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洋媚外与不懂国情
二○○五年十二月十三日
张五常

不少朋友说这几年炎黄子孙开始崇洋媚外,海龟派当道,希望我为文分析、评论一下。何谓「崇洋媚外」不容易下个定义。我是个不崇不媚的人,喜欢以凭独立之见来去纵横,但对西方的文化与科学的很多方面衷心佩服。爱欣赏,有本领信手拈来占为己有,但不认为自己是个崇洋媚外的人。

佩服、大赞,五体投地,是做学问应有的态度。大师说的我会多加考虑,但对归对,错归错,你是你,我是我,从来没有因为某人是大名家或某国了不起而把错的说为对。我想,崇洋媚外是指那些说西方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或毫无研究,见人家有联邦制就说中国也要搞联邦制,或明明是不堪入目的鬼妹仔也说得天花乱坠。这样看,这些年中国的青年彷佛有点崇洋媚外了。

两年多前,报道说北京通过了反垄断法,将于该年十一月一日施行。同学传来通过了的法例,发神经,全部是从美国的反托拉斯法搬过来的,包括禁止价格分歧、捆绑销售、零售限价等。细读内容,发觉立例者对美国的反托拉斯案例毫无研究,显然是从不知所谓的本科教科书抄过来。我曾经在美国作过两件庞大的反托拉斯案的顾问,知道有关的法律不知所云,搞得一团糟,受益的主要是律师与经济学者。

更令我感到困扰的,是北京要禁止的市场行为,在国内竞争激烈的市场随处可见。如果法例真的施行,绝大部分的商店会受到起诉,排队候审恐怕要排一百年。立法的人显然不知道国内的市场情况,不懂国情是也。到今天我还搞不清楚该法例是起于崇洋媚外,还是起于不懂国情,又或者是二者的合并。当时我迫着写了十篇文章解释反托拉斯。后来该法例一拖再拖,年多后推出的反垄断法是另一回事。真的反垄断是反对国企垄断,我没有异议,但谈何容易哉?

在那次经验中,知情的朋友说,赞成推出反托拉斯的是海龟派,反对的是土鳖派,而前者声势占优,动不动推出西方的经济理论来。朋友,理论有好与坏之分,有对与错之别,加上因为其它法例中西不同,美国与中国的市场行为很不一样,没有作过深入的调查研究当然不应该轻举妄动。另一方面,中国的市场发展得快,经济增长了不起,我们真的有本领以法例来改进吗?自己对市场研究了四十年,涉及的各方面比我知的任何人多,但衷心说实话,这些年我从国内的市场学得多,不敢言改。

最近央行看来有浮动汇率的意向。格林斯潘认为应该这样,佛利民可能同意。好些年前自己也曾那样建议,但当六年前我开始理解中国独有的货币制度,反复推敲,知道行得通,也适合中国制度的整体,就改变了主意。搞学问是不应该有成见的。

不久前读到《亚洲周刊》发表的郎咸平教授写的、题为《人吃人的中国亟待和谐化》的文章,其中小标题是《国企改革天怒人怨》、《行政暴力侵吞民有资产》、《社会之坏五千年仅见》等,骂得厉害。不怀疑个别的不良例子存在,但既为教授,郎先生怎可以那样不负责任地一般化呢?细读内文,郎教授对中国的经济与政治的制度架构近于一无所知。难道哗众取宠真的那么值钱吗?

如果今天的中国是郎教授笔下说的,理应民不聊生。或者说,像郎教授说的到处胡作非为,没有半点做得对,但经济增长破了人类纪录,人民的生活与自由不断改进,那就继续胡作非为下去好了。从来懒得批评自己不认识的人。但郎咸平为了争取注意,公开地小看了中国的文化,污辱了中国人的尊严,禁不住要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