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之“摩丝”,妙趣横生,如若喷饭,概不负责

    亚洲在经历了大约300年的失落之后,必将在本世纪雄起。这似乎就是当今社会的一个共识。不错,似乎有些道理。但是仔细一想,似乎又不太真切。纵观天下风云,能够阻挡这一历史发展趋势的,以我看来,当今只有一人,他就是“亚洲的摩丝”。他之所以能“力挽狂澜”,是因为其名字这方面的诸多因素,何也?容易,摩丝者,头发定型之物也!但是在当今人们普遍使用嗻哩水的大潮下,摩丝却成为了古董,成为了顽固不化的象征,成为了阻碍进步势力前进和现代文明发展的代名词。如今想来,真为这位仁兄感到惋惜啊!

    更为不幸的是,就连铁血这样的为数不多的一方净土上,竟也出现了“亚洲的摩丝”大区斑竹革命同志这号人。不对,同志者,志同道合的人的尊称,我既和尔没有同谋,又不和汝同样的卑鄙,这同志一词可就牵强的多了。如此称呼,如何敢当,岂不是折杀小人我了,还是换个称呼算了。那就叫先生吧!听起来颇亲切的,有着亲密无间的联系。但是仔细一想还是不妥,因为我又不是一介女流,怎能这样称呼您老人家呢?有同性恋和变态的倾向,为了闭嫌起见,还是不这样称呼您老了吧!还有个词就是“师傅”(师父),我们又不是真有师徒关系,即便是有,你也只配作我徒弟的份,这样也不太合适,不然别人还会以为我们也拉帮结派,徇私情呢?说我“攀高枝儿”,和今之斑竹结交过密,古就有云“外官不与内臣近”。既然您老已经是内臣了,我这个外官还是敬而远之的好啊!为了您老人家的清誉,更为了不有碍于您老的仕途亨通,我只能再去抓耳挠腮,冥思苦想去了......

    有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记得《三国演义》上有个某某英雄豪杰(名字我给忘了),经常用这句:“某某这厮,吾必宰汝,方解吾恨!”之类云云。嘿嘿,有意思!这里我何不效仿古人,也来一个“亚洲的摩丝这厮”呢?厮,想必也有张牙舞抓的意味吧!这到与有些人在批我的文章的时候的情形颇为的类似。那真是“横眉冷对吾文章,昂头甘心下黑手”啊!我就是不明白,难道我的文章就那么不入您老,不对是这厮的“法眼”吗?

    好了,我就不多说了,这里玩笑了,希望“亚洲的摩丝这厮”不要见怪!我想,您老也必定不会见怪的了。为什么?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古人尚且如此,而况今之“圣人”乎?摩丝这厮您说呢?而且据说这厮虚怀若谷,有肚量,更被冠以“君子坦荡荡”的名头,想必一定不会在意的了。即便是有人拿大棒猛敲打您老几下,您老也必定会以笑脸喜相迎的了,又怎么会对我的几句玩笑话当真而耿耿于怀呢?这岂不让人见笑了吗?

    把笔一扔,但闻一声“哈,哈,哈......”的长笑!云帆已进大江水中央......

    深深的一躬到地,道一声:“这厮千古,铁血万寿;您老亨通,铁血无疆”哇!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