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巴黎血案之后的黑幕:德国为保全欧洲的苦肉计?

资料图:法国总统奥朗德在警卫持枪保护下到达一处爆炸袭击现场。

德国,柏林,国家安全局。

亨利有些气急败坏,对着电话大吼道:“让你们看好了,看好了!结果呢,居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你叫我怎么交代?你们这群废物,你们这群废物!赶紧把剩下的全部解决掉!对,一个不留,全部解决掉!不许留下丝毫痕迹!”

亨利放下电话,胸口还在一起一伏地喘着气。这一次,他知道自己要完了。巴黎恐怖袭击的死伤后果太严重,不管法国方面有没有线索,德国这边都不会饶了他,想平安退休只能指望上帝保佑了。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即使被人灭口都是活该。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亨利一愣,他以为灭口的人来了,倒并不慌张。该来的总会来,怕也没用。进来的是一个老者,一头雪白的头发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长长的黑色风衣,健硕的身躯依然沉稳敏捷。看得出此人是一名久经训练的老牌特工。

这个人看了看亨利,并没有说话,而是很从容地转身把风衣脱下来,挂在衣帽架上。“别动,我不是来杀你的。”虽然背对着亨利,但这个老人似乎有后眼,能看见亨利的手正伸向桌子底下藏着的手枪,这是亨利作为安全局副局长保命的武器。听到老人的话,亨利停止一切动作,直愣愣地看着老人,心里哇凉哇凉的,他知道自己没有机会。

“请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总理特别安全助理施瓦茨。”老人面带微笑,向亨利伸出手。“施瓦茨?”亨利局长一震,这个名字他听说过,在德国的特工界,这人可是一个传奇人物。他原先是东德的职业杀手,后来柏林墙被推倒后,曾经为联邦德国在东欧的几次特别事件中立下汗马功劳。此人心狠手辣,做事缜密,二十年前就销声匿迹了。没想到,现在他居然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里,还自称是总理安全助理。亨利刚刚收干的汗水又冒了出来。他知道,这样的人在此时出现,对自己的人生而言意味着一次转折,要么死,要么飞黄腾达。

“总理对这件事很震惊,对你的工作也很不满,所以,我奉命过来对你进行调查。但请你放心,我绝不会伤害你和你的家人。”施瓦茨特意加重了家人这个词的发音。

亨利知道其中的含义,却也无可奈何,只说道:“是,我知道这里面的轻重,也准备好了请辞。我接受调查。”亨利知道,自己越坦然,自己的家人受到伤害的可能性才会越小。“好,那我们就开门见山。你这次负责监视的外勤小组的人员都是值得相信的吗?他们有没有伊斯兰背景?”

“这个你绝对放心,本来安全局就很干净,这批人更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不会有任何问题。”“那你考虑没有,怎么出了这么大的漏洞?这可不是小事。巴黎死伤数百人,这可不是三两个人能做出来的,而阿姆斯特丹也的确消失了十几名被监视者。这件事,绝对和你们的外勤小组脱不了干系。”

施瓦茨的神情十分严肃,他接着说道:“我们对你严格审查过,所以,我们相信你。你一定要实话实说,在安全局,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团体,比如极右翼,比如同情二战的团体等等?”

“这个……”

亨利有些犹疑,但看到施瓦茨刀子一般的眼光,不由得赶紧回答:“这个您也知道,这些是肯定会有的,这也一直是我们组织内部心照不宣的事情。再者说,没有这些人,有些工作就根本做不下去。他们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中坚骨干,因为他们的理想很明确。”

亨利不再隐瞒。因为他知道,这个根本就瞒不住。

“那就对了。”施瓦茨喃喃自语道:“看来这件事就是这样的。”“怎样了?”亨利问道,但马上意识到自己不该问,立马闭嘴。“和你说说也无妨,因为你马上也是组织的成员了。这件事发生后,你已经没有选择了,只能加入组织。”

施瓦茨继续说道:“这件事应该是这样的:有一部分具有右翼思想的特工故意卖了一个破绽,让这些恐怖分子有机可乘,制造了巴黎血案。”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得到安全保证的亨利不再畏缩,他问道。“你知道,从上世纪以来,我们就一直被控制、被压榨,对我们日耳曼人来说,绝对是不甘忍受的。虽然我们不能像之前那样利用武力解放自己,但解放自己一直是我们最高的理想。我想,你也不例外吧。”

亨利赶紧点点头,施瓦茨接着说下去:“我们也曾经想利用经济手段整合欧洲,以恢复自己往日的荣光,但欧元自诞生以来,屡受挫折,被美国人弄得支离破碎。而美国佬自己玩的金融游戏在2008年破裂以来,就一直在寻找机会恢复元气,我们当然不能让他们得逞。这一点,默大妈做的很好,几经周折,终于避开了美国对我们的抽血。没想到,美国佬迅速调转屠刀,对准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从我们的外围下手,几番攻防下来,我们还是力有不逮,终于被美国钻了空子,导致了欧债危机。而美国佬想要的当然不仅仅是欧洲危机,他想要的是整个欧洲的彻底归顺和予取予夺。于是,北非被搞乱、叙利亚发生内战、紧接着乌克兰又发生巨变,都是金融政治双管齐下的手段。而偏偏法国的萨科齐又好大喜功,中了美国的奸计,过度参与到地中海沿岸的政治乱局里,不能自拔。这个时候的欧洲已经到了最危险的边缘。而法国的继任总统奥朗德又不识大体,非但不愿意配合默大妈,还几次欲争夺话语权,甚至不惜出卖欧洲的利益以换取法国自己的一家之安。虽然表面看起来他和默大妈总是共进共退,其实,他们之间的分歧之大难以想象。要不是英国施加压力,法国恐怕就要和德国分道扬镳,走自己的路了。”

施瓦茨停顿了一下,显然是在思考如何组织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