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暗下决心,要让你离我而去。



周六的早上,异常的寒冷,这也不能阻止我的决定,对你我早以不报什末希望,是你三番五次的让我痛,让我恼火,以前我忍了,我也认了,但这一次我不忍了,我想,是诀别的时候了,该是憧憬无齿之徒开始的时候了。



一切还算顺利,并没有让我浪费太多的时间。一进诊室,我就直截了当的对医生说,“我要拔牙!”躺下来检查的结果,证明我没有错,它是无药可救了。打麻药的时候有些痛,这对我来说不算什末,只是那个主治医师的话让我很是恐惧,他对他的助手,我不知道是护士还是实习医生说,“这是碎齿牙,是最难拔的!”我的天,我是听过、也见过拔牙的恐怖情景的,我也预料过它是不好除去的,但~~,麻药的作用已经见效了,整个右边上颚都麻木了,想说话都已说不利落,头脑在麻药的作用下也显得有些迟钝,手术开始了。



我躺在椅子上,张着嘴,看着那许多的工具,伸进我的嘴里工作,有镊子、有钳子,还有说不出名的,锤子也用上了,当当的敲打着我的牙床,带给大脑的震动让我有些昏晕和紧张,就在此时,我感到了一点的温暖,是一双手带来的,那个助理正在稳住我的头,一只手放在我的脸上,一只手放在我肩上,轻缓而又力度恰到好处,我的脑袋左右也有了个靠处。我几次想看清她,可那可恶的口罩已掩住了她大半个脸,我的眼镜也早已振得歪了,还有就是那上面的灯光总是晃着我的眼,总之,我是没有看清她了,但我感觉到她的作用要远比那只麻醉针长久也更有效,在拔出最后的那只牙根时,我已感到了痛,但温暖依在,也没有紧张,一直到最后,也没有刻意的去看她,只是很放松的静静躺着,直到大夫笑着催促说:“小伙子,没躺够,还要拔哪颗!”



哎,这个无齿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