所作为,然后当战争需要承担责任时,国人口水满天飞时,被当成替罪羊拉出来满街批斗,我不能想象十年后,军人不敢穿着军服在大街上公开走的景象。你不能让一个被斗垮了的军人再站起来,好比你让文革后抖抖索索的军人,在刚刚从革命小将的淫威下挣扎出来时,就能立刻投入到反击越南兵油子的战场上。那将会是新一代军人的事情。

反思内心消极情绪的源头,用是01年在南方军校进修时,偶有闲暇,开始接触互联网,知道了98年印尼反华暴乱的事情,事件当时我们在南方抗洪,消息全无,部队严密封锁。直到三年后,我才明白了真相,从那时起,我开始重构我的思想,光学什么战役战术,可能到头来没有一点用,因为国家不用你,我开始更多的关注政治和经济。

部队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要走的,我也不是神人,不可能例外,毕竟报国不可能一条道走到黑,从军是报国,回到地方也一样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